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新一轮《上海市志》的亮点、特点和优化篇目结构、改进运行机制的建议(范洪涛) 2012/09/28

范洪涛

 

上海市志(1978—2010)》(以下简称“市志”)编纂工作自2010年1月8日召开全市动员大会后,至今已有2年6个月。至2012年4月26日止,“市志”155卷中进入编写志稿阶段的有4卷,占2.5%;进入搜集资料阶段的有32卷,占20.6%;已经拟出篇目,制定了实施方案,正在组织和培训修志人员的有63卷,占40.6%;已经建立编委会,编纂室正在作启动准备工作的有77卷,占49.7%。以上4类共计113卷,占总数72.9%。虽未启动,已派员参加市级业务培训的有40卷,占25.8%。从总体上看,已经取得相当大的进展。今年年初,市方志办下达的《2012年上海市地方志工作要点》中提出:“今年要进一步优化《上海市志》的结构体系,逐步解决编纂进程中的重点、难点问题。”笔者在“市志”启动前参加过市方志办召开的征求意见座谈会。启动后又参加了市方志办的业务培训学习和上海市商务系统部分分志的编纂工作。现就新一轮上海“市志”的亮点、特点和如何优化篇目结构及改进组织实施和运行机制方面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和改进建议,供志界同仁参考。

一、新一轮“市志”的亮点和特点

时代在发展,形势在变化,新一轮“市志”与首轮《上海通志》比较,有不少亮点和新的特点。

(一)以“改革开放”作为全志的主线,非常集中、鲜明。新一轮“市志”以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上限,以2010年为下限。这段时期正值改革开放从启动试点到全面铺开,到深入攻坚的全过程,因此,时代特点和“改革开放”这条主线贯穿全志。这与前志采用通志体,经历多个朝代有很大不同。

(二)从“二步走”、“二个层次”转变为“一步走”、“一个层次”。这也突显出新的特点。首轮市志分“二步走”,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先编纂10部县志、12部区志及110部专志,历时15年多。在完成第一层次三个系统总文字量1亿5千余万字的志书基础上,第二步从1995年1月开始启动编纂高一层次的“宏观轻型”的《上海通志》,经过10年的努力,于2005年12月正式出版,总文字量为1100余万字。二个层次的总文字为1亿6千1百余万字。前后编纂总时间为25年左右。首轮志书编纂形成“一纲三目”的完整体系,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形势变化情况下,新一轮“市志”采取“一步走”、“一个层次”的总体设计。设58个分志(其中36部为实体分志)、122部分卷共155部。编纂完成后,可分册独立出版。总文字量为9千3百万字至1亿5千5百万字。总体要求至2020年用10年时间完成全部编纂任务。在编纂“市志”的同时,同步启动编纂市级专志系列,主要是大型企业集团、重点院校、科研院所、医疗院所等事业单位共65部,总文字量为5千2百万字左右。新一轮“市志”编纂的时间周期比首轮将大为缩短。

(三)新一轮“市志”的篇目设置采用“小篇平列”结构,与《上海通志》“大中篇宏观轻型”结构有很大不同。《上海市志》采用隐分志首前置,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志尾后置6大类,直接设置155部分志、分卷的小篇平列结构。

 

 

《上海通志》与《上海市志》篇目结构对照表

《上海通志》

《上海市志》

大类

比例

大类

部(分志、分卷)

比例

志首

1

3(加总述、大事记)

10.4%

志首

6

3.87%

政治

1

11

22.91%

政治

30

19.35%

经济

4

18

37.5%

经济

75

48.39%

文教

3

10

20.83%

文教

24

15.48%

社会

1

1

2.08%

社会

12

7.74%

志尾

3

6.25%

志尾

8

5.16%

合计

10

48

100%

合计

155

100%

 

 

从以上对照表看,《上海市志》与《上海通志》在总体结构上除了采用“小篇并列”结构外,还有3个较大变化:一是经济大类大大加强,设75部分志、分卷,占全志48.39%,而《上海通志》只占37.5%;二是社会大类大大加强,设12部,占7.74%,而《上海通志》只占2.08%;三是志首、志尾也有变化。志首除“总述”、“大事记”相同外,增设“图表(含统计资料)”;将原《通志》中的“建置沿革”、“自然环境”合并设“地理分志”。志尾除“人物”相同外,增设“区县简况”、“附录(文献辑存)”、“浦东开发开放”、“上海世博会”、“开发区”、“黄浦江”、“苏州河”等7部分志。

(四)在编纂领导体制和组织实施运行机制方面也有新的发展。

《上海市志》与《上海通志》一样,坚持“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地方志工作机构组织实施、各承编单位分工落实”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但也有新的发展,主要是:一、由市方志办直接审核批准155部分志、分卷的篇目;二、加强对全市修志人员业务培训,从2010年开始至2012年4月市志办已举办市方志业务培训班13期,参加培训人员达800余人。三、运用现代化信息技术,通过上海通网站,直接向全市修志人员及时进行编修市志的信息交流、经验介绍和业务指导。

