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为有源头活水来(周家桥街道党办) 2012/12/10

周家桥街道党办

 

大凡来周家桥社区采访的记者或参观的朋友,一般都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这片上海西陲不到2平方公里的区域会叫做周家桥?周家桥是否真有桥?要解开这样的谜团,即便在网上用现代化的搜索方法,也无法探究到谜底,而志鉴却轻而易举为你释疑。《长宁区志》中记载:据传,19世纪中叶,上海县官员和各界民众,每岁春秋前往周太仆祠(清雍正六年〔1728年〕松江知府周中治理吴淞江殉职后所立)进行祭祀活动,为跨越华法浜建此桥,名为“周家桥”,随着时间推移,周家桥附近也渐渐发展了起来,在桥东出现了一片“周家桥宅里”,和北面的“李家门”两个小村落,住有顾、姚、裘、李四姓二三十户人家。周家桥是一座很窄的桥,斜坡是台阶式的,只能供人行走,桥面只有2米宽。1958年,长宁区治理沟浜,建设污水处理系统,而填埋了法华浜,推倒了周家桥。1955年1月,周家桥地段建立办事处,1960年4月扩大范围后建立街道办事处,均以周家桥为名,并沿袭至今。虽然,周家桥曾经作为地方象征的物质存在,在上海都市的发展中消逝无踪,但它的典故却永存史记,这就是志鉴的魅力。

记得2006年,街道领导把长宁区续志周家桥街道篇的任务交给我们。接到任务,我们感到既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编撰志鉴是十年一遇的事情,不是每个文字工作者都有机会承接的任务,这无疑是我们党办的荣幸;担忧的是党办的同志都未撰写过地方志。无论兴奋也好担忧也罢,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总是要完成的。于是乎,我们先从学鉴开始。通读了《长宁区志》,也翻阅了其他的地方志书,慢慢地、慢慢地有了感觉。志鉴文字很精炼,寥寥几笔就将一段历史概括其中,一段典故跃如纸上。初看是文字,渐入胜境时一句文字仿佛是一段历史截断面的全息图像浮现在眼前,给我们以无限的想象空间;一段段截断面又组成了一幅幅跌宕起伏的历史长卷展示在面前,如临其境,刹那间犹似时光倒转,尽情徜徉在历史长河之中,其乐无穷。志鉴之所以能够折射出历史发展的概貌,首先来源于历史存在这个源头,其次才是志鉴编撰者的巧斧神功,为后人留下珍贵的财富,犹如源头活水流淌不息,这又是志鉴的魅力所在。

俗话说得好:“学习的目的在于使用”。根据志鉴的要求,我们采用各种方式搜集资料,基本形成了以旧区改造为主线的编撰思路。因为从史料和现实发展上看,自建国以来,周家桥的旧区改造就未停息过,从50年代起的填沟浜、平坟堆、辟道路,到60年代的兴建工房;从70年代的小规模旧区改造,到90年代的大规模旧区改造,特别是从1998年开始,经过几轮大规模旧区改造,周家桥拆除旧房总面积超过54万平方米,动迁居民18600多户,相继建起了一批高中档商品房小区和现代化的楼盘,如气派非凡的中山公寓、天山河畔;错落有致的上海花城、长宁新城;绿荫婆娑的虹桥新城、长宁新城;绿水环绕的仁恒河滨花园等,彻底改变了社区形态。先后建成国际体操中心、区游泳馆、区图书馆、区妇保医院、新天山中学、区实验幼儿园等一批门类齐全的高档的公共设施,使原来沪上闻名的“棚户区”、“下只角”,旧貌换新颜,成为崭新的现代化社区。周家桥的发展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祖国六十年来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更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获得巨大成果的历史见证。

说来也巧,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我们又接到了街道领导交给的关于周家桥会所文化工作的调研。通过一段时间的调研,我们写成了《会所文化——构建和谐社会的文化工程,——来自周家桥街道会所文化工作的调研》。这篇调研报告大量地采用了地方志的资料和新采集的资料,为领导的决策提供了真实而翔殷的参考依据,为2006年9月17日街道召开的“新会所文化概念与和谐社区专家研讨会”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为“周家桥会所文化”的诞生与传播奠定了坚实的实践基础。现在只要你在网上搜索“周家桥会所文化”,许多记者、专家的文章有很多资料出自于志鉴或者来源于我们搜集的史料。比如我们从方志记载的史料中,概括出老周家桥的八个多:棚户简屋危房多(占地区总面积的37%)、简陋薄弱学校多(电影《烛光里的微笑》就是在周家桥的长二小学拍摄的)、下岗无业人员多(10600余人)、困难家庭户数多(重病、大病、残疾人约600多人)、文盲半文盲人数多、“两劳”帮教人员多、生活陋习多、脏乱差现象多。当时老百姓搬家只要一辆黄鱼车就够了,居民的需求就是吃饱穿暖有事做。从资料的收集中,我们又概括出新周家桥的八个多:新建楼盘多(中高档商品房小区占社区房屋总面积的70.8%)、新辟道路多(新建了云雾山路、锦屏路、娄山关路)、新建小区多、新增公共设施多、创业成功人士多、高学历人才多、社会名人多、海归侨眷人士多。老周家桥科长难找,新周家桥人才济济,社区不仅入住了中科院吴自良先生,市文联副主席李伦新先生,而且还有童祥苓、叶惠贤、石钟修等社会知名人士。在历史与现实相结合的思考中,提出了“周家桥会所文化”的新概念,旨在运用新文化教育的动作模式,来适应社区形态、居民结构、生活理念、沟通方式、精神追求等变化,来满足不同层次居民的需求,使居民从自己的家中走出来,高高兴兴地唱起来、跳起来,无拘无束地聊起来,心灵通融起来,彻底改变新商品房小区“门对门不相闻、同住小区陌路人”的状况,营造出居民家庭团结、邻里和睦、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的和谐社区氛围。从2006年“周家桥会所文化”概念的提出,运行至今,“周家桥会所文化”活动越搞越丰富,规模越来大,参与居民越来多,效果越来越好,形成了十个工作方法、十个活动品牌,243支团队,其中有14支百人团队。“周家桥会所文化”终于走出周家桥、走出长宁、走向上海、走向全国乃至世界。

伴随着“周家桥会所文化”的成长,我们的志鉴编撰工作也进入专家审核阶段。在学志、编志、用志的过程中,使我们切身体会到志鉴的作用,使我们学到了以往所没有学到知识。明朝理学家朱熹曾作有一首有名的诗,叫做《观书有感》。他这样写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如果把半亩方塘比作是志鉴,那天光云影就是历史。地方志正日益发挥着潜移默化的“存史、资政、教化”的作用,志鉴的真实与鲜活源于历史,现实的发展借力于志鉴,志鉴与历史互为因果,相互作用,推动着历史不断向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