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坚持"述而不论"原则 实现"著述性"学术目标(霍美芬) 2011/01/27

霍美芬

 

在首轮地方志编纂工作中,关于“述而不论”和“著述性”,是广大修志工作者普遍认同的基本原则和编纂志书的追求目标,并且已经有了很多的实践和相当水准的理论探讨。现在重新学习与认识,对第二轮志书的编修仍有裨益。以下是笔者一些十分粗浅的学习体会,叙述于此,求教大方。

一.“述而不论”是志书编纂章法上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

 “述而不论”是说地方志的记述,要用翔实的资料说话,忠于事实,不直接分析评论,要把观点倾向、是非褒贬、成败得失寓于记述之中。“述而不论”是方志界历来遵循的编纂章法要则之一。春秋晋国之董狐,直书赵盾弑君之罪,开“直笔”之先河;司马迁作《史记》,坚持了“实录”精神,并为后代进步史学家所宏扬发展。唐代史学家刘知己在中国古代第一部史学理论专著《史通》中曾说:“良史以实录其书为贵”。“所谓直书,就是不掩恶、不虚美,书之有益于褒贬,不书无损于劝戒”。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也曾说:“志乃史体,原是天下公物”,认为修志应该“据事直书,善否自见”。关于“述而不论”,历代史学家和方志学家有不少精辟的论述,是在漫漫两千多年修志发展历程中,在志书编纂章法上逐步形成、发展并延续的一种历史传统。

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普遍开展的首轮新编地方志工作中,“述而不论”和“横排纵写、以事系人、生不立传、不越境而书”等方志编纂章法一样,是修志工作者必须接受的“启蒙教育”,也是大家必须努力遵循的编纂原则。诚然,在第一轮修志过程中,对于这些基本的编纂原则,在修志工作者中是有一些不同的见解、有一些争议的。但经过20余年的工作实践,广大修志工作者普遍本认同了这些原则,并努力运用于修志实践,先后修出了一批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良志。其间,“述而不论”等编纂原则的贯彻执行,不能不说是对保证第一轮志书的质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2007年11月28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印发的《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第二轮地方志编纂的若干意见的通知》中,仍将“述而不论”列为志书编纂的“基本原则”之一。这是因为:其一,要坚持“述而不论”的编纂原则,是由志书的性质决定的。地方志不是进行议论或评述的论文或著作,它的重点是“记”而不是“论”。志书在记述上要力求表现出各种事物的相互关系,但这种相互关系的研究的本身不在记述中展开;志书还要记述各门类专业学科的研究成果,但不对专业科学的内部机理及逻辑进行推导、论证。因此,能否坚持“述而不论”,是审核编出来的“志书”像不像志书、是不是志书的主要界定标准。其二,要坚持“述而不论”的编纂原则,是由志书的社会功能决定的。地方志之所以在中国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这是因为地方志以资料为主体,以纪实为特征,以经世致用而取胜,只有资料的真实、翔实、科学、严谨,才能充分发挥志书“资治、存史、教化”的作用,才能使地方志得以源远流长。其三,要坚持“述而不论”的编纂原则,是由志书的实际编纂过程需要决定的。现在有一部分修志工作者认为“述而不论”在第一轮修志过程中已经解决了,没有必要再旧话重提。而事实上这仍是一个需要引起重视、需要注意把握的问题。笔者在第一轮修志过程中,曾参与了十余部区县水利志的评审工作,几乎每部志书的送审稿中都或多或少会出现违反“述而不论”编纂原则的现象,直接影响了志书的编纂质量。专业志书撰稿人员,虽然或多或少都接受过修志的启蒙教育,都了解“述而不论”这一基本原则。但由于他们原先有的是水利技术人员,习惯于写技术论文或技术报告;有的是“办公文字”工作者,习惯于写领导讲话或工作总结;有的是宣传干部,习惯于写新闻通讯或消息报导;职业的写作习惯随时都会流露。而修志的资料来源,也大都是这类文种,撰稿人在录用资料、撰写志稿时,很容易被“潜移默化”过去。由此可见,从了解“述而不论”的编纂原则,到切实的理解和实践“述而不论”的编纂原则,还是要有一个过程的。随着本轮修志工作的全面推进,必将会有大量新手参与其间,这种现象仍是难以避免的,这个过程可能还是会经历的,因此这是一个值得引起重视,应该予以重申的原则。第二轮修志,更不能输在基础问题上。

二、“著述性”的确立,是志书编纂思想的进步与发展

志属信史,志者,记也。历代众多地方志,大都以记事存史的方式编纂而成,较少体现志书的“著述性”。但前辈中也不乏积极探索者,如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就是颇有心得的先行者。他在《方志辩体》一书中,就自己编纂《湖北通志·地理形势》一事曾说过:“按《湖广旧志》,山川一门,取各府州县志载,山川名目,仍依府州县次排列。山川名下之注,亦照册排列,亦世俗通例,未足深怪。但如此排写,占纸四五百番,实与府州县志毫无分别。余意此等,只应详州县志,府志已当稍裁繁注,况通志乎?俾叙湖北十一府州山川形势,上溯夔峡,下接江西,盘旋数千里间,分合迥互,曲直向背,为长篇总论。而山川名目,有当形势脉络,起伏响应者,则大书以入文载。仍加分注,以详坐落,其文洒洒凡三千余言,观者朗诵一过,则数千里间形势,快如掌上观纹……用纸不及三十番,而大势豁然,可谓意匠经营,极尽炉锤之功者矣。”

