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志以敬贤 人文相辉--读《奉贤县续志》有感(陶俊) 2009/06/22

陶俊

 

《奉贤县续志》(以下简称《续志》)正式出版了,值得庆贺。一部编排有序,印刷精美,有56面彩页、45卷、1259页、230万字的一个县的续志,不能不说是一部宏篇巨著,令人惊喜,但又使人有点担忧,是否“文约事丰”。修志热心人黄浦区志办原主任范洪涛当面交办“请君著文一评”,还要限时完成,实在叫人为难!不写吧,老范有言“记录在案”;答应吧,为时太短,这厚厚一大本还未曾消化如何撰文?一周后,老范又来电催促要月底交卷。笔者被逼上马,只能凭借开过刀的老花眼睛抢时间浏览,在粗读之下有感而发,聊表一个老修志人的读后感。

通览《续志》,给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以人为本”和“见贤思齐”。翔实的内容留下了它的可贵之处、着力之点和求精之笔,诚可给读者从中领悟《续志》的丰富内涵与编纂者们智慧所在。其所贵者,贵在传承人文历史;其所力者,力在彰显人文风采;其所精者,精在融汇人文资源。《序》文称“修改定稿的《奉贤县续志》应该是一部质量上乘之作、精品之作。”可见它的成功。然而修志“述而不作”,任何一部“上乘”或“精品”志书,尤其是多达200万字以上的钜著,难免会有它的某个疏漏或差错给编纂者们在欣喜中带来几分遗憾!

一、贵在传承人文历史

翻开《续志》,开宗明义就给读者识“奉贤”。“出版致辞”中告诉人们奉贤由来,“相传因孔子的得意门生言子到奉贤传道授业,后人为敬奉贤人而得名。”这个历史的“相传”延续至今,无不与“敬奉贤人”紧连。《奉贤县志》(以下简称《前志》)和《续志》对此均有记述。对于这县名的由来,除“致辞”有言而外,《续志》在“总述”、“建置沿革”、“地名”和“前志摘要”中都一一记下这“相传”的文字。不过在彼此记述中也稍有变化。《前志·建置志》似乎立足于本土记下“县名由来,相传春秋时孔丘弟子言偃曾来此地,里人敬奉贤人,故名。”《续志》沿袭《前志》,在“建置沿革”中也记下“县名由来,相传孔子弟子言偃曾来此地讲学,后人敬奉贤人得名。”这里都用了“来”,所不同的《续志》尊称孔丘为孔子,把“言偃曾来此地”后面加上了“讲学”,把“里人”改为“后人”。而在“地名”卷的记述中,似乎跳出了本土立足编者,记下了“春秋末期,相传孔子弟子言偃曾到奉贤讲学,后人为敬奉贤人,取县名为奉贤。”这里把“来”换成了“到”,把“春秋时”的这个“时”定为“春秋末期”,把“后人敬奉贤人得名”变成“后人为敬奉贤人,取县名为奉贤。”从前者的“里人”自然“得名”,到后人的所“为”而“取县名”这里前后的“相传”似有一定的空间,留给了读者思索!虽然这一“相传”在续志中多处出现,因在不同编章从不同角度记述,总体上尚属“合理交错”,不觉烦琐。尽管前后文字的记述给人有不一致之感,但“由来”的“敬奉贤人”的主旨统一无异。也许就在这改动的笔下,还可触摸到续志编纂者们的良苦用心。

《续志》重视记述这一历史相传,无疑给奉贤后来者见名思义,启人敬奉贤人。正是这一历史相传,为当代奉贤党政领导提供了珍贵的“相传”文史资料,在“出版致辞”中人们可以看到区委书记和区长对前贤的尊重显于言表。文中把到奉贤讲学的言偃尊称为言子,把言偃之师孔子的名言“见贤思齐”与共建文明有机地融于一体,加以传承。据查“见贤思齐”出自《论语·里仁第四》,“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二千多年前,孔老夫子说见到贤德的人,就要想到向他学习,向他看齐;见到不贤的人,内心要能自我反省。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今天,在奉贤人们从祖国传统文化中取其精华,“使之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保持民族性,体现时代性”。提出“奉贤人崇尚贤人,尊重知识,见贤思齐,共建文明”,突出反映了奉贤地方特色的“贤”文化。正因为这奉贤是一地的地名,是一县的县名,而这“见贤思齐”的古代经典名句,可用、可鉴。奉贤人珍惜老祖宗留下的中华文化传统,不仅以此存史,也用于教化、资治。此举十分可贵。

