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柘林志》序(姚金祥) 2012/02/16

姚金祥

一部由总述、大事记、专记和地理自然等27篇组成的洋洋九十万言的《柘林志》正式由辞书出版社出版发行,实在可喜可贺!它的问世,标志着柘林地区继《奉贤盐政志》、《胡桥志》、《新寺志》、《新寺续志》、《胡桥续志》、《孙桥村志》、《冯桥村志》之后,又诞生了一部社会主义时代的新志书,而且内容全面、资料翔实、体例合理。这一成果的取得,首先要感谢柘林镇党政领导一贯的重视和支持,感谢区地方志工作部门的不断指导和关心,同时也是修志人员多年辛勤耕耘的结晶。

《柘林志》主编翁妙均先生很早就与我打招呼,希望我能为这部大作写个序言,我答应后却迟迟不敢动笔。究其原因,除我已先后为《奉贤县续志》、《高桥村志》以及几位奉贤友人的文集或专著写过几篇序言类文章,自知已是“江郎才尽”之外,再就是《柘林志》的序难写。因为柘林在奉贤具有特殊性,没有足够的史地学术功底,岂敢贸然行事。如今,《柘林志》付梓在即,我承诺的差事已到无法再推托之时了。

有句人人皆知的成语叫“沧海桑田”,《现代汉语词典》的释文是:“大海变成农田,农田变成大海,比喻世事变化很大。”而此句成语对于柘林来说,十分贴切。早在7000年前,这儿曾是一片浅海,在4000多年前,开始成陆,是上海地区古老的东缘海岸线。自东晋至明末清初,情形却急转直下。柘林之南原本已经垦殖的纵深达20多公里的土地,其间分布着的临海古镇、蔡侍郎庙、蔡庙港堡古城、盐场等,随着强劲海潮的冲刷而渐次塌陷入海,复成汪洋。但是,从清雍正皇帝批准建设华亭古石塘开始,海潮带来的巨量泥沙,又在古石塘外不断堆积,滩涂逐步露出水面,大批土地又开始陆续形成。柘林南境这种从浅海—成陆(冈身)—塌陷入海—再次成陆的过程,真正诠释了“沧海桑田”的戏剧性内涵。而要梳理清楚柘林独特的二次成陆的脉络,决非易事。《柘林志》的编纂者能够广征博采各种史志资料,加以融会贯通,大致理清了沧海桑田的经过,并以《专记》之首篇予以记载,难能可贵。

《柘林志》的难点还不止于此。《专记》中所列《海防墩台和蔡庙港城堡》、《柘林古镇区》、《明代倭寇占据柘林》、《柘林城始末》、《华亭东石塘》等专篇都具有相当难度。但编纂人员经过努力,基本都说清了来龙去脉。

柘林修志再一个难点是人物。最明显涉及到的是要离、徐阶等人。要离是否奉贤人?《柘林志》处理得较好,只是在《杂志》的“墓冢传说”中列有一则《要离墓传说》,而且墓也仅是七座疑冢之一。说明把“要离”说成是奉贤人十分牵强。有的著作把徐阶说成是奉贤柘林人,甚至有的“贤文化”研究资料和乡土教材也都这么说(只是有的把他说成是奉贤齐贤人)。《柘林志》未定稿《专记》中原也有“小城头”专篇记载徐阶,如今则从《专记》移到了《杂志》的“附录”之中,同时人物篇中也没有为徐阶立传。但仍有可商榷之处。先看看《杂志》“附录”中的说法:“(小城头)世代相传为明代嘉靖皇首辅(即宰相)徐阶及其弟刑部侍郎徐陟和他俩子孙的故里。”在介绍徐阶生平时,说其是“明代松江府华亭县(今奉贤县柘林镇东海村十三组东徐家宅‘小城头’)人”。还说他在朝后期,“常想起故里柘山(今奉贤柘林)及南桥(今奉贤区镇)的亲属”。在此,编纂者等于已经认定徐阶就是“小城头”人,甚至把柘山(在今金山区境内)也认定为就是奉贤的柘林。这样写,除了民间有传说之外,总觉得缺少直接的令人信服的文字佐证。《杂志》附录中唯一一段引目徐阶《世经堂集》卷三十四的文字记载,是徐阶为小城头徐姓望族“名宦乡贤祠”所写的《华亭县新建名宦乡贤祠记》,从中也看不到徐阶是“小城头”人的直接证据。所以,说徐阶是柘林人,所依据的还只是口头传说。地方志书之所以有权威性,在于它的真实可靠,在于它比其他书籍更重证据,更讲出典。如果没有文字佐证,只有传说,那就讲明是传说,修志之人不必急着去下定论。同样道理,说奉贤境内有“秦皇驰道”,秦始皇曾到过奉贤,以及说“清代期间人们将柘林集镇之地位视为奉贤各镇之首”等时,也都得详加考证,若佐证不足,或仅是传说,下笔时就得留有余地。

2008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著作名叫《金山卫春秋》。书中说到,公元前21世纪时,今大小金山(古时名黄花山)一带有大片原野叫鹦鹉洲,在大禹时代由勇将颛雪打败了当地的大酋长冢牙,建立了一个诸侯小国名宁海国,第一世国君即为颛雪。此小国传了许多世,一直到楚国灭越后才最后被灭国,前后历经一千多年。该书提供了一大批先秦时期的地方史料,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有故事,读后使人难以不信。这是此书的可贵之处。如果此书所说是真,则当今柘林之域也可能是宁海国的一部分。可惜《金山卫春秋》一书只用编撰体撰写,没有引用所依据古籍中的原话,等于是把古书全部翻译成了现代人的语言,以至阅读过此书者大多又将信将疑,只说:“若此书所说是真的,则上海古代史(包括柘林史)很多地方要改写了。”“志属信史”,为了志书的真实可信和传之久远,修志者对此类问题一定要慎之又慎,予以科学、合理、规范的记述。

翁妙均先生参加过首轮新方志的编纂,主编过1989年版的《新寺志》,是2009年版《胡桥续志》主编之一,如今又主编成功《柘林志》。有位修志人员曾说过:“人生能修一志,足矣!”而翁妙均先生已经修了三志,充分说明他对家乡是热爱的,对桑梓文献的搜集和保存是认真的。祝愿他为地方志事业再立新功!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