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盛世正是用志时(赵宏元) 2011/07/18

赵宏元

   

    盛世修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盛世读志用志亦是我们炎黄子孙的崇尚美德。人类的文明史以文字为脉络,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而志书则承载着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形式和功能。一部双跨文史学界的不朽巨著《史记》,具有“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魅力,这部以中国古代的治乱兴亡为背景,追求“历史与人性”的著作,成为了历代治国安邦、立身处世的最佳教科书。欲知大道,必先知史。时间是积淀历史和启悟历史的最好老师。因之,可以说地方志是沉默的金矿,它蕴藏的史料是历史的结晶,它揭示的真谛是历史的规律,对于资政教化、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生活等领域,都是有着天然般的历史与时代的不解之缘。但一切都并非是自然而然的。我作为一个在地方志部门工作了整整10多个年头的方志人,深深地体悟到“地方志在我身边”不是静态的,惟有辛勤开掘,方能采英几许。

    一、爱志研志,才能步入读志用志的深度

    倘若把地方志比喻成一个浩瀚的大海,那么,读志用志就是撷取大海深处涌绽开来的一朵朵晶莹闪烁的浪花。把大海作为身边的源泉,把浪花献给伟大的时代,这是我们方志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历史价值所在。话虽这样说,但实践并非是一件易事。记得我刚到奉贤县史志办公室的时候,认为这是一个冷得不能再冷的部门,但没出两个月的时间,有一件事情触动了我。那是1999年10月一个金风送爽的日子,有位朋友打电话说要讨一本《奉贤县志》,有一个老板想到奉贤投资。我起初懵了,投资就投资,要县志干吗?后来我才知道,有好多投资商投资前都会了解一下当地的历史沿革和人文习尚。哦,原来经济与方志的关系贴得那么近。于是,我不但为之赠送了县志,而且还主动为客商介绍了奉贤的历史,这就是现今坐落在上海市工业综合开发区内的上海索谷集团。接着触动我的是《奉贤年鉴(2000)》创刊号的出版,原先比较冷落的电话机一下变得热闹起来,熟悉的也好,不认识的也罢,反正索鉴人多多。于是,我逐渐清晰地意识到,在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这个信息社会里,各行各业的人们对地方志和年鉴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需求,这种需求不正是方志人的追求么!这是时代进步的标志,更是历史潮流的必然。

    认识是行动的先导。从此,我对本部门和个人作了重新审视,认为惟有爱志才能研志,只有有作为才能有地位。于是,一个在部队整整18年的老兵,成为了一头钻进志海鉴湖里的新兵。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话多多少少也应验了我。两年后,我居然成了奉贤史志办公室的业务骨干之一,这是值得欣慰的。10年来,我已参加编辑了10部《奉贤年鉴》、1部《奉贤县续志》以及10多本各类方志书籍,研志写志、读志用志俨然成了工作的主旋律。回想起来,就我个人爱志研志而言,达到比较有深度的应该有3件事。一是撰写了一篇10000字的《奉贤县四清运动试点》,该文被收集在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的《峥嵘岁月》一书。此篇文章的珍贵之处在于弥补了奉贤志书这段历史的文字资料,由于当年受政治的影响,“四清运动”在奉贤的志书里是一个空白。因为“政治运动”的档案资料搜集很不方便,所以,我在索取资料时得到了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的支持。奉贤是上海“四清运动”的先行试点单位,文章对运动的历史背景、运动的重点、运动的三个阶段等,作了比较翔实的记载和客观分析,对于领导资政决策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二是撰写了一篇10000字的《韵律流淌的岁月》,集中记述了奉贤解放后开展群众文化活动的情况,该文收集在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风雨历程》一书。此文以方志资料为基础,从文化的角度记叙了群众文化和文化氛围的重要性,达到了给方志材料插上轻盈翅膀的目的。该文对于奉贤正在开展的“敬奉贤人、见贤思齐”的“贤文化”活动,直接起到了有力支撑。三是根据方志资料挖掘整理了3篇“红色史诗”的文章,“红色摇篮——曙光中学”一文,2008年发表在上海《党史与党建》杂志;“中共奉贤县委旧址暨奉贤革命历史陈列室”、《庄行武装暴动》两篇文章,被收集在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的《红色印痕》一书。作为一个地方志部门的普通一员,我在实践中深深地体悟到:“地方志在我身边”并非是一句轻松的话语,也许我们读志用志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设不能一一直接地“功利”起来,但我以为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努力发挥了地方志“润物细无声”的永恒魅力,那就是我们方志人的“英雄本色”和神圣职责。