以上四个变化,适应了由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的现实和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的大背景,体现了改革创新精神,也显示了新一轮上海市志编纂的亮点和特点。

二、关于优化新一轮市志篇目结构的建议

新一轮市志编纂是在总结首轮《上海通志》经验基础上,经过较长时间准备再正式启动的。上海市志办自2003年12月开始调研论证。2004—2006年分四次分别至黑龙江、吉林、北京、河北、重庆、湖北、四川、安徽、云南、湖南等先行省市学习取经。2003年12月至2008年3月向市内各大口和多个单位进行调研。市地方史志学会方志理论专业委员会多次召开方志理论研讨会,讨论了有关市志编纂问题。同期,还采取举办多场专家论证会、小型座谈会等方式征求了史学界、方志界、其他相关专业专家学者的意见。至2005年春节期间写出第一稿篇目和实施方案。后经多次修改,至2008年底由市编纂委员会主任会议基本定稿。由于市级机关大部制改革和汶川大地震等原因,未立即启动。至2010年1月8日才召开全市地方志工作会议,正式启动。新一轮市志前后调研、起草、论证、修订长达7年之久,在全国省市级志书编纂中属于准备工作最长的省市之一。可以说新一轮市志的篇目结构,既继承了方志优秀传统和前志经验,又根据形势发展变化,有不少创新和变化,这是难能可贵的。

编纂一部省市级志书(或系列)是复杂的系统工程,即使准备工作非常充分,也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有些复杂的事物不能一下子完全掌握,有些隐性矛盾在调研时尚未充分暴露,有些新鲜事物的属性特点也不能马上认识透彻,有些问题在理论上能站得住脚,而在现行的体制、机制和社会运转中不一定行得通。因此,经过2年多的实践,《上海市志》的篇目结构中有些局部性的矛盾和问题有所显现,表明尚有适当调整和进一步优化结构的余地。

笔者在市商务系统承编的分志、分卷亲身实践和调研中,以及和市志其他系统部分修志同仁交流中,听到了一些反映,特对市志篇目如何适当调整、优化结构,提出以下不成熟的建议。

(一)为了凸显上海市特大城市的特点和突出上海之根,建议将放在志尾的《上海世博会分志》(149)、《黄浦江分志》(151)、《苏州河分志》(152)和《浦东开发开放分志》(148)在序列安排上升格到志首,并充实内容,作为市志系列中的重中之重。

上海世博会是举全国之力,由上海市承办的具有世界影响的盛会。实现了成功、精彩、难忘的目标。从申博成功,到全面筹备,到举办,到会址开发利用的历史过程具有丰富的内涵和重要经验,该志应予升格,列在志首加以前置。

黄浦江、苏州河是上海的母亲河。吴淞江古称松江,《尚书·禹贡》有记载。上海开埠后,称境内的吴淞江为苏州河。黄浦江古称黄浦、大黄浦,南宋始有黄浦之名,原为吴淞江南面的支流。明永乐年间,因水患开通范家浜,引入大黄浦之水,东流与吴淞江汇合,折向西北至吴淞口入长江。因地势变迁,至嘉靖年间,黄浦水势已数倍于淞江,形成黄浦江水系。这两条河流,使上海成为与海外通商重要口岸,均系上海经济逐步发展为大都市之根。但首轮《上海通志》仅在第二卷自然环境第四章水文中用两个目不到4页文字极简要记述其历史,显然是很不够的。新一轮市志将两条母亲河专设两部分志,组织专家撰写,实为明智之举。改革开放后,黄浦江、苏州河两岸得到新的发展,面貌大变。笔者认为,前志过简,新志不要局限于32年近况,而应详细追记历史,从源头写起,并建议在序列上升格至志首。

浦东开发开放,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根据20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总体战略作出的重大决策;是一项抓住历史机遇,应对世界经济发展格局的跨世纪宏伟工程。1990年春节,邓小平来到上海视察回京后,于3月3日对几位中央领导同志谈话时指出:“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条件更好,可以更广大地开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一张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同年4月18日,李鹏来上海宣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东地区的开发,”“这是我们为深入改革,扩大开放作出的又一个重大部署。”继建立深圳、珠海、汕头、厦门、海南5个经济特区之后,进一步将上海浦东作为中国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前沿和标志,发挥其在体制创新、产业升级、扩大开放等方面对全国的示范、辐射、带动作用,以加速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的经济飞跃,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是超出地方的国家层面的重大战略部署。进入新世纪后,2005年6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上海浦东为全国第一个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2009年国务院19号文件又给予上海浦东增强金融、航运、贸易中心的服务辐射功能,加快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国家战略新使命。因此,笔者认为首轮市志将“浦东开发开放”作为第三十一卷置于经济大类末尾(“邮电”卷之后,“开发区”卷之前)是不太妥当的。新一轮市志从经济大类中析出是正确的,但放在全志末尾,也与其重要地位很不相称。应该前置于志首,以显示其重要战略地位。

