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志载千年 用在身边--谈身边地方志的使用(吴庆) 2012/04/06

吴庆

 

地方志自古有“资治、存史、教化”的作用,古时地方官甫一到任,往往先阅方志而知其地。南宋淳熙六年(1179),朱熹知南康军时,“下车首以郡志为询”。朱熹是大儒,通过读志可以知一地;但古时志书主要致力于“辅治”,读者群集中为官员和学者,“养在深闺人为识”,普通老百姓对地方志知之甚少。历史的车轮驶入二十一世纪——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地方志书的功用也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演进而与时俱进,“飞入寻常百姓家”,在人民群众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方方面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笔者在求学之路上邂逅了方志,从此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在学习和工作中对新时代方志的功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文史研究的宝库

研究生阶段,我的专业是中国近现代社会史,毕业论文的方向是“抗战时期山西的下层社会研究”。初窥门径,对学术的殿堂有些敬畏与困惑。图书馆里,仅仅载有一省抗战阶段相关史料的书籍就已经汗牛充栋、卷帙浩繁。在搜集论文相关史料的过程中,仿佛跌入了迷宫。倘若一市一县的历史书籍逐次不分重点查阅,不知要翻阅到何年何月。导师让我系统地翻看山西省志及各市、县志,从社会、经济、军事等篇目入手,重点查阅下层社会分裂、斗争典型之地区的文史资料和档案,有的放矢地去搜集史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坠入地方志书的海洋,晨钟暮鼓,学习不辍,前后共翻阅了百余部志书,摘抄笔记几十万字。“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在学习过程中,我发现了地方志的魅力并被其深深吸引。地方志,一本本厚厚的典籍,内容和厚重的外表一样质朴,既无飞扬的文采,也没有细腻的笔法,但细细读来,却发现其中别有洞天。无数的地方志工作者,默默无闻,甘心奉献,以董狐之笔直书历史,保存了大量的地情史料,为社会学、历史学的研究创造了一个资料宝库。在大量翻阅地方志的基础上,我逐渐勾勒出一幅抗战时期山西下层社会变迁活动的草图。在此基础上,通过查阅档案、文史资料、回忆录,进行田野调查,对经济、文化和社会等史料进行搜集和分析,使文章逐渐丰满起来。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终于完成了毕业论文并获得老师的肯定。欣喜之余,我清楚这两年的研究离不开方志编撰前辈的功劳。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地方志为后人研究历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图书馆查阅地方志时,我发现不仅仅在历史研究上需要地方志提供的资料,在其他学科,如社会学、区域经济学、人文地理乃至地质、农业等方面的研究者也需要从地方志上获得信息。地方志被誉为“百科全书”,上至天文地理气象,下至地质矿藏都有述及,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综合性载体,具有系统性、完整性、准确性和权威性,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详实的资料。毕业后,我进入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在工作中,加深了对新时期方志功用的认识。

经济发展的名片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河清海晏,各地政府都把大力发展经济作为工作的重心。在这个知识经济的时代,地方志能够扮演什么角色呢?2008年秋,一位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说要买区地方志和年鉴。房地产公司和地方志,二者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在我的印象中,翻看地方志的都是些饱读诗书的学者。来者是位商人,30多岁,带着金边眼镜,一身笔挺的西装,透着一股儒雅之气。商人很健谈,我问他怎么会想到买地方志和年鉴。他说公司在上海几个区投资房地产,各个区的人文地理、经济发展、远景规划等都会影响到房地产投资的回报前景,而地方志和年鉴则是最权威的“官书”。公司在几个有投资意向的区都买了当地的方志和年鉴,从中挖掘有用的信息,为企业发展服务。听了他的一席话,我感触良多——在新的时代,地方志又被赋予了新的使命。地方志记载了一个地区的矿产资源、土地资源、土特产品及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好比打造一个地方的名片,名片虽小,窥斑可见豹,可以向外地投资商介绍本地的方方面面,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在新时代,地方志施展拳脚的舞台很多。近年来,许多在外乡贤,心系故乡,希望了解故乡,为故乡做贡献,地方志又成为他们了解家乡的一个窗口。此外,地方志还是一位合格的“导游”。以嘉定镇为例,城内古迹众多,有古城墙、护城河、学宫、书院、文庙、城隍庙等大量名胜。地方志对其渊源、典故都有记载,图文结合,非常详尽。一位导游朋友和我说,他经常翻阅地方志,使讲解更具历史底蕴;旅游业要持续蓬勃的发展,必须要有新的旅游资源来补充,地方志还可以为寻找旅游新资源提供途径。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地方志的功用不胜枚举。但酒香也怕巷子深,在工作和生活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同志对地方志还不甚了解。为了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地方志工作者不能闭门造书,应该主动去服务区域的经济发展,把地方志的成果送到经济建设的一线,扩大地方志这张名片的影响。

乡土教育的课本

为迎接国庆,区档案局举办了建国60周年图片展。展览室内,一位老师带着学生参观展览,学生们兴致盎然,叽叽喳喳。讲解工作结束后,我老师询问学校里有没有乡土教育课,他说现在乡土教育比较薄弱,学生更多地被外面的世界——好莱坞大片、迪斯尼、网络游戏所吸引,孩子憧憬外面的精彩世界,对自己脚下这片土地却很陌生。他希望地方志能够走进学校,编撰生动活泼的乡土教材,教育孩子们热爱家乡,为家乡而自豪;一个连家乡都不爱的人,如何奢谈爱国呢。我告诉他,地方志本来就有教化的作用,记载了一方的山水名胜、历史人物等,一些反面人物也被记述,“玉石朱紫,各显分明”,有利于学生分清是非、鉴古知今。章学诚说:“史志之书,有裨风教者,原因传述忠孝节义,凛凛烈烈,有声有色,传百世而下,怯者勇生,贪者廉立。”嘉定宿有“教化”之名,古贤今秀,代不乏人,有丰富乡土教育的素材。这些年来,区志办利用多年修志积累的材料,发挥自身优势,编写了许多通俗易懂的地方史系列书籍,如《练川古今谈》《嘉定文献丛书》等。这些书籍将走向学校,面向更广大的群众,进一步发挥地方志书的“教化”作用。

进入新的世纪,全国掀起了续修社会主义新方志的热潮,地方志再次受到人们的重视。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地方志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俄国19世纪的著名革命民主主义者杜勃罗留波夫说过的一句话:“真正的爱国主义不应表现在漂亮的话上,而应该表现在为祖国谋福利的行动上。”这句话不正表达了千千万万地方志工作者的心声——没有华丽的词藻,只用默默的奉献纪录着这片土地上的精彩!

(作者单位:上海市嘉定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