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七宝镇概况(王孝俭 ) 2010/05/12

王孝俭

七宝镇是江南水乡、上海名镇,闵行区12个镇、街道之一。其位于上海市腹部,与上海市区相近。处于黄浦江、吴淞江流域。主干河道蒲汇塘横贯全镇,承盘龙、泗泾、横泖之水,从松江区入境,东奔虹桥,直泻黄浦江。横沥港汇各支流,南达黄浦,北趋吴淞江。沪杭铁路环线沿西境而过。上海轨道交通9号线在地下穿越全镇。318国道、A9高速公路越镇北而过。虹桥国际机场坐落镇北。

2006年,全镇面积21.3平方公里、人口24.74万人,其中户籍人口7.91万人、常住人口12.98万人,余为流动人口。辖9个行政村、85个村民小组,36个居民委员会、1610个居民小组。

七宝镇经济发达。2006年,社会总产值96.85亿元,社会增加值38.33亿元,财政收入14.57亿元。有工业企业189家,销售收入超亿元的有17家。商业营业面积238万余平方米,商业网点1.2万余个。

    七宝镇是上海重要的住宅区,建成96个居民住宅小区。

    七宝镇具有完备的教育体系,有幼儿园7所,小学4所,中学6所。另有特殊教育学校和上海交通大学农业和生物学院。

      七宝是上海主要的旅游胜地之一,有七宝老街、闵行体育公园、热带风暴水上乐园、银七星室内滑雪场、张充仁纪念馆等旅游、休闲场所和纪念地。

      七宝有一千七八百年的历史。其形成和相近的龙华、法华、真如等沪西名镇一样,与佛教有密切的关系。东汉年间,这里有丁家庄。吴越年间,七宝寺辗转从松江迁今七宝,“镇无旧名,缘寺命名”(明·王会《重修大雄宝殿碑》),地因寺而得名七宝。而一个美丽的传说,又是七宝来历的另一个说法。传说七宝因有金字莲花经、氽来钟、飞来佛、神树、金鸡、玉筷、玉斧等“七件宝”而得名,其中有3件宝与佛教有关系,且有实物。其实,“七宝”地名最早出现于文献的还是在宋绍熙四年(1193)编修的《云间志》,志载“七宝院,在县东北七十五里。”明代诗人王会在《重修大雄宝殿记》中说“寺无他重,因镇推重”,因寺而有镇,因镇而寺重,七宝教寺成为“郡(松江府)东第一刹”,七宝成为一方之名镇。一地来历的不同说法,表明了七宝文化的多样性。

    七宝行政地域范围,各时期大小不一,但称“七宝”者,基本囿于以集镇南北大街为中心的四周支巷小弄,“大约东西广一里,南北称之。”(《蒲溪小志·疆域》)。而自明嘉靖年间起,以蒲汇塘为界,南、北分属华亭县(后娄县、松江县)和青浦县,镇分南镇、北镇,一直到民国末期。而七宝周边地区,均有自己的地名,与“七宝”不相混称。20世纪60年代,七宝镇从七一人民公社划出成为县属镇后,由于行政关系的相离,更强化了这一点。1983年,原七宝镇和七一人民公社合并后,“七宝”地名指称实际泛化到七宝镇的行政区域全境,原七宝逐渐被“七宝老街”的称呼代之,2000年老街修复改造后更为强化。地名的泛化和模糊是当今社会一个普遍性的现象,表明一个地区在全面发展。

      七宝和周边地区有长远的渊源关系,并对周边地区有广泛的影响。由于七宝是农副产品集散地,又是民众日常生活用品、生产资料的供应地,其商业影响即“乡脚”可达方圆十几公里。周边地区民众都把到七宝称为“上七宝”。而2000年七宝老街修复改造后,七宝成为上海重要休闲和怀古之地,天天客流如潮,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上七宝”。

      七宝地区历史上是农业社会,农民的经济活动又与商品经济密切相关。明清到民国时期,基本上由农业上的棉花生产和手工业上的棉纺织业支撑全地区的经济生活。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经济活动以农业生产为主。70年代到80年代,农业和工业并举,以社队(镇村)工业为支柱的工业经济成为全社会的最主要的经济成分。90年代到21世纪初,商业、工业、房地产业并重,第三产业的比重几占全地区经济一半,七宝地区完全脱离了农业经济,走向以工、商经济为主的多元经济时代,成为商业、工业全面发展、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

