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关于增强志书资料价值的思考(沈慧 ) 2010/11/19

沈慧

 

志书和其他著作相比,其特点在于资料,其优势也在于资料,正如胡乔木所言:“地方志的价值,在于它提供科学的资料”。志书体例的这一基本属性,要求我们必须倾力以资料取胜。如何以资料取胜?首先资料要准确,第二资料要全面,第三,资料要有层次,第四资料取舍要得当。

一、资料要准确

1.资料要真实。地方志素有存史、资治、教化三大功能,三大功能的实现建立在志书资料绝对真实准确的基础上,否则则无从谈起。陈桥驿先生讲过,“外国汉学家使用中国方志的确实不少,但他们对方志的唯一要求就是资料……。北美汉学家对中国方志的希望之一是尽可能扩大规模和资料含量。”他还说:“由于我自己长期以来阅读方志就是为了资料,所以并不回避我把资料作为方志核心的看法。……方志的可贵在于资料,方志的生命力也在于资料。”资料是方志的核心,方志能成为宝贵的文化遗产,就是因为它保存了真实丰富的资料。对入志的资料要严格把关考证,不能前后矛盾和张冠李戴。

2.概念要准确。概念不准确容易产生歧义。有部志稿的“人民代表大会”篇记载:出席会议代表××人,“列席代表”××人。实际上,人民代表大会上没有“列席代表”一说,只有“代表”和“列席人员”之分。《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成人员和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乡级的人民政府领导人员,列席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县级以上的其他有关机关、团体负责人,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可以列席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由此可见,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上的列席人员可分为“法定列席人员”和“决定列席人员”,但不能称之为“列席代表”。即使有上级人大代表列席下级人民代表大会,也应称为“列席人员”,而不应称“列席代表”。志书记载人民代表大会时出现的“列席代表”的提法,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符。许多志书还将“人大代表”混写成“人民代表”。人大代表与人民代表是两个概念。人大代表是一个特定的概念,是一种专门职务的特称,它的产生,要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且肩负着相应的法定职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二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照法律规定选举产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组成人员,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是地方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组成人员。”从这些法律规定中可以看出:(1)代表是依法选举产生的,代表的地位具有法律性;(2)代表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组成人员中的一份子,其地位具有权威性;(3)代表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履行代表职务,代表的是全体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其地位具有人民性。而人民代表则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泛指拥护宪法的各阶级、各阶层和各人民群众团体、组织。凡是能代表一方面的人民群众的,都可以称为“人民代表”,而不需要按国家法律程序产生,也没有相应的法定职责。人大代表当然是人民的代表,但不宜简单地直接称为人民代表。这一点,是我们在二轮修志中应该注意的。有部志稿将“司法机关”特指为司法局,“司法单位”特指“监狱与劳教所”,“司法工作”特指“法制宣传与法学研究”,这在概念上也是不对的。“司法机关”指行使司法权的国家机关,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司法机关,是指行使国家司法权的专门机关,在我国只包括行使审判权的人民法院和行使检察权的人民检察院。广义的司法机关,还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以及负责执行刑事判决、裁定的劳动改造机关和对其实行管理的司法行政机关。因此“司法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司法单位”与“监狱、劳教所”,“司法工作”与“法制宣传与法学研究”,在概念上是不相等的。

3.归类要正确。首先,分类标准要一致,否则会造成逻辑混乱,内容交叉。有一部志稿其篇目为:第×节教育一、大学二、中学三、小学四、幼儿园五、中等职业技术教育六、成人教育七、特殊教育八、教学研究九、教师

这一个节中目的设置,1~4目是一个标准,5~7目是一个标准,8~9目又是一个标准。前四个目是学校,5~7目是教育类型。前七目,具有分的性质,后两目具有总的性质。如果前七个目不含后两目内容,则不够完整,如果前七个目将后两目内容全部包括了,则后两个目的内容就与前面重复。第二,分类时要注意层层统辖。一个篇下面设几章,这几章的内涵相加,应该等于篇的内涵,一个章下面设几节,这几节的内涵之和也不能大于章。许多志书将“人大”和“政府”合为“政权”,这实际就存在章之和内涵小于篇内涵。因为按广义划分,政权包括人大、政府、公安、检察、法院、司法行政、武装等,如按狭义划分,政权卷应包括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有部志稿在分类时更甚,从内涵看节比章大,章比篇大,如:“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工作”,下设两个目:“党的建设”和“干部队伍建设”。从内涵看,“党的建设”要远远大于“组织工作”,“党的建设”包括广义和狭义两个层面的建设。狭义的党的建设,主要指的是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制度和反腐倡廉建设。广义的党的建设,包括狭义的党的建设的全部内容,还包括党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组织路线和党的纲领的制定,包括党在各个阶段的中心任务的确立,等等。

    二、资料要全面

方志是记述一个地方自然与社会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著述。“横不缺项”是对篇目制定的要求,“纵不断线”是对内容记述的要求,“横不缺项”“纵不断线”,从横纵两个方面对方志全面性提出了要求。然而,要绝对“横不缺项”是不可能的,能做的只能是“横不缺要项”。“横不缺要项”,对整本志书而言是没有丢漏自然与社会的主要事物,对某一篇目而言是没有丢漏反映此篇目本质特点的类目。看到某志稿在“人民防空”节下仅设两个目:“人防机构”、“人防教育”,显然这就是丢漏了要项,其丢漏的要项主要有“人防工程”、“人防指挥”、“平战结合”等。上面讲到那部志稿的教育节,除分类标准不一致外,还丢漏了教育督导、教育布局、教育经费、招生考试等。同样,要绝对“纵不断线”也是不可能的,能做的只能是“纵不断主线”,对事物发端、转折和结果等资料,对能反映事物发展的标志性的典型资料不能遗漏。“纵不断线”,绝对不能写成流水帐,虽然流水帐一年年排列资料,但由于将阶段性的变化淹没于在了平铺直叙中,事物发展脉络仍是不清晰的,同时造成文字量很大。