    二、善抓机遇,才能拓展读志用志的力度

    历史是一条斩不断割不舍的源远流长的河流,如何使承载历史的方志发挥其泽被时代的功能,这种理念应当成为我们史志人共有的文化行为。良好的愿望固然是重要的,但如何把读志用志的效果做到最大化,我深切地体会到善抓机遇不失为是一个好办法,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地达到动机与效果的一致,才能实实在在地体现出事半功倍的效应。回顾近年来的工作,我们主要抓了这样两种机遇。

    1、抓全局性中心工作的机遇。如在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我们根据奉贤地方志的有关记载,认为上海是党的诞生地,红色种子和革命烽火遍及奉贤的时间亦比较早,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早期共产党员李主一与刘晓等在奉城创办曙光中学,并建立中共曙光中学特别支部,在特别支部的基础上成立中共奉贤县委。1938年1月,中共浦东工作委员会亦在曙光中学建立,领导川(川沙)南(南汇)奉(奉贤)地区党的工作和敌后抗日武装斗争。尤其是以朱亚民为代表的新四军淞沪支队,在奉贤的土地上谱写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和战斗故事。但这些弥足珍贵的史料大多比较分散,不便于让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学习。为此,我们集中全办的力量在较短的时间内编写了《红色足迹》一书,该书用翔实的文字资料和珍贵的历史照片,生动地再现了奉贤共产党人的奋斗岁月,读来亲切感人,真实可信。区委书记张立平为该书作了序。该书在开展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发挥了较好的作用,先后两次共印刷了46000册。

    2、抓历史性纪念活动的机遇。顾名思义,既然是历史的那就离不开地方志的范畴,越是历史性的纪念活动,往往就是地方志的用志之时。如纪念建党85周年期间,我们区委史志办公室开展了板报展览活动,这种形式比较直观、形象、活泼,具有内容上重点突出,色彩上图文并茂,环境上氛围造势的特点,因之比一般的读志效果大不一样,受到了党政机关、学校、社区的热烈欢迎和广泛好评。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活动中,我们与宣传部门一起策划,由奉贤电视台拍摄了电视专题片《人民决不会忘记——北宋抗战六十周年纪念》,此片在奉贤电视台播出后,得到了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的肯定,并获得了上海市委党史系统优秀成果奖。为纪念共和国成立60周年,《奉贤年鉴(2009)》特辟了60幅版面,从地方志(年鉴)中撷取了奉贤60年来方方面面的数据和照片,今昔对比给人的教育十分强烈,反响甚佳。同时,在共和国成立60周年华诞之际,我们史志办公室与区机关党工委共同组织,开展了“纪念共和国成立60周年知识竞赛活动”,本次竞赛主要由我负责出题200道,涉及奉贤地方志(年鉴)的内容占了70%,受到了大家的好评。

