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缅怀修志前辈?传承历史文脉--在纪念上海通志馆建馆80周年座谈会暨柳亚子主编《上海市通志稿》整理出版签约仪式上的讲话(刘建) 2012/09/28

2012年7月12日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 刘建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修志同仁: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上海市通志馆建馆80周年座谈会暨柳亚子主编的《上海市通志稿》整理出版签约仪式”,是对修志前辈们的缅怀,对本市进一步加强修志编鉴工作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此,请允许我代表市地方志办公室对前来与会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修志同仁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正像刚才发言的几位专家、领导所言,合作出版已经尘封了70多年的《上海市通志稿》,以此来纪念上海通志馆建馆80周年很有意义,这是上海史志界期盼多年的一件大事、好事。

80年前,成立上海通志馆,柳亚子先生出任馆长有一段故事。上海通志馆是直属上海市政府的,但柳亚子先生这个馆长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聘任的。为什么呢?1932年初,淞沪抗战爆发,民国政府迁都洛阳。国民党中央召开了洛阳会议,会上提出,国难当头,要加强国民党内部团结。为了平衡,拟给国民党左派元老柳亚子安排上海通志馆馆长一职。国民党的本意是给柳亚子一个闲职,让他领一份干薪,少发表反对意见。但是柳亚子决意在上海通志馆做一番事业。当时国民党中央派执行委员邵力子来找柳谈,柳提出三个前提条件。第一,通志馆所有人事、编纂方针由柳定;第二,《上海市通志》用白话文写作;第三,所有纪元时间用公元。这些主张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是非常了不起的,很有见地。邵力子也是国民党元老,他在中共一大时是中共党员,后来中共中央批准他退出中共,作为国民党的代表到苏联去开会,所以邵本人也是左派。邵支持柳提出的所有条件,与柳谈妥后,国民党中央即聘任柳亚子为上海通志馆馆长,编修上海市通志。当年,上海通志馆人不多,但做了很多事。柳亚子馆长依托通志馆成立了上海通社,就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史志学会。上海通社最早提出上海学研究的概念。除了编上海市通志外,柳先生还亲自动手,编纂上海年鉴,也是很了不起的。编修上海市通志的一些故事,刚才各位专家都有提到,我不再重复了。

现在的上海通志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成立后,钟民、洪泽、吴云溥等老前辈酝酿筹划。到了高可主任任内,从市政府申请了300万元经费,加上宝钢集团资助50万元,与大江集团合作,建成现在的上海通志馆。建筑面积5000多平方米,大江集团由于参与合作,有通志馆一半面积的50年使用权。通志馆的老领导杜国弟同志,从部队转业后,便经手承办此事,直至建成。现在看来,300多万经费建成上海通志馆,着实不易,值得我们后辈修志人学习、尊重。

今天我们纪念上海通志馆建馆80周年,作为后辈修志人,应当向修志前辈们学习什么?我觉得有三点。

第一,学习修志前辈们真心爱国的精神风范,而且身体力行。前辈修志人他们最可贵的精神风范就是真心爱国,赤诚爱国。今天在座的有姚昆田教授,姚老的父亲姚石子先生和柳亚子是同时代的朋友,他们那一代人经历了中华民族最衰微、最耻辱的一段,所以,他们对爱国情怀刻骨铭心的体会跟我们有所不同,这种爱国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修志人继承。我曾在多次会议上诵读过修志前辈胡道静先生为松江县志作的序,今天也推荐给大家。在序的开头,胡先生引用了李政道先生的一句话:“一个只依赖过去的民族是没有发展的,但是一个抛弃祖先的民族也是不会有前途的。”接着胡道静先生写道:“哀莫大于心死,亡人之国必先亡其史。不背祖先,必先读史,这道理是清楚的。爱国必从敬乡始,方志是最好的乡土教育质素,这道理是一点都不含糊的,国史与方志的功能和作用,诚然是端绪千千万万,不过这基本的一条,谁也否定不了。”修志人、研究历史的人,爱国情怀是和热爱自己的职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觉得,这是今天我们纪念上海通志馆80周年,向修志前辈们学习,最重要的一点。而且要通过我们的工作,把“爱国始于爱乡、知乡始于读志”的理念传播给全社会。