    明清时期,七宝地区在松江府“东南田地瘠薄,列为荒区,又为旱地。大熟所种,花居大半,豆次之,种稻者十不得一。”到清道光年间,棉花为“吾乡种此者十居六七。”“以供纺织,且资远贩,公私赖之。” (《蒲溪小志·物产》)可见棉花生产地位之高。生产的棉花不但可以远销到外地,以取得经济利益,更直接的结果是培育和支撑了当地的棉纺织业,而历数百年不衰,棉纺织业又较大程度上支撑了七宝地区的经济。织妇“清晨抱布入市,易花米以归,来旦复抱布出。织布者,率日成一匹,其精敏者日可三匹,……其衣食全赖此出。”种棉收入远高于种稻,通常棉一亩可收籽棉一担,值银3两。稻一亩可收米2石,值银1.6两。两者相差几近一倍。棉纺织业收益更高,改变了农民的经济来源结构,提高了农民的收入。一个妇女劳动力,半月能织15匹布,其收益相当一亩稻田一熟的收成。一业带百业,棉纺织业的发展促进了棉纺织工具生产。清道光年间,七宝有“纺车街,以东街中多制纺车售卖,长约三百余步。”300余步将近200多米,一排纺车店铺蔚为壮观。纺车的生产首先不是以自用为目的,而是以换钱为主,蕴涵商品经济生产,并和朱家角锭子生产等,形成松、青、上地区纺织工具生产链。这种商品生产,产生于鸦片战争前,因而长期被看作是江南资本主义萌芽的范例之一。到抗日战争前,七宝纺车街犹在,除了生产全套纺织工具(17件)外,还生产农具,这种生产一直延续到1956年。棉纺织业、棉纺织工具的发展的结果,是造就了依附于之的其他服务性商业的繁荣。到清代,七宝已经成为松江府、上海县重要的棉花、棉纱、棉布集散地,还带动了饭馆、茶楼和其他百业兴旺。这种对七宝地区经济的主宰一直延续到20世纪初。七宝所产棉布,称为西稀,又称洋庄稀、清水布,因主要是供出售,又叫“卖头布”。其精品“七宝尖”直销关外。张春华《沪城岁时衢歌》有“晓市评量信手拈,廿三尺外向谁添。关山路沓风声远,多少龙华七宝尖。”

      七宝地区的手工业是长盛不衰的。1915年前后由于“洋布”的大举入侵,本地土布业已难以为继。本地妇女又另辟蹊径,揽起了刚兴起的编结业。编结业是清光绪初由法国传教士传入,到20世纪20、30年代,七宝地区把编结业发展到鼎盛。先有3家兼营编结业商号,并发货到常熟等地,与上海专业公司业务往来,后又有2家专业店开设。编结业比起土布业,工作省力,收入又高,经过二三十年的时间代替纺织业,成为七宝地区农家重要经济来源。

    集镇经济活动既依赖于农业,又引导农业经济,又因农业和手工业繁荣。从清代到民国,七宝除了纺车街外,还出现经纪棉布的牙行和土布店,成就了七宝的繁荣。到抗战前有轧花场4家、漂染坊2家。杨鼎源糟坊业用缸(七石缸)千余口。村宅油箍弄因生产榨油用的油箍而得名。到1949年前,七宝地区有2家油车、7家碾米厂,工商店铺244家,分属45个行业,从业人员近800人,是上海西南重镇。

      解放后到60年代末,七宝地区经历了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农业生产资料所有制从私有制发展到集体公有制,生产方式从单干到集体,但是农村产业结构未发生根本的变化。农村经济仍以种植业为主,不过棉花已让位于粮食生产,农业生产转以粮食为主,次为棉花、蔬菜和油菜。副业以集体养猪为主,以编结业为主的家庭副业萎缩。农民收入靠集体分配。

      70年代到90年代初,七宝地区农村经济结构发生根本变化,农业经济退到次要地位,社会财富极大增加,农民收入大幅提高。这个变化就是人民公社社办、生产大队队办工业的兴起和发展。1959年,七一公社农、副、工产值分别占63.6%、7.8%和28.6%,到1975年转为28.1%、20.4%和51.5%,工业经济已占全社经济的半壁江山。工业的发展,引起了全地区的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财富的迅速增加。七宝从1959年的社会总产值413万元,猛增至1975年1575万元、1982年4933万元,1992年达53388万元,增长的大部分是工业的贡献。其次,大批农业劳动力向工业转移,1972年农业占全社劳动力84.6%、工业占9.7%,到1982年改变为48.9%和32.8%,1986年,又分别为33.36%和53.31%。工业劳动力占全社劳动力一半以上。这种变化,对地少人多的七宝地区来说,意义重大,对社会的稳定和农民收入的提高起到很大作用。再次,大批农业劳动力进入工厂,带来了家庭和个人生活和工作方式上的变化,开始把农民推向了经济活动的舞台。

