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新编志书凡例的制定与撰写--兼评上海市10部二轮县区志书凡例(沈永清) 2011/10/11

沈永清

 

凡例是新编志书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方志的传统文体。宋代已有,元有所发展,但不够完整系统。明、清以来,志书凡例不仅普遍,而且比较规范,反映了不同时期方志编纂水平与方法。社会主义新方志进入而立之年,首轮志书编修基本结束,数千部各级各类志书为凡例制定与撰写提供了丰富的编纂实践。二轮已版志书凡例之水平又如何呢?

上海市10部二轮区县志书凡例评述

笔者试对上海市《嘉定区续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下称《嘉志》)、《奉贤县续志(1985~2001)》(方志出版社2007年版,下称《奉志》)、《松江县续志(1985~1998)》(方志出版社2007年版,下称《松志》)、《普陀区志(1991~2003)》(方志出版社2007年版,下称《普志》)、《卢湾区志(1994~2003)》(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下称《卢志》)、《宝山区志(1998~2005)》(方志出版社2009年版,下称《宝志》)、《金山县续志(1986~1997)》(方志出版社2009年版,下称《金志》)、《杨浦区志(1991~2003)》(上海高教电子音像出版社2009年版,下称《杨志》)、《青浦县志(1985~2000)》(方志出版社2010年版,下称《青志》)、《长宁区志(1993~2005)》(方志出版社2010年版,下称《长志》)的凡例作一评述,探其成败得失,以便提高凡例水平,进而全面提升二轮志书的编纂水平。

《嘉志·凡例》设12条,其中特例2条:“五、对《前志》缺误,补正于各章节之内,凡章节内记述不到的则补正于志余之中。”即前者为“暗”补,后者为“明”补,此法向为志界所称道。“九、记述县和乡镇建置更迭,一般以决定变的第二年起易名……。”此条为规范记载县、乡镇之名。其缺失:⑴没有对记述区域、文体、资料出处、索引编制等内容设通例。⑵没有对“变化大而又须突出的事物增设篇目,如经济体制改革、经济结构之类”(《嘉志·后记》)内容设专例。⑶对“在上溯时遵循‘详《前志》之略、略《前志》详、补《前志》之缺’的原则……”(《嘉志·后记》)没有列为特例。

《奉志·凡例》设16条,其中专例4条:“六、记述政治、经济、文化的体制改革,采用不同方法。政治体制改革以分散记述为主。……经济体制改革以集中记述为主,设有《经济体制改革》专卷。……文化体制改革分别散见于各卷之中。”此条是值得称道之例,在上海市二轮志书凡例中独树一帜,具有示范意义。“七、特升格设有《招商引资》、《经济园区》、《企业集团》”,突现时代与地方特点。“八、特设《地名》卷和《宗教》卷”,补前志之缺。“十、卷末设有《专记》和《附录》”,说明其内容。特例2条:“十五,本志各卷压题照片,系根据奉贤境内的石雕、砖雕、木雕内容而成”,说明其版式的特殊性。“十六、本志出版后,内容全部进入‘奉贤史志’网站,故不再制作索引和电子文本……。”对于因进网站,而不编制索引笔者不敢苟同,二轮志书编制索引应成为规范。其缺失是没有为记述地域范围、文体、标点符号、计量单位、行文规范、资料出处等内容设通例。

《松志·凡例》12条,其中专例1条:“五、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府等卷所涉事物广泛,其中较多内容单独设卷。”此例对于正在编修中的二轮志书具有借鉴意义。特例1条:“九、松江县名称沿用至1998年7月,国务院批准撤县建区。乡镇撤建易名亦从此例。”此例与《嘉志·凡例》“九、……第二年起易名”(见上文)同工同曲。其缺失:⑴没有设记述区域范围、文体、标点符号等行文规范,资料来源等内容的通例。⑵“对松江工业区、佘山国家旅游度假区、私营经济区、上市公司等具有时代特点和地方特色内容都以升格形式单独设卷,……”(《松志·编后记》)等反映时代主旋律再现县情特色的内容未设专例。

《普志·凡例》设9条,其中专例1条:“五、本志《总述》纵述普陀自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区境开始城市化至2005年的历史发展轨迹,1991年前的内容参照《普陀区志》(1994年版)资料,1991~2005年的内容根据本志39卷资料予以概括,力求做到‘概全貌、概轨迹、概特色’”。此例对于“三概式”总述撰写具有示范意义。在其三,记述范围例条中提出“详区属、略非区属”之记事原则,对于城市区志记事具有指导意义。其缺失是没有文体、纪年内容的通例。

