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吴淞炮台的历史变迁*(朱晓明) 2011/01/27

朱晓明

 

*本文摘自《岁月印痕》(中共党史出版社2010年5月出版),作者朱晓明现为中共宝山区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区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区档案局副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原北京大学校长陈佳洱为该书作序。

 

上海吴淞口是黄浦江与长江的交汇处,地势雄壮而险要,历代为国防门户、军事要塞与兵家必争之地。梁启超先生在《饮冰室诗话》曾有文曰:“将至上海,有所感触,欲为一长古,未成,中有四句云:“未至吴淞三百里,海波已作江波色。我生航海半天下,气象无如此雄特。”

吴淞口曾筑有炮台,为中国四大古炮台之一,闻名中外。其炮台之建筑,有东、西、南、北四座,附以狮子林炮台,共五处,其中西炮台建筑最早。

西炮台又名老炮台,原址位于杨家嘴岸,扼南洋海口,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至今已有348年的历史,主造者为江南总督郎廷佐。当时建此炮台,原为防海盗之用,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重修,嘉庆十年(1805年),原址扩大,道光四年(1824年),复增筑营房、兵房,由此成为国防重地。经鸦片战争,至同治十三年(1874年),江苏巡抚张树声,以吴淞口为海洋要塞,会同提督李朝斌至吴淞口勘,以旧炮台距海口稍远,不能外控洋面,乃议移建于迤北半里石塘外。于是发公文派吴淞统领宏洛,会同前制造局督办郑藻如,率领营勇,照西洋式样,架木排桥,外用三合土筑造,于同年十月开工,至光绪三年(1877年)竣工,光绪五年(1879年)续增兵房十五间。

西炮台三面圈筑,外有土城,长一百八十二丈九尺,高一丈三尺至二丈一尺,底宽三丈九尺六寸至六丈—尺六寸,顶宽二丈一尺六寸至四丈八尺,垛墙高六尺六寸至九尺四寸,内设暗炮台十一座,明炮台三座,药弹总库二所,小库十一所,装配弹药房二间,兵房四十六间,共计安大炮十二尊,小炮六尊。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吴淞口经官方奏准,辟为商埠。次年(1899年),自强军营务处总督沈敦和会同苏淞太兵备道蔡钧,条呈上峰,谓西炮台有碍商埠市场,请准拆除,两江总督纳其议,附片奏清廷,竟奉旨允准。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沈敦和自任毁台工作,因炮台工程坚固,用炸药炸才崩塌。既而清廷言路御使交章弹劾,沈敦和褫职戍边论罪,而西炮台祗余废垒。

东炮台建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原址位于吴淞江东出海处。至雍正十年(1732年),因海水泛滥,移建于塘内。乾隆二年(1737年),接筑土塘,将大炮移筑于原址。嘉庆十年(1805年),官方因其距海太远,无控制海口之力,姑存旧建,别就塘外张路浜口再建炮台一座,督造者为宝山知县田钧。炮台周围十二丈,高一丈五尺,全部用砖瓦筑。道光十二年(1832年),再增建营房、兵房。鸦片战争中,东炮台陷于英军后成废垒。

北炮台建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原址位于腾四十一图南石塘之北端,与西炮台互为犄角,兼扼北洋海口。此炮台系经两江总督曾国荃檄委驻防庆军统领曹德庆监造,当时置十二寸口径,八百磅子前膛炮(又名阿姆斯脱郎炮两炮)四尊。光绪十五年(1889年),增设八寸口径后膛炮二尊,嗣后复增四寸七分口径二尊、六寸口径炮一尊,皆为后膛式快炮。

南炮台原址位于南石塘,建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初。西炮台既拆除,清廷治沈敦和之罪,同时由军机处责令两江总督刘坤一迅筹规复,以扼南洋要口。刘督即委盛军统领班广盛监造,勘定地址,设明台一座,六寸口径及三寸二分口径快炮各四尊,四寸七分口径克勒伯后膛炮二尊。南北两炮台,地面辽阔,长凡一里又半。

狮子林炮台建于光绪十五年(1889年),原址位于宝山县城西北,距南炮台约二十里,正当崇宝沙西头之狮子林。经两江总督曾国荃奏准就其地建设炮台,扼守由海入江之门户,兼防南北两路敌舰,由统领曹德庆督造。台面高出水平线约一丈八尺,初设九寸口径及二寸二分口径后膛快炮各四尊,其后陆续增设。

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江南水师提督陈化成曾血战炮台,抵抗英军侵略;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中国军队抵抗日本侵略者,炮台毁于日军炮火。

吴淞炮台及炮台湾,不仅仅是个地域名称,更是这一地区的特有的文化元素。她的悠悠历史、曾经的显赫与悲壮以及仅存的炮台遗址与遗迹,不断昭示着后人:勿忘历史,珍爱和平,开拓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