“志事明理”,人们不难看出《续志》所记的大量内容,表明人文历史传承的效应。自改革开放以来,奉贤人秉承“敬奉贤人”优良传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注重育才、引才、用才。1985~2001年,共引进各类人才1427人,在奉贤的各条战线发挥聪明才智,作出贡献。不仅在本地奉“贤”,还向海外延伸。每年元旦、春节、中秋等节日,各有关部门向海外朋友、侨胞、台胞贺年与慰问,沟通信息,建立友谊。1995年,奉贤成立海外联谊会,应邀参加的有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22名海外友人。1996年,又组织由美国、日本、加拿大、新加坡等25个国家和香港、台湾地区共180多人参加中外人士“看奉贤——海内外人士经济信息交流会”。1998年,还成立新华侨华人家属联谊会。在联谊组织中,又本着奉“贤”精神,聘请美国兴隆财团公司董事长、北加州苏浙同乡会会长朱元忠担任海外联谊会名誉会长,聘请台北市浦东同乡会常务监事、实业家徐复人为海外联谊会顾问,聘请澳大利亚上海总商会会长、维多利亚上海联谊会副会长阮宜吾为新华侨华人家属联谊会名誉会长。1990年至2001年间,全县有关部门共接待海外到奉贤参观、访问、探亲的台湾同胞和海外华侨华人371人次。接待到奉贤考察、经商海外华侨华人和台湾同胞等有关团组共2630人次。老友新朋不断扩大,彼此交流的情谊也随之延续与加深。

二、力在彰显人文风采

《续志》人物篇,入志人物涉及领域广泛,记述门类众多,体现出“以人为本”的理念。除“人物传略”记逝世人物,坚持“生不立传”的原则外,还专设“人物简介”和“人物名录”。简介中有政界军界、科技、教育、卫生、文化和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模以及社会闻人。名录中载有副厅局级干部,全县各部门、各单位和乡镇的党政负责干部,有正高级职称和享有特殊津贴的专家学者,有省部级劳动模范及先进工作者。可谓各类人才汇集,广而记之。《续志》称“奉贤立县时间较短,但代有人才涌现”。前志已载名人志士676人,《续志》共收录人物1809人。其中人物传略24人,人物简介138人,人物名录“列表及附”1647人次。真是分门别类,有助于人们了解信息和“知人”。据姚金祥同志在“序”中说“如果加上各卷中的‘以事系人’所记人物1600余人次,全志所载人物共计达到了3400余人次。这众多人物,无论是谢世者还是在世者,都是创造奉贤今日辉煌的主人,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理所当然,不应该忘记!但还不仅是在奉贤,有的本身是奉贤人而在全国各地共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祖国现代化建设献力。

综览《续志》“艺文”卷,就给人从中获悉1985年到2001年间,县内作者和散居国内外奉贤籍人士编(译)著或参与编著公开出版的著述达335部,在市级以上报刊刊登并获市级以上奖项和入选国家级、国际学术书刊的论著、文章98篇。从“著述存目”中人们可以看到这些丰富多彩的各类著述是分别在上海、山东、安徽、北京、天津、江西、广西、陕西、黑龙江、长春、四川、辽宁、江苏、浙江、哈尔滨、海南、内蒙古、山西、宁夏、河南、吉林、贵州、广东及台湾等各地出版社发行问世的。既有社会科学,又有自然科学,还有各类译著。可以说奉贤人“以文会友”,遍及祖国各地,从四面八方散发出奉贤人浓郁的时代气息,又给人从书卷中见人。《续志》以此形式汇编列出书名、编(译)者、出版社及时间,一目了然。这样的汇集,无疑也是一种聚才启思的敬贤之章,诚可给人“以人为鉴”。

