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光绪)重修南汇县图志》整理说明(何立民) 2011/01/27

何立民

 

《(光绪)重修南汇县图志》,二十二卷,首末各一卷。清金福曾、顾思贤等修,张文虎总纂。清光绪五年刻本,十二册。半叶十一行,行二十一字;注文双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单鱼尾,左右双边,字体隽永,眉目清晰,版刻精良。此书又有光绪三十一年、民国三年、民国十六年、民国十八年、民国五十九年(即台湾成文出版社影印,“中国地方志集成丛书” 之一种),以及1991年上海书店出版社重印本(中国地方志集成丛书之一种)等。

是书金福曾、顾思贤先后主修,“张啸山先生总司其事”①。金福曾,字苕人,廪贡生,浙江嘉兴人。同治十二年,署南汇县事。顾思贤,广东新兴人。原名国藩,与曾国藩名同,因更名思贤。道光二十九年恩贡,历知奉贤、长洲、昭文、娄县、新阳、南汇等县事。张文虎,字孟彪,一字啸山,清代著名学者。文虎天资聪颖,勤勉好学。博览元和惠氏、歙江氏、海阳戴氏、嘉定钱氏所著书,学问精进,创获颇多。文虎精于雠校,《守山阁丛书》、《指海》、《小万卷楼丛书》,皆称善本;校勘《史记》诸史书,目下流行之中华书局本《史记》,即以张氏校本为底本。以“天目山樵”为名,所评点之《儒林外史》,风行一时。对天文学、数学亦有深邃探究,曾参与校订李善兰所译之《重学》。《周初朔望考》、《天算书稿》等,堪称天文历法研究之名著。晚年返乡,又应奉贤、华亭之请,相继总纂《奉贤县志》、《华亭县志》,皆谨严有法度。所著有《舒艺室杂著》、《鼠壤馀蔬》、《怀旧杂记》、《索笑词》、《舒艺室随笔》、《古今乐律考》、《春秋朔闰考》、《驳义馀编》、《湖楼校书记》等。

是志分疆域、水利、建置、田赋、戶口、学校、祠祀、兵防、官司、选举、艺文、人物、名迹、风俗、方外、杂志等十六门,九十四目。另外,“卷首”一卷,有沈葆桢、吴元炳、勒方锜、刘瑞芬、顾思贤、金福增等所撰序言者六,凡例十七则,诸图九副;“卷末”一卷,收录钦琏、姚之珂、顾成天、姚左垣、胡志熊所撰“旧序”多篇。

是志扉页有“光绪五年春开雕,板藏署东积谷仓”字样。所谓“积谷仓”,即编修县志之处,时任县令金福曾设局于此也。卷末有“周浦文墨斋沈松亭阚刷”字样。

下面将点校过程中所涉问题,略作说明:

卷三《建置志·义举》所附“城隍庙勒石新章”部分,有“皂快二名,每名日饭食钱一百八十文。行杖二名,每名日饭食钱一百四十文……书差轿伞船二只,每只日钱八百文。无船者雇小车,每车日钱四百文”之记述。其中,“每……饭”、“每……钱”之间的“名日”、“只日”、“车日”等內容,皆以小字格式,位于两字中间右上、左下角位置。

卷十六《人物志四·列女上》“朱可忠妻王氏,妾唐氏”部分,注文曰:“……既除丧,王谓唐‘汝子即吾子,吾固当守,汝年奈少何?’”疑此处有误,“汝年奈少何”,似当为“汝年少,奈何?”为保持原貌,整理时未作修改。同卷“贡生闵震荣妻王氏,妾朱氏”部分,注文曰:“夫故时,五年二十九,朱年二十六。”此处亦有误。“五年二十九”中“五”,当为“王”之讹误。意即:闵震荣故逝时,妻王氏二十九岁,妾唐氏二十六岁。

卷十九《名迹志·渼陂小筑》有“高士李延罡别业”之称,但注文又有“延是《渼陂小筑诗》……”之说。则“延是”当是“延罡”之误。延罡,字期叔,又字我生,号辰山,又号寒村,原名彥贞,清初医学家。早年习举业,后穷研家学,博览方书,医术臻于妙境。有《脉诀彙辨》、《医学口诀》、《痘疹全书》、《药品化义》等著作行世。

