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我们的体会就是"认真" (徐宪民) 2012/02/16

徐宪民

 

打开中国年鉴网(http://www.yearbook.cn/index.aspx)首页,可以看到在全国性年鉴5次评奖荣获“特等奖”的名单中,都有“宝钢”。作为一个企业,能在全国性各类、各级年鉴评选中,每次都达到最高等级,绝无仅有(在全国各级地方和专业年鉴中,能像宝钢一样实现“五连冠”的,也仅有两家)。

有人问,为什么《宝钢年鉴》能够屡屡获大奖?我们的体会只有两个字:“认真”。

一、质量是年鉴的生命

朱镕基在上海工作时,我在宝山宾馆听过他的精彩演讲,他旗帜鲜明地提出“质量是上海的生命”。当时,质量确实是企业乃至整个社会的大问题,朱镕基市长把质量上升到“生命”的高度,确实振聋发聩。用这个观点看年鉴,同样如此。

年鉴不是文艺作品,年鉴是“年度资料性文献”(见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既然是资料性文献,就应当真实、可靠。尤其是志、鉴,作为后人研究史实的可靠依据,应当比普通资料更权威,更准确,更可靠。资料差错,贻害无穷,对此我们深有体会。

在工作中,曾经遇到过资料差错带来的麻烦。那是若干年前,宝钢在编纂资料文集时把一位作者的职务写错了,已经成书,难以纠错。当时就有人戏问他是否降职,他一笑了之。没有料到在与外单位同行接触时,真的有人因此怀疑他是不是冒充正职(副职不是局级),他很恼火,要求更正。退休后,当年那篇文章又被全国政协编纂的正规出版物收录。编辑不知有错,在作者职务介绍中保留了差错。他看到后十分反感,立即写信给宝钢最高领导,要求修改或销毁全部已经出版的书籍,并登报纠错。我刚到史志办,就代表编辑部门负荆请罪,登门致歉,还按照董事长批示,在《宝钢日报》头版刊登了纠错启示。然而事后发现,有人在其他地方引用此资料时,仍然没能纠错。类似的情况还有几例,由此可知,权威资料一旦差错,很难纠正。志、鉴类书籍,与其记载差错,还不如不记,质量确实是年鉴的生命。

前几年,收到一套精美志书,如获至宝,可打开一看,仅关于宝钢的记载,就有好几处差错!如同美餐中吃到苍蝇,真令人遗憾。由此我发誓,《宝钢年鉴》不干则已,要干就一定要干好。企业年鉴是企业行为,代表着企业的形象和水平,与其漏洞百出,差错连篇,给企业丢脸,还不如不出版年鉴。

二、责任感是质量的保证

责任感是做好一切工作的思想基础,没有责任感,恐怕连一件事也做不好。宝钢的事业是建筑在宝钢人强烈的责任感基础之上的。当年,国家在十分贫穷的时期下决心挤出300亿元巨资建设宝钢,宝钢人始终惦记着300亿元的分量,宝钢的一切都要对得起全国人民节衣缩食拿出的300亿元,要用实践证明:“建设宝钢是正确的”(邓小平同志1979年说“历史将证明,建设宝钢是正确的”),这就是宝钢人责任感的源泉。30多年来,宝钢交出了优秀答卷。

宝钢老领导黎明说“拿不出精品钢材,就没有必要建设宝钢”。同样,拿不出精品年鉴,就没有必要出版《宝钢年鉴》。《宝钢年鉴》是宝钢的窗口,必须体现宝钢水平,宝钢是世界一流企业,《宝钢年鉴》要与世界500强优秀企业的地位相适应。强烈的责任感迫使我们全力以赴,用“心”在编纂。例如,《宝钢年鉴》没有万分之几的差错率考核,我们对差错的要求是零。要求零差错,可能还会有差错,若允许万分之一,结果差错率可能是万分之三、万分之五。

《宝钢年鉴》主编、宝钢领导对我们放手信任,然而越是领导信任,我们就越不敢疏漏,每次付印前,作为执行主编,总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生怕留下出版后的遗憾。

三、认真是责任感的落脚点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宝钢人最讲认真。认真不光体现在谋篇布局,更重要的是细节。由于年鉴材料来自各部门、各基层单位,来稿五花八门,到了编辑手里,必须严格按统一规范编纂。只要有一丝可疑,不管材料来自哪个部门,必须核查清楚,往往为了一个细节问题,反复核对,追根究底,有时甚至纠正了权威供稿部门认为不可能的差错。对于任何差错,包括内容、数据、文字、排版,不管问题大小,决不放松,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宁可多查一千,也不疏漏一个。要站在读者的角度审稿,站在历史的角度把关,站在客观的角度纠错。

当然,人无完人,对于排版、审读和校对,任何人都会有遗漏和差错,怎么办,只有反复校对、反复审读,多人把关,多渠道审核。要求编辑第一稿就消灭差错,当然不可能,但有这样要求,差错自然会减少。与其以后发现了差错再修改,不如第一次就做正确,与其出版后再检讨,不如把差错消灭在付印之前,事前纠错,事半功倍。

今年9月,宝钢史志办公室收到《关于第五次全国年鉴编校质量检查评比结果通知》和特等奖“荣誉证书”。《宝钢年鉴》连续五次送审,均差错为零,此间的辛劳,不问可知。编辑们很辛苦,但也很欣慰:因为我们的辛劳没有白费,我们的工作得到了社会承认,我们的年鉴对得起宝钢。

“无错不成书”,满口饭好吃,满口话难说。其实,我们知道《宝钢年鉴》还是有差错,只是未被检查发现而已。编一本年鉴容易,编精品年鉴难;一次获奖容易,三、五次获奖难。以往获奖只能说明过去,不等于未来,唯有一切从零开始,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埋头实干,并不断学习创新,才能不断有所进步。但愿《宝钢年鉴》与宝钢一样,不断向“世界一流”努力。

                              

(作者单位:宝钢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