明清以来的地方志,几乎都强调“郡之有志,犹国之有史,所以察民风,验土俗,使前有所稽,后有所鉴”。这里的“稽”和“鉴”无不涉及到人。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称人物志是“志中之髓”、“志中之志”。后来的方志学界也有“古来方志半人物”之说。今天阅读《续志》深感奉贤修志者勇于记人、善于系人,使读者从大量的事物记述中见到了人。1991年3月12日下午2时,4名10多岁的女孩在县木材公司停放在南桥贝港的木排上玩,因木排突然滚动,全部落水。该公司的职工沈本兴见状立即扎入冰冷的河里,先后救出了3个孩子,继而冒着危险钻入木排下救出第4个落水少女,被评为1992年度上海市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十佳好事。又如奉贤县邮局青年职工沈永年,因十三年如一日,精心赡养照顾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唐洁贞老太太。1993年3月获民政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和中国老龄协会颁发“全国敬老好儿女金榜奖”。这两件事均为一地的小人物所为。一个是一瞬间“舍己救人”,一个是十三年“精心奉老”,他们同在改革开放的年代,身处不同环境,面对发生不同的事,各自所表现出的高尚为人品格,令人起敬。前者在急救之时见英勇,后者在日常之中见精神,都无愧为一地的贤者,因为他们是在平凡之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事,体现出中华文明的传统美德。这些实例既具体又生动,可信、可鉴。《续志》十分珍爱这笔社会精神财富,在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的“典型事例选录”中都一一实录了一批舍己救人、无偿献血、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抢险救灾等先进事例,载入地方史册以存史,彰显一地的人文风采,弘扬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三、精在融汇人文资源

《续志》总述中有这样一段话:“在17年光彩夺目的篇章中,路桥建设是奉贤人精心撰写、引为骄傲的大手笔。”读后引人思索,奉贤的建设岂止是路与桥!1999年6月《重筑金南西海塘记》中就记下了“建成后的金南西海塘,可抵御百年一遇潮和十一级风,且融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于一体,成为奉贤海湾旅游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或许西海塘亦与路桥相连,也在这精心撰写的手笔之中。正是这一利用滩涂资源的开发,构建了以“海文化、水乡风情”为特色的旅游佳境。海湾旅游区景点记述事中有人,你看,1996年初步建成开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为之题名。旅游区资源丰富,海滨观光大道外的大片海滩,聚有近20余类贝壳“景象天成”,已辟为贝壳自然保护区。而在这海湾旅游区标志性建筑龙腾阁,2001年建成后又留下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写的“龙腾阁”手迹,这就自然地给到此旅游参观者见物见人,赏景思情。

志书的质量贵在资料,而资料的运用,又精在融汇一地的资源使之独特。奉贤因国际风筝放飞场的出现,又使地域景物与放飞活动转化为人文资源。始建于1991年,后来又数次扩建,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成为继山东潍坊国际风筝放飞场后,国家批准的中国第二个国际风筝竞赛场。国家体委原主任李梦华亲临勘定并题写场名。这个风筝放飞场自建成至2001年先后举办或承办国际、国内风筝赛9次,吸引了海内外30多个风筝代表团、90多支代表队到奉贤参赛与观摩。1991~2001年,共接待国内外游客70余万人次。风筝放飞场所在地奉新乡被誉为“风筝之乡”。奉贤“临湾依海”,奉贤人既爱本土的“水乡风情”,努力展示“海文化”,又不断打造与创建,使“蓝天海韵自然化,海岛森林野趣化,风筝放飞娱乐化,休闲度假大众化”,把人与自然融于和谐之中,并以此引人入胜。

《续志》记录了这“临湾依海”的各类史事,并由此而形成它的“塘”与“场”的时代风情,给人看到了那里的事物在延续,那里的人又在延续中求发展。“续”也许就是奉贤修志人承前启后留下的有效笔意,一切事物的进程都需要延续,修志也是如此。《续志》的编纂者们在续修中有继承也有创新。继承的为其他续志所共有,如“前志拾遗”、“前志勘误”等补遗、补正等;而增设的附录中“双要”,即上限前的《前志摘要》和下限后的《区情要览》,无疑是编者的勇为之举。这一前一后的资料呼应与连接有它的可取之处。人们知道,一地过往的有些要人、要事,因不在续志时限之内往往不可记、不便记,由于这“双要”的附录使续志前后的重要内容入志顺理成章了,一册在手便于了解一地全貌与发展,诸如“前志摘要”记下的“宋代御史中丞卫泾,明代陶宅诗人袁凯、书法家‘吴中草圣’张弼、《杜十娘》原作者宋懋澄、藏书家何良俊,清代学者黄之隽。自宋代及清代,全县有88人考中进士。辛亥革命后,有烈士沈志昂、李主一。有动物学家王家楫、地质学家袁见齐、音乐家程午家、农业劳动模范秦金林等”一批奉贤的志士名人。加上民间艺术中的奉贤滚灯、皮影戏、折纸等,如今经文化工作者整理又重现昔日光彩。尤其是奉贤滚灯,还走出上海,在全国性的活动中频频亮相和获奖,给世人看到了这可喜的“老灯新传”。

