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方志编纂之我见二则(杰锋) 2009/06/22

杰锋

 

经过五千年漫长的孕育、成长、发展而形成的中国饮食文化,除了著名的八大菜系外,还有不计其数的各具地方特色的小吃和美食。所有的菜肴和名特小吃,均讲究的是色、形、香、味的完美统一,品赏这些佳肴美食确是中国民众的一大享受和口福,也逐渐成了世界上其他民族追捧和仿效追逐的目标。身为中华民族的子孙,当为之自豪并感恩上天和祖先对我们的眷顾与恩赐。

仔细想来,除了广东人那句“凡是背脊朝天的动物都可以吃”的名言使粤菜的食源材料品种更丰富外(这里涉及的环境和动物保护及食品卫生问题不属本文讨论范围),尽管菜系不同,其食材原料虽有一些各具地方特点的少数几个品种,但几乎都离不开鸡鸭鱼肉虾蟹蛋之类的荤菜和一些菌菇及各式时令蔬菜,只是经过不同厨师们的切配调制,再经高明的大厨师们用不同的氽炸煎炒、炖煨煮熬等工艺方法精心烹调,然后分别装入造型不同风格别致的罐(瓦罐)、锅(火锅、砂锅)、煲、盆、盘、碟、碗菜器皿作为载体,才有了呈现在所有食客面前的五花八门一道道各具特色特点、既赏心悦目又风味口感不同的美食佳肴。大同小异的原材料可以分别成为一地或一家餐馆饭店的特色菜、招牌菜。

笔者偶发奇想,这编纂地方志书(包括行业专业志)的过程不也象烹调一桌桌不同风格各具特色的丰富佳肴一样吗?一部部志书也不就是一席席视觉盛宴大餐吗?类比虽然不一定十分贴切,但其中的道理和意义却很有点相通的。高明的编纂人员正是在不断地寻求表现形式(志书的门类)与内容(由资料形成的文字)之间的最佳结合点。收集和整理资料似乎等同于厨师们的采购原材料和切配调制过程;形成志稿过程又仿佛高明厨师的精心烹调;而地方志书横分门类的严格体例要求下篇章节目的设置又几乎类似于盛放志书不同内容的器皿载体;且随着时代的进步,篇章节目的结构形式犹如盛放佳肴美味载体的器皿也在不断与时具进地改进创新;志书的彩照、凡例、大事记、总述、正文各篇章节目、附录、后记等各有机组成部分又可类比为宴席中的冷盘、热炒、点心、汤菜等。至于热炒菜肴的上桌先后顺序则与志书正文篇章节目编排顺序相类似,必定遵循一定的规律,如粤菜会先上汤羹之类,而江浙一带则往往先上炒虾仁(据说“虾仁”的地方读法与“欢迎”相谐音)等等,志书则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分类。

所以说,志书的编纂工作者们完全可以从高明的烹调大师那里受到启示,悟出些什么,编纂出一部部区别于其他志书各具自己特色特点特长的高质量上乘之作来,用在几乎大同小异的资料内容中寻找出来的具有自己独特性的资料,经过浓墨重彩地加工,成为自己的特色菜、招牌菜。

以上见解如有不妥,纯属戏说,仅博方志界编纂同仁们一笑而已!

有一则佛教故事,说一条大蛇在洞中经几百年的修炼之后,自己觉得可以得道变龙升天了,于是爬出洞来准备飞升,可是刚一出洞,碰见一位小孩说,这条大蛇怎么爬在这里,这蛇一听感到自己还是蛇,只得沮丧地退回洞里去重修炼,这一回去又得花上几十年上百年。如果在它刚出洞时碰到的是一位处世经验丰富阅历老到又有善待他人之心的人,说这条龙怎么还不飞而爬在这里做什么,那么这条蛇就会真地蜕变成龙而一振高飞上天。此故事,佛教的意思是,那小孩虽然说的可能是真话,但没有帮助那蛇完成最后的突变,虽不能说伤阴骘,却也不能积阴德;而那位对蛇说是龙的人则是积下了很大的功德的。

由此引伸到我们方志编纂的评审工作,笔者认为,凡身负评议、评审责任的专家学者都可以从此故事中悟出些道理并以实际作为为自己积些功德,也帮助所评审的志稿由蛇变龙得以成功顺利出版。在笔者投身地方志编纂的实践中,确曾见过一些个信口开河看人挑担不吃力的评论者,对所评审的志稿横加指责或轻易否定,以显得自己如何比别人高明,却又不提具体修改方案,使原作者不知所措。须知以你专家学者身份说出的评审意见的份量是很重的,别人是听还是不听呢?所以身负评议评审责任者,首先应设身处地为编纂作者着想,再提些中肯具体的修改意见和建议,不能简单地予以批评指责,尤其不能笼统地只讲失误不合规范之处而不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否则,既无成人之美的君子之风,也可能有落入文人相轻的窠臼之嫌。

依笔者之见,首先应当充分相信原作者或编纂者是已经花了很大的心血和精力才送出他自认为可以成龙的稿件的,然后按照政治上有否失误、是否符合志书体例规范以及遣字造句的行文叙事史实等三大标准给予实事求是的诚恳评审,分别提出具体的修改方案或改进建议,使其不足之处一一得以修订。必要时甚至应当象中国语言文字学老前辈叶圣陶先生帮着修改新华社通讯《南京路上好八连》一稿那样,给予满腔热情认真仔细逐字逐句的修改。

约二十年前,在《上海内河航运史》的评审会期间,当时上海内河航务管理处一位年轻编辑听了笔者的评审意见后,就曾诚恳地对笔者说过,以前他年轻不懂事,见了别人(基层送来的)稿件后就随口批评指责,这也不对,那也有错,搞得原作者摸不着方向,也不知怎么具体改进,现在自己的稿件拿出来给别人评审,才知道压力的沉重,感到他自己以前的不妥。在《上海远洋运输志》评审前,编纂者也曾有如果通不过评审怎么办的担心,笔者就用蛇化龙的故事劝慰他们,要他们首先自己要树立信心,要相信绝大多数参与评审的专家学者都会有与人为善之心,所得评审意见一定是具有针对性的,所贡献的修改建议也一定会具有可操作性的。事后,笔者也曾花了一定的心血精力帮着该志修改,使该志得以成龙——顺利通过评审甚至付印出版。

当别人有困难提出求助时,绝不能冷漠地推诿,更不能提供含糊不清的答案或方法,甚至提出错误的方法误导别人,当然不排除被求助者自己也不知情的情况,那样也应当实事求是地向求助者据实以告。

以上故事还可以引伸到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方方面面。如无不妥,愿与广大修志同行共勉之。

(作者单位:交通部上海海上救助打捞局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