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县(市)志可单设"乡镇·集镇"板块(姚金祥) 2009/06/22

姚金祥

 

2007年11月,由方志出版社出版的《奉贤县续志》全志总述、大事记、专记、附录之外,设七大板块、45个卷。其中第七板块为“乡镇·集镇”板块,设2个卷,即“卷四十四乡镇(场)”和“卷四十五集镇”。《奉贤县续志》为乡镇、集镇设立专门记述板块的做法,是个与众不同之举、富有创意之举,笔者甚表赞同。

乡镇置于建置——不妥

建置区划意义上的乡镇,古已有之。比如清康熙《嘉定县志》记载,嘉定县在宋嘉定十年建县时,有春申乡(康熙时名守信乡)、安亭乡(康熙时名服礼乡)、临江乡(康熙时名依仁乡)、平乐乡(康熙时名循义乡)和醋塘乡(康熙时名乐智乡)5个乡。但清康熙《嘉定县志》中对这5个乡并没有一一作介绍。清光绪《重修奉贤县志》将建置区划乡保区图置于卷一疆域志中,主要介绍了乡保区图的名称,对白沙乡、云间乡及其4个保的具体情况也未记载。民国《川沙县志》正文中记载,民国之初川沙县有1市5乡,即川沙市、长人乡、高昌乡、八团乡、九团乡和横沙乡。其“赘录”中记载,后来这些市、乡统一改为区的建制。民国《川沙县志》对这些市、乡的记载,除卷首有分乡地图之外,只列了一张《行政区划表》,简单介绍了名称、辖保甲、领图和界境。可见,旧方志中尽管都有关于乡镇的记述,但都局限于行政区划的范围之内,有关这些乡镇的其他各个方面的资料,是没有的。这就是说,旧方志记乡镇,是把它们作行政区划来记的,而不是作为一个个乡镇实体来介绍的。

首轮地方志编修之时,由于中国地方史志协会(后改名中国地方志协会)《关于新县志编修方案的建议》所附《基本篇目》中列有《县城乡镇》卷,故县(市)志对县下属之乡镇都有记载,位置大多列在建置卷(篇)之中。除介绍县的建置沿革和行政区划之外,都单设有《乡镇》专章,详细记述了县下属的各个乡镇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等各个方面的情况。上述嘉定、奉贤和川沙三县的三部首轮新县志,也均如是处理。如1992年版《嘉定县志》在“卷一建置区划”中,所设《建置沿革》、《行政区划》专章之外,又设有《县属镇概况》、《行政乡概论》两章,概要记述了县属之镇和各个乡的地情。1987年版《奉贤县志》卷二《建置志》中,《建置沿革》、《行政区划》两章之外,还设有《乡镇》和《市属农场》两章,概要论述了20个乡镇和3个市属农场的情况。1990年版《川沙县志》的《建置》篇中设《行政区划》章之外,另设《乡镇》专章,记述了4镇、27乡的情况。新方志与旧方志不同之处是:除《行政区划》中从区划意义上记乡、镇之外,都在《乡镇》专章、专节中把乡、镇作为一个个实体,从各个方面概括完整地予以记载。新县(市)志的优点是使一个个行政建制的乡和镇,不仅有其名,而且有其实,留下了宝贵的资料。这样可以看出,首轮新方志在此问题的处理上,比旧方志大大前进了一步。

第二轮新方志编修中,有的县(市)的续志仍取此法,即把对乡、镇的介绍归于《建置(制)区划》之中。但也有些县(市)志借鉴年鉴单独记述乡镇的办法,将乡镇从建置(制)中分离出来,单立一卷,可谓别开生面。《奉贤县续志》就是如此处理的。笔者认为,这样处理比首轮新志更加得体。理由有三:其一,“乡镇”纳于建置之中,其所在卷的排序,往往不是全志首卷就是第二卷,结果会出现县的地情尚未全面展示,各个乡镇的情况却已逐一作了较详细的记述,颇有本末倒置、“子大于父”的感觉。这显然是不妥当的。其二,《建置》中已有《区划》专节,介绍了断限内的行政区划变化。《区划》之外,再设《乡镇》,等于重复。其三,将全面介绍一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情况的《乡镇》置于《建置(制)》,显得头大帽子小,冠之“建置(制)”,名不副实,因为所记早已超出标题限定的范围,并不妥贴。

