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加拿大出版业印象小记(过文瀚) 2009/05/20

过文瀚

2008年11月22日至12月11日,我有幸参加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组织的上海出版代表团,赴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简称SFU)加拿大出版研究中心培训,这是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自1986年成立至今,首次派员出国培训。

一、培训

赴加拿大培训的上海出版代表团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委托上海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组织的第13批出国短期培训,学员共21名,由来自市新闻出版局、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立信会计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总社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教育报刊总社《少年日报》社、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地方志》编辑部、市社会工作委员会《凝聚》编辑部、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风云》杂志社、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宣教中心《上海劳动保障》编辑部、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宣教中心项目部、中华地图学社等编辑组成。

SFU坐落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邻近温哥华的本那比市内,以19世纪探索温哥华地区的探险者西蒙·弗雷泽命名,于1965年成立。SFU曾五次在Maclean's Magazine的年度大学排名榜上被评为加拿大最佳综合学府(1993年、1996年、1997年、1998年与2000年),有“加拿大最有价值之综合性大学”的美誉。

SFU加拿大出版研究中心成立于1987年,是加拿大唯一出版硕士研究生培养点,主要从事加拿大出版产业的结构、作用与政策,出版设计与制作,编辑理论与实践,图书出版模拟课程,国际出版趋势和版权贸易,图书出版的经济模型和预算,出版企业内部的经济程序化管理,图书的选题策划,版式与封面设计,市场营销、宣传和销售,国际出版界的热点问题等研究。

行前,为使团员们对当今国内出版业有个全面了解,2008年11月20日,市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邀请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聂震宁为全体团员作了题为《图书出版规定与数字出版》报告。聂震宁从威胁与应战的角度分析了国内外数字出版进程。他指出,新技术给出版业带来了许多新的机会,它增强了出版业的竞争能力和竞争优势,高科技产品与传统出版业的结合,为出版业提供了更强大和丰富的信息表现手段,丰富了出版业的内涵和外延,读者拥有了更多的阅读选择机会。读书与读屏二者并非是对立的、有你无我,而是二者互相补充、缺一不可。传统阅读内容丰富,可进行有深度、系统的阅读,这种阅读方式在人生成长、文化传承方面仍然发挥着巨大作用。读屏式的阅读也有自己的特色,及时、快捷、片断、浅显,但也还存在不足,目前还不能简单取代传统的、所有的阅读方式。二者阅读方式各具特色,人们可各取所需。因此,一方面中国出版集团在坚持出版纸质图书的同时,成立了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进行数字出版。另一方面从深层次考虑,则鼓励编辑更多地进入数字出版、网络出版之中,进而引导数字出版、网络出版向深度、系统发展。

2008年11月22日晚,代表团赴加拿大温哥华。经市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和SFU加拿大出版研究中心的精心安排和组织,培训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团员与加拿大出版界进行广泛而深入的交流。培训分为讲座、公务访问、参观三部分。

讲座围绕北美地区英语图书运作的模式和成功案例,邀请加拿大出版界资深专业人士授课,内容有《面对竞争激烈图书市场需要有战略性规划》(灰石图书公司咨询编辑Michelie Benjamin)、《图书的网络营销和市场》(Boxcar公司网络营销顾问Monique Trottier)、《图书的财务控制和手段》(特纳里格斯公司顾问Craig Riggs)、《作者和选题的策划过程》(Douglasand Mclntyre公司协理出版商Scoott Steedman)、《北美杂志出版》(Transcontinental West编辑部原主任Jim Sutherland)、《在线杂志出版》(泰伊公司行政编辑David Beers)、《书刊出版的数字变革》(出版硕士、技术教授John Maxwell)、《杂志栏目设置和文章编辑过程》(Geist杂志高级编辑Mary Schendlinger)、《哈利波特在加拿大的营销》(雨岸公司市场总监Jamie Broadhurst)、《电子商务学术专著的出版》(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社长(Peter Milroy)、《加拿大出版研究中心简介》(SFU大学加拿大出版研究中心主任Rowland Lorimer)。在课堂上老师以生动的语言、缜密的逻辑、丰富的案例、深入浅出地介绍了加拿大及北美出版界的情况和经营经验,并逐一回答了团员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代表团拜会了加拿大文化遗产部、加拿大文化和艺术理事会、加拿大出版商协会、加拿大图书出口协会、Access版权协会,并邀请麦克莱兰和斯图尔特公司、兰登书屋加拿大分公司经理作了情况介绍。通过加拿大主管出版官员的详细介绍,使团员们对加拿大的出版方针、保护措施等有了较全面的认识。