《卢志·凡例》设10条,其中特例1条:“十,本志同时推出电子版光盘。有些表格、名单比较冗长,故在纸质版中简节或删除,在电子版光盘的附录中全部收录。”此例对于如何压缩志书版面,又能完整保存资料提供具体方法,具有实用意义。其缺失:⑴对于记述区域范围、文体、标点、计量单位等内容未设通例。⑵对反映卢湾特色与时代特点的第八编“淮海中路商业街、上海新天地”,第十编“经济体制改革”等编未列专例说明之。

《宝志·凡例》设10条,其中专例1条:“为突出时代特点和地方特色,本志将城市建设部分分于分志领先部分,彰显宝山农村城市化进程;将上海北冀工业基地、港口工程、储运升格为专卷,突出其在宝山发展变化中的重要影响和作用,将经济概览、精神文明建设卷为经济、社会事业门类的领头篇,统分结合。”此例为如何特出时代、地方特色具有借鉴意义。其缺失:⑴没有记述区域、大事记体例的通例。⑵“志余”中的“调查报告”和“前志勘误”未设专例说明。

《金志·凡例》设7条,其缺失:⑴没有对记述县域范围、纪年、人物等编纂原则与资料来源设置通例。⑵对“上海枫泾商业城,种养产业产、加、销一条龙,商品计划供应”等单独立篇立章的内容仅在篇目体式中略作说明,未列专例规范之。⑶对于第十四篇经济体制改革等反映时代主旋律的内容也未立专例说明之。

《杨志·凡例》设10条,其中专例2条:“六、为充分反映杨浦传统工业的战略性大调整,特设《市属工业企业》一编”,“七、充分反映杨浦知识创新区的基础优势,在志尾设专记……。并设《高等院校》一编,对境内16所高校作比较详细的记述。”专例反映的是时代主旋律与地情特色,具有示范意义。特例1条:“八,根据城区管理实行‘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网络’的新体例,把街道(镇)从前志的一章升格为一个编,以充分记述社区建设和社区管理的新事物”。此例为城市区志为街道(镇)单独设编(第一层次)提供理论依据,言之成理,对于城市区志的编纂具有指导意义。其缺失是没有为记述区域范围、人物编纂原则、纪年、文体、标点符号、计量单位设立通例规范之。

《青志·凡例》设12条,其精当之条是“十一、本志基础材料来源于各镇、各部门撰写报道的志稿材料。自然地理、建置沿革沿用‘前志’部分资料。本志采用少量档案资料及实地调查采访材料。志稿形成后,经各供稿单位审核确认无误后编纂入志。”对于二轮志书凡例具有示范意义。其缺失:⑴对记述区域范围未作通例说明。⑵对于前志补遗、勘误等内容未作特例规范之。⑶关于“经济体制改革,土地使用制度”章节未设专例予以说明。

《长志·凡例》设11条,其中“三,记述范围为2005年长宁区行政区域范围,记述原则为‘详区属、略非区属’。”此条对于城市区志编纂具有指导意义。专例2条,“七,突出时代特色、长宁特色,特设三大经济组团,上海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古北新区、现代服务业等编,‘数字长宁’特色分散于人民政府和科技、文化等编中反映。”此条对于反映时代、地情特色采用集中与分散形式再现具有借鉴价值。“五,总述”为三概式(同《普志·凡例》“五”)。其缺失是未对文体作通例说明。

从整体上考察:《嘉志》、《奉志》、《杨志》、《长志》之凡例较为完整,《松志》、《普志》、《宝志》之凡例中的个别条例当为精善之例,《青志·凡例》通例规范。这些优长当为二轮志书凡例制定与撰写所借鉴。

恕笔者直言,上述志书凡例缺失不少,问题多多。

一、从其条款多少与文字篇幅考察:各志凡例条款多少不一,多则《奉志·凡例》16条,少则《金志·凡例》7条,平均10.9条。文字篇幅悬殊,多则《长志·凡例》1800字,少则《金志·凡例》600字,前者是后者之3倍。

二、从其内容考察:都设有说明指导思想与编修宗旨、志名、时限、篇目体式、统计资料运用等通例。但在通例中有的缺记述区域范围,有的无文体、纪年,有的缺数字、标点、计量单位等行文规范,更有甚者连资料来源说明款都没有,个别未立人物编纂原则条例。专例、特例有的1~3条,有的不设。其繁简程度不一。

三、从整体上考察其缺失有:

(1)仅《宝志·凡例》有“采用语体文体……”但也没有提到“记述体”,需知记述体是志书文体的重要特征之一,岂能略而不提。志书凡例中无文体之条例,是其余9部志书凡例的重要缺失之一。

