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对专记、特记(特载)、杂记、附记的新考察(郁有满) 2010/08/24

郁有满

 

首轮新方志中有不少地方采用了专记、特记、杂记和附记等体裁形式,受到人们广泛关注。

笔者曾在1997年专门撰写过《试论新方志中的专记》一文(见《江苏地方志》)1998年第1期、《西藏地方志》1999年首刊号),详考其来历、演变及各种表现手法。

新方志设置专记是因为其内容带有专题性,放在专志中份量不够,而另外专门辟出单独设置。它至少有三个便利之处:一是便于处置重大历史事件;二是可以突出地方特点;三是可以收入其它一些不便于归入门类中的专题资料、特别资料等。入专记的内容可以很多。专记的特点一是形式灵活;二是一些条目的记述方法可以突破横排竖写,转而竖排竖写,如某些专题;三是可将专记列为专卷、专篇层次,以包容多门类、多项事物;四是标题、文体可以不拘一格。

笔者曾预测,专记的用法将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也将会有更多的创新。

在此后的方志实践中,特别是在新一轮修志中,专记等形式有了继续发展。对这种发展的新动态作追踪考察和研讨,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一、设置专记的新方法

1、分散设置“小专记”,并成为一种现象。上一轮新方志大都将专记单独为一篇或一卷,或不作为序列,但都将此视为一大类目,而集中于一起。二轮修志许多地方出现了在章节之下设专记的新方法,笔者称之为“小专记”,不同于集中在一起相当于设专卷、专篇的“大专记”。最近,已评审过的江苏《锡山市志》也设立“小专记”。分列如下:

锡山市农业和农村现代化试验纪略,放在农业概述之后。

锡山市乡镇工业发展纪略,列工业篇概述之后。

锡山市扶持集体经济薄弱村纪略,列人民政府施政纪要之后。

此类小专记的特点是与相关门类的内容紧密联系,既是同一门类中有特色的内容的进一步展开,又有一种升格式的意图。《锡山市志》中的小专记设置并不多,仅3条。作为专记,确实不能太多。

江苏《张家港市志》篇目中设了众多的小专记:

永联村农民生活,列在居民生活消费之后。

张家港市获得“全国计划生育服务先进市”称号,列计划生育章之后。

张家港市获得国家人居环境例奖,列在集镇建设之后。

张家港市通过全国节水型城市考核,列在供水之后。

张家港市获得国家园林城市称号,列在城乡绿化章之后。

张家港市获得全国首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和首批“国家生态市”称号,列在生态环境建设章之后。

全国首个关税超百亿元海关——张家港海关,列海关章之后。

张家港市创建成江苏省首家生态农业县(市),列农业经济综述章之后。

张家港市创建优秀旅游城市,列旅游篇之后。

创建全国团建先进市纪实、创建全国青年文明社区示范城市纪实,列团组织之后。

“平安张家港”创建,列政法之后。

江泽民同志为“张家港精神”题词

全国精神文明建设经验交流会在张家港市召开,列精神文明创建篇之后。

实施“名师”培养工程,列教师章之后。

实施教育现代化工程,列教育管理章之后。

张家港市创建全国科普示范市纪实,列科学普及章之后。

张家港市连续三年获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市称号,列科技项目与成果章之后。

张家港市抗击“非典”纪实,列预防保健章之后。

张家港市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纪实、张家港市建设健康城市纪实,列爱国卫生章之后。

全国体育先进县(市)创建纪实,列体育产业与管理。

这20多条,有重大的事件,更多的是获得的先进荣誉。这反映出两个问题,一是专记要不要设这么多,二是专记到底记些什么。笔者摘录下来,是因为类似张家港这种现象的不止一家,可以此类推,举一反三。

安徽《芜湖市志》篇目中特地设专题专记,并作注说明:专题专记即为记述本行业本部门在23年中所发生的值得记载的大事、要事、特殊事件及新生事物,要求一事一记,集中反映,不作限制。如“下岗再就业工程”、“长街改造”、“扫黄打非”、“傻子瓜籽”、“下海经商”、“反腐倡廉”、“多功能防洪建设”、“中山路步行街”、“市中心广场建设”等均可单列标题,集中予以记载。这段话实际上可以用来解读设立分散型小专记的做法。

笔者不主张将这么多获得荣誉称号的内容放在专记中,专记也不能太多。多了就滥。有些内容可以放在章节中反映。

原本《无锡市志》篇目将获得的先进荣誉列在卷首特记中,上海姚金祥提出这有点类似于年鉴,不太赞成,故撤去。

笔者曾参与评审的江苏《邗江县志》征求意见稿也设小专记,放在相关章节之后。在评审之时,有的同志称这种小专记动作似乎过大,应称为附记。但专记是专记,不同于附记。

设置小专记的一般不再设大专记,邗江则设知青专记这样的大专记,其内容写得好,颇受赞誉,实际上是靠编者自己调查写出来的,也是一种调查专记。

2、专记前置于卷首。上一轮志书一般都有将专记置后。浙江省《天台县志》续志中把《天台山佛道文化专记》列在序、凡例、概况之后,大事纪略之前,不纳入编的序列,这似乎是较为少见的。安徽省安庆市等一些地方志都把专记放在总述、大事记之后,突破了把专记置于全志最后的做法。这是为了突出地方特点。