      这个阶段,农业产值在社会总产值中已不占主要地位,但农业内部结构得到调整。1992年农业总产达到5295万元,比1975年增长近11倍。为上海市区服务的蔬菜瓜果生产和养殖业得到更大发展。常年蔬菜面积从4500亩增至80年代的近1万余亩。生猪上市量从1970年的8600头增至1988年的1.94万头。粮食种植面积从1970年的2.3万亩减至1990年的不足万亩。但是,这种变化,已是回光返照。棉花、油菜先后于1986、1987年停种,有700多年种植史且长期为本地主要经济来源的棉花生产结束,标志着七宝地区的农业已到了最后的历史阶段。

      本阶段,人民经济收入增加,生活水平普遍提高。1971年到1992年,户均收入从639元提高到8245元,人均收入从162元增至2286元,劳均收入从266元增至3398元。这一切都表明七宝地区即将进入全新的历史阶段。

      1992年到21世纪初,七宝地区的经济,进入了以房地产业和商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崛起、第二产业以三资企业和私营企业全面发展、农业全面结束的阶段,人民生活迅速提高。

      此阶段,社会财富迅速增加。1992年,全镇增加值不足一亿元,为9820万元,到2006年增至383265万元,增长38倍多。其中,第三产业从1328万元增至157368万元,增长117倍。第二产业从6691万元增至225897万元,增长32倍。1992年,一、二、三次产业分别占增加值17.79%、68.14%和13.52%,2006年第三产业占41.06%、第二产业占58.04%。

      房地产业迅速崛起。1992年,以蒲汇塘东商品住宅基地81亩土地批租建三佳花苑为标志,七宝镇开始全面进入房地产开发时代。1992~2006年,房地产开发用地10199亩,建成商品房560万平方米,建成96个住宅小区。最大的住宅小区万科城市花园,建筑面积达41万平方米。2004~2006年,全镇房产交易额达189亿元。

      商业有长足发展。全镇营业面积238万平方米、店摊1.21万家。1988年,社会消费品1216万元,2006年113960万元,增长93倍。最突出的变化,商业布局改变以七宝集镇为主,向全镇各地区发展,形成了七莘路等10条商业街和七宝商城等4个商业区。二是大型超市、专业市场、品牌专卖店等新型业态大量出现,乐购等大卖场成为旗舰店。三是商业层次多样合理,有巴黎春天、河畔百货等中高档次商店,也有遍及全镇的社区商业。四是涌现出一批在全国和全市有影响的专业市场。九星市场以其经营规模之大、商品种类多、营业额高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综合市场。七宝商城蔬菜副食品批发交易市场(漕宝路八号桥市场)2006年蔬菜副食品交易量达90万吨,成交额12.5亿元,蔬菜供应面达300万人,成为上海最大的蔬菜副食品交易市场之一。

      三资企业成为全镇工业经济支柱,增加值占全镇工业的50%以上。

      农业生产全部停止。2002、2003年粮食作物、蔬菜生产先后停止,至此,伴随村落出现的农业生产全部结束,七宝农业社会结束。

      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七宝地区最大的变化是快速城市化,农村的消失,七宝全面进入了城市社会。从农村变成城市,只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这在世界城市化历史上非常少见。

      七宝地区从东汉到21世纪初,已走过一千七八百年。到20世纪30年代,集镇开始通电,并开通长途电话,开拓漕宝路,1947年又有全地区第一幢钢筋混凝土楼房南洋模范中学七宝分校教学楼叔逵楼的建成,50年代后又有一大批城市设施建设,农村面貌发生变化。但到20世纪80年代,七宝地区基本上还是农村社会。1992年,全镇尚有140个自然村,这些自然村组成了七宝地区最基本的社会格局。在社会生活和生产方式上,虽然40多年来不断有政治运动的涌动,生产方式的变化,但基本格局未变。民众日出而作,日入而歇。到了90年代起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田园牧歌式的农村社会一去不复返,现代城市功能集聚的新城镇已经形成。这种变化,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农业生产的消亡,耕地快速变更为建设用地。到2003年,全镇农业生产全部停止。1982年尚有1.9万亩耕地,到2003年已无耕地。

