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松江急就章》--现存章草第一碑(何惠明) 2010/08/24

何惠明

 

在松江丰富的历代史文物遗存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今存松江博物馆、世称“松江之宝”的皇象《松江急就章》碑,这是国内唯一保存完整的急就章碑刻,也是我国现存第一部教科书碑刻,在教育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该碑既是最古老、最完整的蒙学课本,又是我国书法艺术史上重要作品。

《急就章》又称《急就篇》,由西汉元帝时黄门令史游所撰。今本34章,2144字,据前人考证最后121字为东汉人所加。其文大抵按姓名、衣服、饮食、器用等分类编成韵语,多数为三、四、七字句,以教学童识字。该篇文词典雅、通俗,既便记诵,又切合实用,是汉魏至唐蒙学通用的字书。因首句有“急就”两字,故名。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记:“急就者,谓字之难知者,后急可就而求焉。”流行于唐代前。

宋代书法家叶梦得于宣和二年(1120年)据唐人摹皇象书,参校颜师古注本,“以正书并列中间”,刻《急就章》于颍昌。可惜叶梦得摹本首尾缺落300余字。明代吉水人杨政觅得颍昌拓本,决意补全。他在宦游南京、北京、开封,以及浙、闽、湖、广、滇各地时都十分留意寻访,终无收获。明正统四年(1439年)杨政在任松江府推官时,在翰林杨廷瑞处得见宋克于元至正二十年(1368年)所书《急就章》临本,宋克在明初以善楷书、章草而名扬天下。杨政请任勉之据此临本将原缺漏的300余字补刻于石上,至此,叶梦得摹本急就章才趋完整。因此碑刻于松江,故称《松江急就章》碑。该碑高185厘米,宽93厘米,厚22.5厘米,上下分6栏,每栏33行,每行11字,章草、楷书释文左右并列。碑阴背面上二栏续刻,第二栏左边沿处竖刻楷书“文庙”二字,第三栏刻叶梦得宣和二年(1120年)题跋,18行,每行14字。再下是宋克临本的补字,每段末用小楷标明所补字数及起讫段落。后刻元代戊申(1368年)十二月宋克章草题跋及其所书章草陶渊明诗一首。末为杨政题记,最后一行刻“顾士宁、姚德诚刊”,为刻工姓名。《松江急就章》碑历经500多年风雨沧桑,除少数字缺损外,大体保存完好。此石刻原置松江府学,倭寇毁府学,碑幸存,于清代移于华亭县文庙。辛亥革命后,又移入新松江社(后为松江一中宿舍院)内建亭予以保护。1962年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大革命”中,为保护这一文物,有心人将其移至醉白池内(原松江博物馆筹备处),藏匿于宝成楼后的夹墙内。1978年,陈列于县文物陈列室。1984年移至新建的松江博物馆。1989年,在松江博物馆特建一碑亭,置放该碑。

历史上《急就章》有多种石刻本,《松江急就章》碑最为珍贵。如较著名的“玉烟堂”刻本,无楷书及释文,实际上出自松江本。著名学者王国维先生认为,《松江急就章》碑所录皇象本,是传世《急就章》足本中的最古本,他说:“皇本在今犹为足本中的最古者。”“皇象本外,皆不复存”。而宋代以后赵孟頫、宋克等人的章草写本,亦出自皇象本。皇象,字本明,吴国江都人,官至青州刺史。擅长二篆、隶、章草。唐代张怀《书断》称章草“呈众相而形一,万字皆同,各造其极”。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藏有明拓《松江急就章》本,是目前见到的最佳拓本。1985年由上海书画出版社以《明拓急就章》单行影印出版。著名文学家、碑帖学家松江人施蛰存曾在《北山谈艺录》(文汇出版社出版)中评说这部《松江急就章》碑:“独明刻急就章,足以傲睨宇内,盖皇象书迹、阁帖外仅传此刻,而急就章石本,天下惟此一通耳。”历史跨入新世纪时,施蛰存虽已年过九旬还口口声称:一定要到松江去看看这块“天下章草第一碑”。

(作者单位: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