3、专记记述的范围更广。上述已提到了专记记述的内容范围。除此外,各地所设专记五花八门。上海《杨浦区志》的专记,列杨浦区九家棉纺织厂的调查报告、杨浦区历史沿革。上海《徐汇区志》设“非典”防治、土地批租、宜山路建材家居特色街。浙江《杭州市志》篇目也设小专记,把有关专题调查作为专记,放在相关章节之后。搞专题调查最著名的是浙江萧山。浙江及其他省一些地方纷纷借鉴学习。杭州不再设大专记,而另设杂记,其中有:“文化大革命”初期保护灵隐寺始末、抗击“非典”。可以看出全国各地都注意到抗击“非典”这类事件,有的放在章节中,有的作专记,或作杂记。苏州《吴中区志》所设小专记大都是一些有本地特色的内容,笔者十分赞同。如乡镇工业发展纪实,外向型经济发展之路,吴中集团的发展历程,香山帮在海内外的古典园林,光福机场联航始末,太湖大桥建成通车始末等。但也有设置较为一般化的专记,如劳动力、人才市场建设。这一类可以直接作为章节。

4、仍有不少地方坚持设置“大专记”,不设“小专记”。有的专记内容设置相当好。如江苏《高淳县志》只设两条,为全面建设小康高淳记略、生态高淳建设记略。江苏海门把专记作为篇的序列,设第一章张謇与海门,第二章海门市获得的国家级荣誉,第三章旧城改造。海门把各种荣誉归在一起。

二、专记与特记并用及其区别

早期新方志大都只设专记或只设特记一项。如《无锡市志》所设专记为“民主革命斗争纪略”。同样类似的,《上海县志》设特记(下)六为“抗战纪事”。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运用专记与特记,其界限还不太明显,以至于可以混用。但较早(90年代始)的上海《松江县志》出现既有专记又有特记,同时并用,位置都在较后,“文革”是专记,“松江府”是特记,显示出两者的区别。

《上海通志》中设第四十五卷为专记,分“文化大革命”纪略、地方志编纂、姓氏三章;第四十六卷特记,分上海租界、上海外国侨民社区、会馆(公所)同乡会、帮会、烟赌娼五章。笔者曾询问过上海姚金祥,专记与特记之区别,答曰,“两者区别并不大,其实都可以称为专记”。也就是特记所设内容也可列入专记,反过来专记内容也可列入特记。那么,为何又要分开呢?细分析一下内容,还是会发现两者确实有所不同,“文化大革命”纪略、地方志编纂、姓氏,这在全国各地都会有,而上海租界等内容则具有上海的地方特点,故分开记述。实际上,这是一种原有专记的细化或分化,是专记的发展。所以我们可以确定含义为:特记是在专记的基础上,为突出地方特点而另设的一种“记”。它的关键词语是在“特”字上。

《无锡市志》续志篇目卷首设特记,分为:一、市歌、市树、市花;二、无锡获得的国家级荣誉称号;三、无锡市基本实现小康社会目标;四、无锡市经济社会发展各项指标在全国、全省、“长三角”地区的位次。最后一卷设有专记,分为:一、申报江苏省历史文化名城;二、无锡太湖博览会;三、重大节庆活动;四、再就业工程;五、希望工程;六、送温暖工程;七、扶贫活动;八、新市民安居乐业工程;九、重大事故。这些特记与专记的内容单设,一是因其有特色、特点,二是有些工作活动较为重要,且是由几家合在一起做的,不便于归在哪一门类中。对哪些内容可以放在特记或专记,曾反复推敲、调整。原本无锡太湖博览会放在特记中,后移至专记。有专家不同意将获得国家级荣誉放在卷首特记中,但无锡仍暂时放,只是不像小专记那样展开来写。所以四个特记,总篇幅很短。而专记本身就是因放在章节中份量不够,要求说透,相对讲篇幅要大得多。这是无锡处理特记与专记的又一区别。

安徽有些地方除了采用专记外,也采用特记,区别于专记。

三、专记与特载并用及其区别

新一轮方志中,有许多地方采用了特载的形式。特载是年鉴中普遍采用,现引用到志书中来。与专记相比,特载可以放在前面,较为突出,专记则一般放在最后。

上世纪90年代,笔者在河南看到志书运用特载的较多。新编的《锡山市志》设有特载,其内容有:一、中央领导视察锡山;二、综合实力“三连冠”;三、建置区划调整。有的专家不太赞成把中央领导人视察作为单独列为特载或特记、专记,认为志书应讲究平实,归入大事记中即可,否则类似于旧志置于首位的皇帝巡幸、宸翰等。但也有人认为这是突出本地的重要,表明有那么多的中央领导人来视察。《无锡市志》续志篇目原来在开首特记中也有这一类内容,后删除归入大事记中。锡山的综合实力“三连冠”是有地方特色的内容,按上述特记的特征,似可归入特记,但锡山已设特载,不再设有特记,故特载与特记不太可区分。至于建置区划调整,按理可归入章节中,不必单独设置。但该志下限是2000年,2000年12月21日国务院宣布锡山市被撤改划为锡山区、惠山区,也就意味着本志是锡山市建置划一句号之作,所以这里的建置区划调整有着与一般行政区划调整不同的意义,设特载专门记载有其必要。

