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旧时乡里小志的编修记录--读《江湾里志》序跋(冯谷兰 ) 2010/11/19

冯谷兰

 

2006年5月18日,由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指出:“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

地方志是记载一个地方古今综合情况的志书。所谓一个地方,古代是指省、府、州、郡、县、乡、镇、里、村等。所谓古今综合情况,是指这个地方的建置沿革、地理环境、民族、户口、以及这个地方的古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科技、卫生、体育、民情、风俗、名胜、古迹、宗教、方言、逸闻、轶事、地方文献等等。所谓志书就是记载人、事、物的书。因此,地方志是一个地方的百科全书①。

据前辈考,最早以“志”为名的地方志书是西汉的陈木所撰《益州志》,最古用“方志”二字称其书名的为隋李播《方志图》二卷,但这两本书均已散佚,我们仅仅能从后人编辑的书目中得知它们的名称②。自东汉迄于北宋,千余年间,地方志曾以地记、地志、图经等名称和形式长期流行。迨至南宋,发展成为定型方志。元代,方志稳定发展③。至清代,因文字狱,学者或埋头故纸堆、或编纂地方志,修志成为时尚,甚至还产生众多修志世家,如江西靖安县舒氏八修志书④,清代地方志在数量与体例上都达到了极盛与完备。

清代的乡镇志也达到空前的鼎盛。乡镇志,是记载县以下一乡、一镇、一村、一里、一场等情况的志书,包括乡志、镇志、场志、里志、巷志等。乡镇志始于宋常棠《澉水志》和沈平《乌青志》,元代基本沉寂,明、清恢复发展,并呈现出兴盛局面。乡镇志主要分布在江苏、浙江、上海、山东运河沿线等经济文化发达地区⑤。乡镇志的体例有仿府县志,横排门类,纵贯叙述,也有因地制宜,灵活取舍,与府县志不尽相同⑥。乡镇志具有反映市镇的中心地位,注重记载商品经济发展和社会风尚的变化,注意记载乡镇规模,反映市镇经济繁荣,多采稗说野史等特点⑦。乡镇志是地方志书类型之一,同样具有资治、教化、存史的功用。地方士绅大多热心乡镇志编辑⑧。下面,试以民国版《江湾里志》为例,了解清朝、民国年间乡镇志的编修情况。

“江湾以虬江得名,遂以名镇,故又名小曲江”⑨,宋建炎四年(1130年),“韩世忠……中军驻江湾”⑩。从里志的记载中,我们知道江湾镇是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古镇。民国初,江湾属宝山县,“面积一百零七方里七分”,地“东西凡八里,南北凡二十一里”之狭长形。民国八或九年,户数和人口数均比民国五年的“九千七百二十一”户和“六万五千五百四十九”口大幅增加,达到“户增为二万二千七百四十八,口增为十万十万四百六十八”的繁盛情况。

续修《宝山县续志》的宝山人士钱淦(字印霞)“感于征集文献之困难,于是有重修各市乡里志之举”,对《江湾里志》初稿“参互考证,详加厘定”后总纂成稿。《江湾里志》在民国前曾有过三次编修,从《江湾里志·艺文志·书目》中,得知清朝曾经编修过《江湾志》、《江湾续志》,但三次编修的志稿今均已散佚。

通过民国版《江湾里志》的序、跋,我们可以比较深入地了解到里志几次编修的情况。志稿有序七篇,除总纂钱淦作序外,另录入旧序六篇,分别为里志前三次编修时撰。旧序一,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里志始纂者之一李保泰(字邃菴)撰;旧序二,嘉庆十五年(1810年),侯守仁(字勖齐)撰;旧序三,道光六年(1826年),王坤(字犀台)撰;旧序四,道光八年(1828年),续纂者之一盛大镛(字砚巢)撰;旧序五,道光六年(1826年),章谦存撰;旧序六,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施锡卫撰。志稿后附跋二篇,分别为民国年间张宝鉴(字小兰)、沈鸣时撰写。

由旧序一,初略得知里志始修情况。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里志始纂者之一李保泰(字邃菴)自序,其曰:“周制万二千五百家为乡,有乡大夫掌之。其下为州长、族师、以及比长。道艺德行有书,贤能有书,当时载之,后世传之。小史掌邦国之志者是也。吾吴之有江湾,犹沧海一粟,太仓秭米而已。然总其广轮之域,户口殷繁亦几及万家。自宋、元、明相继以来,寂寥千载,罔可指数,岂其地果荒僻与记载失传,文献鲜征,忽焉如飘风之过耳,声销迹灭与无何有之乡者,盖不知凡几矣,宁非生是地者之责欤”。文中,我们看到了中国修志的传统,也看到了传统士大夫的责任。所以,“江湾之有里志,创始于李邃菴先生”,其“念里中向无志书,悉心采访”,与李大智(字香坪)共同“就见闻所及,援笔记之”,“其所着述皆存而不论,论而不议,以待后人之采择,实为吾乡志书之嚆矢焉”。然,初修的六卷志稿未刊行,且“阅二十年而稿几散佚”,于是,有了嘉庆、道光年间的里志续修。