代表团参观了温哥华公共图书馆、罗布森大街Chapters书店、五杂志联合编辑部所在地、雨岸公司图书流通中心。通过参观,基本了解了加拿大期刊编辑情况、图书的零售情况、图书的流通环节以及公共图书馆为社会服务的基本功能。

此外,代表团还与SFU加拿大出版研究中心的师生进行了座谈,参观了SFU、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多伦多大学的校园,观摩了安大略省博物馆和艺术馆等,对加拿大的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历程有了基本了解。

二、印象

通过以上授课和座谈,拜访加拿大有关出版主管部门和协会,造访出版单位和零售店,使我对加拿大英语出版业有了初步印象。

1、政府扶持出版业

加拿大出版业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慢慢发展壮大起来的。加拿大人口约3200万,国土面积近1000万平方公里,人口稀少,地域辽阔。历史的原因又被分割成英语区与法语区,其中英语区约2000万人,法语区约1000万人。传统上,美国与西欧是加拿大图书的主要出口市场。美国因为地缘、语言文化关系,是加拿大图书的最大海外市场,加拿大出版商一般直接将成品图书销往美国。第二大市场是西欧诸国,其中,法国、英国与德国是最大的三个市场。

加拿大在地域上紧靠世界出版帝国——美国,又从属于英联邦,没有语言和文字障碍,美国和英国等英语系的出版物就可毫无障碍进入加拿大。再加上加拿大实行的是较宽松的移民政策,更削弱了英语作为主流语言的基础。国际性的出版集团,全球读者共同分摊生产成本,书价相对低廉,又拥有雄厚的宣传资金,在竞争中自然占据上风。近几年由于美元不断贬值,加元不断升值,使加元处于不利地位,使加拿大本土图书出版处于极端不利的地位,在价格上无法与美国图书竞争。加拿大的出版社绝大多数都是私有公司,而且规模偏小,一个出版社大多10人左右,长年的资金匮乏是加拿大出版商面临的严峻问题。这一困境不仅使他们无法与国际大公司抗衡,还使他们对于手中的书稿,也无法大量投入资金制作与宣传。

面对如此困境,加拿大政府本着“让加拿大人听到加拿大声音”“让世界听到加拿大声音”的宗旨,为了保护本国出版业,保持加拿大文化相对的独立与完整性,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制定扶持本国文化产业的各项政策,对出版商采取直接资金投入、减免税收、间接资助作家与翻译家等政策,大力发展本土出版业。同时,加拿大政府制定了严格的规定,控制外资出版业在加拿大本土的发展。

加拿大文化遗产部(Canadian Heritage)下属的“出版政策与项目部”负责联邦政府对于加拿大图书出版业的资金资助与出版政策制订,其主要目的在于培养与扶持一个经济上较为成熟与独立的图书出版产业,最重要的手段是通过“图书出版业发展计划”(Book Pulbishing Industry Development Program。缩写为BPIDP),向加拿大本土出版业注入资金。该项目包括4个分支:对于出版商的直接资助;对于图书供销系统技术开发的投资;对于图书出版行业协会与组织的资金投入;对于加拿大出版商开发国际市场的大力扶持。

BPIDP资助标准非常严格,概括起来主要是:

出版社合格标准必须是图书出版社;营业必须已达至少36个月;至少75%的资产为加拿大所有或控股;总部和至少75%的员工必须在加拿大本土;必须是私营公司或大学出版社;财政状况必须可以自足(该计划将通过出版社的申请表、证明文件、商业计划书和其他信息对此点进行评估);必须已经履行合同上与作者版税、稿酬支付相关的全部条款;自有出版物在上一考察年度的净销售(指扣除销货折扣和退货后的净额)必须低于2000万加元,且此前三个财政年度的平均利润率必须低于15%。

图书合格标准必须是加拿大公民撰写、改编或翻译的;必须是该出版社的自有选题;至少有48页(儿童图书除外,任何形式的装订皆可,包括未装订的图书);必须在加拿大境内印刷,若是在境外印刷的合作出版的图书,则出版社必须证明相仿的印刷价格或印刷服务在加拿大境内无法提供;由合格图书衍生出的非印刷材料、学习用具包和图书包也被视为合格。

销售合格标准在资助考察年度,该出版社的合格销售必须至少达到20万加元。

目前BPIDP预算已达约3840万加元。加拿大现在每年都有约5500种新书得到BPIDP的支持,获得这一资助的出版社成为了出版加拿大本土作者图书的主力军,其中大众图书占到65%,儿童图书70%,教材40%。可以想象的是,面对英美出版业对加拿大国内市场的巨大冲击,如果缺少这一资助,这些加拿大图书是很难出版的。

