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从《奉贤县续志文论集》看二轮方志的编修(张桂江) 2009/06/22

张桂江

 

1991年,我曾以《从一本书看一代方志的诞生》为题,给四川省《崇庆县志编纂》作书评。当时抱着“涓滴可以窥见大海”的心情,企图通过阅读一本志书的编修文献,藉以推知首轮方志的一般概貌。18年后为《奉贤县续志文论集》(以下简称《文论集》)写书评,也出于类似的理念。

2007年出版《奉贤县续志》时,处于全国二轮方志出版前期。续志编者既继承了包括《奉贤县志》在内的首轮方志的经验,也研究了二轮方志的理论和实践成果,从续修时限的县情特点出发,把握时代脉搏,创新设计构思,撰成230万言文字、33幅地图、593帧照片和554张表格的图文并茂的巨制宏篇。翌年,出版30万言《奉贤县续志文论集》。初读续志时,感到无论从内容选择到框架设计,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成功佳构。及至《文论集》出版,我浏览了两遍,本认为集子会更加展示续志的闪光点,出乎预料的是:所有文论都使用平和语言,实事求是地对续志从总结经验与教训的角度出发,作毫无夸饰的介绍。甚至读者和编者都列举书或稿的瑕疵与不足。读罢《文论集》,我初读续志时的良好印象不是减弱,而是更加清晰了。

《文论集》篇幅不长,所包容的对二轮方志编纂有指导意义的信息量却远远超过其文字量。集子设置的6个栏目相辅相成,前呼后应,给读者扩展极大研究空间。“编辑谈志”收录的16篇文论,反映续志编纂过程历经的全景。种种由衷之言,都是在多次曲折与追求中获得的弥足珍贵的解题良方。从组建队伍、培训力量、广征资料、分析县情、布局谋篇、调整设计、编撰志稿、审改润色、最后通过审定直至出版印刷成书,反映《奉贤县续志》编者如同全国各地同行一样,在荆棘丛生的前进道路上,排除万难,达到光辉的顶点。它凝结了七易寒暑,九改篇目,分四个层面内审,反复数十次征求基层意见的2600个日日夜夜奋力拼搏的感人肺腑的经验谈。17份文稿与“修志文献”相得益彰,再现编纂与管理两个轮子一起和谐运转的盛况。如果说“编辑谈志”和“修志文献”是续志成稿成书前的历史记录,则“专家评志”收录来自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方志出版社、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和市内外领导和专家的22篇评论和“读者品志”收录的奉贤老领导的感言及读者来信节选等11篇文论,联袂构成续志成稿、成书后所接受的社会检验。成稿成书以前的不断调整完善的设计构思与成稿成书以后的读者反映,提供二轮方志编纂同行进行对比研究,藉以提高后续出版的二轮方志的编纂质量。对于方志界之外的广大读者,更能从奉贤的经历了解到方志作为功在当代惠及后世的科学文献不是一蹴而就的。值得特别提及的是“基层修志”收录的二轮方志编修中同步进行的乡镇志和部门志在历史新环境中运作的7篇经验,提供各地基层编修者十分有益的指南。“领导论志”概括主修官员从管理角度促进和保障志书在健康的轨道上取得预期的效果。《文论集》构成至为完备的“修志始末”长卷,足够让方志界内外从奉贤的实录见到全国波澜壮阔的二轮方志编修全景。

地方志编修需要回答两个问题:即“写什么”和“怎样写”。它覆盖了编纂志书的内容与形式的辩证统一的历史环境定位、时代脉搏把握、布局谋篇抉择以及行政管理等广泛领域。《文论集》从务实角度提供的命题广泛的精辟论断,给我极大启迪和教育。在这篇短文中,我没有能力作高度概括的全方位介绍。仅就个人理解,从集子之内延伸到集子之外,谈一点不系统、也不准确的、仅供参考的孔见。

二轮方志的记述时限,处于我国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新时期。这就是二轮方志必须把握的时代主旋律。《文论集》提供的论证,有着更深层次的内涵。祖国的天南地北,无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虽然市场经济建设是贯穿二轮方志记述时限的“主旋律”,各地是否可以简单地套用,《奉贤县续志》编者对“主旋律”认定作了正面回答。《奉贤县续志》记述时限17年的历史,是从一个比较贫困的县发展为现代大都市经济发达的郊县,贯穿全程的是大踏步前进的市场经济建设。但我也遇到一些难题:近年参与二轮方志审稿,有的地方将市场经济概念简单地引入教育、卫生等领域,令审稿人感到为难,因为很难用肯定或否定进行裁判。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办好教育、卫生和其他一切社会发展事业,这是一篇很复杂的、事关全局的大文章。由此引伸的思考是:从不同地方、不同门类的具体情况出发,在联系全国的主旋律进行认定叙述时,还应当作出更周全、更准确的答案。