第二次续修里志,留下了四篇旧序。撰写旧序的时间跨度为从嘉庆十五年(1810年)至道光八年(1828年)。从序文中我们知道,续纂者盛大镛与李成凤(字少坪)在三十年时间中,三易志稿。第一稿,借得李保泰的江湾、殷行合一的《江湾里志》“草字钞本”,“恪遵门类”地将乾隆甲午(1774年)以后的情况“续之”;第二稿,“乾隆六十年”(1795年),江湾里“按镇设厂”办赈,“分领乡图,官为定之,则界限可据”,故将志稿“门类稍增损”,并“分合”调整;第三稿,因殷行已于乾隆甲寅(1794年)分厂,将殷行之内容统写在江湾志之中,“无论名物、沿革,依次夹叙”,以为不妥,遂“另定目录,附于卷末”。三稿后,“原六卷,今八卷”的里志质量已经大有提高,故传世已必然。如,知宝山县事中州王坤曰:“公余呈手辑《江湾志》钞本阅之,若网在纲,有条不紊,兼史家才学识三者之长,心甚嘉之”,续修者之一“砚巢尊崇前哲,购求遗稿,録其已志,而增其未志,与同学之士上下议论,损益惬心,屈指逾三十年,而书已成帙矣”,“砚巢又虚怀佩服,不惮其严,而乐于易稿,以为一方有用之书”,“期于必传者乎”。难能可贵的是,宝山县学司训铜陵章谦存对续修的志稿提出批评,认为志稿存有七处不妥,希望修志者能“辨之”。其曰志稿“今曰以言代图,有诵训无土训矣,此无图当校者一也”。“今且忽讳忽不讳,愚谓正当倣序、传之例,则全书可以无讳,此体例之当校者二也”。“今者班固之时,非史迁之时,仕迹所陈,又非有丙、魏、龚、黄而顾循史迁之旧,不亦傎乎?此先后之当校者三也”。“今以学行名其目,意本文学、德行二科以立名,非徒古今史之所无,即圣门高弟已不能兼,且曰学行既游、夏兼曾、闵矣。又立孝义一门,不且赘耶?此名义之当校者四也”。“今之所称孝义者,是曾参与卜式同传矣。此大小之当校者五也”。“以今学行言,先生乃一代大着述家,视商文毅、薛方山诸君且过之;而顾与试风檐君比并声价,岂不冤乎?此位置之当校者六也”。“欲誉反毁,正漂杵之论。此文义之当校者七也”。续纂者盛大镛与李成凤三十年时间中,三易志稿,体会其中之艰难,盛氏曰:“自有事于《江湾里志》至于今,统计前后垂三十年,稿凡三易”,“稿虽三易,自信綦难。三十年中,前徽既远,旧雨仅存”,“自顾残生,衰朽日甚,益怆然于此事之不可延缓矣”。此时,续修稿距乾隆年间初修已有50余年,“耗三十年之心力始得成书”的续稿“特以频年祲歉,物力艰虞,未克付梓。嗣经道光壬寅、咸丰癸丑及庚申三次兵燹,几致散佚,幸获保存”。续修的八卷志稿虽未刊行,经过几次兵燹,竟也保存下来。面对逃过劫难的志稿,民国人士张宝鉴发出“殆有神灵为之呵护欤”的感叹。

由旧序六,我们得知第三次续修志稿的情况。同治(1862-1874)年间,乡人陆星发“虑孤本久而失传,别钞副本,并采访道光以来事实增入各门”,乃再续纂志稿成十卷。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施錫衛为第三次编修的里志序曰“时局变迁,今昔殊异,此皆君着书时所未及逆料者也,而旧德先畴之未泯,遗闻轶事之所留,犹幸有是书焉,为之掩卷低徊而不置”。故第三次编修的十卷志稿“仍以款绌不果刊”。