加拿大文化艺术理事会(Canada Council for the Arts)是另一个重要的政府出版资助机构。与文化遗产部不同,该理事会的资助旨在扶持与发展加拿大本土文化,发放资助的标准倾向于对于文化贡献上的考量。其中的翻译基金为海外出版商翻译出版加拿大作家的诗歌、小说、戏剧、儿童文学以及非虚构作品提供经济资助,负责提供翻译费用的50%。加拿大政府每年向加拿大文化艺术理事会拨款500万加元。加拿大政府于1995年成立一个基金会来促进和提高加拿大书业的竞争能力。根据这一计划,每个加拿大书店在购买和装配电脑设备时,政府将为其支付总费用的一半,最高资助额为1万加元。这一计划由加拿大书商协会来具体负责实施。

加拿大对图书、期刊、报纸均免征增值税。

除此之外,加拿大政府还有多项扶持本国文化产业发展的计划适用于出版业。这些计划对于出版加拿大图书的海外出版商也有间接帮助,例如加拿大国外事务与国际商务部的“海外推广项目”。海外出版商如购买了由加拿大出版商出版的加拿大作家的图书,该项目将提供一半的经济资助,帮助该作家前往海外出版国宣传推广自己的作品。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加拿大政府对出版社进行资助,但对出版社的具体出版事务,出版什么、不出版什么,均不干涉。

过去十几年间,由于政府的大力扶持、加拿大图书出口协会的出色工作,加拿大图书出口呈现增长的趋势。加拿大图书出口销售额从2820万加元增加到9580万加元,版权出口销售额也从180万加元上升到990万加元。此外,BPIDP还带动了地方性出版的增长。加拿大图书在国际市场上最具声望的是小说,已有多部作品获得英国布克奖。同时,该国的儿童文学、青少年图书、环保类图书、北美土著人研究图书等,都在国际市场上颇具声名。

加拿大出版的图书大部分在境内销售,海外销售利润约占总利润的16%。在2004年出版的新书中,半数以上为成人虚构类及非虚构类作品。教育类图书在新书中约占五分之一,在再版书中占到总数额的约一半。在加拿大图书中,本土图书,特别是教育类图书,获取最大收入,约占总收入的43%。图书代理业务收入不菲,其中,教育类图书收益占到39%。

2、垄断的图书零售业

加拿大最大的书业连锁店Chapters/Indigo(1995年成立的批发商Chapters于2001年被Indigo公司收购)目前占据传统图书零售67%的市场份额,占国内图书零售总额的44%,在加拿大主要的四个城市:多伦多、渥太华、卡尔加利和温哥华,该连锁书店的销售额达到83%左右,迫使许多独立书店不得不停止营业,独立书店在传统图书零售市场的份额仅为20%。

Chapters/Indigo的数百家店面垄断了全加拿大最好的书业位置,使得其他零售商根本无力与其抗争。书业连锁店的垄断性造成很多问题,例如:由于集中选书,各店面摆放的书千篇一律;畅销书总是占据显要位置,使一些印数小但很有特色的图书丧失被读者发现的机会;店员对于图书了解甚少,无法很好地服务读者;书店在与出版商合作宣传推广图书时,收费昂贵,中小型出版社根本无力支付,等等。目前,在加拿大,什么样的书卖出了,卖出了多少,怎样的图书在店堂里有怎样的位置,完全由极少数人决定。由于连锁店处于强势地位,出版社又极度依赖连锁店,连锁店存在还款周期多于90天,甚至长达一年,出版社敢怒不敢言,严重影响资金流转。

3、人才流失和书价打折成风

国际大的出版公司均在加拿大设有分支公司,例如兰登书屋、企鹅、哈珀柯林斯、斯科拉斯蒂克等等。这些公司的主要业务在于分销其母公司在美国或英国出版的图书,同时开发与占领加拿大当地的出版市场。凭借雄厚的资金作为后盾,国际大型出版公司驻加拿大分支公司的收入占到行业总收入近一半。19家海外公司,虽数额不到全加出版公司总数的6%,却控制着47%的全行业收入。从加拿大本土图书市场的销售情况来看,海外公司的收入更高,达到59%,62%的被调查出版商在2004年度盈利。这些公司在出版加拿大本土作家的作品时,具有加拿大出版商无法抗衡的实力。普遍的现象是:加拿大本土出版社花费人力物力培养新秀,一旦这些作者拥有了一定的声誉并渐为读者所知,国际公司便开出高价,买断这些作者的成熟作品,使加拿大本土出版社成为“人才培植农场”。