安徽《蒙城县志》既设置特载,又设置专记。列出如下:

特载四篇:专记四篇:

1.庄子与庄子故里1.发展中的蒙城劳务经济

2.中国原始第一村2.面向市场办职高

3.牛群在蒙城3.2003年抗击“非典”

4.黄牛第一大县4.2003年抗洪纪实

可以清楚地看出特载如同《上海通志》中的特记,有其地方性的特点;专记也如同《上海通志》中的专记一样,为志书章节不能展开来的大事件。细分两者,会发现还是有所区别的。

严格来讲,特载之名虽然取自于年鉴,但即已入志书,它就要符合志体,而且从它的内容到形式,应属于专记的一种,是专记中升格至一级类目归于卷首的一种特殊的类目形式,主要在是对一个地区某些特别重大的全面的事件进行深层次全方位的记述。实际上特载就是特记,将特载改为特记,其命名更符合志书的体裁。

四、杂记、丛录的用法及其与专记的区别

新方志设置具有旧方志中“杂志”的历史传承性。同时对增强志书的资料性、可读性大有益处。

由于各地对杂记的理解有所不同,因此所记内容也有不同,其表现形式往往有局限性。上一轮志书中《苏州市志》设置“杂记”,内容重在遗闻轶事,但也仅止于此。

安徽《黄山市志》(评议稿)杂记,内容都为名人在黄山,如“陶渊明隐居潜口”,“诗仙李白咏黄山”……评论者认为这方面内容固然很好,但杂记内容应远不止于人物轶闻。

《玉祁镇志》的杂记一开始只有诗歌、对联等,诸如玉祁一些老地名的掌故等其他内容均未涉及,后增补。

《锡山市志》设杂记,内容分为民间歌谣、谚语、故事传说,太单薄。

江苏《昆山市志》所设杂记为第一章前志纠误,第二章前志补遗,第三章文存辑录,有所偏失。

新方志设杂记,虽与专记都为“记”,有相似之处,但按杂记一词之义,其内容还不止是人物的轶闻异闻之类或民间歌谣、故事传说之类。杂记应收录无类可归的资料,包括纪事、灾祥、轶事、异闻、辑文、辨讹等。既设杂记,就要“杂”,就像人们称“杂家”一样,要各方面都有,要使其名副其实。它与“专”字正好有相反之义。

《黄山市志》既设专记,又设杂记。专记下分为:一、邓小平视察黄山;二、江泽民视察黄山市;三、黄山与西递、宏村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三条专记既重大,又有地方特色。与所设杂记也有明显区别。因此人们对其专记并无异议。

新一轮志书又出现了一种丛录。章学诚提出志书分立“三书体”之外,须将稗野说部之流,别置“丛谈”一门,“附于志后,或称余编或杂志”,以备“征材之所余”,认为这样安排,于义于例较为得当。新一轮修志的丛录内容相当于杂记,有的甚至于把属于特载、专记、附录的内容也列入。苏州张家港、吴江、昆山等地都设有此类。如《吴江市志》的丛录有特载(摘录县市级领导重要讲话稿、在省级以上级别发表的重要文章),地方重要文献,重要报道,吴江荣誉录,历史地名录,吴江抗战情况再调查等。张家港的丛录则主要是文化类内容,设第一章文献著述,第二章艺文,第三章文摘。

五、附记

《锡山市志》设有附记。类似于有的志中的小专记。但锡山为突出专记之重要,将专记与附记加以区分。其所设的附记有:

鹌鹑成就大产业,列饲养业之后;标准圩建设标准及评定办法,列圩区建设之后;1991年抗洪救灾纪实,列防汛防旱之后;锡山市第一个私营工业企业,列企业设置个私工业之后;出席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列历届党代表大会之后;前洲镇西塘村职工劳保退休规定,列农村养老保险之后;无锡县“十村千户”家庭文化消费调查,列农村居民生活消费之后;禁毒戒毒,列卫生药政管理之后。这8项有的是否可设为专记,可以值得商榷。但考虑设附记这一做法值得肯定。

也有志书将类似于附记的内容作为附。附在首轮志书中即有,与正文内容有联系,但其规格、位次又要低一等。

六、结言

对于专记,无论大专记还是小专记,形式可以多种多样,不拘一格,但不宜列得太多,应精选。对于特记,重在突出特色。特载宜改为特记,更符合志体。杂记或者丛录,是专志内容的补充,值得重视和提倡,但不宜偏失。附记,是专记和附的延伸、发展。新一轮修志特别重视专题调查资料,并把它列入专记或特记、附记、丛录中,这对于写出志书的深度,增强志书的资料性,提高志书的质量都大有益处。

(作者单位:江苏省无锡市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