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上海滩上几个与司法、监狱有关的地名(徐家俊) 2009/11/13

徐家俊

 

地名是城市的名片,地名是地情研究的切点,也是刻录和回放人类记忆的碟片,它对交通、邮电、治安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具有独特作用,并保持其相对的稳定性。上海的地名(包括马路、街巷、区域)异彩纷呈,别具特色,基本上以各地的地名命名为多数,此外,还有以人名、姓氏、历史上的某些职业、河流、码头、花卉、树木、庙宇、祠堂等命名;有着较大的人文和历史因素,内涵十分丰富。上海历史上及目前曾有几个与司法、监狱等工作相关的地名,说起来倒有不少趣闻掌故。

九亩地位于今黄浦区境内的上海旧城厢的西北部。明代上海望族顾氏在此建造有名的露香园,明末露香园荒芜。清嘉庆年间,在原园内的青莲庵左前辟为小演武场,占地约九亩,老百姓就把这一带称为“九亩地”。(清末,习称“九亩地”的范围扩大到东至青莲街,南逾万竹街,西达旧仓街,北临高墩街,据实地丈量为65.98亩)。自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以来,上海县衙在此先后建了“积谷仓”、“硝磺局”、“火药局”。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八月,上海道在“九亩地”建“改过局”,设有牢房18间,关押犯人,该处地势低洼,潮湿异常。由于管理不善,犯人经常脱逃,据资料记载,1895年的3月和9月就有多批犯人脱逃,次年又有15人脱逃,1897年,29人分两批出逃。由于改过局老是逃跑犯人,管理措施不当,社会舆论强烈,《申报》等媒体也有披露。因此该机构后来被撤销,原址改为杀人的刑场。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当时上海最大的戏院“丹桂茶园”迁至九亩地,演出京剧、昆曲,以后还建造新舞台。辛亥革命以后,随着司法的改良,民国2年(1913年)3月,在九亩地的刑场的遗址上设立“罪犯习艺所”,关押犯人,组织部分人员参与生产作业。同年6月,习艺所撤销,该处土地出让,被兴市公司(相当于目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买入,经过整修,在该处建起大片新式和旧式里弄,如开明里、仁安里、又安里等,形成住宅居民区。“九亩地”一带由于处于老城厢,临近法租界,社会成员复杂,赌台、烟馆林立,成为藏垢纳污之地,解放以后面貌改观,焕然一新。

提篮桥位于今虹口。其含义有两,一为地名。其区域一般指,东起杨树浦路和惠民路,南接黄浦江,西至东大名路,东北临霍山路,西北通海门路;二为提篮桥监狱。其得名也说来话长。原来上海成陆年代漫长,古代的上海处于水网纵横、河流众多的地域,水道名称分别称为江、河、泾、浜、沟、港等,其中也有叫“浦”的,如杨树浦、上海浦、下海浦等。“下海浦”是当年吴淞江(苏州河)下游的18条支流之一条,最早见于北宋熙宁年间。其流经的位置大致是原大名电影院南、沿海门路、昆明路一线,折向西北入虹口港。在下海浦的边上有一座小庙,据史料记载该庙建于清乾隆年间,原称义王庙,后称夏海庙和下海庙。原是当地渔民供奉海神的庙宇,渔民出海前常常到夏海庙祈求菩萨保佑出海平安。渔民及其香客为了进香方便,就在下海浦上造起了一座木桥。进香者提着竹篮,带着香烛和贡品过桥烧香拜佛,所以,这顶木桥就得名“提篮桥”。1843年上海开埠以后,英国人首先在上海建立租界,后来美国人又在苏州河的北面建立美租界,1863年“英租界”和“美租界”合并,成立“公共租界”。后来,租界当局又以各种方式蚕食土地,扩展范围。原先的“下海浦”被填平筑路,下海浦的一部分成为“茂海路”(今海门路)的一部分。横跨下海浦的名为“提篮桥”的小木桥便荡然无存。但是提篮桥的名称却保存了下来。随着历史的变迁,这一带成为上海一个商业中心。1901年起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在提篮桥附近的华德路(今长阳路)建起一座监狱,1903年5月启用,以后又进行扩建,由于监狱建筑精良,规模宏大,在国内外有很大的影响,长期以来,在上海的市民百姓中,把“提篮桥”就等同于“监狱”,如“关进提篮桥”、“提篮桥放出来的”。所以,“提篮桥”一词,就衍化成两个含义:一是地名;二是监狱。