根据加拿大文化遗产部2008年分析报告,过去15年来,加拿大的图书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尽管加拿大出版社出版新书品种创下新记录,但整个市场受到图书打折和以畅销书为主导的影响而一直疲软。打折之风助长了Costco以及WalMart等超市向图书零售行业的扩张,其市场份额已占到20%。加拿大图书零售跟踪调查机构Book Net发表的数据显示,2006年,加拿大有37万余种图书销售超过一册,而其中前1万种书的销量占到了总销量的64%。新书数量在1998年到2004年间增加了40%,而加拿大每种书的平均销量及印数都在下降。报告称,图书打折促使消费者更加关注价格而不是作品本身的价值。

4、注重版权贸易和知识产权保护

由于出版社惨淡经营,为扭亏增盈,加拿大本土出版社相当注重版权贸易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增加收入,改善经营状况。出版社积极参加世界各大书展,与各方接洽,争取多卖出版权。同时,加拿大版权协会与各大学、各学术机构签订著作使用保护协定,每年收取一定的著作使用费,然后按一定比例返还出版社和作者。

5、还未注重电子图书出版

对于近几年异军突起的电子图书,由于其前景捉摸不定,再加上前期投入很大,这对处于微利经营、规模甚小的加拿大出版社来讲,只能处于观察,动作不大。

三、体会

由于政治体制不同,国情不同,管理体制差异,中国和加拿大在出版业诸多方面是无法生搬硬套的。但我认为,加拿大政府对本国出版业的保护及其资助的做法,还是能够值得我们中国出版界借鉴,主要有以下几点:

1、政府应加强对出版社的资助

我国政府对出版业也采用财政资助的方式予以支持,如财政按出版系统当年上交所得税净额的10%由预算列支和出版企业按留利的10%集中起来建立出版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用于支持出版专业学术著作、国家重点图书的出版,书刊印刷厂技术改造和图书发行网点的建设,同时设立宣传文化发展专项资金对部分出版社、期刊社、报社进行资助,譬如,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中就设有“图书出版专项基金”资助项目。与许多国家相比,我国出版业的财政补助还存在一些问题。资金的来源渠道单一,主要是通过财政拨款和出版企业上交的利税。国外还可通过民间资助的方式聚集不少资金,但在我国,这种机制还没有建立,从而导致对出版业的财政补助金额有限,补贴面窄,部分小印数的科技书刊、学术著作没能得到应有的补助。

因此,一定要对现在的政府资助资金作一个梳理,除了国家和地方政府在资助资金上要有大幅增加外,还要通过社会各种渠道争取资助资金,以舒缓出版社的资金压力。不能一味强调出版社走市场经济道路,不能让编辑整天想着利润,而是要更多考虑出版物的社会效益。

2、加强版权贸易

近年来,我国出版业整体实力有了质的增强。在全球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国内出版业的对外交流不断扩大。版权贸易作为我国出版业贸易的一种重要形式也日渐繁荣。

我国版权贸易领域存在着严重失衡,最直观表现之一就是引进和输出比例连续十余年徘徊在10∶1的水平上,近几年经过努力,有所改善。根据国家版权局统计数据,2007年全年图书版权贸易总量为12826项,这个数据与2006年相比减少了174项,下降1.33%。其中,引进10255项,与2006年相比减少了695项,下降6.23%。输出版权2571项,与2006年相比增加了521项,上升25.4%,引进和输出比例为4∶1。这充分表明,版权输出已成为我国版权贸易领域的持续薄弱环节。2004年,上海市各出版社开展了涉及1451种图书的涉外版权贸易活动,其中引进1179种图书,272种沪版图书输出到港台地区和国外,引进和输出的比例约为4∶1,引进总量较上年增长约16%,输出总量增长约4%。2005年9月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统计数据,上海出版行业向境外输出版权首次超过引进版权,达到1.03∶1,实现了输出和引进趋势的逆转。引进的图书以艺术、文学、语言文字和综合类为主,版权输出则集中在医药卫生、科教文体、自然科学等种类的图书。

基于上述情况,全国及上海出版系统应该在版权贸易方面加大力度,因为这一方面是各出版社利润增长点,也是传播中华文化的良好方式。

3、加快数字出版步伐

2002年至2007年,我国纸质出版物销售册数基本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而同期数字出版却呈现日新月异的发展之势。据中国出版科研所发布的《2007~200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收入已从2006年的200亿元上升至2007年的360亿元,2008年可达到530亿元。电子图书作为我国数字出版主要产品,2007年全国总量已达到66万种。2002年至2007年,电子图书的读者规模也从2142万增至5900万,年均增幅达到23.54%。