每部志书在编纂前必须设计好自己的主线。《奉贤县续志》确定以改革开放为全志主线,并科学地安排了内容合、分的摆布:“大事记”纵览改革开放全过程,“经济体制改革”集中叙述通过体制的改革推动经济发展,政治及社会发展诸门类的体制改革分述于本门类章节。这些设计无疑是第一流的选择。但“改革”有更广义概念,体制改革带动各方面多层次全方位的改革。从经济发展到社会诸门类的发展,点、线、面结合,组成奉贤30年改革开放的绚丽画卷。这是《奉贤县续志》编者在深入研究奉贤改革开放时期的“历史与现状”后作出的科学判断。地方志需要反映不同区域的不同百科。由于全国所有政区和所有行业的运转轨迹有极大的共同性,因而很容易出现“千人一面”的主线认定。《文论集》展示的主线认定,不是从概念出发,而是从县情实际来设置。由此获得的启示是:记述时限的地情特点应是唯一确定志书主线的依据。即便是同样以经济改革开放为主线,也要看到各地的经济构成与发展的殊异。在我国广袤的土地上,北大荒的粮仓、沿海沿江及交通枢纽城市、大漠上的工矿新城等的“历史与现状”都截然不同,用“千篇一律”的泛写经济改革开放作法似应另辟蹊径。历史文化名城、著名风景旅游地区等是否也应有自己的志书主线,看来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

地方志的基本体例就是横分门类,竖写发展。由于首轮方志较多使用文书档案,泛写的千篇一律的工作过程充斥篇幅,故而提出写好事物发展的起点、转折点和终点。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量变”与“质变”辩证关系,克服平铺直叙记“豆腐账”现象。如果有困难,宁可直书结果,不记“豆腐账”。这就是某些门类发展过程记述单薄的原因之一。《文论集》从不同角度展开十分有益的探讨,为二轮方志详写发展找到了许多好的建议,并为深入解决事关二轮方志质量的关键问题之一开拓了更为广阔的空间。例如:关于“决策”与“执行”的讨论。评论认为《奉贤县续志》的党委“决策”的篇幅多于政府的“施政”,有一定不合理现象。但由于两者的选题未尽一致,难作比较。不过“执政”应较“决策”占有更充裕篇幅,在正常情况下应当引起注意。但也有例外:例如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中长期及年度计划、国土资源利用规划等的“决策”,有着复杂的调研、论证、编制和执行后的再调整“决策”过程。到了“执行”阶段,除常规的组织与措施之外,多为日常工作。虽然工作量大,但入记信息量并不特别多。《文论集》开辟了许多好的新途径。诸如:写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将来自文书档案中各地大同小异的工作过程蜕变为不同区域不同行业运行的特殊轨迹;写好不同阶段事物发展中受到主客观条件和背景施加的影响所出现的变异曲线等等。如果多渠道开辟详写发展过程的施展空间,不仅篇幅问题可以从数量上得到缓解,更为重要的是为方志详写发展这一基本体例赋予新的生命活力,从而大幅度提高二轮方志的学术品位和实用价值。不过,在努力详写事物发展过程时,无论是“决策”还是“执行”,或者其他方面,均应视掌握资料与发掘信息的可行性来论定,仍然是宜详则详,宜略则略。

创新二轮方志体例,有两个常识性注意点:一是不要完全套用首轮志书框架接上尾巴;二是也不要将二轮方志写成与前志无法对接的两本书,让读者无法并轨使用。《文论集》依托《奉贤县续志》经验,广角度丰富二轮方志的设计构思,很值得二轮方志在编纂中加以借鉴参考,从自己的地情特点和主编意图出发,做好自己的创新设计。由于涉及面广,内容丰厚,仅举两例,以见一斑。

其一,篇目设计服从二轮方志记述时限可记内容的占有比重。《文论集》中,续志编者无论是经济体制改革诸类目的合、分布局,乡镇与集体的分置,“经济园区”“企业集团”的升格,“人民生活”的扩容,部分门目的易位,都是从记述时限的县情特点大局出发,在保持首轮志书基本体例的基础上,自主地创新摆布。在总体设计构思指导下,让读者看到一部面目新颖、时代性与地方性彰显的优秀志书。