以上四部分志从志尾升格至志首,决不是技术性的简单的序列变化,而是体现新一轮市志总体结构设置的指导思想问题。

(二)为了更好地突显改革开放主线和“四位一体”的战略部署,除了经济大类之首专设“经济综述分志”和“经济体制改革分志”外,在政治大类、文教大类、社会大类之首,也建议分别设置“综述”和“体制改革”分志。

中国的改革开放确实是在经济领域首先开展。经过30多年的实践,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变成多元化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但是,政治体制改革也相应地同时在进行,不过尚未像经济体制改革那么引起人们注意。特别是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为以社会主义和平建设为中心,更是开展经济体制改革的前提。早在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在许多重要场合指出:“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能适应形势。改革,应包括政治体制改革,而且应该把它作为改革向前推进的一个标志。”“现在经济体制改革每前进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不改革政治体制就不能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又不能使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前进,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障碍四个现代化的实现。”笔者认为政治体制改革有许多重要内容可以加以集中记述,诸如从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政治压倒一切转变到政治为和平建设服务,逐步扩大政治民主,党和政府机构体制改革,从人治转变到法治,加强以法治国、以法执政建设,加强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建设,反腐倡廉,加强党和政府机构自身建设等等。政治大类之首,设置“综述”和“体制改革”分志十分必要。文化建设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体现国家软实力和综合国力的重要方面,也很有必要按当地地情特点,从宏观上、总体上记述如何以科学发展观统领文化建设,破解文化发展难题,改革计划时期的文化体制,转变文化发展方式,推进文化创新、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并通过加快文化发展来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在文化大类之首,增设“综述”和“体制改革”分志也很必要。2011年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推进文化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重要方针,更为回顾记述32年来文化体制改革的进程指明了方向。新一轮上海市志增设“文化产业分志”是顺应了形势发展的需要,具有创新意识的。社会领域的体制改革,明显滞后于经济、政治、文化体制改革。直至2003年中共十七大报告提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四位一体”的总体布局,这一十分重要的战略转变后,这个局面才有了很大改观。社会建设领域的体制改革内容很多,就以“社会管理”来讲,2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要“推进社会管理体制创新,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的群众工作,维护社会稳定”。2007年,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健全基层管理体制”。2009年12月,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深入推进社会矛盾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公正廉洁执法三项重点工作。2010年10月,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委确定了35个市、县(市、区)作为全国社会管理创新综合试点。可见,在社会大类之首,设置“综述”和“体制改革”分志同样很重要。

目前,全国新一轮省级志书编纂中,在经济大类之首设“综述”、“经济体制改革”专卷(篇)或设“改革发展”专卷(篇)已经比较多。但尚未见到在政治大类、文教大类、社会大类前专设“综述”和“体制改革”卷(篇)。方志界人士反映,志书中这样设置难度很大,困难很多,又无先行经验,也难以落实编写任务。有些同志说:政治、文教、社会大类的“综述”和“体制改革”内容,宏观部分可以放在全志的“总述”中撰写,中观和微观部分可以放在各领域下面的专业卷(篇)中记述,没有必要为此专设卷(篇)。

新一轮《上海市志》“经济体制改革”分志由市发改委承编。从他们初步拟定的篇目设计看,准备从宏观上对上海改革开放深入反映其历史背景,突出反映其战略地位,系统反映其历史进程(分探索时期、重大突破时期、全面创新的关键时期),深刻反映其主要特征(艰巨性、渐进性、互动性、领先性),全面反映其重要成就(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城市发展)。这些丰富的内容市志的“总述”显然难以容纳。经济类各专业志也无法承担。(专业志只能辟专章从中观、微观角度记述本专业改革开放的历史演变过程,包括总量分析、机构改革、政策转变、体制转换等内容。)任何新事物总要有单位解放思想,勇于创新,先行一步。经济领域能做到,政治、文教、社会领域也可以进行试验,如能闯过难关,取得经验,对全国新一轮志书编纂有重要意义。

(三)加强经济大类中第三产业的篇目设置和扩充其内容记述确很重要,但其中商业、服务业门类不必分得过细,内容过分膨胀。建议适当压缩归并,以取得各大类的相对平衡。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第三产业有了快速发展。2011年已占全市国民生产总值57.9%,超过了第二产业,在篇目设计上适当加强和扩充是必要的。为此,《上海市志》共设置了“商贸分志”(14分卷)、“服务业分志”(7分卷)、“旅游业分志”(1部)、“对外经济贸易分志”(1部)、“城乡建设分志”(5分卷)、“交通运输分志”(7分卷)、“邮政通信分志”(2分卷)、“信息化分志”(1部)、“金融分志”(4分卷),共计9部分志42分卷,占经济大类75部分志分卷的56%,占全志155部的27.1%。但是,笔者认为也不必扩充得过细。尤其是“商贸分志”和“服务业分志”,划分过细,增加了不必要的编纂困难。