    (二)人口的大量导入,全镇非农业人口占绝大多数。以1997年静安新城导入静安区动迁居民为标志,开始有大批上海市区居民迁入七宝地区,原来以原住民为主的七宝镇居民籍贯发生根本变化。(1)户籍人口大量增加。1992年,全镇有8239户、25670人,大部分是七宝原住民。2006年分别增至32918户、79115人,居民户和人口分别增加24679户、53445人,所增加的大部分是非原住民。(2)流动人口增加。1995年有1.29万人,2006年增至12.98万人。(3)非农业人口比例占到94%,而1992年仅为33%。

    (三)全镇已具城市风貌。自然村大量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各种风貌的住宅小区、公共设施、工商业用房。全镇已建成90多个住宅小区,建筑面积达500多万平方米,有多层、高层、别墅建筑,万科、大上海国际花园、碧林湾等住宅区均为上海重要的住宅区。农村风貌荡然无存,以二上二下楼房为主的农民住宅大多数已经拆除。

    (四)现代城市基础设施日趋完备。七宝地区集聚了现代城市功能。(1)具有完备的道路网络,以东西向A9高架、吴中路、漕宝路、顾戴路,南北向中春路、七莘路、新镇路、虹莘路、外环线、龙茗路为主干道,形成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全镇道路长达80多公里。(2)轨道交通通车,公交路线成网。上海轨道交通9号线已通车,10号线在建中,5号延伸线、12号线在规划中,34条公交线路密布全镇各地区。(3)商业设施完备,体现城市商业功能,七宝地区商业成为全市商业的重要一极。(4)全镇雨污水排放全部纳入上海城市排污总管。

    (五)城乡差别基本消除。(1)七宝地区农民已完全脱离农业。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从事种植业、畜牧业的农民,把土地、棚舍外包给外地来沪农民经营。随着农业的消亡,年轻农民都已从事工、商或其他工作。(2)农民的居住条件大为改善。1992年,征地范围扩大到农民宅基地,到2006年合计动迁农民住房2297户、住宅面积34.87万平方米,约占全部农民户43%。被动迁的农民搬出传统的住房,搬进卫、浴、厨设施完备的住宅,带来了一系列的饮食起居和人际关系的变化,生活方式向城市居民靠拢。(3)农民养老、医疗得到保障。老年农民分别享有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农保)、小城镇社会保险(镇保)和其他养老保险。老年社员人月养老金,从1979年18~20元提高到2000年300余元。2006年,有2700余老年农民领取养老金。2006年有5000多人参加医疗保险,享受各种医疗保障。

     七宝地区人灵地杰。“士习诗书,农勤耕织,百工商贾,各务本业,安分守己。”(《蒲溪小志·风俗》)人们和睦相处,你敬我重,历来是一个和谐的社会。其深厚的历史积淀表现在多方面。

    (一)“七宝”是一个无价的地名。和上海市郊其他集镇一样,七宝有不少土特产,但凡沾着“七宝”之名,身价就不一样,名声也大。七宝十条筋黄金瓜几乎是上海甜瓜的代名词,名闻江南。羊肉,就有“七宝白切羊肉”,人人喜食。白酒,就有“七宝大曲”,上海名酒,20世纪60~90年代有档次宴席必备之酒水。方糕市郊各处都有,唯独“七宝方糕”最有名声。清晚期从浙江传入上海的皮影戏,就冠以“七宝皮影戏”,演出有声有色。近年台湾琉璃工房、上海民族乐器一厂都在七宝设厂,生产绝世佳品。

    (二)七宝多元文化汇集。(1)五教汇集。吴越时期,七宝教寺迁入。宋代有东岳行祠。清康熙年间有顾家塘天主堂。清道光年间清真寺。清光绪年间,基督教徒宋耀如到七宝传教。七宝地区各教信众和睦相处。七宝教寺历千年而至今香火不绝。七宝清真寺是松江伊斯兰教向上海市区过渡的中间一站。顾家堂是清康熙年间江南天主教避静处,七宝天主教堂建于清同治年间,是沪西地区重要堂口。(2)清道光年间前后,有大批回民定居七宝,和本地人融合一体。清末民初至民国末期,有大批外地居民到七宝谋生定居,成为七宝人。90年代起更有大批上海市区居民和外省市人士到七宝定居,成为新七宝人。(3)1992年,又有台湾同胞到七宝经商定居。1994年有日本人寓居七宝。到2006年在镇定居的港、澳、台人员582户、861人,外国人289户、497人。他们为七宝地区各项事业作出贡献,和本地居民和睦相处,多元文化相得益彰。

