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加强中外文化交流、了解和借鉴--访问埃及、土耳其之感(童庆荣) 2010/11/19

2010年7月2日-11日,以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莫建备为团长,秘书处处长孙刚、市志工作处处长梅森、年鉴工作处负责人马学新、研究室调研员朱达轩、秘书处副调研员童庆荣为团员的访问团一行6人,应埃及埃中文化交流协会、土耳其历史协会的邀请,先后参观访问了埃及开罗、亚历山大和土耳其安卡拉等城市。重点考察了埃及国家博物馆、亚历山大图书馆、安娜托利亚文明博物馆、土耳其历史协会、圣索菲亚博物馆,并与亚历山大图书馆、土耳其历史协会进行了深入交流。通过研讨、交流,感受到了文明古国埃及和土耳其悠久丰富的历史文化,对从事与本办相近文化事业的历史、图书馆界同行如何获取世界知识产品的途径,开展研究和图书保护项目的办法,以及致力于以研究本土语言与历史(包括国史和地方史)为使命的做法有了较深入的了解,达到在交流中借鉴,在借鉴中提高的目的。

埃及在博物馆数不胜数,国家博物馆堪称其中翘楚。埃及国家博物馆是当今世界闻名的大型博物馆之一,藏有埃及考古发现最精华的部分,是一座反映7000年埃及文明悠久历史的宝库。因这座博物馆以广为收藏法老时期的文物为主,埃及人又习惯地称之为“法老博物馆”,是由被埃及人称为“埃及博物馆之父”的法国著名考古学家马里埃特于1858年设计建造的。博物馆一层主要展示古埃及的一般文物,其以年代的先后而划分为新王国、中王国、古王国三大组成部分,文物依各自所在年代而被分门别类予以陈列。可以看到从古王国时期(公元前2686年至公元前2181年)到公元五、六世纪的罗马统治时期的珍贵文物。二层则是按照主题展出,陈列有最珍贵的馆藏,其中包括被誉为埃及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第十八王朝法老图坦卡蒙的金面罩。我们领略到古埃及劳动人民的智慧、文明和生活面貌,并为埃及古代文化的悠久和灿烂所折服。遗憾的是,这里展出的历史文物,只有少数一些展品有阿文或英文说明,讲解员介绍说,由于古埃及象形文字的长期失传,虽然近代欧洲人破译了象形文字,但后代人很难读懂真正的含义,这使我们感悟到文化传承和古籍整理的重要性,并且自然联想起本办正在开展的上海地区旧志整理工作,将旧志整理项目明确列入上海市地方志工作十二五规划中,既是业务要求,更是地方志工作的职责和传承文化的使命。

亚历山大是埃及第二大城市,也是非洲的第二大城市,是埃及和东地中海最大港口,早在1992年就与上海市缔结为姐妹城市。亚历山大作为埃及的代表性城市之一,参与上海世博会首创的“最佳城市实践区”展示,其中突出表现亚历山大图书馆。2002年10月建成矗立在托勒密王朝时期图书馆旧址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主体建筑宛如一轮斜阳,象征着普照世界的文化之光。据工作人员介绍:图书馆总面积8.5万平方米,包括主图书馆、青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天文馆、手稿陈列馆、古籍珍本博物馆、文物博物馆、科学历史博物馆等。拥有2300年历史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重新焕发了生命青春,新图书馆的管理人拥有与托勒密一世同样的雄心:为亚历山大图书馆网罗天下信息,再次成为具有世界性影响力的一流图书馆。不同的是,重新起步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不再把能够收集到多少藏书作为评判标准,而是要让世界每个角落的读者都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图书馆,浏览图书馆的藏书,并运用互联网技术储存信息,其数据库与全世界主要的图书馆网络相连。作为一家公共机构,亚历山大图书馆可行使自治权,其主要收藏涵盖了从古希腊、古埃及和伊斯兰教的经卷手稿到现代的诠释性文献。图书馆资料部主管介绍说:通过国际社会和各国的帮助,亚历山大图书馆现在征得了大量珍贵图书、典籍、手稿、书画和影像制品,其中包括中国捐赠的《中国通史》、《中国药物大全》、《二十四史》等极有收藏价值的书籍,还包括2004年9月上海图书馆开设的“上海之窗”。珍贵的馆藏是亚历山大图书馆最值得自豪的地方,亚历山大图书馆目前不仅是埃及的文化重镇,更是游人如织的著名旅游景点,是全世界学者和旅游者向往的文化圣殿。代表团团长莫建备着重介绍了上海市地方志书和年鉴的编纂情况,并赠送上海文化建设的一项重大工程《上海通志》与《上海年鉴(1996~2005)》光盘和苏绣《山水画》。双方就获取知识产品的方法、途径,以及图书资料的保护进行深入探讨。她们在表示再次欢迎和感谢的同时,希望进一步加强馆办之间文化交流与合作。随后,工作人员引导我们参观了图书馆、古籍珍本博物馆、文物博物馆。

由于亚历山大图书馆不仅仅是图书馆,而且是一个综合性的学术机构,其优势在于:资源为人服务,研究成果再丰富资源,形成从物到人又从人到物的良性循环,使“亚历山大图书馆成为埃及与世界的骄傲”。本办正值准备上报通志馆新馆立项之时,他们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位于小亚细亚半岛上阿那托利亚高原的西北部,素有“土耳其的心脏”之称。定都之前只是以有着柔软细长绒毛的兔、猫,羊闻名,而现在已是土耳其主要政府机关、外交使馆的聚集地,曾经只有一些手工艺品生产和小商小贩的安卡拉,现已是一个众多豪华宾馆,银行及商业大厦林立的现代化都市。

与土耳其历史协会交流之前,我们参观了国父纪念馆(土耳其之父:穆斯塔法·凯末尔),穿过两排花岗岩石狮守护的甬道,面对军人持枪守护的国父陵堂,聆听讲解员介绍,不得不使人对这位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伟大业绩感到钦佩。在绿树成荫的小山坡上,我们进入此次与国外交流研讨的第二站——土耳其历史协会,会长亲自接待了我们,并陪同一起参观历史协会的图书馆,会长专门请来了曾在北京语言大学留学9年的中博士当翻译,详细介绍了协会的历史和运作情况。一直致力于以研究土耳其语言与历史为使命的土耳其历史协会,非常重视与各国文化机构的交流,其会员包含安卡拉大学、中东技术大学等高等学府的著名学者,研究领域非常宽泛。会长除了认真倾听莫建备副主任介绍上海修志编纂情况外,还对赠送《上海通志》与《上海年鉴》光盘和苏绣《国色天香》表示感谢,特意请求我们为协会推荐一本最有代表性、权威性的反映中国发展历史的书籍供他们翻译或合作推介,并表达了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合作意愿,莫建备欣然同意。

我们觉得,交流能够促进合作、取长补短,纵观历史,丝绸之路促进了东西方的交流,随着中国的日益开放和经济建设的深度发展,我们都知道进步的历程里需要的是交流,从我们访问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和土耳其历史协会的收藏看,中文书籍很少,且未成系列,说明中国的文化交流还远没有想像的那么美好,但愿我们的交流合作能起到让他们进一步了解中国、了解上海,进而增进友谊的作用。(童庆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