三、资料要有层次

如公安中“警卫工作”的记载,除记述重大警卫对象、次数外,还应记载警卫工作由谁负责,对不同人员的警卫如何分工,对不同级别的警卫如何预案等。同样,记述人口流动,除记总量外,还应记载流进人口——从何处来,其结构成份,分布在哪些行业;流出人口——流向何处,落地分布,流动利弊,等等。再如信访,除记载每年个体访、集体访的总量外,还应记载每年信访的分类。有部志书对信访作了如下记载:“1987年受理信访3119案,4202件(次),属于遗留问题36件,占17.5%,干部作风问题762件,占18.1%,民事经济纠纷622件,占14.8%。1988年受理信访2683件(次),历史问题下降到13.6%,揭发干部腐败问题上升占20%,同时增加了土地纠纷问题,涉及面广,并出现集体上访案件。1990年,受理信访1690案,2468(次)。反映干部作风问题上升到26.4%,占第一位,纠纷问题占第二位,治安问题占第三位”。从中可以看出历史遗留问题的下降,大量现实问题的上升,现实诸问题年际之间的变化。再如记述收入差距,不能只泛泛说贫富差距拉大,还应挖掘更深层次的资料,诸如城乡收入差距、地区收入差距、不同经济性质单位职工收入差距及城镇内部各阶层之间的收入差距等等。只有将内容细化了,才能反映出社会的全貌,志书资料的广度和深度才能体现出来。

四、资料取舍要得当

1.反映事物本质的内容应详写

“人民代表大会”既是我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名称,又是依照宪法和法律行使国家和地方权力的各级国家权力机关。方志记载的“人民代表大会”应是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人民代表大会”。记载人大及其常委会如何行使权力,应是“人民代表大会”重点记载的内容。再如“人民政协”,人民政协,不是政权机关,也不是国家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而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联盟。如何以资料体现人民政协的这种特性,应是修志者花功夫做的事。

2.地方特有的或先行的内容应详写

对本地特有、先行的事物在篇目设置上可升格详记;不升格也可把篇目列细些,记述详些。苏州、杭州同被誉为人间天堂,单以风景而言,杭州多为天然景色,苏州则多出自人工,以园林著称于世,并成为江南园林的典型代表。《苏州市志》为了反映这一重点和特点,特将“园林名胜”单独成篇,并在《建筑》卷中设立“园林建筑”章,既突出重点又反映出特色。而首轮《杭州市志》没有将西湖独立成篇,仅在“风景名胜篇”中设了“西湖概况”和“西湖风景名胜区景点”两章。首轮《杭州市志》的不足在二轮志书中得到了修正。二轮《杭州市志》将“西湖”单独成篇,分西湖形成、规划管理、水域治理、山林管护、文物保护、景观名胜、物产风俗、旅游经营、艺文等9章进行记述,将西湖周边的风景名胜、历史遗迹全部纳入其中,使人看了目录就对西湖和杭州有深刻的印象。关于地方先行的内容应详写,仓修良先生有很多精辟的论述,如他认为浙江永嘉的包产到户如不单独成篇至少应放到章的位置,因为它是全国包产到户最早的发源地。永嘉桥头纽扣市场,是改革开放后国内最早的小商品市场,对后来全国小商品市场的兴起起到了星火燎原的作用,在县志中也应详写。仓修良先生的这些观点对二轮修志有着重要的价值。

3.本轮志书断限内新出现的内容应详写

以“人民代表大会”为例,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不断发展,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逐步完善。在二轮志书断限内,各地相继建立了人大常委会领导接待代表制度、人大常委会专职委员分工联系代表小组制度、代表联系选民制度、代表视察调查制度、人大代表约见政府领导制度、代表列席人大常委会会议制度,公民旁听常委会和人代会议制度,两项评议制度等。人大及其常委会对干部的监督也逐渐制度化,规范化。这些是人大篇中应该注意记载的。就“政府”篇言,“政府”只记述机构、职官,也不合适。因为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政治体制也进行了改革,政府的职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政府职能由单纯管理向管理服务转变,由微观管理向宏观控制转变。政务公开制度、市(县、区)长热线电话制度、听证制度、建议提案办理制度、岗位责任制度及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等反映了政府职能的这种转变,这些都是政府篇应该记载的。

4.横向看全国都一样的,纵向看,每年都一样的、变化不大的事物应略记

如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记载。人大会议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人民代表大会每届的任期、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议程、人民代表大会的职能这些都是宪法规定的,这在全国具有共性。这些共性的内容应该记载,但可略记,以能看清为度,可采取综合与列表结合方式记述。综合记述部分:志书断限内举行过几届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几年,会议的议程和主要任务。列表记述部分:届次、会议时间、代表人数(应到、实到)、审议议题数,听取报告数、通过决议决定数,选出国家机关领导人数,议案、建议、意见数,会议地点等。其它工、青、妇代表大会、民主党派代表大会等,均可采取合并、精简、略写方式。二轮志书是对首轮志书的续修,一些静态部类的内容在前志中已经详细记载,短期内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在二轮志书也可略写。

(作者单位:浙江省湖州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