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写好志书 为人民做件好事(宋锡苇) 2011/10/11

宋锡苇

 

2005年4月,我和另外两位老同志受上海市金山工业区聘用,参加《朱行镇志》编纂工作,并且负责为《金山县续志》和《金山建区十年志稿汇编》提供朱行镇和工业区的资料,并负责为《金山年鉴》编纂金山工业区的资料。至2010年底,我们胜利完成《朱行镇志》的编写工作,通过审定,送交方志出版社,不久将出版发行。历时五年之久的编写工作终于尘埃落定。

《朱行镇志》作为《朱行乡志》的续志,上限为1988年,下限为2005年3月,即朱行镇撤销行政建制,受金山工业区管辖。全志设31章150节,有照片120多帧,加上凡例、序、总述、大事记、正文版面字数约56万字。《朱行镇志》的编纂三易纲目,五次修改,在广泛收集资料的基础上,按照纲目,先易后难,写出初稿后,陆续以分册的形式呈送领导、相关部门以及知情者审阅,征求意见,查漏补缺,纠正谬误,核准史实。编纂组先后收到近百条修改意见,对一些人名、时间、地点、事件反复求证核实,然后收编入志。

《朱行镇志》历时五年有余,如同婴儿呱呱落地,其孕育期间的甜酸苦辣唯有经历者才有深刻体会。当然,收获是甜蜜的。现在回过头去,去思考,去回味,感受颇多,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领导的关心支持是编纂志书成功的根本保证

盛世修志,离不开领导的关心支持。编纂志书,要人要物要资料,没有各级领导的支持是无法开展的。《朱行镇志》编纂工作一启动,金山工业区党工委,管委会领导就十分重视,给予全力支持,把我们镇志编纂室归属工业区社会事业部,提供工作条件,纳入业务管理范围。当我们编纂室资料的搜集陷入困境时,工业区分管领导编委会主任亲自主持召开各村、居委会和各企事业单位资料员会议,强调修志的重要性,明确资料的收集任务。当编纂室文字资料相对集中,打印人手不够时,社会事业部迅速抽调人员提供支援。这次志书的出版,工业区管委会早就安排好预算,保证志书圆满完成。编纂期间,工业区领导多次到编纂室关心、询问,给予我们3位老同志很大的鼓舞和力量。

二、学习研究是编修志书的重要关键

志书,不同于其他文学作品,有其特殊的体例要求。说实在,我们编纂组3位老同志都没有写过志书,可谓赶鸭子上架。初稿出来后,送交区档案局专家一看,存在三多:一是“描写性”语言多。如:在某某领导的高度重视下,夜以继日,不辞辛劳……唯恐不描写不生动。二是“评价性”语言多,如:“通过三讲教育,党员干部觉悟高、思想好、党性修养普遍提高,做到廉政、勤政、优政”,认为不这样评价不足以肯定“三讲”教育的成果。三是“总结性”套话多,记人记事往往用“在……下,通过……,提高了……,促进了……”这些在平时写总结报告中常用的句式。其实,这些语言句式恰恰是写志书的大忌。写志就是客观地记人记事,不作评价,不需形容修辞,更不要空话套话。开始时,我们完全不习惯,时不时犯错,对篇章结构、章、节、目安排难以把握。我们深深感到不是能写文章就能写志的,必须认真学习,从头开始。我们认真学习档案局下发的有关志书的编修教程,学习“上海市年鉴编纂指南”,并向同行和专家请教。平时,不断翻阅金山县志、续志、年鉴以及其他一些志书,了解掌握志书的书写格式、名称表述、时间表述、数字使用、计量名称以及图片表格,特别是学习记述方法、子目分类等等。学习可以入门,研究可以深入,学习研究是写好志书的重要途径,也是编修志书的重要关键。

三、团结合作,专心致志是完成志书的基础

编纂志书不易,难在资料的收集。《朱行镇志》时跨17年,社会变动大,机构变化多,资料收集难,有的章节资料不齐,我们真是无从下手。因此,我们曾犹豫、曾傍徨,甚至想打退堂鼓,但我们还是战胜自我,彼此鼓励,团结合作,善始善终,坚持到底。越难越要想方设法去搜集。志书有个要求,叫做记载史实“纵不断主线,横不缺要项”。有一个部门,已经转制,机构撤销,班子解散,职工自谋生路。作为“横向中的一项”,这部门在志书中是不能缺的,但如何记载这个部门,如何去搜集这个部门的材料呢?那天,我们到了那个单位,找到一位原班子人员了解,这位领导张口“大概”,闭口“可能”。也难怪他,时间长了,要说出具体的事,具体的数据,实在是强人所难。但我们写志不能用“大概”“可能”,必须要翔实。后来他领我们到一个类似储藏室的房间,里面堆满一些杂物、账册、资料,空气中散发着霉味,单位解散了这些东西也都不要了,他说:“要查,你们自己查”。看见这些资料,我们如获至宝,不管环境如何,接连几天,我们把这些资料翻个透,找出了我们需要的数据材料,在志书中补上了这个缺项。再如,我们记载9座古桥,发觉资料记载的桥名和照片不符,不能将错就错。我们3位老头骑自行车把分布在各个村的9座石桥重新实地考察一遍。其中一座“陈辰桥”原误记为“东风桥”建于民国6年。实地勘察后知道,陈辰桥现成为一座旱桥,应中运河开挖后,桥下的陆家港已淤塞,当地农户在桥上堆满环棚竹片,爬满野藤。我们借来了铁锄、镰刀,清除杂草,搬掉竹片,还桥的本来面貌。“陈辰桥”3个正楷阳文字清晰可见,“建于民国17年”也一目了然,通过实地检查,我们纠正了这个错误。我们觉得只有这样心里才放心。

我们深深感到,一本志书的质量取决于记载史料的质量,客观、真实、可靠才是志书的本质要求。因此,我们3人团结合作,分工协作,在搜集资料上齐心一致,不马虎草率。在编纂过程中,我们查阅了数百卷档案,摘录和复印了近百万字资料,先后召开过20多次座谈会,与近百位干部、群众个别访谈,对不同资料来源数据,不同说法花较大精力加以鉴别核定, 3人共同确认无误后收编入志。

说实话,编写这部志书,耗费了我们巨大的精力,但我们不后悔,能在有生之年,发挥余热,编写一部志书,存史资政,为人民做件好事,我们感到骄傲。

                

 (作者单位:上海市金山工业区《朱行镇志》编纂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