前志可鉴、后情相联。再从《区情要览》中见到一地新的人文资源。2002年4月26日,包畹蓉中国京剧服饰艺术馆在海湾龙腾阁开幕。是夜,奉贤区还推出一批在平凡岗位做出了不平业绩的优秀代表人物举办“俯首甘为孺子牛”和“甘洒热血写春秋”两场优秀奉贤儿女事迹报告会。2003年10月12日,团区委和海湾旅游区联合举办“新青年、新生活——奉贤百对新人放飞新的希望、开启新的航程、播种新的生命”主题活动。2006年7月25日,举行上海市建设社会主义新郊区、新农村群文优秀节目巡演启动仪式暨“相约滨海之夏”奉贤区2006年广场文化月开幕式等内容。所有这些,无疑反映出了一地的人文历史与现实的人文活动汇于一志。这就有利于世人追昔溯源,了解一地风情的演化与延伸;有助于把奉贤“敬奉贤人”的优良传统延续与传承。可见这续志的“续”,既留下继往的历史信息,又记有当今延伸的现代范例;既通合古今,又涵盖纵横,使一地的人文资源融汇一体,可鉴、可用。

四、憾在还有所不足

综观《续志》,资料翔实、编排有序、特点鲜明,不愧为一部良志。但在修志事业发展进程中,仍有一些问题要研究,要探讨。诸如,附录中的《前志摘要》与《区情要览》,作为资料而言是有它的可取之处,是一种创新。但作为《续志》总得有个“限”,这个“限”就是入志之“度”。以后如再修要不要再附,如何处理?是否都要在附录中增设此“要”,如若保持摘要,必将越来越多,分量越来越重。再说这“要览”为“奉贤区”,作为一县的续志,记载一县的内容,由此县志告一段落了。要不要再把它一并附上,还可研究。研究它如何处置更好,更精益求精。诚然,作为一个重大文化工程完成,往往会给参与者在喜悦赞扬声中反思留下几分遗憾。《续志》在回味志中亮点的同时,应看到它的不足。从修志严格要求中去审视,《续志》也存有不够严谨之处,有的地方用字不当,校对不严,留下了不该有的硬伤。

对一则碑刻的记述排列不顺,给人有编排无序之感。“华亭石塘碑刻”现已发现9块,收录7块,缺2块。原本文字不多收齐无碍。但在已收录的碑刻记述中又不一致。有的有时间、有工程起点、有人名;有的有工程起点,无记时,无人名;有的有工程起点,有人名,无记时。而在排列上不是按修志要求,横排纵写,以时为序,似有随意性。如碑刻一“屹若金汤”雍正九年,碑刻二“万事永赖”竟是雍正七年,碑刻三“河口碑界”(无时),碑刻四“长庆安澜”雍正九年,碑刻五“海宴河清”则是雍正八年,碑刻六“保护桑田”(无时),碑刻七“河口碑界”(无时)。是否原本无时,还是编者删略造成?综观碑刻内容虽文字不多却言简意赅,如碑刻二“雍正七年七月日奉旨意承筑第十二号塘工”,“海塘效力知县邱闻诗识”。碑刻五“第六号次险工乙百二十五丈赵家码头起,雍正八年春五月旦承筑,效用知州沈庆元”。(这里的“效用”与此前的“效力”是否有错,还是原文如此)。碑刻七“十四工第一段河口,长七丈二尺深四尺,估添用中方四层,脚宽一丈二尺外加梅花椿一百四十四根,自此起”。读后使人感到在那个时代对于这样一个石塘工程能分工负责,明确质量要求、工程量及责任人,似可给人思考“温故知新”。可惜未保留完整记载。