《上海通志》、《上海市志》商业、服务业篇目对照表

《上海通志》

《上海市志》

第十九卷  商业服务业(商业部分)(共9章)

商贸分志(共14个分卷)

第一、二、三章  企业、体制、管理等

                商业中心、专业商业街

第四章    粮食行业

第五章    副食品行业

第六章    油酱、糖烟酒茶业

第七章    日用工业品行业

          百货业、日用杂品业

          文化用品业

          纺织品业、服装鞋帽业

          自行车、家用电器电料业

          金银饰品、珠宝玉器业

          家具业

第八章    医药行业

第九章    生产资料行业

         (服务业部分)(共2章)

第十章    饮食服务业

          酒菜业、西菜业、点心业、茶楼熟水咖吧业

          旅馆业

          沐浴、理发、洗染、照相、打字誊印业

第十一章  仓储托运业

 

(《上海通志》未列入商业服务业)

(同上)

61  综述卷

62  商场街市卷

63  粮油盐业卷

64  副食品业卷

65  糖酒茶乳品业卷

 

68  百货业卷

74  文化体育用品业卷

67  纺织、服装、鞋帽业卷

70  五金交家电化工业卷

71  金银珠宝工艺品业卷

73  家具业卷

69  药品医疗器械业卷

73  生产资料业卷

    服务业分志(分7个分卷)

 

75  餐饮业卷

76  宾馆业卷

80  居民服务业卷

79  仓储物流业卷

81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卷

78  会展业卷

77  文化娱乐业卷

 

从上述对照表看,《上海通志》商贸行业中的不少小行业原来只设一章,现独立设专卷,尤以第七章“日用工业品行业”最为突出,6个节,均独立设置成6个专卷。第十章饮食服务业3个节,也均独立设置成3个专卷,实在分得太细。每独立分卷规定要写60—80万字,承编单位反映困难很大。从行业与行业之间对比看,也显得很不平衡。

笔者建议下决心作适当归并。“百货业卷”、“文化体育用品业卷”、“纺织服装鞋帽业卷”、“五金交家电化工业卷”、“金银珠宝工艺品业卷”、“家具业卷”可以合并为一卷,最多并成二卷。“宾馆业卷”和“居民服务业卷”也可合并为一卷。“仓储物流业卷”和“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卷”也可考虑合并为一卷。

(四)经济大类中的工业门类缺漏较多,有损工业的完整性,也很难与前志衔接。采取“以商带工”的补救办法,在实施中困难很大,建议恢复缺漏的工业门类。

新一轮市志的篇目,工业与商贸服务业设置有很大的反差。后者分得过细,内容膨胀,而前者紧缩过多,内容缺漏,不仅造成两大门类不平衡,也有损上海工业的完整性。

从对照表可以看出市志在工业门类的设置上缺漏了多数轻工业行业,还缺了医药制造业等重要行业。2010年全市轻工业有6418个单位,106.01万职工,6692.35亿元工业总产值,而市志只设置了“纺织业卷”、“烟草业卷”等少数几卷,严重影响了上海工业的完整性。上海市的乡镇集体工业、城镇集体工业、地区工业曾经作出很大贡献,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仍存在,后大部分纷纷改制成民营经济。对此《上海市志》也应有所交代,记述其改革、转制去向,否则就不能与前志衔接。

 

《上海通志》、《上海市志》工业篇目对照表

(附《上海统计年鉴》相关资料)

《上海通志》

《上海市志》

附:《上海统计年鉴》相关资料(2010年)

行业

单位

(个)

从业人员

(万人)

工业总产值

(亿元)

《上海通志》

《上海市志》

附:《上海统计年鉴》相关资料(2010年)

行业

单位

(个)

从业人员

(万人)

工业总产值

(亿元)

第十七卷  工业(上)

工业分志

上海工业合计

21352

293.23

31038.57

第一章  工业经济规模;第二章  工业结构(所有制、产业、企业、工业布局);第三章  工业生产技术

综述卷

其中:轻工业

      重工业

6418

14934

106.01

187.22

6692.35

24346.22

第四章  纺织工业

棉纺织、印染、色织、毛麻、丝绸、针织、毛巾被单、线带、服装鞋帽、化学纤维、纺织机械器材

纺织业卷

纺织业

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

853

957

12.84

17.16

414.21

463.41

第五章  轻工业(上)

食品、日用化学品、钟表、制笔、自行车、缝纫机、日用器皿、造纸、照相机、包装、装潢、烟草

烟草业卷

饮料制造业

烟草制品业

63

2

1.40

0.40

169.37

538.70

第六章  轻工业(下)

工艺美术、玩具、金属制品、照明灯具、家具、皮革制品、塑料制品、文教体育用品、家用电器

 