(2)地方志作为严肃科学的资料性著述,是一方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方面的资料性文献,资料性是地方志的本质属性。志书凡例例当交代其资料来源,增强资料之透明度,使之来历分明,近足以征信,远足以备后来者考证。那种在凡例中没有说明资料来源的条款,实属有违编修志书规范,那种只交待资料来源而不交待引文出处的条款也是不规范的。

(3)“补前志之缺,纠前志之误”是二轮志书的应有之义。仅《嘉志·凡例》对其有“明”、“暗”补法之例,有的仅设有《前志拾遗》与《前志勘误》之说,更有甚者对其内容无一字之说。是其缺失之三。

(4)二轮志书应以改革开放为主线,弘扬时代主旋律,这已成为志界的共识。体制改革是二轮志书重要内容之一,考上海10部志书凡例中仅《奉志·凡例》有此类专例说明(见上文),不能不说是凡例缺失之四。

二轮志书编纂者的总体水平与素质是高的,但已版区县志书凡例水平不尽人意,恐怕主要还是在对志书凡例缺乏认识、不够重视,草率从事,用力不够的缘故。笔者仅就志书凡例的地位与作用、内容、制定与撰写发表一孔之见,以求征于方家。

凡例的地位与作用

凡例文字虽少,却是纂史修志之要务。历代史志学家均把凡例提到相当重要的位置来认识。唐人刘知几在《史通·序例》中说:“夫史之有例,犹国之有法。国无法,则上下靡定;史无例,则是非莫准。昔夫子修经,始发凡例。”这里虽然讲的是“史”,但史志渊源很深,关系密切。此说完全适用于志书。刘氏将凡例比作国家法令,由此足见凡例在史书中的重要地位。清人章学诚根据修志实践,总结出修志有三长“识足以断凡例,明足以决去取,公足以绝请托”,,“先陈事宜,后定凡例,庶乎划宫于堵之意云。”他把明断凡例的“识”放于三长之首,足以说明他对凡例地位与作用的高度重视。当代方家傅振伦在《中国方志学通论》(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年版)中说:“修志之道,先严体例,义不先立,例无义起,故志家必以凡例冠之。”志书凡例特殊,且又成于众人之手,志书体例有赖于凡例断明,众人之手有赖凡例协调,志书编纂的诸多原则和语体、行文都应有凡例予以规范或指引。凡例是编纂者对篇目设置、资料取舍、记述方法、书写规范等编纂体例问题作出统一规定和理论说明的条例,亦是一部志书必须遵循的法规。志书凡例的作用有三:其一,它对志书编纂起着指导和规范作用。凡例是编纂志书的总方案。正如有人把篇目比作志书的蓝图,把凡例比作修志工程方案,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正由于有了凡例,修志工作人员在工作中才能纲举目张,明体达义,做出取材有依据,编纂有准则,行文有规范,各守其界,各书其要。虽然是众手成书,但志书如出一辙,可收到异曲同工之效。其二,凡例能帮助读者读志用志。一部志书有详密的凡例,对于读者来说就等于有了可遵循的阅读指南,通过凡例可知晓全书之概要,得阅读之要领。其三,可为修志研究提供资料。由于志书凡例都明确规定了志书的编纂思想、方法、内容结构,有的凡例还反映志书编纂的个性,这正是修志研究不可缺少的资料。

凡例的内容

方志界对凡例提出了众多的分类法和具体的例条内容,现举例如下:

一、“志书凡例的内容结构,可分为惯例、通例、特例三个方面。”(蒋奇达:《凡例琐议》,《广西地方志》1989年第3期)“也可分为原则性条款和技术性条款两部分。惯例指的是继承传统之例,通例指的是一般通行之例,特例指的是从本志实际出发所作出的变通性、创造性的特殊编纂法则。这三个方面都是不可忽视的。原则性条款主在指导,技术性条款旨在规范,这两个部分也不可偏废。”(张划:《论新志凡例——兼评新编〈什邡县志〉凡例》,《中国地方志》1990年第1期)这里讲的是凡例的结构分类,即三类——惯例、通例、特例之三分和二分法——原则性条款与技术性条款。