集镇置于“乡镇”——不够

集镇是行政区划意义乡镇的一部分,集镇也古已有之。旧方志是如何记集镇的?仍以上述三志为例。清康熙《嘉定县志》卷之一的《疆城》部分,与《里至》、《乡都》等并列,设有《市镇》分目,记载了练祁市、钱门塘市、南翔镇等32个镇市。清光绪《重修奉贤县志》卷一《疆城志》中,与《区图》(可理解为是“行政区划”)平列,设有《市镇》分目,按“保”的次序,一一记载了阮巷、曹家市、胡家桥等58个大小市镇。民国《川沙县志》卷二《舆地志》中有《市镇》分目,列有《各乡区镇集表》,载录28个镇集(集镇)的镇名、所在乡名、坐落和备注等内容。从中可以看出,旧方志对行政区划的乡镇实体不予详述,但对集镇是比较重视的,都设有与《建置区划》相平列的《市镇》或《镇集》分目,可见旧方志记市镇,并没有把它们纳入于区划意义上的乡镇之中。

首轮新方志记述集镇时,却没有将它们放在与建置区划同等重要的地位,只是将集镇放在各个建置乡镇中稍带作些记述而已。就是已经出版的有些第二轮新方志,也仍如此。这样记载是很不够的,也并不科学。因为乡镇是个行政区划概念,而集镇不是行政区划概念,集镇与乡镇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

新方志记乡镇,是个进步,可以把各个历史时段的区划实体较完整地保存下史料,应予肯定和保持这一新做法。但新方志在重视乡镇的同时却不太重视记述自然地、历史地形成的集镇,不能不说是个遗憾。我们感谢旧方志有专门类目或分目记述市镇、集镇,它们尽管记得还太简单,但得以使今人对古代的集镇情况有所了解。新县(市)志在这个方面却有点退步,有的干脆不记集镇,有的就是记也往往从属于乡镇,三言两语带过。与记乡镇的周到、翔实相比,对集镇的记述实在过于马虎了事,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乡镇与集镇之间,虽然有关联,有些事情记载时甚至会有交叉、重复,有的不带农村的建制镇(如县城城厢镇)实际上也就是集镇,但就整体来说,它们是不相同的。建置(制)的乡镇,除了区域内的集镇,还包括广大的乡村;集镇则是乡镇的核心区域,已经实现城镇化的区域。区划含义上的乡镇,是个极不固定的区域范围,经常要变。近几十年来,县下的区划,一会儿大乡,一会儿小乡,一会儿大公社,一会儿小公社,一会儿一个县有二三十个乡,一会儿一个县只有七八个镇。乡镇的这种不稳定性,决定了地方志对其所作的记载只能是历史的,有许多事情、许多数据今后是无法进行前后对比的,因为它的疆界并不相同,难以进行“同比”。而集镇则不同,它们比较稳定,如果不出现战争等特殊原因,集镇的扩大和缩小是可以进行对比的,坐落也不会突变,所以多记述下关于集镇的各种资料,对于资政、教化、存史来说,都是有益无害的。

设立“乡镇·集镇”板块——不谬

面对上述提出的两个方面的难题,《奉贤县续志》大胆将乡镇从建置区划中分离,单独设成一个卷。同时又保存了前志所设的《集镇》专卷,并且把《乡镇》和《集镇》两卷合成一个新的“乡镇·集镇”板块,取得了与环境、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部类的平等地位。笔者以为,思路有新意,一点不谬。说其“不谬”,自有依据。

其一,较好地处理了新旧地方志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对于旧地方志的历史传统,在去其糟粕的同时,取其精华,予以恢复和保留,应予肯定。由于前文对此已作说明,这儿不再赘述。

其二,重视了记述的稳定性。乡镇和集镇,1987年版《奉贤县志》所记份量都不轻。《奉贤县续志》用两个卷的篇幅予以记载,不仅维系了与前志间的稳定性,而且由于将两卷组合成了一个新的板块,在原来的基础上又与时俱进,写得更加突出。

