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嘉靖)上海县志》整理说明(何立民) 2012/02/16

何立民 

 

《(嘉靖)上海县志》,八卷,郑洛书修,高企纂。嘉靖三年刻本,半叶十行,行二十一字。此本行世虽久,传本至稀,后人罕观。陈乃乾先生曰:“明志三本中,惟万历修者,传于世……此志在康熙癸亥修志时,已不可见。至咸、同时,始得据以校补。” 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上海传真社藉此本与明正德《金山卫志》合函,题名曰“松江府属旧志二种”影印出版,《(嘉靖)上海县志》自此流行于世

郑洛书,字启范,号思齐,福建莆田人。生于弘治十一年,卒于嘉靖十五年,年三十九岁。正德十二年进士。正德十五年出宰上海,重修儒学,督建社学,倡导教育,鼎建养济院,救养鳏寡孤独,县人多有称誉书。嘉靖四年,召拜监察御史,不畏权势,刚直敢言。出视南几学政,道闻丧而归。会命科道官互纠,被劾落职。卒于家。著有《思齐文集》一卷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集部·別集存目三》有录,事迹見《明史·解一贯传》。高企,字田之,号西楼,上海县人,尝师事松江顾清。博学有能,协纂《上海县志》。关于此志,陈金林、王启宇均有简约提要,予以绍介。据高企“析我师《郡志》,为《县志》”之语,此志乃采撷顾清之《志》、增补《(弘治)上海志》之后事迹而成。

是志凡八卷,分总敘、山水、风俗、物产、户役、贡赋、建置、祠祀、官师、名宦、登用、人物、古迹、杂志、文志十五篇以述之。前有徐阶、郑洛书二序,上海县境、上海县市二图,高企《书<上海县志>後》、清徐渭仁《题记》 殿后,以成全册。

郑洛书以“纪述之陨,后莫所考”之后,授意邑儒高企,前阅《图经》,后参近事,发凡起例,摅意流藻,以成此志,与《(弘治)上海志》并为双璧。与弘治志不同,此志单列“文志”两卷,录宋元诗赋、章奏、题咏、碑文等,虽多阙文,多有删节,仍保留大量文献资料。如此志录杜宗桓《上巡抚周公(忱)书》全文,顾炎武《日知录》卷十节引此文大部,然文有舛艺。

整理此志过程中,如下问题,简略述之:郑洛书《县志序》似有大段阙文,且与陈金林先生《上海方志通考》所录郑文,有较大差异,不知先生所据何本。

本志俗字、讹字较多,整理本拟将之改为正体字。为存版刻之实,特简述如下:“牐”通作“閘”,“泒”通作“派”,“荖”通作“差”,“衖”通作“巷”,“墖”通作“塔”,“囙”通作“因”,“捄”通作“救”“恠”通作“怪”“桮”通作“杯”,“牕、窓”通作“窗”,“酧”通作“酬”,“敚”为“奪”之古字。志中错字部分亦记之。如“舂”误为“春”、“江”误作“汪”,“输”误作“输”,“米”讹为“朱”,“士岡”误为“士問”,“爪”讹为“瓜”,“于”讹为“干”;另外“己”、“已”讹为“巳”,“戌”讹为“戍”,例多不备举。另外“文志”部分,则尽力查阅《(弘治)上海志》、《日知录》及梅尧臣、杨维桢等人文集以校之。

此志徐陛《序》前鈐有:“曾留天与周氏言言齐”、“周越然”、“曾为徐紫珊所藏”三印,志“目录”首有“汲古阁”、“封城开国”、“吴与周越然藏书志印”、“繡绿谷亭续藏书”、“吴城字敦后”五印,卷一首有“周越然”、“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藏书章”二印;高企《书后》钤“它先之印”、“曾留吴与周氏言言斋”二印,书后附有清徐渭仁“心齐农部修县志,时以未见此书为恨,余从嘉与吴氏得之,为绝无仅有志本,渭仁记”卅三字行书《题记》。

整理过程中,上海社会科学院承载先生、復旦大学吴格教授均给予热情指导,谨王永民电脑有限公司于此,以表谢意。整理本错误在所难免,亦请方家不吝赐教。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古籍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