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杜月笙是川沙人吗?--《上海通志》中关于杜月笙出生地记述的质疑(杜国弟) 2012/09/28

杜国弟

 

杜月笙先生是旧上海滩上的闻人,研究者众,著述者多,对其出生地(是什么地方人)也是表述各异。前几年,因参与《浦东新区镇志系列丛刊》的编修工作,时高桥镇、高行镇、高东镇都欲为之入传,所对其出生地的区划沿革作了一些查考,结果十分出人意料,包括《辞海》、《上海辞典》(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川沙县志》(上海社会科学院1990年版)以及《上海通志》中关于杜月笙是什么地方人的表述与我所考证的结果大相径庭。有的是语焉不详、模棱两可,如《辞海》仅称其为“上海人”,未指明是出生时的上海县还是现在的上海市;《上海辞典》称其为“川沙人”,不知是出生时的川沙厅还是后来的川沙县。有的表述明显是错误的,如《川沙县志》称其为“高桥南杜家宅(现高东乡沈家弄杜家花园)”;《上海通志》称其为“江苏川沙(今属上海浦东新区)人”,这是上述几种表述中最不靠谱的。那么,如何表述杜月笙的出生地才是确切的呢?

杜月笙出生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该地今名为浦东新区高东镇沈家弄村杜家花园(杜氏家祠所在地今名为高东镇陈家墩村陆家堰,一百多年来区划沿革一直同沈家弄村),该地在旧时属江苏省松江府上海县高昌乡二十二保三十四图,民国元年始相继改称为高行乡、高行区。北、东与太仓州宝山县依仁乡八都、东八都以界浜(现名高桥港)隔河为界,南与松江府川沙厅二十二保二十七图毗邻。1928年划归上海特别市。1936〜1938年高行区与高桥区合并为高桥区。汪伪时期先后隶属于伪政务督办公署、浦东伪北区公署。1946年为上海第三十一区。1956年为上海市东郊区。1958年为上海市浦东县。始至1961年才隶于上海市川沙县。在此之前,该地与川沙县(厅)用上海话讲是“浑身不搭界”。《上海通志》编成于2005年4月,而川沙县已于1993年1月1日撤并入浦东新区而撤制,所以《上海通志》记述杜月笙为“江苏川沙”人,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还有一比,乔镗、张闻天的家乡都在1950年由南汇县划归川沙县,《上海通志》并未称他们为川沙人;李平书的家乡高桥与杜月笙的家乡高东同时由浦东县划归川沙县,也未称李平书是川沙人,为什么独将杜月笙作为川沙人了呢?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认为,确切表述应为“杜月笙,江苏上海县(今属上海市浦东新区)人”。

另外,《上海通志》中称李平书为“江苏宝山(今上海宝山)人”也有误。李平书出生在现高桥地区,历史上是隶属于宝山县的江东地区(有志书名为《江东志》),但该地区在1928年后已脱离宝山县管辖而划归于上海特别市,今隶属上海市浦东新区,正确的表述应是“李平书,江苏宝山(今上海市浦东新区)人”。

史志工作离不开“引经据典”、“引经据古”,但仅此还不够,还需予以认真地考证,“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的头脑的思考,想一想它究竟是否合乎实际?是否有道理?绝不能盲从,绝不应提倡奴隶主义。”(《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整顿党的作风》823页)。

对杜月笙出生地的表述,在众多版本中以“高桥人”为多。其实,如前所述,杜月笙先生既不是“川沙人”,也不是“高桥人”。说他是“高桥人”,可能是他自认为的,据说“高桥爷叔”称呼就出于他口。现发现最早文字涉及的是1931年由国民党(也是同盟会)元老胡汉民先生所撰写的“高桥杜氏家祠记”一文,称“辛未之夏,先生(指杜月笙)建家祠于海上浦东之高桥乡(此亦误,自1928年划归上海特别市时,已由高桥乡改名为高桥区),并附设学校及图书馆……”,这很可能是后来诸多引为“高桥人”说的源头。前已讲过,“界浜”(高桥港)虽仅一河之隔,但使得浜南、浜北行政归属上几级相差,不但乡建置,乃至县建置、府州建置都搭不上界,真可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即使胡汉民先生撰记当时(1931年),浜南、浜北仍是上海市辖下高行区和高桥区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对此,周振鹤先生所主编的《上海历史地图集》中“民国上海市分幅图”(一)是最能说清情况的。此图为彩色,粉红色为高桥区,绿色为高行区,淡绿色为川沙县,图中文字标注直到自然宅,一目了然。另同治《上海县志》中的“上海浦东乡保图”,也将宝山县、上海县、川沙厅分界得十分清楚,杜家花园、杜氏家祠虽地处“上宝川边区”,但当属高行区,有此两图,是非已明,足以证明杜月笙既不是川沙人,也不是“宝山人”,而是“上海县人”了,这是不争的史实。我认为,后人在引据时未认真查考,胡云亦云,致使八十多年过去,仍以讹传讹至今。如果不幸被我的考证所证实,那不能不说是件遗憾之事。

 

参阅资料及说明:

《上海历史地图集》 周振鹤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5、49页。此两图证明,1863年时,杜家花园、杜氏家祠所在地处于“上宝川边区”的上海县东隅;1930年左右,处于“高高川边区”的高行区境内。

《川沙县志》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56、57页。此证明,1936年,高行区和高桥区方始合并;1961年,浦东县并入川沙县。

《川沙县续志》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50页。此表证明沈家弄村、陈家墩村旧时属上海县高昌乡二十二保;而界浜北之高桥地区属宝山县依仁乡八都。

《上海市浦东新区地名誌》 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710、711页,此为“高桥人”说的源头;插图“上海浦东乡保图”(同治《上海县志》)证明二十二保三十二图在上海县辖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