其二,二轮方志篇目稳定与创新的辩证统一。方志界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首轮方志框架存在“千人一面”现象,极力探寻创新途径,这是很可贵的,也的确创立了不少成效显著的新类目。但也有一些违背方志基本体例特征,过分涂染宣传色彩作法,失去方志的优秀传统和传世价值。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首任常务副组长、著名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梁寒冰提出:“新志书基本篇目和体例也应大体趋于一致,否则就会出现五花八门,各有千秋的混乱现象。”(《整理旧志和编纂新方志刍议》)。这一论断的意义在于:维护地方志的基本特征是志书生命力所在,要从社会现象的同一性全局中表现出区域差异,才算志书较好地完成任务。二轮方志与首轮方志相比,总体框架应大体相近,不要过于苦求标新立异,特别是有碍于维护方志基本特征的立异标新,妥善处理方志共性与个性辩证统一关系。梁寒冰为一些受到不恰当的“千人一面”指责的志书框架正了名。《文论集》反映对这一思路的研究与实践,取得至为丰富的经验。《奉贤县续志》“九改篇目”,在常规篇目的基础上千锤百炼,人们读到一部依托时代性与地域性特点浓郁的篇目撰成的优秀志书。《奉贤县续志》篇目的设计经历了不平凡的旅程,同时也折射了二轮方志设计的一个缩影。起步之初,《奉贤县续志》编者拟定篇目时,在前志框架基础上作“有循有易”的调整。即在遵循前志框架的同时,修改和增设二轮方志时限新发展和新变化的一些门类篇目。他们的第一个感受是“循多易难”。编者凭藉其刻苦研究,拿出篇目第一稿,其中“循”占4688%,“易”占4375%。进一步推敲,感到所谓的“易”,仍有明显前志移植痕迹。篇目的修改实际贯穿于7年撰书稿全过程。大大小小的修改已无法统计次数了。有几条可供效法的经验,一是彰显时代特色与经济接轨,旁及所有门类。彰显地方特点则从篇目设置上反映奉贤滨海沿江地理位置;郊县城市化进程;独具的经济特色;以“文化”为突破口的社会发展的与众不同的风貌。二是确立调整篇目6个重点,即检查覆盖是否全面,做到横不缺要项;协调局部与整体结构关系,增强全志科学结构水平;调整配置不当类目;梳理眉目不清的卷、章、节、目;反复推敲,多次调整排列顺序。

《文论集》所提供的编修经验,具有强烈的可操作性。这些在实践中形成、经过理论升华覆盖二轮方志编纂与管理所有领域的十分入微而具体的作法与体会,也是一本最便捷、最易于掌握的培训教材大全。这是《奉贤县续志》编者贡献给二轮方志的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份财富提示我们的,还不止于种种实际示范,更在于编纂中表现出来的精神风范。要之约有五端:一是贯彻始终的务实作风。无论在设计、编纂、审改、管理等方面,都没有单纯的务虚假设,而是针对需要解决的问题作出的求实回应。二是高瞻远瞩地驾驭全局。数百万言巨制的编修,有大量入微的十分琐细的工作。主编和全体合作者没有埋没于陈言琐事,而是拔高立足点,以指挥若定的大将风度,事无巨细,咸能围绕维护全志质量这一大局,求得高水平的处理效果。三是科学完备的全面规划。从篇目设计到资料搜集,从初稿起草到反复修改;从内部评审到报请审定;从队伍建设到行政管理,不仅有互相关联、环环入扣的详细规划,还对每一单项操作作出从严要求的规范和部署。7年修志周期虽不算太短,但从编纂全程的程序科学规划和缜密的流程安排来看,仍颇有“只争朝夕”之感。7年之间完成的工作量,给人的感觉是时间太匆迫了。四是顽强刻苦的后期修改,由起步之日起,从擘画到形成初稿,始终坚持高标准、严要求、高起点、上水平,每一位撰稿人都未敢轻着一字,从分纂到总纂,即使是初稿,没有足够把握也不轻易抛出。就在这一基础上,仍然安排充裕时间进行内外双向的多层面、多环节、多批次的反复审评与修改,仅向各部门和各乡镇征求意见即达数十次。五是虚怀若谷的学术风度。《文论集》披露的对送审稿与成书后的瑕疵批评,包括专家指疵和编辑自律,体现了编者十分谦逊的学术风度。虽然有的评论未尽全面妥贴,也不置一词作解释。学术界能达此境地者并不太多。这也是志书能够进入优质品行列的重要保证。

 (作者单位:贵州省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