二、“凡例内容大体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通例’,内容包括全书的纲领,如编纂目的和指导思想;各个分志及编纂人员应共同遵守的条例,如断限、体裁、结构、纵横关系、图表处理及其他全书必须整齐划一的重要问题……。第二部分为‘分例’,内容包括分门类地说明各种体裁(述、记、志、传)和各分志的设立依据、辑录重点,记述方法等编纂体例问题。……第三部分为‘特例’,内容主要是本志处理一些与他志不同做法的条文。”(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编著《方志编修教程》第141、142页,方志出版社2004年版)这里所讲第二部分‘分例’笔者认为亦可称之谓“专例”,因志书中的分志亦可称为专志,此例为各专志而立。

三、“志书凡例内容可归纳为三类:一为通例,即贯通全书且对各分志编写均有约束力的部分。二为专例(或称分例),即对某些内容和某些分志具有约束力的部分。三为特例,即处理本志某些特殊问题的一些原则和方法。综合当代学者的意见,新编志书凡例当包括这样诸方面内容:1.规定编纂思想;2.规定编纂目的、目标和读者对象;3.规定编纂原则;4.规定志书体式;5.规定时间断限和记述范围;6.规定体裁构成和层次结构;7.规定记人规则;8.规定行文要则;9.说明资料来源;10.规定对些特殊问题的处理原则和方法。”(韩章训:《方志凡例综论》)笔者认同此说,上文评述即是通例、专例、特例之三分法。

四、“从理论研究和修志实践中,可以看出新志书凡例应包括以下十项内容:㈠指导思想。㈡编纂原则。㈢志书体例。㈣志书断限。㈤记述范围。㈥修志内容。㈦立传标准。㈧行文法则。㈨资料来源。㈩特殊问题。”(任根珠:《新方志‘凡例’丛谈》,《中国地方志》1998年第5期)此说为通例、特例二分法,㈠至㈨为通例,其内容与韩章训的内容相同,㈩为特例。

五、“翻阅一下第一轮志书的凡例,就会发现大多数志书凡例都有一个通病,即只有通例而没用特例,只有共性而没有个性。大体都只有指导思想(多数表述文字都几乎雷同),记述地域范围、断限(包括限后处理)、体裁(只说明篇目层次的分类及全书分多少篇、章、节、目)、人物立传原则(只有生人是否入传,连传、传略如何划分,人物排列原则都没说明),称谓表述、纪年规定(文字也几乎雷同)、文体(数字)规范,资料来源(多数都说“不注明出处”),索引编制等项。当然上述诸项都是一部志书的凡例必不可少的。能规范成上述通例,也是这二轮修志中的一个收获。……志书凡例的内容,由驳杂而走向统一,进而到有一般共例的规范化,是我们这一代志书的一个进步,但多数志书只注意了共例而忽略个(特)例,以致出现模式化的顷向,则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空缺。……对于治方志史而言,重视这种特例的意义就在于:第一,从这些特例中,往往可以反映编纂者在志书体例探索方面的努力,看出其体例变化的情况。第二,从这些凡例的特例中,可以看出志书中特殊篇目的设置,志书框架的变化,以及因地域、时代特色而特别加重或减省之内容等。第三,一些凡例的特例条内,勾勒了该地志书编纂的历史轮廓、存佚情况,略作评论而后说明本对前志之因革、异变,实际上是探讨续志编纂中的一些法则。第四,这些凡例的特条,从不同侧面反映了编纂者的方志思想以及他在方志理论方面的探索。第五,从一些凡例的特例中反映纂修者科学思想前进的程度和步伐。第六,从一些特例中,可以看出修纂者对传统通例如何细化而加以运用及对特殊问题、难题的处理方法。从上所述看出,一部志书仅有通例而没有特例是难以想象的。它或者表明这部志书从体例到内容都没有特点;或者表明志书体例和内容上虽有特点,但在凡例中没有反映出来。无论属于哪种情况,都不能算是一部完全成功的志书凡例。”(诸葛计:《志书凡例琐谈——从〈龙岩市志·凡例〉说起》,《中国地方志》2009年第6期)诸葛先生中肯地指出新志书凡例之通病,同时提出制定撰写志书特例(专例、特例)的学术意义,应当引起二轮修纂者之关注,即既要写好通例,又要撰好专例、特例,才能编纂出具有学术价值的资料性文献。

凡例的制定与撰写

制定与撰写志书凡例,首先应阅读新旧志书凡例,进行必要的理论研究,历史借鉴与交流参考,其次要注重实践检验。凡例对于志书编纂既是主动的,也是被动的。对于志书编纂实施指导和规范,是其主动之面,通过编纂实践的检验,接受编纂实践检验之反馈,进而修改完善,是其被动之面。

