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由佛教哲学理念想到学术研究思维方式应该多元化--评审《云翔寺志》引起的思考(刘其奎 ) 2010/07/07

刘其奎

2009年11月19日,应好友许洪新先生之邀参加了《云翔寺志》的评审。通读全志总的感觉《云翔寺志》是一部存真求实可信可用极具存史价值的佳作,尤其是引起我深深思考的是这部志稿的哲学理念。该寺的住持法师慧禅在其《云翔寺文化书系》总序和《云翔寺文化书系——云留十方》散文集序中,精辟地阐释了佛教的哲学理念,指出:“佛教对待宇宙人生的态度,既不是唯物论者,也不是唯心论者,更不是唯神论者。佛教的理论是因缘和合的缘生论者。佛教认为,世界上所有种种的、物质的万事万物都是因缘和合而生。善因结善果,恶因结恶果。……宇宙人生就是如此的无始无终,因果相续,因缘和则生,因缘散则灭。我们就应该也能够把心量放到无量无边的大与真如世界(也就是真实的客观世界)相契合,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破除法执和我执,真正领会宇宙人生的真谛而达到‘无我’的境界——佛的境界。佛就是觉悟者。这就是佛教全部理论中的核心要义。”

谈到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慧禅法师指出:“在哲学思想上,佛教在中国的发展时期,与南北朝时期的玄学相结合,成为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中的哲学思潮,到了宋明理学的发展,佛教从神坛走向人间,而与儒家的伦理哲学合一,成为儒化的佛学,直到清末民初,一批思想家、社会改革家、时代精英,首先选择了佛教,……康有为的《大同书》所依即是佛教四谛说,谭嗣同的《仁学》用的是华严宗圆融无碍,一多相容的教理。梁启超明确指出:‘佛教信仰乃智信而非迷信,乃兼善而非独善,乃入世而非厌世,乃无量而非有限,乃平等而非差别,乃自力而非他力……舍己救人之大业,唯佛教足以当之’。当时及其后的一大批仁人志士都十分赞赏大乘佛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救世精神。……佛教是一种思想,一种正大光明,教育人类净化心灵,创建人间净土的思想;佛教是一种信仰,一种具有永久性,普适性和必然性的正确信仰;佛教是一种道德,‘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地狱未空,誓不成佛’,‘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是世界上具有大无畏自我牺牲精神的最崇高的道德。佛教是一种文化,传承两大文明古国(印度、中国)基因的、蕴含着丰富多彩的、充满活力的、契应时代精神的文化。”上世纪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这么说:“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宗教能够解答科学上提出的问题,这个宗教一定是佛教”。恩格斯称“佛教处在人类辩证思维的较高阶段上”的哲学。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佛教的这种和合缘生的哲学理念和当下我们国家所强调的,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以人为本,建设和谐的小康社会和世界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理念相近似或有某些契合。再者它与民间以及人们平常所褒扬和崇信的某些信条极为相似,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以德报怨,以怨报德;同舟共济,合济共生;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和睦生财,家和万事兴;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的明天,等等。

佛教的和合缘生理念它告诫人们,对待自然界要天人合一,顺应自然;对待人类社会要以人为本和谐相处,总之要以和合缘生的理念和心态观察和对待自然和社会。

反观过去在“左”的思想路线统治的年代,形而上学猖獗,唯心主义盛行,对待自然片面的盲目的蛮干。1958年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所谓三面红旗指引下,提出“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苦战两年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等违反自然和社会发展规律的口号。农业学大寨,又提出劈山造田、毁林造地、围湖开田等破坏自然生态的口号,再加上农业生产大刮浮夸、共产、瞎指挥、高指标、强迫命令等五风,结果造成农业大减产的大悲剧。近百年来科学虽然发展了,但人类对地球无节制的索取,破坏自然生态平衡,温室效应、气候变暖,人类遭到台风、飓风、暴雨、暴雪、高温、严寒、干旱、水灾等严厉惩罚。

过去对待社会生活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说什么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在现实生活中,分析形势要掌握阶级斗争新动向;看人要有阶级的立场和观点;对知识分子以世界观划分阶级;社会的一切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将阶级斗争扩大化。生在解放前,长在50、60年代的人,如果讲世界观、人生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都是以阶级斗争“学说”为理念的世界观、人生观。不是吗?学习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宣言》第一部分头一句话就是:“迄今存在过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学习毛泽东著作,老人家告诫我们:“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做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可以说,我们几代人凡在党内生活过的,世界观的核心理念都是以阶级斗争为纲。

正因为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路线下,从解放后直至“文化大革命”,开展以阶级斗争为核心内容的政治运动。例如三反五反、反胡风、批判武训传,五七年反右,五八年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五九年反彭德怀右倾,六四年四清直到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历次政治运动几乎没有抓出什么坏人,而是整了大批好人,被伤害的更是无计其数。仅一九五七年反右被划右派实际有3178万多人,戴帽的极右派是55万多人(据中央档案馆解密数字)。阶级斗争扩大化造成的灾难是深重的,“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叶剑英1978年12月23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报告)。

过去我们讲世界观、认识论只讲唯物论唯心论,只有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两家,是否太主观片面了。世界是多极的,国家是众多的,民族是多样的。各国的社会制度、文化传统也多种多样,人们的信仰更是五花八门。那么我们分析问题、研究问题、看待问题也应该从多层面、多角度、多侧面、多种思维方式方法分析研究,力求把问题研究得更系统、更全面、更深入、更真实。

现在我国的经济形态所有制成分是多种多样的,反映这种不同所有制的意识形态也是多种多样的。胡锦涛总书记在世界媒体峰会开幕式上有一段重要讲话:“中国政府鼓励和支持中国媒体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在弘扬社会正气、通达社情民意、引导社会热点、疏导公众情绪、搞好舆论监督和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强调各种媒体和社会科学工作者要多方面地研究及宣传社会现实。温家宝总理在与艺术家谈心时指出:要充分发扬学术民主和艺术民主,……让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在更为自由、民主的学术气氛中,探索自然的奥秘、社会的法则和人生的真谛。”笔者认为,研究佛教的理念和宗教学理论,对于我们深入了解各个宗教及其派别进而深化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是大有禆益的。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