    三、开源长流,才能驿动读志用志的广度

    生于斯土,归于大爱。也许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不管你身在何处,亦不管你官有多大,财有多富,爱家乡、恋家乡、思家乡,肯定是一个共性的不朽情结。正因为如此,所以此种情结也给地方志开启了一个读志用志别有洞天的窗口。志中乾坤大,志中日月长,地方志的魅力在人们的心中闪烁着固有的亮点,作为我们史志人如何去点拨这个难能可贵的亮点,使之逐渐形成一个大众读志用志的文化态势。我在多年的实践中体会到,要像搞活经济一样搞活读志用志,使地方志在时代社会中处在正常的相匹配地位,开志书历史之源,引志书精华之流,这不失为是读志用志的一个长效思路,亦是拓展读志用志广度的一个好方法。过去我们的史志部门之所以成为“冷线”,其重要的原因在于核心竞争力缺失了时间长度的参与。现在,我们奉贤区委史志办公室变得热闹起来,其中还与一个理念有关。人们常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从今天高科技的视角来看,这句话的含金量已不那么高了,因为“动车组”上下联动、同频互动,把火车的车速大大提高了。为此,我们把这一理念引进到了读志用志中来,在《奉贤报》副刊上开辟“古华春秋”专栏,就是开源长流搞活读志用志的成功一例。

        2004年6月,我们史志办公室与奉贤报社策划商定,在《奉贤报》副刊上开辟“古华春秋”专栏。因奉贤历史上属华亭县,故“古华”之称亦谓之奉贤。专栏每期刊发一篇关于奉贤历史林林总总的文章,内容有历史沿革、红色史料、能工巧匠、文化名人、抗战故事、民间传说等,文章独立成篇,且具有史料性、知识性和可读性,至今已发表文章350余篇。报纸每周二、五各出一期,每期报纸发行量45000份,此专栏设定的时间之长、刊发的文章之多、积累的成果之佳、拥有的读者之广、社会的反响之大,在《奉贤报》和我们区委史志办公室的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此专栏由我一人负责选题润稿,屈指算来,时间已经有6个年头了。仔细回想起来,也有颇多的体会和收获。一是稿件内容尽量做到针对性。如在开展征兵工作期间,我把奉贤志书中记载的历代兵役制作了介绍,达到了较好的配合作用。又如奉贤人民盼望“闵浦二桥”早日通车,好让轻轨早日开通,我配发了“桥乡桥事知多少”一文,这样就发挥了地方志内容的亲近性、亲切性、亲和性的特有功能,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二是稿件内容尽量做到交叉性。因为考虑到读志用志的效果,把稿件的题材交叉开来,这样读者感到比较新鲜,专栏内容也显得比较活泼。三是史料性与可读性尽量做到统一性。众所周知,地方志的内容都是十分珍贵的,但用于副刊专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可看性不够。为此,我在保持史料原貌的基础上,从实际出发作一些适度的润笔,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好评。6年来,“古华春秋”在奉贤的反响是异乎寻常的,有的读者来到我们史志办公室,要认识一下作者是谁;有的读者送上自己写的稿件,要求修改后能刊用;有的打电话、写信过来,谈自己读了专栏稿件的体会,其中有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有机关干部和学校老师等等。干部群众对读志用志关心度、参与度的热情,时常令我感动。尤其是我们办公室的门卫曹师傅,每当星期二、星期五上午我上班时,他常常兴奋地把《奉贤报》高举在手上递给我,总说他已经把文章看过了。从曹师傅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45000份报纸的众多读者,他们对专栏文章的喜爱,更是对我的一种激励和鞭策。

    值得欣喜的是在区委和区政府领导的重视下,财政已拨出专款,将专栏已发表的328篇文章汇编成册,该书还配发了100多张珍贵的历史史料照片和插图,可谓图文并茂,浑厚凝重,书名为《古华春秋》,在2009年10月底正式出版。原定印刷15000册,由于区教育局认为此书是一本很好的乡土教材,自愿出资增印45000册。于是,《古华春秋》这本已经被奉贤广大读者读了6年的“书”,发行量可谓也是夺得了奉贤出版史上的“金牌”。方志是我师,我是方志友。仅从《古华春秋》的出版和发行量便可知悉,地方政府的领导对方志成果的重视,广大读者对方志成果的厚爱。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奉贤报》上的“古华春秋”专栏内容还在延续,《古华春秋》一书不日即将出版,这一切似乎都在窥斑见豹地诠释这样一个命题,地方志在我身边是多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地方志也在领导和人民群众的身边,这才是地方志灿烂生命力的根本所在。

(作者单位:上海市奉贤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