卷二十二《杂志·蔡兰》有文曰:“八团民蔡兰以邻人王六家颇裕,久觊觎。值万历戊子岁饥,民聚劫。兰先以飞语慑才,才惧,私赠之以金。”据文义,“王六”与“□才”当为一人,“王才”、“王六”不知孰是。

卷末“旧序”部分,吳省钦序中有“周外史掌四方之志,郑氏谓翁鲁《春秋》、晉《乘》、楚《梼杌》之比……”之文。其中“郑氏谓翁鲁《春秋》”,《(干隆)南汇县新志》本序作“郑氏谓若鲁《春秋》”,是。此处“若”误为“翁”。

是志体例规整、取材严谨。如,《凡例》部分,主张“事主于详而不欲滥,文主于简而不敢漏”;艺文志则“搜采续增,必须目见,不敢但据空名”等,皆有借鉴意义。

又,卷二十二《杂志·遗事》部分,內容多样。所记太平天国起义事,可补上海南汇地方官民与太平军(是书称之为“粵匪”)对峙史实之阙。顺康时代,海禁之严,尺板寸舷,不得出洋。本志所记一事可证。文曰:青村人王福偶得鳇鱼数尾,自食外,分赠亲邻。邻未及烹食,即为汛兵搜得,守镇千总大兴讼狱。历经三月,花费巨金,得提督、盐台、府、厅四衙门之审,始改“鳇”为“鲈”,案虽结而家已覆矣。《遗事》引叶梦珠《阅世编》等所记之“孔思之乱”,敘述孔思抗清起义之事,亦可补史实之阙。

与光绪五年初刻本不同,三十一年重印本內容略有增补。其中,卷二十一《方外志·寺院》末尾部分,初刻本为“法兰西提督博罗德祠”,原文作“附:法兰西提督博罗德祠,在张江柵镇西二十保十二啚。同治元年,官兵剿浦东南贼寇,博助战甚力,阵亡于南桥。大吏奏请褒恤,遣官致祭。教绅钱楠倡建此祠以报功,遂为天主教堂。按,教堂非一处,而莫崇于此。故特著之以见祠,意在次不在彼。”(“按,教堂非一处……”等內容,为双行小字注文);重印本此部分作“天主堂记”,正文略異,增小字注文“堂高八丈五尺”等二行、廿四字,并附邑绅钱楠所撰之《卜费二公碑记》卅六行、六百九十二字。另外,“目录”部分,兵防志“海水师新章”后,增“柘林移驻管辖”小字六字。卷首“光绪南汇县志纂修衔名”末,增补“光绪三十一年募劝重印姓氏”等四行、五十六字。

初、重二本,文字亦有差異。如卷五《田赋志下·芦荡》,初刻本作“上密芦地”,重印本作“上甯芦地”。愚以为,当以初刻本“上密芦地” 为准,理由有二:《(同治)上海县志·田赋志·芦课》、《(光绪)金山县志·赋役志中·解支》、《(嘉庆)松江府志·田赋志·芦课》、《(光绪)青浦县志·田赋志·芦课》等,皆作此;重印本此处,有修补痕迹,下文作“次密芦地”,“上密”、“次密”并举,可证“上甯”之误。卷十七《人物志·烈女下》“潘晦园妻叶氏”,重印本作“潘基炽妻叶氏”,又《(光绪)松江府志·烈女传四》亦作“潘晦园妻叶氏”,据二本小字注文,“晦园”、“ 基炽”当为一人,重印本之“基炽”似为潘氏之字号,亦未可知

是志之整理,以光绪三十一年重印本为底本,以初刻本以及雍正干隆二志、部分文集参校。古人有“校书如扫落叶”之喻,可谓甘苦尽知之言。愚虽勤勉为之,限于学力,囿于识见,错误必当难免,恳请博雅君子不吝赐教。上海社会科学院承载先生给予热情指导,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孟刚先生为查阅原刻本提供诸多便利,在此一并致谢。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附注:

一:此据刘瑞芬之《序》。陈金林先生所编《上海方志通考》(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介绍此志时,指出:“据此志刘世芬序,称‘同治十三年,金福曾权是县时,曾请于大府,清县人张文虎司其事,未几,君去而君来综其成也。’”先生此说,似有误。第一,“刘世芬”当为“刘瑞芬”;第二,“同治十三年,金福曾权是县时……”等引文,非刘瑞芬《序》之原文,不知转引自何处,不当用引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