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古华园情思(姚金祥 ) 2010/11/19

姚金祥

 

古华园,是奉贤区治所在地南桥的一座公益性园林,位于解放东路、古华路口。它于1984年10月动工兴建,1986年落成开园,至今已形成年接待游客30万人次以上的规模。古华园南门处有书法家宋日昌所题园名的照壁,照壁另一面刻有奉贤得名的传说故事——崇奉贤人(言偃)。园内,秋水院、三女祠、兴园、南桥第一桥等一大批迁入或重建的历史建筑和景观星罗棋布,花草树木相映成趣。经过二十多年的修葺养护,古华园山水生情,绿树成荫,曲径通幽。它像一块绿宝石镶嵌在“南桥”这幅画作之中,又是一个天然的氧吧,释放着沁人心肺的清新空气。如果你忙中偷闲,漫步其间,自有一种怡然、雅致的感觉,难怪它深得奉贤百姓的喜爱。笔者只有要机会,总喜欢到古华园里走一走、看一看。除了放飞对大自然美的享受之外,还别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因为此园的诞生与成长,与地方志维系着一重重甜蜜的亲情……

那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该园准备筹建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公园筹建办公室负责人到方志办聊天,他说起奉贤即将建造一座新的园林,并大致介绍了该园的布局情况。这个不经意间传出的信息,却拨动了笔者开发利用方志资源为现实服务的心弦。很快,针对筹修方案中缺乏奉贤地方特色的不足之处,一份关于将奉贤历史上古园林精华融为新园林元素的建议书便到了建园主持者和设计者的手中。而且,奉贤方志办公室还与县政协秘书处联合,用奉贤县的别称,给公园取了一个别致的园名——古华园。如果将它与嘉定的“古漪园”、南汇的“古钟园”和金山松隐的“古松园”连在一起,更有一番情趣。

主持者和设计者对方志办的建议从善如流,很快对原来的设计蓝图作了重要修改,一批富有奉贤特色和历史文化底蕴的建筑名称成了新公园中的主要景点、景观。比如根据志书上的记载和民间传说,吴越争霸时吴王夫差葬三女于南桥三女冈,新公园便将挖湖堆积的高高土墩取名为“三女冈”,冈上建“望海阁”,旁建“三女祠”,告示一个“骄淫必败”的深刻内涵。曾经被奉贤古代诗人赞颂的“桃花细雨垂杨柳,春在南塘第一桥”的桥畔树起了诗碑;“南塘第一桥”的北侧还仿照奉贤古景点建起了秋水院,著名建筑学家陈从周为秋水院的大厅题写了“超然堂”的匾额。就是园中弯曲如虬的小河,也用当地已经湮没的河名取为“百曲港”,河上架起了原本在明行古寺前的“香花桥”,等等。正是由于修志人员的“四两拨千斤”,让一座新兴园林陡然增添了令人回味无穷的浓重历史感。早在首轮《奉贤县志》定稿时,游园的专家们就对它称赞不已……

此后十多年间,古华园又陆续上马了二期工程和三期工程。经过大规模的扩建,又诞生了一大批景观、景点,比如像秀美的双亭桥,形如弯月的继芳桥,仿照“阅耕楼”等兴建的“晚晴楼”,等等。其中不少景点,依然蕴含着方志资源的信息价值。比如继芳桥,就是根据修志人员采集、并由方志办在其编辑的《奉贤县志资料》和《奉贤县民间故事集成》中反复宣传过的民间故事《糖桥》而建造的,它表彰了一位穷苦人发家后不忘回报社会、回报乡亲的事迹。而新景区新建的一座四角方亭,更是将地方志再次与古华园紧紧连在了一起。此亭因一位古人之名而得名“东海亭”。在四角方亭西南角,由奉贤区地方志办公室撰写的《东海亭记》碑文告诉游人:“东海”就是明成化年间上海地区的著名书法家张弼(“东海”是其号),奉贤陶宅人,时有“吴中草圣”之誉。张弼担任江西南安府知府期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深得百姓拥戴。张弼离任返乡时,当地百姓不仅夹道相送,而且深感其德,立生祠以祭。常言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张弼回家乡时,却两袖清风,只带回南安的一块大石头留作纪念。东方电视台曾经播出过百集历史小故事,其中一集《廉石还乡》,说的就是张弼的故事。古华园扩建时,奉贤区地方志办公室极力支持一位名叫张亚峰(尚质)的老先生倡议,在古华园建此“东海亭”,用以告诫为政者要“盛世养廉”。此举值得称道!

说来也巧。某日,笔者在漫步古华园时,于“东海亭”边竟然巧遇已经高龄95岁的长者张亚峰和首轮参编《奉贤县志》的编辑、78岁的徐祖荣先生。交谈之中,得知张亚峰原是张弼第十六世孙。笔者目前正在协助奉贤区地方志办公室编辑《奉贤文史》杂志,便当场约稿,托徐祖荣采访张亚峰老先生,谈谈张弼家族的世系。张老先生十分惋惜地说到,“文化大革命”毁掉了他家原来保留的《张氏族谱》,但对笔者的稿约还是一口答应。

如今,由徐祖荣先生采写的《张亚峰谈张弼家族世系》的专文,已经在《奉贤文史》第二期上登载。该文详细介绍了从张弼的七世祖到如今最小的张弼的第十八世孙之间七百多年家族世系的来龙去脉。并且,根据该文提供的线索,笔者在明代所编的《张东海先生集》中找到了有关张弼家族世系的不少文字依据。

这真是方志苑中趣事一件!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