先生此段话生动地说明,即使象地理形势一类资料性很强的内容,要想达到文简意精,使读者在纷繁的内容中读而不繁,把数千里间地理形势“如掌上观纹”,则必须要“意匠经营,极尽炉锤之功”。历来十分重视志书纪实性的章氏,为了求得志书“简雅可诵”,将“地理大势”用“长篇总论”的方法予以记述。这恐怕就是地方志“著述性”的一种体现。又如近代教育家黄炎培先生,在编纂《川沙县志》时,创设了“概述”这一体裁(一般以为)。他通过“概述”,对全志的主要内容和事物的基本规律进行高度概括和阐述,进而对全志起到提要勾玄,提纲挈领的作用。“概述”在方志中的运用,这也是对志书“著述性”的一种思考与尝试。为了提高地方志的编纂水平,为了提高地方志的实用价值,在不违背“述而不论”原则的前提下,加强地方志的“著述性”是十分必要的。在这方面,前辈已经有过实践和探索,虽然就修志大势的整体而言,它或许仅仅是小范围的、局部的,但仍可资借鉴,为后人对地方志“著述性”的进一步传承、特别是确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20世纪80年代新编地方志工作蓬勃开展以来,随着修志工作实践和方志理论研究的深入,广大修志工作者逐渐认识到:资料性不仅仅是地方志才特有的属性,年鉴、文献、百科全书都具有资料性;地方志也不是简单的资料汇编,不能只停留在对现象的分散的记录上,而应当加强事物的本质和内部规律的记述上。地方志是编纂者按照一定的指导思想,应用志书的编纂体例,通过搜集资料、筛选资料、组织资料、运用资料,最终编纂而成的科学著述,具有一定的著述性。它强调资料性,因而注重纪实;它要体现著述性,因而强调思想性和科学性。为此,广大修志工作者在20多年的修志实践中,进行了坚持不懈地努力和探索。他们从提高立意,调整篇目,增设综述、概述,加强文字表达等诸多方面来提高新编地方志的“著述性”,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2007年5月18日,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从法律意义上肯定了地方志的“著述性”。可以说,这是中国地方志在编纂思想方面的长足发展与进步。

三、从提高志书编纂质量出发,努力把握好“述而不论”和“著述性”的关系。

地方志是以资料见长的科学著述,以全面、系统的资料服务于现实。“资料性著述”是方志基本属性的定位。从志书编纂角度来看,这一定位,包含了“述而不论”和“著述性”两方面的内容,他们都对志书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编纂人员只有把握好“述而不论”和“著述性”的关系,才能切实提高新编地方志的编纂质量。

就“述而不论”和“著述性”而言,两者分属于不同的层面,在一部志书中的地位、任务要求和表达方法均不尽相同。首先,“述而不论”和“著述性”在一部志书中的地位不同。“述而不论”谓之“述”,是相对于志书的叙述表达而言,主要体现在具体内容上。它要求撰稿人把“往事”记录下来,使人“不忘”,是操作层面的问题,是一部志书主体表达的原则。“著述性”谓之“作”,是相对于志书的整体而言,主要体现在总体构思,编排布局、学术品位上。地方志的著述,是对历史作出的阐释,是编纂思想的全面展现,居于统帅统领地位,是一部志书的编纂灵魂,体现了志书的学术价值。地方志学术价值的本质在于它的著述,是行政地域的著述,是全面性、综合性的著述,也是历史和现状的著述,有历史、有规律、有见地。

其次,“述而不论”和“著述性”在一部志书中的任务要求也不同。资料性是地方志的主要特征,是一部志书的基础。志书的资料性要借助于“述而不论”得以实现,“述而不论”不是一种束缚,而是强调记述的真实性和客观性,表现在撰稿人员对资料的熟悉、掌握、取舍、表达上,体现的是对资料和史实的尊重,是撰写人员应有的工作态度和必须掌握的志稿编纂方法。“著述性”是一部志书时代性、系统性、思想性、科学性、学术性的集中体现,通过志书结构的整体性,篇目编排的科学性,事物记载的连续性反映出来。“述而不论”是服务于“著述性”的,“著述性”则是对资料的统筹、提炼和升华,可以有效提高志书的整体水平,也是编纂者精神境界和学识素养的展现。再次,“述而不论”和“著述性”。在一部志书中的表现区域和形式也不同。“述而不论”主要体现在节、目内容的具体撰写上,由一个一个局部组成,有较多的撰稿人员参与,即所谓众手成志,涉及面较广。“著述性”是总体把握和总体布局,可以在体例的正确把握上、框架结构的编排上、不同体裁的合理运用上,以及总述、概述和撰写方法上均有所表现,“著述性”是以体系的形式来实现的,系统化、多样式,需要全面把握,统筹实施,主要通过执行主编、分编主编全局性的工作予以体现,要求更高。

新编地方志是一种特殊体例的著述,每一部志书都是一部严谨的学术资料著述。在强调“述而不论”这一编纂基本原则时,“著述性”也是作者应该着力追求的志书的学术水平。坚持“述而不论”,并不等于排斥“著述性”;要实现“著述性”,并不等于就要“述而有论”。一部好的志书,应该在记事叙述上遵循并坚持“述而不论”的原则,在编纂构架和思想脉络上,达到“著述性”的学术目标,两者相辅相成,同步推进,浑然一体,和谐统一,使志书既合乎规律地表现事物的发展过程,又能够体现事物发展的规律性,从而使志书整体质量有较大力度的提高。  ( 作者单位:上海市水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