其三,客观地反映了乡镇在县(市)中的重要地位。1985年,奉贤的20个行政建制乡、镇,增加值(时称国民生产总值)为654亿元,占全县增加值820亿元的7976%。2001年,22个建制镇增加值为6261亿元,占全县增加值的6468%。粗看看,占的比重是下降了,原因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县属的工业园区和大集团公司等的增加值急速增加。但就绝对值来说,比重仍占全县的近三分之二,仍居举足轻重的地位。乡镇在现实经济社会中的作用既然如此重要,将它放在显著位置进行记述,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同时,经对所记“乡镇”分析,我们还可以得到更多的启迪。如22个乡镇的工业总产值所占比重更大,达到全县工业总产值的8316%。第三产业虽尚占3286%,但增长速度却是最快的。而且,经过统计分析,发现从1985年至2001年的17年间,奉贤历史上原本一直存在的西乡优于东乡的地域经济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即东乡7个镇的经济增幅明显高于西乡7个镇的经济增幅,全县的经济发展呈现喜人的均衡趋势。

其四,符合农村城市化的要求。当代中国社会发展转型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受到人们普遍关注的城市化进程。城市化进程包括三个主要方面:一是社会人口由农村流向和迁往城市,农业人口变为非农人口,城市人口比率日益提高,其实质是农民市民化的过程。二是城市发展状况的变化,这既有城市规模的外延大幅扩张,更有城市发展质量的改进提升,实质是发展格局创新和资源重组的过程。三是城市发展规模在非农地区的普及、扩散,农村的农业生产和生活逐渐吸收和借鉴城市地区的模式。1998年,中共中央把小城镇问题作为一个大的发展战略问题提了出来,城镇化建设已经成为当前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的一项重要内容。因为在一个发达的区域内,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集镇以至大的村宅,是一个互相依存的城市体系。没有小城镇的充分发展,也不会有区域的协调发展。城市化,在中国被称作“城镇化”,那是因为中国的城市化没有采取重点发展大城市的做法,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所要求的,是走出一条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相结合的协调发展的城镇化道路。县志在设《乡镇》专卷的同时,再设《集镇》专卷,能够客观真实地反映出一地城镇化的发展水平。从《奉贤县续志》所记《集镇》卷与1987年版《奉贤县志》所记《集镇志》的比较中可以看到,1985年时奉贤县城南桥及各乡乡政府所在地集镇的总面积为989平方公里,占全县土地总面积的147%,人口83168人,占全县户籍总人口的1621%;2001年,集镇的总面积已经扩至2826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413%,集镇户籍总人口182265人,占全县户籍人口的3609%,另外还有外地户籍的常住人口536万人。由此可见,奉贤的城市(城镇)化水平,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通过研究《集镇》卷所记,我们还可发现,县城南桥和交通便捷的城镇发展尤为迅速。如集镇的面积,全县增加约2倍,而奉新、柘林等镇增加了三四倍,有的甚至5倍都不止。这样保存下来的资料,对于一地的主政领导来说,无疑是十分有价值的东西。

乡镇与集镇,有联系但也有区别,所以在具体记述中要注意科学和和谐。首先是要注意科学性,为历史留下必须记载的要素资料。《奉贤县续志》所记的乡镇,一般包括位置、四至、面积、人口、劳力、民族、辖属、经济(含农业、工业、商贸、交通等)、教育、卫生、文化、人民生活、特色等,每个乡镇2000字左右的篇幅。《奉贤县续志》所记的集镇,一般包括得名、位置、面积、镇区人口(含户籍人口、居住人口、流动人口等)、成镇简史、镇区工业、商贸、市政设施、房地产、绿化、特色等,每个集镇1500字左右的篇幅。随着社会的进步,今后修志时还可增加新的应记的要素。其次是相互间适当分工,不重复,不矛盾。有些事情,虽然两者都记,但由于内涵不同,相互可以相安无事。有些事情,内涵是相同或基本相同,如果两者都记,就有可能重迭,甚至撞车,比如医院、商品房等等。写作时就要加以规定,哪些放在“乡镇”中写,哪些放到“集镇”中写,实在都要写到,也得取不同的角度。《奉贤县续志》开始时重复和矛盾情况都发生过,经过统筹平衡,这种情况就很少见到了。再次,写好这两个专卷的概述或无题小序。乡镇和集镇各自设专卷后,应该说是有东西可以概而述之的。比如笔者上文中所用乡镇、集镇在全县的一些宏观数据和比重,就引自《奉贤县续志》的无题小序部分。而如果志书设了专卷而不加以“概而述之”,有些带规律性的概念必须通过研究分析才能明白,否则就很难形成,其作用也就打了折扣。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