2008年4月22日,中国出版集团与北大方正集团在人民大会堂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数字传媒公司将以“共建、共享、共赢”为原则,在新的体制和机制下,聚合全国优质的出版资源,搭建全国最大的数字出版网络平台——中国数字出版网。这是一个机遇,应尽快统一电子图书的标准,树立全国出版社一盘棋思想,形成合力,提高对外竞争能力。

据初步统计,2008年上海数字出版业销售收入总值在123亿元左右,约占全国数字出版业总量的1/5。从全国看,上海在数字出版的一些新兴产业领域,如网络游戏出版、网络文学出版、网络视听出版等,具有明显优势。上海网络游戏出版产业近年来一直处于高速发展的快车道,销售收入连续多年居全国第一位,年增长率均在30%以上,2008年实现86.2亿元的销售收入,比上年增长35.3%。网络文学出版是上海又一优势产业。上海现有文学网站20多家,2008年销售收入近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80%。上海网络视听出版产业在全国优势明显,2008年上海互联网视听出版收入约为1.5亿元,占全国的70%。目前上海正在加快传统出版单位向数字化转型的步伐,争取2009年有新突破。总体而言,上海的数字出版产业与北京、广东等地一起居于全国领先地位。

2009年2月27日,上海正式出台《上海数字出版业发展引导目录(2009版)》,这份目录既是引导社会各方多元投资发展数字出版的指南,也是政府政策和资金鼓励支持的重点,对推动传统出版业转型,鼓励支持数字出版新媒体、新业态跨越式发展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4、加快培养具有国际眼光的图书策划、编辑、装帧、营销人才

当前,上海出版业最紧缺的是人才。2000年以来,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共展开过三次较大规模的出版人力资源调研,并在此基础上不断修订完善上海出版人才建设规划,按照同一标准、同一办法和同一待遇培养、选拔和使用人才。2004年5月,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全行业人才工作大会再次明确提出,今后人才工作的重点要努力实现四个转变:从局部人事制度改革,转变到提升出版队伍整体创新能力上来;从过去注重对系统单位人才人事工作实施管理,转变到着力搭建服务于出版人才的工作平台,为全行业人才队伍建设提供服务上来;从拘泥于地域、部门、系统和传统所有制在人才问题上的局限,转变到树立更加开放的人才观,将人才开发由体制内扩大到体制外;从强调大力引进年轻人才,实现人才队伍代际转移,转变到培养和造就一批出版业领军人物和复合型人才上来。从2001年开始,市新闻出版局每年拿出300万元,用于全市出版人才队伍建设,其中,用于国际培训的投入,累计达200多万元。在与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英国斯特灵大学、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等国外院校建立合作关系后,已先后举办了12期国外短期或中期培训,内容涉及图书出版与营销、知识产权与版权贸易、电子出版与网络出版、期刊编辑与经营等。近200名中青年业务骨干参加了培训,在和国际最先进的出版企业、出版专家、出版同行面对面的学习交流中开阔了眼界。目前,很多学员已在出版单位担任了重要领导职务。

这次赴加拿大代表团团员中,年龄“60后”7位,“70后”12位,“80后”2位,均是各出版社或期刊编辑部的中坚力量,其中一半人员能熟练或简单地与加拿大出版专家用英语交流,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但从高标准要求来说,还需要在业务方面进一步的全方位的“充电”。要坚持不懈地把培养人才作为重要工作来抓,创造机会,利用各种形式,全面提高上海出版队伍的素质,以迎接WTO的挑战。

联想到上海市地方志系统,修志队伍的素质也有待提高。目前,面临第二轮新编志书编纂工作的全面启动,以信息化推动方志事业,需要大量高素质编纂人员。这就要求我们借鉴市新闻出版局的做法,高瞻远瞩,制定周密人才培养规划,创造各种条件,敢于投入资金,有步骤地安排修志人员参加国内外各类培训,以期快速提高修志人员的业务素质。

19天的培训是极其短暂的,不可能对加拿大出版业作全方位或更深入的了解,但通过以上的的讲座、公务访问和参观,使我对加拿大的出版政策和图书经营模式有了粗略印象,应该说收获很大,对自己将来的工作肯定能有促进。我坚信,只要我们大力借鉴世界各国行之有效的办法,结合上海及我国出版界的实际情况,从政策、措施、资金、人员等方面加以落实,上海出版事业一定会兴旺发达。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