民国10年(1921年),曾续修宝山县志的钱淦认为《江湾里志》经过三修,“体例盖已略备,然大率辗转传钞,未有刊本,考古者辄引为憾事”。“昔不过三里之市场”之江湾,“今则自镇以南,马路日增,星罗棋布,商埠之发展,直与上界联为一气,无区域之可分,繁盛殆甲与全县。以故物质上之文明进步,政教风俗上之递嬗变迁,较之他市乡尤多特殊之点”,所以,江湾志虽已三修,此时再修时“秉笔者未可墨守成例,畸重前规,详古略今,斤斤于人文之一部,与夫轶事遗闻而已也”。总纂钱淦经过四个月的“参互考证,详加厘定”,十五卷71目志稿既成。

民国十二年(1923年),张宝鉴曰:“《江湾里志》草本于己未编辑完竣送局,蒙总纂君印霞首先纂定成书,讵意未及排印,而君捐馆,兹由本乡取回,筹款排印,附录辛酉、壬戌二年事略,以保存地方文献云”。民国十三年(1924年),《江湾里志》经过“校勘讹夺”后刊行。

刊行的十五卷志稿分两册,分卷列目。卷首有江湾乡图、江湾镇街道图,序七篇,编辑人员题名录,目录,凡例。中分卷一舆地志,设建置、里至(面积附)、户口、村廛、图圩(乡都附)5目;卷二水利志,设河渠、治迹(民浚附)2目;卷三财赋志,设田赋(徭役附)、盐法、货物税、杂捐税、附税、特税、公款公产、洋商年租8目;卷四礼俗志,设风俗、褒扬(旌表、乡饮宾、重游泮宫附)、寺庙、祠宇、教会5目;卷五实业志,设农业、工业、商业(商埠附)、物产(赛会附)、农商会5目;卷六教育志,设书院(义塾附)、劝学员(学务委员附)、乡教育会、学校(毕业人员、教育人员附)4目;卷七交通志,设陆道(马路、铁路、电车路附)、市街、桥梁、航路(航船附)、邮递、电信6目;卷八兵防志,设兵制、营署、墩泛、团防、武略5目;卷九警务志,设警察、消防、卫生(禁烟附)3目;卷十救恤志,设善堂、救助、恤亡、灾赈4目;卷十一选举志,设科贡(痒生附)、仕进、封赠、袭荫、公职、勋奖6目;卷十二人物志,设贤达、孝友、忠节、文学、德义(义耆附)、隐逸、艺术、游寓、方外、烈女10目;卷十三艺文志,设书目、金石2目;卷十四名胜志,设古迹、园林、第宅(会馆附)、冢墓4目;卷十五杂志,设祥异、轶事2目。卷末附刊民国十年至十三年事略,并有跋两篇。

江湾四次修志,自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至民国十三年(1924年)历时近150年,志稿篇幅从六卷、八卷、十卷至十五卷,修者“网罗放矢,参考旧闻,举凡所闻所传皆存而不论,论而不议”,“屏斥是非好恶之观,一言一行、一因一革”,“撷其英华而録之”,使“览者不仅恭敬景行,且知警畏”。“是志虽系乡里小志,但有既懂经济又曾从政的大方之家主纂,因而门类齐备,内容充实、地方特色明显。因民国前里志即有三修,故资料比较丰富、翔实,所谓‘地近则易核,时近则迹真’”,当今整理《江湾里志》的颜小忠对该志评价较高。

通过对该志序跋的分析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士绅文人修志的传统,也看到了编修一部传世良志的漫长过程,更看到了几代修志人的付出与努力,即便是编修一部乡里小志。这种小志的编修过程实乃一种提醒,即当今修志任重而道远。

(作者单位:上海市虹口区地方志办公室)

 

注释:

①②④⑤⑥⑦⑧《方志学》黄苇等著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6月一版,15页,16页,231页,27页,221-222页,225页,226页

③《中国地方志精读》戴鞍钢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12月一版,3页

⑨《江湾里志·卷一·舆地志·建置》;⑩《江湾里志·卷八·兵防志·武略》;《江湾里志·卷一·舆地志·里至》《江湾里志·卷一·舆地志·户口》;《江湾里志·序》;《江湾里志·卷四·礼俗志》;《江湾里志·旧序一》;《江湾里志·跋一》;《江湾里志·旧序二》;《江湾里志·旧序四》;《江湾里志·旧序三》;《江湾里志·旧序五》;《江湾里志·旧序六》;《江湾里志·跋二》

《上海方志提要》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年7月一版581页、586页

《上海方志提要》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年7月一版第414页,误为“共69目”

上海乡镇旧志丛书11《(清)罗店镇志、(民国)盛桥里志、大场里志、(民国)江湾里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6年1月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