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七宝贵妃菜(练川) 2009/06/22

练川

 

我的朋友,宁波江东陈女士是“吃中巾帼”,一次同赴象山,与当地夏老师讨论海蟹哪个部位最鲜美,她的结论是蟹嘴的周围部,令我等老饕叹服。这次她到上海来,我就请她到七宝,那是号称全上海小吃最多的地方。没想到到了七宝,她最喜欢的是一种叫贵妃菜的咸菜。

一行数人,早早来到七宝,不到吃饭时间,便逛开了街。双休日的七宝老街,人流如潮,臭豆腐、香蕉竹、海棠糕……行不百步,肚子已是饱饱。一家小铺一排摆开的咸菜瓶引起了陈女士的注意。店主说里面装的咸菜叫贵妃菜,本店独家经营,别无分册。所用鲜菜乃是从外国进口的新品种,在国内某保密生产基地种出来的,菜名也属保密,腌制时加新鲜剁椒,配合适度温度。想不到一种咸菜,到了七宝,也变得不一般起来。看着店主那种神抖抖的腔调,陈女士忙着掏钱买了两瓶。

转眼便是春节,陈和父母、丈夫、儿子再来上海,声明一定要去七宝,买十瓶贵妃咸菜。七宝贵妃菜,能让每日不可无咸齑的宁波人弃当地名产邱隘(音ga)咸菜而专程到七宝“批发”,令我意外。我便问起七宝贵妃菜和宁波咸齑有什么不一样。陈女士说贵妃菜除了品种是洋的,生产地是保密的,还有许多令宁波咸齑自叹不如的地方。譬如这菜,一口进嘴,脆嫩,少筋多肉,不像宁波咸齑口口有渣,且这菜还有酸菜心、榨菜的味道,鲜美无比,确实不一般。

春节的七宝,人潮更猛,只可寸步移行。陈一过塘桥直奔目标,竟没找到,一爿爿搜过去,南大街转了两圈,还是不见影踪。塘桥饭店的菜水,恒霖茶楼的评弹,宁波客人吃得高兴,听得满意,只是不见贵妃菜,心中空空,我这陪客也不免怏怏,电话求问于“老街通”朱巨林,也不知其详。难道是店主回家过年了?但店面都红火地开着,他们节后还回得来吗?要是另开店面,我哪里再找得到他们呢?猜想之际,陈兴奋地奔上恒霖茶楼,急吼吼地嚷我找到他们了!节前贵妃菜卖完,过几天就会有,我预定了,等候电话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