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磨稿三悟(刘幼渺) 2011/01/27

刘幼渺

 

志书编纂素有“一抢、二磨、三改”的工作特点和要求。如果说好文章是改出来的话,那么好志书则是磨出来的。这个磨字,是决定一部志书质量高低的关键。当志稿进入磨稿阶段的时候,才明白这磨稿原来是个耗时耗力耗气的活儿,急不得,也哭不得。由此也悟出了个中若干道理,主要是三个感悟。

第一个感悟,就是资料长编工作还应该再扎实仔细一点。现在回过头来看,磨稿阶段的一些问题,本可以在做资料长编的时候就应该弄清楚的。比如,表格中的数据与正文中数据不相符,某个机构的名称有几种称呼,某件事情的发生时间地点前后不一致等等。这些都是在做长编时留下的后遗症。怎么造成的呢?关键在于当时没有对入编资料进行核对核实。这看上去好象是个很明白的道理,但做的时候为什么就被忽略了呢?回想起来,原因有三点:

一是过于相信工作总结和新闻报道方面的资料。第二轮修志所接触的大部分资料都来源于各单位部门的年度总结,单项资料不多。这就给我们选材造成一定的局限性。但我们当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认为工作总结既权威又全面,涵盖了一个单位部门的方方面面,基本要素理应都在里面了。但实际上,这些资料进入志稿后,某些假空错漏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这主要是因为现在的一些工作总结主要是给领导看的,必然要讲领导想听的话,拣好听的不算,还要夸大其词,而把应该要反映的基本情况给隐掉了。比如,安保方面的总结没有劳防用品(包括工作服)的内容、行政部门的总结没有食堂、厕所、浴室的内容等等诸如此类,都属于基本工作的缺失和基本情况的遗漏。往往一篇几千字的工作总结,真正能入志的内容充其量只有几行字。现在看来,部分工作总结既不权威也不全面,只能说提供了一个整体框架和若干条线索,而里面的一些具体内容还是要靠我们自已化功夫去搜寻。

二是年度总结中的数据与表格中数据没有进行比对。志书大量采用年度总结性资料,这是正常的。但我们在采用某些数据资料的时候,往往会把总结性资料和表格资料分别采用。如果两者提供的数据正好相符,那也就罢了。问题是由于两者表述的时间、角度不同,所列的数据往往是有差异的,有些往往差异还很大。比如,烟草进出口方面1994年工作总结中寄售烟进口为零,而另一份表格中显示,1994年寄售烟进口为395件。这就差异很大了。可怕的是这两个数据都写进了志稿中,直到第六次集体通稿时才被发现。结果经过与进出口有关单位核实,表格中的数据是正确的。如果在做资料长编的时候就及时比对核实,就不会把这样的错误带到志稿中来了。

三是编者之间没有进行资料交流对比。由于实行的是篇目负责制,各个编辑都从自已分管的篇目出发,搜集资料,选择自已认为可入志的内容。尽管分工不分家,相互之间也彼此交换资料,但这仅仅表现在把不属于自已所需的资料主动提供给相关编辑而已。对涉及共性内容的资料,由于采集角度和资料来源的不同,就会造成同一个内容表述却各异。比如,(集团)公司至2003年对外投资累计金额,在总述、机构篇、多元经济篇、企业文化篇中都有所涉及,而资料又分别采自局(公司)办公室、综合管理处、财务物价处和投资管理处,到了这4个篇章中,这一金额便出现了3个不同的版本。在第三次通稿中这一问题被发现了。经过核实,确认投资管理处提供的金额是最权威的。如果在做资料长编的时候,各编辑能对各自掌握资料进行细致地交流对比,这种情况就完全能避免。第二个感悟,就是征求意见要找对门路找对人。初稿出来后,形成征求意见稿,送交上下各个方面征求意见,这是必不可少的工作环节。然而,要把这个环节的工作做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不是所有人都关心重视修志工作,你如果把志稿送交这些同志手中,他们自然不会认真看。其次,你送交的对象他本身对以往的工作不了解,他就无意见可言。所以,征求意见一定要要找对门路找对人。第一,一定要找那些了解掌握本单位部门相当一段时间工作的同志征求意见。第二,一定要找那些懂专业的行家征求意见。在这方面,我们是吃了一些亏的,有些亏可能还没有显现出来。这是我至今仍然不那么踏实的地方。作为修志人员不怕提意见,就怕没意见。没意见的章节,就是让人不踏实的地方。

第三个感悟,就是要始终坚持志书编修的学术氛围,彰显集体智慧。在这次烟草志续修过程中,我们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很好地解决了主编和编纂人员都要过得硬的问题。修志是系统工程,也是团队工程。修志工作本身固然需要每个个人的综合能力,但更需要团队精神和协同作战能力。

本轮烟草修志一开始就面临编纂人员少、懂修志的人少、烟草行家少的特殊情况。所以,我们也一开始就把“众手成志”作为我们贯穿本轮烟草修志工作全过程的理念。坚持发扬团队精神和协同作战能力,以集体的智慧、集体的努力,确保完成这一系统工程,实现“修成正果”的目标。为此,我们制定并坚持“学习培训、篇目责任、交流讲评”三项制度,实行自我培训,分篇负责,集体讲评,综合考核,努力提高自身素质和工作质量。而要实施好这三项制度,必须有赖于每个人的工作主动性和积极性的充分发挥,这样才能真正形成团队精神。我们修志办同志各有所长,也各有自己兼职的其它工作,但在修志这个主业上,我们每个人真正做到了有建议出建议,有想法谈想法,能者多劳,有力出力。彼此间既不分你我(你分管的篇目有问题,只要我看出来了就及时提出自己的见解并一齐商量解决),也不分上下(你领导没想到的问题,只要我想到了就主动提建议谈设想并大家讨论共同解决)。特别是在志书完成初稿后,进入征求意见、补充修改、集体统稿阶段,以集体讨论贯穿始终的志书统稿形式,使集体的智慧、集体的努力得到了更充分地发挥,充分显示了单个人无法替代的作用。从篇目大纲的确定到每一阶段工作计划的制定实施,从初稿的撰写到6次集体统稿,无不是集体智慧、集体努力的结晶。

(作者单位:上海市烟草专卖局修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