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一对父子兵(丁惠义) 2012/09/28

丁惠义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传佳话;今有父子兵,同在一个连同操一门炮,最近父子俩双双受奖,成为上海预备役高炮五团人人夸奖的美谈。

命运注定这对父子与国防事业有不解之缘。父亲1968年当兵,从军21年,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团指挥官,回到地方工作担任武装部长,年过半百的他参加预备役,担任一连连长。他的儿子在军营里长大,从小就喜欢操枪弄炮,长大以后坚持要走他父亲走过的路,1996年应征入伍,第二年就在部队入党,连续三年评为优秀士兵。

三年后,儿子退伍,他本来完全可以到机关或事业单位工作,但是他的兵瘾好像没有过够,脱下军装又穿起了预备役士兵的服装,成为“五四”哨所的一名民兵。

事情出奇的巧,怀着对国防事业的忠诚和热爱,父子俩走到了保家卫国的同一条战壕。去年五月,高射炮实兵演习开始,父亲履行连长职责带兵上演练场,儿子从哨所抽调出来,父子俩很巧编在同一个连队。父亲当连长,儿子任班长;父亲值班巡逻,儿子架炮瞄靶;父亲驻训在外不回家,儿子站岗放哨住连队;家里孤零零只留下母亲一个人,有人对她说:“你嫁了当兵的,当兵的嫁给了大炮”。她笑盈盈地说:“我习惯了”。其实她的心里最清楚,没有国防的安宁,就没有家园的幸福!她为一家有两代人守上海的南大门感到由衷的自豪。为了不影响他爷俩的训练,她干脆搬到妹妹家住,让他们一门心思集训。

现在都说儿子难管,父子俩在同一个连队行不行?告诉你们吧,这对父子兵不仅骨肉情深,而且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父亲说:“儿子,你要为我争气!”儿子嘻嘻一笑:“放心,老爸!”其实他们心里早有小算盘,一定要夺冠拿奖!

为了让参训的官兵有足够的营养,儿子主动去炊事班工作,承担起230多人就餐的重任,大热天当“火头军师”够他受的。因为兵多,他一次就要烧120多斤大米,但是没有一次把饭烧糊过。

父亲已经52岁了,是全团最老的连长,但是老兵不减当年勇。他说:“别看我老,带兵打仗还是老的行。”驻训期间,正值奉贤区干部调整,父亲从武装部长轮岗为工会主任,领导担心他有想法影响训练。他的表态很爽快:“部长不当了,但是连长的职务没有免,我有责任带好这支队伍”。他天天吃住在连队,与战士摸爬滚打在一起,看不出他是个上了年岁的人。因为驻训地点潮湿阴寒,他的膝关节发炎肿得像馒头,战友看了心疼劝他休息,他说:“有100多号兵等着我,我能休息吗?”到医院打完针,他又回到了训练场。苦练出精兵,在他的努力下,一连的各项训练科目都通过了上海警备区司令部的严格考核。

古华山庄,青山绿水,彩旗飘扬。上海预备役师高炮五团实兵演习总结表彰大会在这里召开,当师团首长宣读表彰决定有这对父子兵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这对父子兵就是:父亲,上海市奉贤区平安镇原武装部长陆冲;儿子,上海五四实业总公司职工陆斌。

 

 

(作者丁惠义,是上海预备役高炮师五团一营教导员,本文写于2005年,那年全团参加“五全演练”受到南京军区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