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地方综合年鉴如何为地方志编纂积累资料(王卫红) 2009/06/22

王卫红

 

众所周知,第一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的编纂和年鉴的编纂都起步于改革开放之后,即上世纪80年代初。但在不同的地区,新方志的编纂与年鉴、特别是地方综合年鉴的编纂是有一段时间差的。如上海地区第一轮修志工作大多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而年鉴特别是地方综合年鉴起步较晚,大致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时候大多数区县已完成了第一轮修志工作,所以地方综合年鉴在第一轮方志编纂中的资料或者说服务作用还是不明显的。

各级方志机构在完成第一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编纂以后,就开始以编纂年鉴为主要任务,以期为编纂续志积累资料。所以,在第二轮各类志书的编纂过程中,年鉴资料性工具书的效应开始显现,但还不是最突出的。这轮修志中,综合年鉴资料的最大贡献可能在大事记、照片这两个方面(即使这部分也仅是部分而不是全部。因为这时期地方综合年鉴自身编纂条件受到各地经济条件、领导观念意识等的限制,不能依年连续出版,有的只能几年一“鉴”或根据地方党委、政府换届时限定为一届一“鉴”等),其他如综述、条目内容等仅是微乎其微的,地方志书中的大部分资料内容还依赖于各行业单位提供,其他由于方志与年鉴篇目框架的差异、体例与文风的差异、资料收录时段的差异等,地方综合年鉴并不能大部被志书所利用。那种年鉴和志书的资料可以互用、以历年年鉴资料的叠加或整合结集为志书的观念是片面的、不可取的。但年鉴资料作为地情资料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新一轮志书或续志编纂中应该而且能够发挥积极作用,年鉴资料是可以为志书的编纂提供准确的数据、事物发展的脉络等这个观点还是大多数业内人士认可的,所以说为今后志书的记载内容的全面性、真实性、客观性计,如何从微观入手,做好今天这个命题的研究、探索,笔者以为其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

2006年5月18日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对地方志书和地方综合年鉴作了权威性的、法定性的定义,即: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综合年鉴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应该说,同为地情文献资料载体的地方志书和地方综合年鉴,在社会功能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有“存史、资政、教化”等功能;但在篇目框架的设计、体例与文风上有着各自的个性差异,所以其在资料的选择和采信、编排和撰写方面存在明显的区别。那么,我们如何在地方综合年鉴的编纂过程中,多采撷各种信息,以更好地为今后编纂地方志书所用呢?笔者认为,我们应从地方综合年鉴的选题入手,尽可能丰富其形式,从而丰富地方志书资料来源的类别,做到为新方志编纂积累更多、更好的资料。围绕这个话题,笔者谈一点个人浅显的、不成熟的看法:

地方志书编纂过程中涉及或需掌握的资料种类很多,从其时限、性质等方面看,有:现实资料、历史资料,正面资料、反面资料,具体资料、概括性资料,间接资料、直接资料等。其来源形态一般有文字资料,包括有关一地之自然与社会、历史与现状的各种图书、档案、报刊、信札文件等;有实物资料,第一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编修中涉及最多,包括历史遗迹、遗物、墓葬、铭文等,新一轮中有关实物即可用照片展示;有口传资料,包括民歌、民谣、回忆录、民间传说、历史调查、历史人物的报告等。不可否认,地方综合年鉴选题的内容所具有的综合性与地方志书是一致的,它们都是系统记述一地之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情况,所不同的是地方综合年鉴是年度性的,而地方志是是阶段性的(20年左右),这一特性决定了两者资料中必定有相容的部分,且地方综合年鉴又融多种文体于一体,同时采用多种文体形式,主要有大事记、条目、特载、名录、照片、图表等,另有专记(文)、荣誉榜、统计资料、重要文件选登或目录等,应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发展及第一、第二轮修志中历史资料的延续的、完整的记载,新一轮地方志书所需的资料种类的大多数地方综合年鉴都包容了。换言之,从现时期起,地方综合年鉴中的每一种形式中都有地方志书所需的资料,或者说可为地方志书的资料来源提供线索。特别是在新一轮修志中,笔者以为地方综合年鉴中的大事记、照片及有关图表、名录等,将成为地方志书的主要、直接来源;而地方综合年鉴中的其他文体形式,可为新一轮的地方志书提供人文、事件发展脉络的重要线索。所以,我们在今后的地方综合年鉴的编纂过程中,应尽可能多地采集信息,并可根据信息类别以不同的文体形式加以收录,从而做到使地方综合年鉴能包容新方志所需的不同种类的资料。

因为地方志书与地方综合年鉴所记载资料阶段性与年度性的差异,笔者以为,地方综合年鉴综合性资料及条目资料收录时应特别注意:

一是地方综合年鉴要注意这方面资料收录的延续性

地方综合年鉴为地方志书服务、为地方志书积累资料,应注意其自身资料年度性与志书资料阶段性的差异、特性。应注意到,同样是对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段内一地之地情和整个社会活动的记载,因其上述的差异,前者在偏重纵向分析、研究资料的基础上记载内容,后者则注重在某一平面上丰富资料并记载内容,这样,为了给新的地方志书提供一个纵向分析资料基础,地方综合年鉴在每个平面(即每年度)收集资料特别是综合性条目、资料性条目时,不能片面追求资料的“大”、“特”、“新”等而忽视了资料内容的连贯性、延续性,而因做“有心人”,在采撷、收录、编辑资料、条目时应为之后方志编纂多“留个心眼”,保持有些微观资料的连贯性、延续性,有些条目内容甚至可以是“旧瓶装新酒”,只更新一些年度数据变化等,从而让地方志书在采用这些资料时能找寻出其发展脉络及其规律。

二是地方志书在采用地方综合年鉴资料时要注意筛选及文风切换

地方志书所需资料或者说在运用资料时,讲究因果彰明、脉络清晰、规律可见。而地方综合年鉴收集信息时讲究信息的“全、大、特、新、广”等,毋庸置疑,这样收集的信息中免不了有水分,且其记载信息的方式、文风都是不同的,这就要求地方志书在采用这些信息时必须作考订、鉴别,在筛选出志书所需的资料后,按照志书的体例、文风运用、记载这些资料。

总之,地方志书资料讲究横不缺项、纵不断线,主要的门类、主要的历史线索、起始发端、中间的重要转折、现状都应大致不缺,以保证资料的完整性。其着重反映的是某个完整的事物,并具有时代特征、地方特色。而地方综合年鉴资料在注意时代特征、地方特色的同时,讲究年度特色,以年度内的大事、新事、特事和重要事为记述的主要内容,对记述资料的要求是突出事物的特点、年度特色。这样地方综合年鉴资料可以为地方志书提供一个事物的年度信息和追寻这个事物的线索,而非该事物的全貌,但对一地之生产行业等具有连贯性、延续性的事物的发展,是可以在地方综合年鉴资料收录、记载时注意并可由“点”到“面”获取一个事物的起始发端等线索、脉络的。

时代在向前迈进。笔者以为,随着一、二轮修志的结束,根据《地方志工作条例》对地方志书与地方综合年鉴的定义(《条例》中已包括了对地方综合年鉴的要求),地方综合年鉴资料有意识为今后地方志书的编纂积累资料是责无旁贷的,地方综合年鉴资料也将成为地方志书资料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地方综合年鉴为地方志书积累资料、为地方志书服务的作用将显现得更加突出。

(作者单位:上海市青浦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