    (三)教育事业繁荣,涌现了一大批杰出人才。明嘉靖年间就有有识之士办学。明强小学迎着晚清新学的兴起而诞生,此后七宝教育事业一直领先于周边地区。1947年南洋模范中学七宝分校、七宝农业职业学校创办,开创了沪西地区的中等教育。到21世纪初形成了明强小学、七宝中学为主体的完备的教育体系,七宝成为教育重镇。自明清,涌现出大批优秀人才。明代出了进士6人、举人16人,清代有武举2人。更有明金铉父子、吕克孝等知名书画家。现代又养育和培育出中国现代雕塑奠基人之一张充仁、有“中国电脑之父”之称的王选等杰出人才。

    (四)创立上海市第一个人民公社。1959年,上海市第一个人民公社七一公社的创立,开创了上海市郊农村的新纪元。其存在的20年时间里,在生产关系变革、生产方式变化、农村基层政权建设等方面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其创立、发展,直至消亡,是七宝、上海地区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一章。

    (五)保存了七宝老街。七宝是典型的江南水乡、上海市郊古镇,至今仍保持宋代市镇街道形制,具有一切江南市镇的基本要素。其历经战火、灾害和当代拆留之议的风风雨雨,历千年而不倒,成为上海近郊古镇仅存的硕果,本身就是七宝人民精神的象征。经2000年修复改造后,更是闻名天下,成为上海的重要旅游胜地。七宝是上海近郊古镇的活化石。

     时间又到了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将要过去的时候,快速城市化的七宝镇仍在继续前进,又一次站到了发展的前沿。其前景如东升的旭日,在新的历史时期,为国家、为上海作出更大的贡献,为七宝人民谋得更大的幸福。

 

1992~2006年七宝镇主要社会、经济指标情况表

年份指标

计量单位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年末总人口(户籍)

25670

26135

28853

31607

34602

36769

37001

40257

45476

50755

62397

67279

71835

76044

79115

其中:农业人口

17137

12724

11277

9852

9489

9232

8152

7281

6013

5678

5317

5109

4814

4768

4704

非农业人口

8533

13411

17576

21755

25113

27537

28849

32976

39463

45077

57080

62170

67021

71276

74411

年末总户数(户籍)

8239

8528

9674

11032

12236

13616

13807

15076

17577

19558

24868

26811

28451

30456

31872

社会劳动者人数

8671

5565

8194

23254

26041

30180

30032

27324

33398

40833

41482

36012

38493

46181

46505

第一产业

1526

665

530

433

450

465

490

500

450

450

400

350

 

 

 

第二产业

5485

4365

6863

21942

23730

26422

26272

22250

25327

31781

29846

24856

26816

34116

35030

第三产业

1660

535

801

879

1861

3293

3270

4574

7621

8602

11236

10806

11677

12065

11475

社会总产值

万元

53388

108062

211203

363790

378108

397866

422118

446220

456868

505648

563071

659420

762863

902359

968544

农业

万元

5295

6036

5527

12127

17812

16749

9866

8405

7870

4839

3477

1050

 

 

 

工业

万元

43795

90139

187785

334372

307266

324287

336316

366774

393082

434790

481176

561886

646501

746666

798971

建筑业

万元

3008

8994

14099

11848

11534

31300

32748

30010

30443

33179

35095

40322

47664

59620

55013

运输业

万元

74

197

73

401

918

1950

2363

2042

1250

1060

1065

1083

1051

966

600

商业、饮食业

万元

1216

2696

3719

5042

25078

23580

40825

38989

24223

31780

42258

55080

67647

95107

113960

增加值

万元

9820

19052

38506

61546

82618

101068

112066

102058

116080

134500

161535

206816

261660

330215

383265

第一产业

万元

1747

1900

1926

1738

1912

2120

1875

1820

1820

1750

1350

1350

 

 

 

第二产业

万元

6691

14430

26518

46063

58390

70990

73506

67955

76360

87817

104347

133061

167448

198029

225897

其中:工业

万元

6153

13778

24880

43725

56428

68538

70385

65005

72210

82966

97899

124821

157778

184469

210529

第三产业

万元

1328

2722

10062

13745

22316

27958

36685

32283

37900

44933

55838

72405

94212

132186

157368

税收

万元

1616

2003

2289

4392

6017

7316

8085

9145

15901

40079

56458

94928

122057

127378

145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