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军旅生涯是我一生的精神财富(韩琦) 2012/09/28

韩琦

 

1998年,我通过高考考入某军校,毕业分配到广东某部队工作,历任团师军三级机关参谋,2010年转业回到家乡。我还记得初着军装时的青涩义气,手抚军徽时的心怀崇敬,高唱军歌时的壮志凌云。火热的军营生活中,还有整齐的方队、严明的纪律,雷厉的作风。在这既团结紧张又严肃活泼的环境里,我收获了执著的信念、坚强的意志和甘于奉献的精神。12年的军旅生涯,留下的精神财富让我一生都享用不尽。

 

不断提升素质,练就过硬本领 

回顾在部队的点点滴滴,每一段工作经历都像人生中的瑰宝,激励着我不断成长。2004年,我从师机关借调到集团军机关工作。这于我个人来说,既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又是一个严峻的挑战。记得处长跟我说这么一句话:到处里就是来写材料的,要打好基础,早日成为一名主力参谋。听到处长的期望,我内心忐忑不安,自知文字功底并不扎实的我,要胜任这份工作恐怕有些力有不逮。考验旋即而至,来到处里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准备处长在部党委会议上的发言稿。虽然处长讲述了发言稿的基本思路,但我绞尽脑汁依然无从下手,只能硬着头皮挤牙膏似地挤一点,抄一点,挪一点,以一个通宵的代价,凑了不到六页纸的草稿。看到艰难出炉的第一份成果,我心中有些沾沾自喜,立即把自认为有点份量的成果送到了处长手中。不久,当我拿回稿子时,不禁怔住了,草稿两侧注满了密密麻麻的修改意见,2600余字最后剩下的不过千百来字。我一时羞愧难当,但处长没有批评我,只是语重心长地说:“要正确领会意图,在实践中加强锻炼。”

接下来的几天,我吃不香睡不好,反复琢磨处长的话。古人云:“好学近乎智,知耻近乎勇。”面对挫折,我并没有灰心丧气,而是立志迎难而上,坚持笨鸟先飞。平时除了干好本职工作,一有空闲我就翻阅材料,特别是对那些写得比较好的材料,不仅抄观点,还摘录优秀小标题,通过抄录加深印象,并运用“拿来主义”取其精华,援引到自己的文章中。对一些精彩的材料,我便加以模仿,自己列提纲,拟初稿,再对比作者的论述方式,看看孰优孰劣。对领导修改过每一份材料,我都仔细琢磨,看看为什么要这样修改,高明之处在哪里。另外,我还主动请缨,在反复练习中提高自己,尽管初时文章写得有些词不达意,冗词赘句也颇多,常被领导改得面目全非,但是我始终没有放弃,一直与顽强拼搏相伴。为提高文字表达水平,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业余时间几乎全用在了写作练习上。至转业那年,我先后在军队刊物上发表文章12篇,参加集团军自律教育征文获得一等奖。

 

保持良好形象,干出实在业绩 

我一直认为,权力是组织和领导赋予的,而不是个人的,不论权力多大,都要做到公道正派,不能用来为个人谋取利益。2005年底我负责的综合集成工作需要购买一批通信设备。一位经营电讯产品的个体老板找到我,让我购买他公司的产品,并以回扣相诱,被我严词拒绝。谁知他并不死心,又托人来我家说情,加大诱惑的砝码,被我再次回绝,结果对方只得悻悻而去。后来每当遇到类似的情况,我都予以回绝。由于我没有掺杂个人的私利,也都能获得大家的理解与尊重,没有影响到工作。

心底无私天地宽,作为一名军人,必须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始终保持清正廉洁。2008年一位已转业的老领导打电话给我,婉转提到家中没有可移动的电话机,不甚方便。这使我为难了,给吧,明摆着的拿公家东西做人情,不给吧,面子上过不去。想了想,便自己掏了400多元给他买了部无绳电话送了过去。

2006年初,正当我为综合集成工作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处长征求我的意见,希望我能够负责密码通信移动网络的研制,以实现密码通信的动中通。我过去一直从事的是行政工作,在带领团队方面不成问题,但技术革新却很少涉猎。现在要我担负起这项重任,是迎难而上还是谨慎自守?这着实使我犹豫起来,负责新装备的研制势必要放下手中令人眼红的财务和装备管理工作,而且研制周期短,再加上队伍还相当缺乏经验,要是拿不下怎么办?此时,我想起曾经在军旗下承诺“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神圣誓言,我是革命军人,只吹冲锋号、不打退堂鼓。

受领任务后的一年时间里,我带队去总参某研究所找专家研究技术方案。通过艰辛的付出和不懈的努力,我与技术革新组的同志们,啃下了端口控制、信号转换、时间同步等一系列重要的技术障碍。为了能够测试系统的技战术性能,山林中和大海边到处都留下了我的身影。广东的夏天极为炎热,而且在野外我们睡的是帐篷,别说空调,连电扇也没有。为了抵御蚊子的袭击,我只好全身涂满花露水,然后把席子上洒上凉水再睡觉。

这样一干,就是两个月。系统运行初期,由于故障较多,我还曾经连续两天两夜工作没有合眼。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最终出色完成了研制任务,通过专家组的评审,被评为“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因该项目具有机动灵活、线路稳定可靠等优点,被广州军区推广使用,我也因此荣立了个人二等功。

 

拼命埋头苦干,不为家事所累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一个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肯定要有艰辛的付出和不忍的取舍,尤其是在家庭与事业两者之间的抉择上,必须得做出些牺牲。我是独子,父亲在而立之年才有了我,所以从小家中视我为膝下麟儿,当年报考外地军校,父亲因为支持我献身国防的志愿,顶住了家中不少的压力。母亲早年因单位效益不佳,待业在家,但为了补贴家用,起早摸黑地在外打零工,最终累垮了身体。而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几年都回不了一次家,父亲在电话里最常说的话,就是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好几年没有看到了,心里经常挂念。每当听到这些,我总是鼻子发酸,愧疚难当。作为儿子,我没有尽过一天的孝心,亏欠父母的实在太多,实在是无以回报。

2003年底,我参加军区在广西组织的演习。作为科室的带队干部,工作任务相当繁重,基本每天都要通宵达旦地加班加点,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家里来电话说抚养我长大的外公中风摔了一跤,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希望我能回家送外公最后一程。当我听到外公嘴边仍一直念叨我的小名时,心都要碎了,胸上好像压上了千斤磨盘,喘不过气来。我跑到休息帐篷抱着被子撕心裂肺大哭一场,泪水湿透棉被。此时我恨不得立即回到外公身边,可演习工作举足轻重,事关集团军战斗力评估。我作为密码通信的负责人,不能在此时临阵脱逃,弃整个团队于不顾。于是,我强捺住回家的念头,没有向组织反映只言片语,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通过艰苦努力,圆满完成了演习任务,我因工作出色,受到单位首长的当面表扬。等演习结束探亲回家时,外公已经过世,我来到外公的墓前,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如今我已经转业,以后的路还很长,任务还更加艰巨,在我办公桌的玻璃下,压着第一天上班时写的一首诗:离开了部队,穿的不再是军装,行的不再是军礼,听的不再是军号,但自始至终,还是军人的脊梁,还是军人的作风,还是军人的魂魄……。 

 

(作者单位:上海市嘉定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