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我和《宝山年鉴》的情缘(吴敏) 2009/11/13

吴敏

 

岁月悠悠,转眼间《宝山年鉴》已经走过20年历程,我与《宝山年鉴》结识也20年了。20年来,我从普通读者到撰稿员、编辑、副主编,和《宝山年鉴》一起成长,一起感受着宝山的变化和发展。回想起与《宝山年鉴》20年的情缘,韵味绵长。

一、当读者,年鉴犹如我的老师

——当读者的时候,我从《宝山年鉴》中获取信息,可是并不知道年鉴是如何编成,就好比学生对老师,有点敬畏,却不了解老师。

1989年,我从区供销社借调到区政府办公室工作。当时,对区情是“两眼一抹黑”,每到写材料时就为手头没有一本区情资料而苦恼。1990年,我拿到了第一本《宝山年鉴》,如获至宝。以后每当新的《宝山年鉴》出版,我就在第一时间去要来,浏览一遍以后,小心收好。如有人要借,我总是忘不了要去索回。再写稿子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通过年鉴查资料。待我调离区政府办公室的时候,在我不大的文件柜里整齐地排列着11本年鉴。

虽然年鉴在用,可是我并不清楚年鉴是怎么成书的。有一次,我翻阅《宝山年鉴》,觉得“区政府”部分写得不全面,发出了“方志办是怎么搞的?”疑问。后来与方志办联系,副主编陆柏盛老师当即表示,“我们过来商量一次如何改进”,态度很诚恳。过了几天,方志办同志如约上门来商量。经过讨论我们形成了共识,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年鉴的基本原理——稿件质量高低主要取决于供稿单位。知道了这个情况,我非常汗颜,我说区政府那一块没写好,责任恰恰在于我们,而我们却全然不知!顺理成章,任务落到了我们综合科,由我这个科长具体负责。这一年的稿子受到了陆柏盛老师的肯定,这其实加重了我的自责。就这样,我从年鉴读者变为了撰稿员。

二、当撰稿员,年鉴恰似我的朋友

——当了撰稿员,我时常会想起自己的撰稿任务,工作一忙起来又总是对自己说“过几天再说吧”,就像朋友之间,若即若离,但始终惦念着。

我的年鉴稿件总是交得很晚。我总觉得工作要分轻重缓急,年鉴稿件早一天晚一天关系不大。由于抱着“明日复明日”的想法,我总是拖编辑陈雷的后腿。陈雷既宽容又执着,隔三差五,他就会给我打一个电话,而每次来催稿时总是非常客气,“知道你很忙,又来打扰你了……”,终于,我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将此事列入计划,很快也就完成了。到了方志办以后,我才知道,年鉴编辑部的同志都是以这样的态度在工作,这是他们的职业操守。当了编辑以后,我向大家学习,多理解,不指责;多沟通,不气馁。

可能是因为我这个撰稿员太不称职,上苍有眼,2001年,我调到了档案局工作,当上了《宝山年鉴》的编辑。

三、当编辑,年鉴好比我的恋人

角色一转换,态度马上不一样。我开始细细地琢磨自己负责的那五个部类。就如同我的恋人,耳鬓厮磨,没有一天不想到她。

我是政治部类34家单位的责任编辑,我要求自己每年走访几家单位,商量条目,听取意见。我还设计了一个表格,各单位撰稿员及分管的基本信息及来稿、编辑、发稿、返回的日期记得一清二楚。有时还会拿着今年的情况与上年比,“你去年是某月某日交的稿子”,“你今年的稿件缺少了什么”。有的撰稿员惊讶我的记性,其实是我记着一本明细账呢。自从当了编辑,只要看到与我负责的部类有关的信息,就有一种敏感,马上记下来,最初几年是随时记在本子上,后来是随时输入电脑中。就好像是热恋中的情人,她的一举一动都都会吸引我的目光。

四、当副主编,年鉴如同我的孩子

在当编辑的同时,我还是年鉴的副主编,负责全书的文字统稿,我心甘情愿地为它倾注心血,我关注年鉴的成长进步,关注它的每一个细节,关心社会各对它的评价,就好像是关注自己的孩子。

我和大家一起为提高年鉴品质而努力着。每年到统稿的几个月,七八十万字的书稿,我必仔细阅读两遍以上。每当我挑灯夜战为年鉴斟字酌句时,就好比是在抚摸自己孩子的每一寸肌肤。每充实一个信息,每纠正一个错误,我都有一种收获快乐的感觉。每当一本新的年鉴问世的时候,我会和大家一样,端详它,品味它,生怕它有什么缺憾,就像是迎接一个新生的婴儿。

20年左右相伴,四次角色转换,我和年鉴越走越近,年鉴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都说编年鉴是坐“冷板凳”,可是在我看来,编年鉴我们既付出心血,也收获快乐。在年鉴这个平台上,我们增长才干,感悟生活,广交朋友,见证发展。年鉴既是凝结着我们的心血,也折射出我们的风貌。

回首往事,我感到些许欣慰。——我的方法不一定最好,但是我在积极探寻;我可能没有什么建树,但是我没有盲目跟风;我的认知能力很有限,但是我很用心;我们的年鉴可能有许多疏漏,但是我们在不断努力着。我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能为《宝山年鉴》做一些工作,将成为我美好的记忆;曾经的“挑剔”,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宝山年鉴》,我虽然不再是你的撰稿员、编辑和副主编,但是我还是你的读者,我会时时关注你。

长江后浪推前浪,相信《宝山年鉴》一定会越办越好。

谨以此,纪念《宝山年鉴》创刊20周年。

(作者单位:上海市宝山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