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可贵的修志精神(姚金祥) 2010/08/24

姚金祥

 

前不久,笔者碰到一位浙江的修志朋友,与之交谈甚久,感触多多。

那位朋友说到,首轮《嘉兴市志》的主编史念先生去世了。史念先生去世前不久,笔者的朋友曾去探望过他,言谈中史念先生说到自己的病,每况愈下,主要是主编《嘉兴市志》时大伤元气。笔者的朋友问史念:“那么你现在是否懊悔自己参加了修志呢?”先生坚定地说:“我不懊悔,值了!”史念先生我也是认识的。在1997年出版的《嘉兴市志》卷末《编纂始末》中,有这样的记载:“(1987年)9月24~26日,再次召开‘嘉兴市志工作研讨会’,请上海《奉贤县志》主编姚金祥讲授地方志编纂业务。”史念先生那时既是《嘉兴市志》编纂室主任,又是该志的主编。正因有此交往,所以当400多万字,分上、中、下三大册的《嘉兴市志》1997年由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后,先生特意给我邮来一套。先生不忘十年前朋友的举动,当时令我十分感动。如今,又是12年多过去了,能从朋友的口中听到他掷地有声的临终真言,实在令人心灵震撼!这就是中国方志人的襟怀!这就是支撑中国方志事业两千年绵延不绝的可贵修志精神!

这种修志精神,表现在史念先生身上,同样也表现在笔者朋友的身上。他不仅主编了首轮新县志,现在又经县领导特批延期退休,还在主持续志的编纂,工作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同时,他还利用节假日等业余时间,为其故里主编了一部70多万字的镇志和一部80多万字的山水志。最近,笔者听到有位社科人员承接一项几个月即可完成的课题项目,开价10万元,这也许是有道理的。而笔者的朋友主编这两部志,则是分文未取。唯一的报酬是镇里每年春节前给他送一条青鱼,修了五年志,得了五条鱼。笔者将其戏称为“五条鱼”精神。这“五条鱼”精神与史念先生至死不悔的精神完全是一脉相通的。笔者从旁观者的角度,自然要为朋友超常的付出没有得到起码的报酬而鸣不平,但更赞赏其不计个人得失而造福桑梓的可贵精神。

史念先生,像笔者的那位朋友,像闻名方志界的燕居谦等等一大批修志工作者,虽然因为辛苦而影响到了身体健康,虽然口袋里确实钱不多,但他们为了给地方、给子孙后代留下一部部信史,夜以继日地与时间赛跑,与生命赛跑!所以,当个别人轻飘飘地责难新方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之时,笔者总免不了为史念们争辩几句,其原因就在于此:有的局外人并不真正懂得修志人的心!

浙江的那位老朋友,还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件事:有位律师,单位里曾请他修编志书,他没有答应,私下里对笔者的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参加修志,一年要损失多少收入?”若干年之后,笔者的朋友又碰到了那位律师。律师表情沉重地说:“我悔不该当初没听你的话,编一本志书,给单位里做件好事,也给自己留下点有价值的东西。”原来,那位律师这么些年确实赚了不少钱,可是也正因为钱多,放任的儿子渐渐养成了吃喝嫖赌的坏习惯,结果锒铛入狱。这个事例虽是个案,但从另一面诠释了修志精神。是啊,修志人是艰苦的、辛苦的、清苦的,但他们又是快乐的、幸福的、富有的。他们觉得能够参加修志是一种机遇,是一种福份。他们留给社会、留给子孙后代的,是永久的精神财富!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