皮革、毛皮、羽毛(绒)及其制品业

木材加工及木、竹、藤、棕草制品业

家具制造业

造纸及纸制品业

印刷业和记录媒介的复制

文教体育用品制造业

工艺品及其他制造业

废弃资源和废旧材料回收加工业

金属制品业

塑料制品业

222

178

285

370

420

256

212

42

1560

1079

4.75

1.88

4.90

4.12

4.81

5.07

2.59

0.30

17.46

13.63

138.90

85.94

258.52

262.12

202.62

151.15

235.76

39.38

905.96

642.27

第七章  机电工业

机床、重型矿山机械、通用机械、工程机械、石油化工设备、轻工机械、印刷、造纸机械、电机、电器、基础件、热加工

机械业卷

 

通用设备制造业

专用调协制造业

交通运输设备业

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

 

2156

1129

999

1476

 

29.67

15.71

29.69

26.59

 

2395.11

1077.19

4475.48

1962.26

第八章  电站设备工业

汽轮发电工业、电站气轮机、电站锅炉、电站辅机

 

 

 

 

 

第九章  船舶工业

民用船舶、军用船舶、船舶修理、钢结构工程、非船舶产品

船舶业卷

 

 

 

 

第十章  汽车、拖拉机工业

汽车、载重汽车、客车、摩托车、拖拉机

汽车业

(含摩托车)卷

汽车制造业

659

20.77

3626.46

第十一章  钢铁工业

炼铁、炼钢、钢材、辅助材料

钢铁业卷

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125

4.04

1722.87

第十二章  有色金属工业

冶炼、加工材、稀土

有色金属业卷

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247

654

3.01

7.95

444.19

514.86

第十三章  化学工业

化学原料、塑料、化肥农药、染料、橡胶、涂料、化学试剂

化工业卷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橡胶制品业

1142

254

12.23

4.12

2284.33

182.97

第十四章  医药工业

中药、化学药品、医疗器械

 

医药制造业

237

5.55

410.76

第十五章  石油化工业

油品加工、有机化工原料、合成纤维原料、合成纤维、塑料、合成橡胶

 

化学纤维制造业

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

48

53

0.45

2.34

41.48

1359.92

第十六章  仪表电子工业

仪器仪表、广播电视、电子元器件

第十七章  电子计算机工业

第十八章  通信商务工业

交换机、光纤通信件、无线通信件、通信终端设备

仪表电子计算机业卷

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

 

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357

 

719

5.94

 

40.73

354.57

 

6026.97

第十九章  航天工业

第二十章  航空工业

航空、航天工业卷

 

 

 

 

第二十一章  电力工业

电业(含供电)卷

电力、天然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90

4.17

1638.17

第二十二章  建筑材料工业

水泥、玻璃、墙体材料、装饰装修材料

建筑业分志(含建筑材料工业)

 

 

 

 

第十八卷  工业(下)

第一章  乡镇集体工业

第二章  城镇集体工业

第三章  地区工业

 

 

 

 

 

表格说明:

1、本表附《上海统计年鉴》(2010年)数据,为了说明方志篇目中分类小行业的单位数、职工数及工业总产值。由于《统计年鉴》按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统一标准分,与方志篇目行业不完全一致,只能作为大体上对应参考。

2、汽车制造业数据是“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的其中数,有重复。

 

 

对于为什么缺漏这么多工业门类,《上海市志编纂实施方案》“卷目及编纂分工”表格后的“说明”讲出了其中的原由:“原一轻、二轻工业内容归相关工商行业,即工业或商贸业中编写;根据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工商业的发展融合与变化,编写中有些制造业内容放在商贸行业中以商带工;工业行业的生产、经营、内贸、外贸、产品价格、科教一体化、行业记述采取‘子系统独立’以反映全貌。”笔者参加市志办举办的方志业务培训班,曾听到老师在解读上海市级志书编纂实施方案时,对这段说明作了阐述,“第二轮上海市级志书编纂的时间对象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市场经济的主体是关乎国计民生的企业和事业单位。这些‘主体’在市场经济的活动中往往是‘一主多辅’,或是‘跨地域、跨行业、跨所有制、跨国别’(而不像计划经济时期分工明确,做工的不经商,经商的不做工)。”“这次市志编纂采取小篇并列结构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市场经济条件下,农工商、科工贸、产学研、城乡一体化、多元化,设置政治、经济、社会、工业、商业等等大门类难以归属,……工业是否只能写工业生产不可写市场商贸?烟草业包括一、二、三产业如何处理?等等。二轮市志,如果我们只强调各专志的内在逻辑,无需太看重虚设‘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农业’、‘工业’、‘商业’的大(中)门类领属,从实际出发,以上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这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可以冲破门类领属关系,以工带商,以商带工,“子系统独立”,在方志篇目设置上是一种全新的理论见解,值得方志界进一步深入探讨论证。笔者也准备加以深入学习研究。限于篇幅,现仅就实际操作层面先谈一些看法:

第一,“卷目及编纂分工”中仅列出:百货商业带日用百货、钟表眼镜、针织品制造业;鞋帽商业带皮革制造业;药品医疗器械商业带医药工业;五金交家电化工商业带交电、家电、金属制品、照明灯具、缝纫机、自行车工业;工艺品商业带玩具制造业;家具商业带家具制造业。这只是工业缺漏行业中的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缺漏行业并未明确由哪些商业带写,并未解决工业不完整的全部矛盾。

第二,就以已经明确的“以商带工”的工业行业,按本文前列的《上海统计年鉴》公布数据,这些缺漏工业行业有数千家单位、66万多职工。不少工业行业的单位数、职工数远远超出相对应商业的规模。这些商业怎能承担如此繁重的任务,更何况“工业”、“商业”分属两大系统,政府主管单位不同,现行体制也明确分开。这些“以商带工”的行业怎样拟订工商混合的篇目,怎样打通关系跨行业搜集资料,对方工业肯不肯提供资料,都会遇到极大困难,决非现有人力、物力所能承担。

第三,现行国家经济管理部门工商行政管理局、统计局、税务局都是将工业、商业严格分开管理的。每一个法人单位只能以主业分类登记。至于大型集团公司、大型企业确实都跨行业经营,甚至涉及一、二、三产业。但它们的子公司、孙公司都只能是独立法人,以一业为主,并不都是跨行业的。从本轮市志编纂体系来分,前者属于市级专业志系列,是以企业、事业为记述对象,如宝钢集团志、百联集团志等,当然允许跨行业记述,而上海市志系列是以行业来分类归属。这两大体系是决不能混淆的。

第四,《中国地方志领导小组地方志质量规定》第十二条:“篇目设置符合‘事以类聚’、‘类为一志’的基本要求。”如果本轮市志篇目设置可以不顾“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农业、工业、商业的大(中)门类领属,从实际出发,让‘子系统独立’”,采取“工商带工”或“以工带商”,则与中指组的质量规定明显不符。

鉴于以上情况,笔者认为这次《上海市志》进行篇目优化结构时,应以恢复缺漏的工业门类为重中之重。

(五)经济大类产业分志前增设三种所有制门类是适应市场经济多元化所有制结构的新发展,应充分肯定。但尚存在一些矛盾需要解决。

1、《上海通志》中所有制结构是设在“经济综述”卷中,只有一节,下分七目,容量极简,内容单薄。现在市志加以析出,专门设了三部独立方志,这是一大进步。惜并不完整,应予补齐。

 

《上海通志》、《上海市志》所有制结构篇目设置对照表

 

《上海通志》

《上海市志》

附:《上海统计年鉴》(2010年)相关资料

工  业

限额以上批发零售贸易业

 

 

所有制

单位

(个)

从业

人员

(万人)

所有制

法人

企业

(个)

产业活动单位

(个)

从业

人员

(人)

第十五卷  经济综述

第三章  经济结构

第一节  所有制结构

一、私营经济

二、国有经济

三、公私合营经济

四、集体经济

五、三资企业经济

六、股份制经济

七、个体经济

37、经济综述分志

38、经济体制改革分志

39、国有资产管理分志

40、私营经济分志

41、外资经济分志

总计

内资

国有

集体

股份合作

联营

有限责任公司

股份有限公司

私营

其他

港澳台商投资

外商投资

16684

10556

265

525

322

102

1081

151

8065

45

1823

4305

293.23

131.23

9.67

5.76

2.92

1.39

26.13

10.10

74.63

0.63

45.41

116.59

总计

内资

国有

集体

 

联营

 

股份制

私营

其他

港澳台商投资

外商投资

5530

4411

374

131

 

 

 

1006

2817

84

345

773

16954

14183

1805

362

 

 

 

7942

3903

171

775

1996

536466

359953

31009

8010

 

 

 

195334

119720

5880

50291

126222

 

从以上对照表中所附《上海统计年鉴》(2010年)数据,仅工业和限额以上批发零售贸易业两个领域中,集体经济有法人单位656个(产业活动单位362个),从业人员65610人。混合经济(含联营、股份合作、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制企业)有法人单位2662个(产业活动单位7942个),从业人员405400人。港澳台商投资企业有法人单位2168个(产业活动单位775个),从业人员504391人。既然新一轮市志在所有制结构方面已经独立设置了国有经济、私营经济、外资经济三部分志,那么具有总共达5486个法人单位,975401从业人员的集体经济、混合经济和港澳台商投资企业这三大经济体,理所当然也应增设独立分志。

2、关于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可否与外资经济合并问题。笔者认为可以参照首轮市志和专业志的做法。这两类经济,首轮市志、专志都合并放在“对外经济贸易卷(志)”中记述。因此,这一轮市志“外资经济分志”的承编单位市商务委员会方志编纂办公室建议将“外资经济分志”改为“外国和港澳台地区投资分志”,这样就可以包容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因为后者虽然享受外资企业政策优惠,也与外资企业同样管理,但两者性质是有根本区别的。如果把它们合并在“外资经济分志”中记述而又不改志的名称,就属于政治原则问题了。笔者认为市商务委员会编纂办公室的建议是合理的。