一、志书凡例之辨体

(1)志书凡例与一般书籍凡例。地方志经过长期相沿成习,逐渐形成一种特有的继承性很强的传统惯例。地方志是官修之书,必须秉承《地方志工作条例》和地方行政主政者的意旨,地方志既强调区限,又强调时限,既求包含历史,又需侧重现状。这些都是一般书籍凡例所不涉及的。由此可见志书凡例所受各方制约比一般书籍凡例要大得多、严得多,其内容范围也比一般书籍凡例广泛复杂得多。

(2)志书凡例与志书之序和编纂始末。序一般由地方行政首长或学者为之。可以涉及修志宗旨、修志缘由、修志经过、评点得失、介绍内容、阐发理论等方面的内容。详略取舍、轻重主次,取决于作者个性,灵活性较大。其主要功能在于引导和启示,也含有庄重典雅为志书增色之意。志书之编纂始末(后记)是一种写在编后的带有补充性、说明性、随感性、总结性的文字,比序灵活性更大。序和编纂始末撰写时间一般在志稿定型之后,且都不具有“法”的性质,不起规范与指导作用。而凡例是一部志书必须遵守的“法”规。志书凡例与志书序、编纂始末应各有所司、各有所专、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3)志书凡例与编辑说明或出版说明。此二者之别主要体现在功能差异上。志书凡例的主要功能是指导编纂和制约全书或者说主要是针对编纂者自身而定制。编辑说明或出版说明是现代出版物的一种辅文,是作者在付印出版之前,为帮助读者阅读所作的一些必要说明,或者说主要是针对读者而制订。

二、志书凡例制订与撰写中应关注的主要问题。

(1)观点鲜明,推陈出新。必须观点鲜明,用观点统帅材料,订出志书编纂法则和修志施工方案。恪守志书特有的通例,是新编志书凡例必须设立的主要内容。但在继承传统基础上还应推陈出新,要运用“三新”(新观点、新方法、新材料)观点,还必须坚持“详今明古,古为今用”的原则,贯彻实事求是、存真求实方针,使志书成一方资料性文献。

(2)直言义例、简明有序。因凡例具有纲领与法则的性质,故有行文要求开门见山,直言义例,条理清晰。所谓直言义例关键是要指名修志宗旨。一般说来,有多少个问题就列多少个条文,例条应是一事一条。凡例在布局上无需像一般文章布局,追求起承转合,它只需在总体上划分几块,把内容相近文字合为一组。一般说明指导思想、编修宗旨的条文在前,篇目体式、断限、体裁、文体居中,行文规范、资料出处条款在后。诸条文各自独立,平行排列。文字简明扼要,凝炼准确,符合编纂实际。

(3)虚实结合,有的放矢。凡例条文应有虚有实,虚实结合,不仅要对撰写辑录内容和编纂形式作出明确的规定,指出应该怎么办,而且要阐明道理,说明为什么要这么办。当然,这种虚实结合,要有的放矢,条条言之有理,切合志书实际。唯有这样,才能使参与编纂者知其所以然,并发挥其主观能动性。

(4)突出重点,体现特色。新编志书的指导思想和编纂原则是普遍相同的,但各地各志的结构和方法是允许有所区别,各有独特的个性和风格,故凡例的着眼点和写法也会有所不同。每部志书应有自己别具一格的凡例。制定与撰写凡例,应抓住重点,突出特色,有所创新。凡历代相因,且至今没有疑义的传统体例,一般情况下点到即可。凡全国的统一规定,各地约定成俗的基本原则,也应尽量简化,压缩至最低限度。尤应突出本志的重点与特色,即纵则异于旧志,横则异于他志,编纂者认为分歧,读者不易理解的取材原则和编纂方法等。简言之,各地按照“例由起义”的原则制定与撰写凡例,应能使凡例各具特色,并有所创新。

(5)循序渐进、精益求精。凡例的制定与修改,应贯穿于志书编纂的全过程。即草订于编纂之前,修改于编纂之中,定稿于编纂之末。志书在修纂之前,就应首先制订与撰写凡例,作为参与志书编纂者的共同纲领和法则,便于在编纂中有章可循、规范于一。否则各行其事,进而增加总纂时的难度。在编纂实践中。会发现新的矛盾,产生出新的经验,以及在理论探讨中有了新的认识,就需要适时地进行增删或修改,这时必要的、允许的。然而,对凡例之修改必须慎重,不能朝令夕改过于频繁,使编纂者无所适从。志书脱稿后,对凡例进行一次全面的审订、修改,使其完全符合志书编纂实际。修志实践证明,凡例只有随着修志进度而循序渐进反复修改,才能达到精益求精,才更具有科学性和实用性,方可成为志书学术品位之巅。

(作者单位:上海市闵行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