爱尔考克路这条马路建于20世纪20年代(“爱尔考克”是英国驻上海第二任总领事姓名之译音;有的版本中文译为“阿利国”),爱尔考克路原来北起岳州路,南至华德路(长阳路),后来这条马路却南至昆明路,为什么这条马路短了一截呢?原来它与提篮桥监狱的扩建有关。初建时的提篮桥监狱主要有2幢4层高的监楼,占地面积10亩左右,大门开在今长阳路111号处。由于犯人关押量激增,从1906年起,监狱又先后向东面和北面扩建,但是到1928年前后,监狱扩建遇到麻烦,原来监狱的四周都是马路,南临华德路(今长阳路),北枕昆明路,西靠舟山路,东系爱尔考克路,监狱要发展扩建,必然要冲破马路的束缚。有关部门经过调查,监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西面的爱尔考克路相对难度较小,民居极少,仅有几家小店,监狱经过上级部门——工部局警务处的批准,首先对爱尔考克路上的几家小店进行一定的经济补贴,让他们易地搬迁后,就非常顺利地把爱尔考克路的华德路到昆明路的一段马路圈在监狱里面,在这段马路上又盖起了大楼,又陆续向东面扩展,先后盖起了大工场、5号监、6号监、7号监、8号监、9号监、医院、办公楼等,1934年又开设了监狱的新大门,即目前使用的147号大门。提篮桥监狱的占地面积扩大到60.4亩。1943年起北起岳州路,南至昆明路的“爱尔考克路”更名为“安国路”。如果谁有兴趣查阅一下20世纪20年代出版的地图,还能找到当年的“踪迹”。

厅西路今在黄浦区斜土东路、徽宁路一带有一条南北向的“厅西路”,马路不长,知名度并不高,这条马路原先叫“地方厅西路”,后来大家嫌其名字太长,而缩为“厅西路”。所谓“地方厅”,原来是上海早期司法审判机关“地方审判厅”的简称。在长期的封建社会里,县衙门是县级地方行政机关与审判机关的混合体。1911年10月辛亥革命以后,上海光复成立沪军都督府,并仿西方政治体制成立司法署。1913年,司法署机构一分为二,分别改组为“上海地方审判厅”和“上海地方检察厅”,前者相当于法院,后者相当于检察院。审判厅和检察厅因地方狭小,影响公务的开展,不久,上海当时最大的慈善团体——同仁辅元堂把今南车站路附近的20亩土地捐给地方审判厅,作为兴建办公场所之地。1916年动工,次年落成,并附设监狱。地方厅前面(南门)的马路叫“地方厅路”,地方厅西墙外边的一条路叫“地方厅西路”。这条路为南北向,南起斜土东路,北到徽宁路,沿路为居民区。1922年,沪闵(行)公路建成通车,汽车站就设在今斜土东路上,斜土东路与地方厅路平行,又十分靠近。后来地方厅的审判业务量扩大,原先的20亩的范围太小,就把门前的地方厅路划入地方厅范围内,地方厅路就在上海城区内消失了。地方厅的大门就改在东面,就是今天的南车站路上。地方厅在上海的历史上也几经风云,该处从1927年起改称上海地方法院,看守所改称上海地方法院看守所,抗战时期被“军统”占用,1947年11月起,称为“上海地方法院第二看守所”,上海解放前夕的5月18日,国民党特务残忍地把多名革命志士活埋在院内的操场内,其中就有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黄炎培的次子、共产党员黄竞武。1949年5月被上海市军管会接管,称为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又名南市看守所,1952年7月~1958年2月期间,属市公安局劳改处领导。目前,看守所已搬迁到浦东北蔡,该处的部分房舍已成为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的所在地。尽管星转月移,但是富有历史意义的“厅西路”仍然存在,通过这条默默无闻的小路,给我们带来许多历史的记忆。

弼教路原位于今徐汇区漕河泾镇上。原先这区没有马路,是一片农田。1917年5月,江苏司法部门,在漕河泾镇上建造一所监狱,占地88亩,座北朝南,均为平房,1919年7月启用。监狱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部为行政办公区域,后部为男监区,以扇面形分布,呈五翼,监狱的西南角设女监,为一独幢小院,呈三翼。1924年监狱又进行扩建,男监区增加东南和西南二翼。1926年又增建可容500名狱人的教诲堂。30年代又经扩建,占地面积达120亩,系民国时期规模比较大的监狱。1937年抗战爆发,江苏第二监狱奉命撤销,不久监舍毁于炮火,成为一片废墟。抗战胜利后被旧提篮桥监狱接收,辟为农场。1949年6月,法院接收处派出干部接收原江苏第二监狱遗址,1951年8月移交民政局,1958年4月复归劳改处,成为少管所的新址。以后,又有一段曲折变化。

1917年前,原江苏第二监狱建造之前,漕河泾镇那块土地系一片农田,原本没有马路。由于监狱建造后,才开辟了马路。这条马路南起漕河泾桥堍,沿今钦州路向北,至今康健路折向西,至江苏第二监狱大门,全长约500米。那条马路称为“弼教路”,“弼教”意思为“辅佐教化”,《书经》中说:“明于五刑,以弼五教”。《唐文粹》也称,“天辅皋繇,明刑弼教”。其含义十分清楚,其路名是针对监狱犯人的教育感化而命名。随作市政建设的发展,如今漕河泾镇已划入徐汇区的范围,“弼教路”已成为一个历史地名,在上海有关的地名志中,才能找到它的踪迹,当年的“弼教路”的部分路段,现在已融为康健路和钦州路的部分路段。

 

(作者单位:上海市监狱局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