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以寺志兴文 以寺志结缘--在《云翔寺志》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慧禅 ) 2010/05/12

慧禅

今天是云翔寺修复落成5周年的日子,我们没有举行什么庆祝之类的活动,只是借《寺志》出版的这个机会,开一个研讨会。

我虽然挂“主编”之名,但基本上没有过问这件事情。一方面是因为对这方面不熟,没有能力;另一方面,也没有时间。具体都是王其兴先生、许洪新老师在操作,还有我在佛学院学习时的老师潘文彦,凡涉及佛教方面的内容,都是请潘老师把关。所以借这个机会,作为云翔寺的负责人,我非常感谢在《云翔寺志》的出版发行中辛勤工作过的,负责搜集资料、编撰、出版、发行的工作人员,感谢今天来开研讨会的在座的各位,以及支持我们这项工作的信徒。总之,感谢大家对我们修《云翔寺志》的支持和帮助。

我们当初编志的出发点就是为寺院的文化建设夯筑基础。每个稍微有点历史的寺院、佛教场所都注重文化建设、注重历史。南翔镇就是因寺得名,对这段历史,大家都比我熟悉。我们于2000年开始恢复重建云翔寺,最初的动机是落实宗教政策,后来是因为台湾留云禅寺,在两岸关系上有一些考量。寺院恢复之后,我们考虑一个问题:寺造好了以后,干什么?一般的信徒认为,寺院造好了以后,就是让人来烧香的。但我们认为,纯粹的功利性的烧香并不是真正的宗教生活,他们只是来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宗教的形式,还没有达到更深层次的宗教生活,即思想的、灵魂的升华。我们希望通过寺院的文化建设,让信徒得到更深层次的升华。这是首先的一点。

其次,我们想通过《云翔寺志》把云翔寺一千多年的历史挖掘出来,让我们现在负责寺院的人能总结一些经验教训,找到契合佛教和社会发展的各方面的有利因素,更好地主持、发展我们的寺院,发展我们的佛教。

第三,我们希望借《寺志》的编纂,倡导一种更加关心寺院的未来发展的理念。整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将来。云翔寺在历史上有兴有废,佛教的发展也与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从佛教发展来看,社会兴则佛教兴,社会动荡不稳定,佛教发展得也不会好。当今社会国泰民安、政通人和,经济发展稳定,我们佛教发展得也很好。自从1979年上海落实宗教政策之后,云翔寺是至2000年市政府批的最大的一块宗教用地。我们也感受到了宗教自由政策和良好的社会局面给佛教带来的机遇。从修复到现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云翔寺在上海的各宗教场所中发展是比较快的。在这段时间,我们非常感谢党和地方政府及宗教事务管理部门对佛教场所发展的支持、帮助和关心。我们也希望借整理《寺志》的机会,向世人、向海内外说明当前中国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所造就的一些积极的良好的局面。

我们这本《寺志》将云翔寺的历史从公元505年后推到了839年,当中相差334年。当时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我的想法是尊重历史。佛教讲真实,修行修的就是真实。如果一个寺院不能确认自己的开创年代,那这个《寺志》编得就没什么意义。一般人都希望自己的历史悠久些,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就是希望把自己说得越悠久越好,但我想我们还是应当尊重历史。我很支持许老师在学术上作出的纠正,能够考证到什么时间就是什么时间,哪怕将来有了新的历史依据再作调整。这也是我们作为一个寺院、一个出家人所追求的真实的东西,从《寺志》上也能反映出我们的这种思想。因此,我借这个机会感谢编纂人员的这种科学的历史的态度。

此外,借这个机会,请大家不光对《寺志》的出版发行,对云翔寺过去的5年发展提出批评与建议;我更加关心的是今天各位不惧寒冷相聚在云翔寺,这就是佛教讲的有缘,但这个缘如何延续,我非常珍惜今天的机会,请大家对云翔寺的发展、上海佛教的发展,多提出一些精辟的看法与建议,很期待今天的会议能对云翔寺的今后发展提供一些帮助。同时,既然有几位还是第一次到云翔寺来,所以,我又希望今天的缘分能一直延续下去,大家有空常来云翔寺。云翔寺作为一个佛教场所,它的发展也需要史志专家的支持和指导。善于吸收,求得别人的帮助,就是佛教讲的“众缘和合”。我怀着一颗非常期盼的虔诚的心,请各位对我们寺院各方面的工作多加关注,多出一些好的点子、方法。希望将来和大家能紧密联系,将来的一些活动能请大家一道参加。

再次感谢大家,谢谢各位。

 

(作者系上海市嘉定区佛教协会会长、云翔寺住持、《云翔寺志》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