有的用字不够严谨。如“漴缺捍海石塘碑记”,在《续志》中为黑体字的一个子目标题,很醒目,使人一看生疑,怎么会用“缺”呢?据志中所载“碑文录自明吴嘉允撰《松江漴阙石塘录》”。标题的“漴缺”应是“漴阙”,笔者觉得此处以“缺”代“阙”为题不宜。《续志》在这里为何用“缺”呢?是不是此处今名已为漴缺,《现代汉语词典》中“阙同缺”,因而采用了“缺”。就今而论,没有问题;以史而言,似乎还不够严谨,因为“阙”还有一层意思,指的是一种建筑物。据《辞海》称“阙,古代宫殿、寺庙和陵墓前的建筑物。通常左右各一,建成高台,台上起楼观。以两阙之间有空缺,故名阙,或者双阙,有的用石雕砌而成,为记官爵、功绩和装饰之用,也有大阙旁更建小阙,称‘母子阙’。”笔者思索那里在历史上是否有过阙,或由此而得名,因有的地方的石阙较简洁,于中间立碑记功绩。现读这《石塘录》,既谈及“海塘之关系我吴,……尤重且亟”。亦提到“天吴冯夷之是宫安……”。冯夷水神也,三国时曹植《洛神赋》中有“冯夷鸣鼓,女娲清歌”之句。文中还记有“所恃以备征缮”。言下之意,对这个“宫”还准备进行修缮。不知在临湾依海的奉贤是否有过这类水神宫阙或庙宇?如有的话,一样临水祭神,确与上海其他地区不同,其他地方大都祭奉天后,黄浦江畔上海老城厢有天后宫,河南路桥处苏州河旁有天妃宫,因而该桥也叫天妃宫桥。由此使人想起宋代名家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这里的“阙”你能把它变成缺吗?当然不可。而就在这首词里同样写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词中所记的“阙”与“缺”显而分明。如若那里根本就没有过此类建筑,因是地形关系而得名“漴阙”,甚至含有“缺”意,就是指缺。时至明代出于文人之手的《漴阙石塘录》既然言缺,为何又不用这个“缺”而要用那个“阙”哩?这个历史的称谓此处为“漴阙”,那就应该忠于历史,记实。这又使人联想到在编修《黄浦区志》时也曾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早期报刊有一《彙报》,这“彙”就是“汇”的古写,初排时印成了《汇报》,校对中发现,坚决要求改过来,尽管释义一样通用,因该报的报名是“彙”不是“汇”,应符合历史“存真”,最后改正了。还有一名电影演员吕玉堃,这“堃”同“坤”,也不能因为相同就印成吕玉坤。因为这是每个人的一种符号,是人名。地名也是如此。尽管此处现在《1982年奉贤县水利工程图》已标明为漴缺,但在这一子目中所记内容全为明清往事,而且主要是明代的碑文录。史料记载,华亭县漴阙,也曾是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部分开放海禁,初设海关之地。清嘉庆《上海县志》、同治《上海县志》对此处的记述均为“漴阙”。即使是续志记载清雍正二年刊本的《松江漴阙石塘录》,其题头也是“漴阙”;然而,同在这888页记述碑文内容时,却把当时之“漴阙”变成了“漴缺”。翻到891页,同样是碑文而且是现代的碑文,《重筑金南西海塘记》,则记下“始修于公元壹玖捌捌年拾贰月”,“壹玖玖捌年陆月拾肆日全线竣工”。这里面的日期一律大写繁体字,落款的时间纪年同样是“公元壹玖玖玖年陆月”。两相对照,给人的印象是:对古代的轻而就“简”,对当代的依“旧”从“繁”。这前后的两相反差使人费解?如果说因碑文如此,一切照样。那么对“漴阙”明明碑文是“阙”,为何还转换成“缺”?对记述过往的历史应忠于史事的真实,哪怕是一个字也得慎重呵!

还留下不应有的硬伤。因未全部细看,仅就见到的有:(1)目录,39页“七、权益保障问题……(1020)”。应是(1060),这里错成了(1020),相差40页。(2)艺文,888页“1724年(清雍正二年)至1735年(雍正三年)”这雍正三年应是雍正十三年,相差十年。(3)碑刻,889页右边第12行“蚊穴溃堤即事明鉴”,此处的“蚊”字错也,应是“蚁穴溃堤”。《韩非子·喻老》有“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不知是原文错还是编校有误。(4)碑刻,889页右边第6行“崇祯六年季夏望,大溃;至中秋望、季冬朔再溃”,这“中秋望”应是“仲秋望”,朔为初一,望是十五,如用中秋就不必用望了,因中秋节在此日,仲秋为八月,望是十五日,希查核。(5)碑刻,889页右边第26行“抚台张公讳国维,壬戌进士。东阳人;按台王公讳一鹗,壬戌进士,高安人;……”这前一“壬戌进士”后面用句号不当,标点出错。(6)碑刻,889页左边第1行“其外”,疑是“其处”之误,况且后面还遗漏一字,有可能是言“其处渔舟鳞次……”。

以上所议,仅为个人粗读有感,既肤浅又很不全面,供奉贤修志同仁参考,谨此。

(作者单位:上海市黄浦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