第二,要学习修志前辈们极其严谨的修志态度,编修精品佳志。潜心做学问,“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前辈修志人有这样的耐性。我们现在面对花花世界,诱惑比当年多,在做学问方面也应有更大的耐性。讲到这里,我要感谢姚昆田、姚昆宇两位老师,他们捐出祖宅,开办南社纪念馆,而且办得很好。我曾去过两次,看完以后,我的评价是,南社纪念馆秉承了南社学风,对得起南社前辈。从办馆方针到解说文字到展品陈列,极其严谨,一看就让人联想是南社后人所办,让人心生敬意。我们上海像这类中小展览馆有很多,有一些重要的展览上,赫然出现差错,在前言后记上就有错字病句。这样的情况在南社纪念馆找不到。我们后辈修志人应继承这种严谨的作风。

第三,要珍惜当今盛世修志的优越环境,奋发有为,充分发挥地方志“存史、资治、教化” 的作用。刚才几位老师都讲到,80年前的上海通志馆是乱世修志。上世纪九十年代,胡道静先生在一篇回忆文章里说:“我们现在修志有领导的深切关怀照顾。编委会成立之初,当时的市长江泽民同志曾亲临指导,第二次委员顾问扩大会议上,朱基市长又亲临讲话,第三次会议刘振元副市长代表朱市长以及市委副书记陈至立同志作了重要讲话,使得工作者无不信心满怀,振奋精神,把光荣的盛世修志大业做到十全十美。回顾我那时在旧的志馆里,自始至终呆了六年,从来也没见到市长吴铁城的面,他亦没有给过志馆一句慰问的话。这也便罢了,他属下一个局的大局长还时常找通志馆的茬,存心不良,想要接管上海通志馆。大局长诚然不会对小破庙有胃口,但他要逼走了我们的左派馆长柳公亚子,那么,他立下的汗马功劳就大了。这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那局长的阴谋并未得逞,但我们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看到现在的修志工作受到领导这样的关心和照顾,也就深切体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优越性。”

如今是盛世修志。和前辈修志人相比,今天我们史志工作者所处环境的确是非常优越。以我担任方志办主任的切身体会,市委市政府对地方志工作是很重视、很支持的,我们陆续在地方志工作上提出的建议,领导都采纳了。前不久召开的中共上海市第十次党代会,俞正声书记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强地方志编纂和档案工作,传承上海历史文脉”。今天的会议,杨振武部长致贺信,这份贺信是杨部长亲自修改过的。朱咏雷副部长是宣传部分管新闻出版、对外宣传和地方志工作的领导,工作非常忙,但今天专门挤出时间来参加会议,并对合作出版《上海市通志稿》给予明确、有力的支持。各区县、部委办局领导对方志工作也很重视、很支持。有这样好的环境,我们要积极履行当代修志人的责任,编修传世佳志,承续上海历史文脉。同时,大力推动全社会特别是推动各级领导干部读志用志。我们正在编《上海通志(干部读本)》,拟由市委宣传部和市地方志办公室发放给各单位阅读,让干部都了解上海简史,了解地方志,学会掌握地方志这一工具。另外,还要推动中小学生阅读方志,了解上海,热爱家乡。要让老师和同学们知道,了解家乡最便捷的方式是读志。

我们国家自古以来重视对历史的研究和传承。中华文明之所以五千年一脉相承,和历代史志人矢志不渝的记述和研究我们民族的历史是分不开的。我们的国家之所以这么可爱,我们的民族文化之所以这么辉煌灿烂,我们的人民之所以这么伟大,离不开一代又一代史志人的勤勉敬业和无私奉献。今天我们纪念通志馆建馆80周年,缅怀修志前辈,就是要继承发扬他们的精神,做一个无愧于历史和人民的新时代修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