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在秦始皇时期上海历史中待解开的三个沉案(何惠明) 2011/05/19

何惠明

在编纂上海地方志,涉及到秦始皇时期上海历史问题时,发现有几个问题在很多书籍的记载中都存有错误,笔者经过研究和梳理,作出如下一些分析和解答。

一、上海西部地区最早属县当时称呼并非由拳县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分全国为36郡,其时现上海地区划为会稽郡(治今江苏省苏州市),为会稽郡属下三个县的部分区域。由此引出了上海西部今松江、青浦等地为由拳县的问题。

前些日在翻阅2006年12月出版的《上海通志·建置卷》记载:“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平定楚江南地,置会稽郡于吴县(治今江苏省苏州市)。据柏杨著《中国历史年表》记:‘秦始皇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秦大将王翦降服群蛮,置会稽郡(今江苏吴县)。’置娄县(治今江苏省昆山市东北),今嘉定区西部在娄县境。又有由拳县(治今嘉兴市南),今松江县、青浦县及闵行区冈身以西地区在由拳县境;置海盐县(治今金山县张堰镇南),为上海境内设县治之始,今金山县及奉贤县冈身以西地区属海盐县。娄、由拳、海盐3县属会稽郡”。该志中关于秦初上海西部(今松江县、青浦县等)属由拳县的记载,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记得早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新编《松江县志》在即将完稿时,笔者在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时发现,关于秦统一六国,置会稽郡时,所称由拳县这是不确切的。

近现代以来的很多史志书籍都记载: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定荆、江南地”,置会稽郡,所辖娄县,今松江、青浦北境属之;由拳县,今青浦西南和松江西境属之;海盐县,今金山、奉贤二县及松江县南境属之。在新编《松江县志》时,笔者查到很多有关秦和秦之前上海地区属县的史料,并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据南宋淳熙元年(1174年)张元成修《嘉禾志》(此作佚,今见《至元嘉禾志》)引文:“周敬王六年建长水县。”另据唐陆广微《吴地记》记:“周敬王十年建长水县。”同时还查到了由拳县名的由来和得名的年份。据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九十一记:秦三十七年改长水县为由拳县。据清陈芳绩《历代地理沿革表》:秦三十七年长水县改名囚倦,后转语为由拳。又据《古今图书集成》嘉兴府部记:“秦始皇三十七年,东巡过长水,恶其王气,凿山潴其水,有山囚倦而走,因号囚倦山,置囚倦县,而长水县废,或误囚倦为由拳。”根据掌握的这些史料,可得出两点结论,一是上海西部最早的属县应该是春秋周敬王时建的长水县。二是由拳县得名应该是秦始皇三十七年。笔者就此问题曾写信向谭其骧教授请教。教授回信中说:1、据《吴地记》、《嘉禾志》说周敬王时建长水县,此说我本来不太敢相信,因为:春秋时这里是吴地,记事不应写作周某王某年,应写作吴阖闾某年或夫差某年,此其一。两汉六朝时记载皆不及此事,为什么一千几百年后的唐宋人能记下此事?此其二。但目前尚未发现否定此说的确证,故编写方志不妨仍予以采用。周敬王六年十年二说中,当以十年说为准。这是因为,十年说见于《吴地记》,在六年说见于《嘉禾志》之前。周敬王十年当吴王阖闾五年,此年吴“伐越败之”,比较有可能在其南部边境设上一个县。2、改长水县名为由拳,六朝唐宋记载无年份,作始皇三十七年始于《(读史)方舆纪要》引旧志,嫌晚,但今翻查到《太平寰宇记·嘉兴县》下“始皇碑”一条,提到始皇东游过长水,见人乘舟,水中交易,怕应了土人的“水市出天子”之谣,遂改县曰由拳。据《史记·始皇本纪》,始皇东游吴越正在三十七年,则三十七年之说可用。

二、由拳县县治不会在今松江青浦之间泖河中

不知何故,详记地方史实的地方志,没能记清楚秦时的由拳县治具体位置,以致后人对由拳县治问题一直未能考证清楚。说法很多,但都很牵强。秦始皇时期由拳县县治位置在哪里?我们不妨对历代史志中的一些记载作一认真分辨。据清《青浦县志》记载:在今松江、青浦交界处之泖河(古时有三泖之称,三泖为长泖、大泖、圆泖,源自太湖)中,有一沉没于水下的古城,明代青浦知县屠隆巡视至此,亲眼见到泖河水中有石筑城墙和瓦砖等物,由此并断定此为秦时陷落水中的由拳(秦始皇三十七年前为长水县)县治。清《青浦县志》的这一记载为后世不少著述引用,曾广为传播。20世纪80年代初,开展新编地方县志中,这一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经过初步研究后,不少人持怀疑态度。20年前,复旦大学谭其骧教授在与笔者通信中就讨论到秦时由拳县治旧址问题。他指出:长水县治故址,宋以前记载皆作在嘉兴县南。明屠隆作青浦知县时,始在青浦泖湖中“隐隐见城郭状”的遗址,遂定为长水由拳故址(沈嘉则《由拳集叙》),此后青浦、松江人遂沿用其说。然此说殊不可信。故《方舆记要》,清一统志等皆不用。盖泖湖在嘉兴西北,与宋以前记载作在嘉兴县南不合;且未闻泖湖中遗址有长水由拳遗物发现,焉能定此遗址为长由拳故城?可见未经科学的考古,未见实物佐证,而断定泖湖中为秦长水由拳故址,怎能令人信服呢?

三、秦置“县”实为讹传

前些年出版的《上海古代史述略》、《上海近代史》等著作,都明确地记载上海地区在秦始皇时期设置过县。据此,笔者认真查找了旧籍中有关史料,发现早在唐代陆广微所著的《吴地记》中已有类似记载:“长洲县东二百里有秦时古县”。在明代《昆山县志沿革》篇中地记载:“昆山县在苏州府治东北七十里,《禹贡》扬州之域,周为吴,秦始置县,隶会稽郡,旧有城乡,疑为县治,今属嘉定”。由此可见,自宋代以后,许多有关嘉定一带的方志及其论著,在叙述其地理沿革时,大多承袭此说。但查对《史记》、《汉书地理志》、《后汉书郡国志》等,在秦代至汉代几百年的史料文献中,至今尚未发现任何有关设置县的记载。比如《汉书地理志》记:吴郡(顺帝分会稽置),“有海盐”、“娄”等13县,而无县。此后直至唐代的史志中,也未见所谓秦置县,汉改娄县的记载。唐代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只载:“昆山县,本秦、汉娄县。由此观之,唐宋以后地方志中有关县记载,岂不成了无源之水。另外,可以查到五代以后的一些地方志中,也已有许多人否认嘉定一带为秦县,汉改娄县的观点。《中吴纪闻》载:“昆山,乃古娄县,或云在汉为,后避钱王讳改今名,予考之同志,张昭封娄县侯,则县之为娄旧矣”。宋代范成大《吴郡志》也记载:“秦始置娄县,属会稽郡。或谓秦名县,后避钱讳改娄县,或云改于莽时,皆非也。今两汉志俱作娄,王莽特增治字耳。”不仅宋人指出了这一错误,明代时久居嘉定的学者归有光等人也明确地指出了这一以讹传讹的错误。

(作者单位: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