3、所有制结构各分志不管设置几部,其篇目小门类的设立应大体一致。首先要把这类所有制经济的主体总量各要素、发展历史(包括分几个阶段)、体制改革开放情况和投资领域的分布状况(含单位数量、从业人员)、主要企业选介及政府如何管理记清楚。要防止两种倾向,一种是只记政府如何管理,不记该主体经济的基本情况。另一种是把主体经济的情况记述得过分具体,包括企业具体经营情况和内部管理情况,这样记述肯定与后面一、二、三产业分志(分卷)产生不必要的重复。因此,新一轮市志“国有资产管理分志”名称显然太狭,应与其他种类经济一样改为“国有经济分志”。

三、关于改进组织实施和运行机制方面的建议

《上海市志》的编纂工作坚持了“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地方志工作机构组织实施、各承编单位分工落实”的领导体制,并在运行机制和发挥各方社会力量方面有所创新,这是两年多来取得较大进展的重要原因。但是在组织实施和运行机制上尚有若干方面可以改进。

(一)在市编委会《实施方案》中明确规定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具有“统筹规划、组织协调、督促指导、检查落实本市相关单位进行《上海市志》编纂的职责”。由于新一轮市志多达155部分志(分卷),遍及各个门类和各行各类,为了统一要求、统一质量标准、统一体例、统一行文规则、统一步调,市志办在启动阶段十分重视直接对修志人员面对面统一培训方志业务。并强调从全系列志书宏观出发,逐部指导《上海市志》各分志、分卷篇目的拟定和具体编写,任务十分繁重。《方案》中明确市志办下设总纂室,以实际承担上述任务。但两年半过去了,总纂室尚未正式成立。全部具体任务压在市志办市志处的几位干部身上,他们即使日夜操劳,也很难应对。《中国地方志》2012年第四期刊载了《江苏省志》编纂工作的经验。为了保证志书质量,2009年2月省志办建议,省领导及时批示,以省政府办公厅文件明确,“聘用熟悉省情、精通业务的8位同志为第二轮《江苏省志》责任副总纂,体现了政府主持修志的职责”。江苏省早在启动初,即建立总纂班子,对第二轮省志编纂工作进行宏观指导和整体质量把关。总纂班子由总纂、常务副总纂、执行副总纂、责任副总纂组成。总纂由省长担任,常务副总纂由分管副省长、秘书长担任,执行副总纂由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各一名副秘书长和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担任,责任副总纂由省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专家学者担任。省政府聘请省人大8位同志为责任副总纂后,充分发挥他们曾经主抓各行业的经历、对分管行业比较熟悉、掌握行业发展脉络的优势,对省志编纂工作进行指导和质量把关。三年来,各位责任副总纂十分关心省志编纂工作,积极为各分(专)志编纂出谋划策。不定期召开会议,了解省志编纂工作中存在的困难、问题,为省志办组织实施好省志编纂工作排忧解难。他们还根据任务分工,深入各分(专)志承编单位,具体指导篇目大纲的编制和资料的搜集,督促检查分管志书编纂的进度、质量。笔者认为江苏省已经建立的领导体制、机制非常值得上海学习。还有一个经验,值得上海学习。江苏省志办对于《江苏省志》编纂工作,内部是“举全办之力,以2—3人为一组,由志办领导负总责,中层以上干部带队,组成协纂队伍,分组包干60本志书,形成了责任副总纂—志办领导—志办中层干部—组员—承编部门(单位)的省志编纂工作网络”。他们下这样大的决心,化这样大的力气,也是值得上海学习的。《江苏省志》下分60部分(专)志,尚且此重视,《上海市志》下分155部分志、分卷,另有65部市级专志,总共达220部之多,任务十分繁重艰巨,切实加强领导力量实是当务之急。

(二)加重大口方志编纂领导小组责任,对市志编纂工作是十分有利的重要举措。

上海市地方志编委会《上海市首轮新编地方志书编纂工作总结》中对各大口的作用作了充分肯定,指出:“本市各系列地方志书编纂工作启动之后,政务、宣传、统战、政法、工业、建设、交通、财贸、外经贸、农业、教育等系统相继成立了以现职领导任主任、退居二线老领导具体负责的大口地方志工作指导小组。各大口发挥了积极作用。”新一轮市志《实施方案》中规定:“分别成立市宣传系统、市统战系统、市国有资产管理系统、市经济和信息化系统、市城乡建设和交通系统、市金融系统等地方志编纂领导小组”。与首轮市志相比,没有提出政务、政法、商务(财贸、外经贸)、农业、教育系统也要建立大口方志编纂领导小组的要求。对于已建立大口领导小组的职责任务也只规定“市志编纂的动员组织协调工作”。关于各分志(分卷)篇目的拟订及方志的具体业务指导和方志队伍业务培训,由市志办直接领导和指导。这样已建立的6个大口领导小组的职责任务也大为缩小。笔者认为继承首轮市志编纂工作中充分发挥各大口领导小组作用的成功经验,让所有大口这一层次发挥他们非常熟悉本大口业务的有利条件,协助市志办指导各分志(分卷)拟订篇目,就近指导编纂工作,培训修志人员,分担如此繁重的220部市志、市级专志编纂任务,实在是有百利无一弊,应该迅速实施的重要举措。

