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我在收藏和研究上海地方志中成长(真诚) 2011/10/11

真诚

 

作为和改革开放同龄人的我,提起上海是那样的亲切,因为我的爷爷和父亲曾经在上海生活过很多年,而我更是把上海当成我的第二故乡,因为在我的眼中,除了我的家乡,上海也是值得我最留恋的地方,没有任何地方比上海更能够打动我的心。也正因为这样到过800个城市的我受爷爷喜欢收藏历史的影响,开始关注近百年前上海的城市变化,就这样每每到一个城市都要到当地的文物市场走走看看,因为我很是希望能够发现上海的老地图和老照片,我觉得只有这二样才能够更好的去体现上海的过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2000年,时年22岁的我,在四川发现了一本约1937年左右的随军西行见闻录手抄本,见第一页署名叫廉臣,我便想起了我们国家经济领导人陈云同志曾经发表随军西行见闻录时候的笔名。于是我立刻买了下来,在研究了6年以后,终于得知这本手抄本是反映红军长征壮举的珍贵革命历史文物———《随军西行见闻录》手抄本。全书32开,共计125页,用小楷书写,3万余字,使用的纸张是上世纪30年代庆华纸局(苏共中央支华组织在川办的纸厂)生产的竖版红线书稿纸。据考证,手抄本写于1936年至1937年之间,抄者无法查明。

以“廉臣”笔名撰写的《随军西行见闻录》是国内外宣传红军长征最早的出版物,比英国传教士勃沙特的《神灵之手》早了近一年,比美国记者斯诺的《红星照耀下的中国》第一版(1937年10月)也早了一年多。

《随军西行见闻录》最初出现在1936年3月由中国共产党主办的巴黎《全民月刊》上;同年7月在莫斯科出版了单行本,1937年3月单行本回流到国内,在北京编辑出版的《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一书中,列于书后,并附有照片、歌曲和红军长征路线图。1938年《随军西行见闻录》首次在国内由生活书店、新知书店出版发行单行本,书名改为《随军西行记》。1949年6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再版,由群众图书公司发行。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中,收录了《随军西行见闻录》。1959年莫斯科出版的《长征》一书中,《随军西行见闻录》被列为第一篇文章。

1985年1月,为了纪念遵义会议召开50周年,《红旗》杂志以陈云的名字发表此文,并第一次公开说明“廉臣”是陈云在30年代使用的笔名。同年6月,红旗出版社重印了该书的单行本。

这本手抄本是根据《随军西行见闻录》交付印刷前的原稿抄写的。手抄本序页上有“廉臣”自己的注释:“这篇纪实文章,为了现在便于在国统区流传,笔者只好在文中装作一个原在国民党军队中,后来又因被俘在红军中工作的医生,我在论述红军之长征时,采用的是第三者的语气。”这段以第一人称的序,在任何出版物中没出现过;其次,1938年正式出版《随军西行见闻录》单行本时,编者在尊重原意的基础上进行了润色,增加了8000余字,使内容更显翔实,并符合“第三者”的口吻,而手抄本中却没有这部分内容。

反复思考之后,我于2006年9月将手抄本捐给了上海陈云同志故居,纪念馆征得手抄本后,先后拜访了陈云的秘书、红军老同志,证实了手抄本抄录的年代。同时也认为《随军西行见闻录》手抄本的发现,对进一步研究长征经过及陈云当年的思想轨迹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2009年在建国60周年前一个月,我又把上世纪日本人侵略上海纺织工业史料——日本人在上海建设纺织工厂裕丰纱厂的250张设计图纸征集给了上海城市建设档案博物馆。裕丰纱厂系日商大阪东洋株式会社在上海早期开办的纱厂。该日商机构1914年择地杨树浦路2866号为建厂基地,由平野勇造设计,1922年动工建厂,至1935年全部竣工。所生产著名的“龙头细布”驰名中外,棉纱线用的是仙桃牌商标,同样享誉业界。解放后裕丰归政府所有,更名上海第十七棉纺织总厂,又成为全国第一家批量生产棉型腈纶针织纱的企业。1989年批准为国家一级企业。

日商丰裕纱厂,分南北两部。南部的四个分厂分别建于1922年至1934年,都是锯齿形平屋,其中除第一场建厂较早为砖木结构外,其余三个厂均采用钢架钢柱。北部工厂又称北厂,建于1935年,是一座两层封闭式的厂房。底层纺纱间是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上层织布间是钢柱钢桁架式结构。车间内的管道设在天花板内和地下,屋顶的结构较特殊,屋面铺钢筋混凝土预制板,上面开许多采光的小天窗,天窗装磨砂玻璃。车间的采光、通风、温湿度由人工控制,是旧中国少数几个空调车间之一。

裕丰纱厂的职员宿舍系二十世纪初时兴的西式花园住宅。这一时期的类似住宅内部结构宽敞,考究庭院绿化配置核立面的小建筑处理。结构多为砖石承重,木制门窗,高踏步红砖深拱券式门厅入口,内部有西式卫浴设备。

时至今日,这250张图纸中的建筑有大部分依然健在,让我深感骄傲。今年我30多岁了,可以说10年来在收藏和保护上海地方志中我快乐的成长着,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是我有很有信心为保护和研究上海地方志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自己也将在不仅的将来到上海去定居,因为在我的生活中,一时半刻也离不开美丽而又富有历史的大都市上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