(三)《市志编纂实施方案》十分重视建立多元化修志队伍。当前要探索解决发挥行业协会作用这个难题。从32个进展较快,已进入搜集资料阶段的承编单位看,一般都建立了在职与离退休干部相结合,老中青相结合的精干的修志队伍。据笔者了解,在各分志(分卷)编委会领导下设立的方志编纂室中的专职修志人员,聘用的离退休人员一般多于在职干部,这是因为市级机关经过机构改革,实行大部制后,在职人员人数有所精简,而担负的行政任务十分繁重,不可能抽出很多在职人员脱产专职修志。而下一层次更多的兼职资料员、兼职初稿撰稿员则大都为在职人员。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极大多数在职修志人员虽然对业务比较熟悉,但对方志专业很不熟悉,一般都从未修过志书,亟需加强方志业务培训。新一轮市志在发挥研究单位、专家学者的作用方面也已经取得一些好的经验,如市发改委承编的“经济体制改革分志”和由市经信委承编的“信息化分志”,已顺利委托对口的研究单位担任编纂任务。新一轮市志对发挥社会组织尤其是行业协会的作用寄予很大期望。在经济大类中的商贸分志、服务业分志、工业分志中将上百个市级行业协会列为参编单位。但是,两年多来,市级行业协会在参加市志编纂工作中真正能发挥较好作用的并不太多。笔者曾经在市商务系统中上门或发函调查研究了60余个市级行业协会,得到的回音是:人手少(一般只有3—4个专职人员,少数5—6个),会员单位在全行业中覆盖面狭(多数只有20—30%,少数50%以上,广大散户、小商铺大都不参加行业协会),搜集资料渠道狭,从未修过志书,普遍表示难以承担修志任务。商务系统中只有百联集团牵头承编的《百货业卷》和《文化体育用品业卷》已经实质性启动。但这两部分卷都是百联集团下属的两个子公司(均系大型企业)出经费,聘请数名退休人员,配备办公用房等物资条件,才得以运转。这两卷的参编单位,上海市百货商业行业协会和上海市文化用品行业协会只是派干部参加一些会议和修志活动,并未起很大作用。可见,怎样把众多行业协会真正发动起来,是一个难题。还要进一步探索解决,以创造经验。

(四)《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编纂规划》中规定“由各单位承编的《上海市志》各分志、分卷以及上海市级专志的编纂、出版等所需经费,列入各承编单位部门预算”。但实际贯彻中尚存在一些问题需尽快解决。市领导在2010年1月8日动员大会和2011年8月新一届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强调方志经费财政部门应予保证,但实际贯彻情况并不十分理想。笔者亲身参加的上海市商务系统中,有些分志、分卷准备工作做得较早,篇目实施方案早已拟定,由于申请的修志经费迟迟不能顺利落实到位,拖延了很长时间,才得以进行实质性启动。其他系统也有类似情况,同样“列入单位部门预算”,而实际下拨的修志经费有的很大,有的很小;有的批下来很快,有的批下来很慢;有的承编单位申请不到专项修志经费,只能从别的部门预算经费中挤压出来,数额自然不可能充裕。不少修志干部形容这种现象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严重影响了修志工作的正常开展。不少修志承编单位强烈要求市志办与财政部门协调,尽快拟出统一的申报修志经费标准要素、申报程序、手续,并统一加以平衡,避免财政部门不同领域的专管员宽严掌握不一,出现倚轻倚重,但至今未能实现。为了使市志编纂工作正常运转,这个实际问题希望予以足够重视,尽快解决。

(五)上海市志办充分利用网络技术,通过“上海通”网站对市志编纂工作及时进行信息交通、经验介绍、业务指导,对于推动修志工作起了较好作用,与首轮市志编纂对比,确实进了一大步。但是,从两年多来的实际情况看,仅靠这种单向性的网络信息指导,面对各行各类多样的复杂的修志情况,还是不够的。许多市志承编单位,迫切要求市志办多开专业性市志编纂工作会议,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及时指导解决修志过程中的难题。市志办虽然每季度召开区县和市级方志机构负责人工作例会,部署全市方志工作,会上也带到市志编纂工作。但这种综合性会议终究不能替代市志编纂专业性工作会议。各承编单位还希望市志办联络员平时多下基层及时进行业务指导。

以上均系个人一孔之见,如有片面之处,请修志同仁多加指点。

(作者单位:上海市黄浦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