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近代商会诞生110周年暨《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 出版座谈会综述 (章斯睿) 2012/12/10

2012年10月16日,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上海市商会在上海市工商联大厦举行近代商会诞生110周年暨《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出版座谈会。来自上海市档案局(馆)、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图书馆、市政府参事室、上海文史研究馆等单位的领导、研究人员和有关上海高校的专家学者,集聚一堂,共同见证这值得纪念的时刻。

此次会议的召开也是为了祝贺由上海市工商联编辑的上海总商会系列丛书之三的《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出版发行。上海总商会作为中国近代成立最早、影响最大的民间商会组织,对历史发展和社会变革有着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此次《图录》的出版将与此前出版的《上海总商会组织史料汇编》、《上海总商会议事录》一起,为专家学者提供了较为完整的有关上海总商会的第一手资料,这将大大有利于进一步深入研究上海总商会在近代上海,乃至近代中国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此次会议分《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首发仪式和出版座谈会两部分,出席会议的有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市参事室主任、《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编委会主任王新奎,原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编委会名誉主任任文燕,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上海市工商联党组书记赵福禧等领导和专家79多人出席。座谈会由《上海总商会历史图录》编委会副主任、上海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季晓东主持。专家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在对上海总商会丛书的出版高度赞誉的同时,也提出了不少切实可行的建议。

座谈会开始时,季晓东指出,此次会议的两个主题就是回顾和展望。近代上海商业社团组织已有110年的历史,上海总商会也已组建100年,党将旧商会改造为新商会,也就是上海工商业联合会。工商联的任务是团结工商业者走社会主义道路。上海工商联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全国的第二个地方工商联组织,迄今已60年。因此在回顾这段历史后,希望能从历史的延续和检验,看到商会历史的价值和时代意义。

会上,王昌范(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代表上海总商会丛书的编辑人员向与会人员报告丛书编辑的经过。从10年前的梦想到如今的成果,这与工商联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协助是分不开的。他认为: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与上海市总商会有着“血缘”关系,上海解放以后,上海市工商联筹备会接管了所有市级商会组织,不光接管了它的建筑,而且接管了它的组织体系、财务和档案。上海工商联的第一位主委盛丕华曾是上海总商会的会董,第二位主委刘靖基也曾经担任过市商会的常务理事,工商联与以往商会有着渊源关系。工商联在改造以往商会组织体系的同时,吸纳工商界的进步成分,譬如,众所周知的荣毅仁、刘鸿生、吴寅初等,他们都是早期工商联的领导人。工商联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着手开展商会史研究,探讨商会功能和其在封建社会中的进步意义。在利用档案的过程中,可以发现历史和现实的关联,例如,怎样团结工商界、制定法规和借鉴业规等。出版丛书是为当前民营经济和工商联工作服务,工商联作为非学术性机构,是一个统战性、经济性、民间性的商会组织,编纂丛书不仅仅是为了系统地整理珍贵的历史资料,也是商会传统的传承和提升,更是体现了一种社会责任。

廖大伟(东华大学历史系)认为,学术界的成果多强调商会独立性,但其实忽视了我国特殊的国情。中国的商会不能按照西方一般概念的社会组织民间和团体来理解。首先,总商会成立的背景有二:清末新政的宽松政策以及商约谈判。所以,在政府倡导下,才有商会的成立。其次,商会的领袖也多有官方背景,如严信厚是候补道,还有朱葆三等,都与官界关系密切。此后的国民党政府,也与商会有很大的关联。然而,从当时历史条件下对政府权威度的考量,商会是官商之间的桥梁,也是独立性并不十分强的民间组织。他认为,民间组织的步伐不太大,与国情有关,独立性有一定限度。

郑祖安(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先祝贺新书的出版,并对商会在上海近代史上的地位作一阐述。上海总商会在近代上海的名望很高,一是因为上海当时工商业繁荣,企业众多;二是因为名人辈出,主要有工商实业者和文化名人。旧上海的工商实业名人影响力非常巨大,以曾担任过上海总商会会长的虞洽卿为例,说明其在当时的威望很高。上海总商会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主要体现在:(1)上海总商会是中国的第一家商会,开辟了中国商会的先河。(2)商会的建立对上海工商业发展有推动作用。(3)商会功能多元化表现为,调解劳资纠纷、商事公断、办童子军、办杂志、办图书馆等等。(4)争取华人参政、对八一三难民的救死扶伤、捐献飞机等等,对上海社会贡献很大。(5)上海总商会建造的议事厅事是近代上海少有的公共场所。议事厅因位置良好、交通便利、权威度高、开放程度高,迅速成为近代不少历史事件发生的地点,如1927年蒋介石在此接见上海工商界代表、上海租界华人会议、国货运动大会、新生活运动大会等等。

许冠亭(苏州大学社会科学系)先感谢工商联对其学术研究的帮助。他认为上海总商会作为清末第一商会,不仅因其在时间上开创先河,更重要的是其发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影响,概括而言,总商会组织工商,发展实业,从事公益,抵制美货,挽回利权,鼓动立宪,走向共和,光复上海。以今天的眼光审视总商会,仍有启发,可以起到“透视镜”、“显微镜”和“望远镜”的作用。

主持人季晓东认为,国内的整个商会研究还很薄弱。全国工商联三大重点课题之一就是中国特色商会研究,现此课题还处于草创阶段。需要聚合各方面力量,以期继往开来,承前启后。与会专家们纷纷发言,献言献策,体现了对上海总商会的深厚感情和对工商联工作的殷殷期盼。

郑祖安发言后提议,是否可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建设一个上海总商会的博物馆,对公众开放,突现历史内涵。唐国俊(中山学社)认为,上海工商联要有一个组织班底,结合当前民营经济发展,每年提出1〜2个课题,组织学者进行研讨。沈渭滨(复旦大学历史系)认为上海总商会研究还大有可为,希望通过丛书的出版来推动以下几个问题的深入研究:(1)上海总商会自身发展阶段的关键点。(2)上海总商会所办的各功能性机构。(3)上海总商会人际网络和社会关系。(4)总商会的领袖人物。(5)上海总商会与历届政府关系。(6)上海总商会和其他商会的比较研究,如和苏州商会。在此基础上,他建议:(1)有目的、有计划地访问工商界老人,做口述史收集工作。(2)调查其他系统有关总商会的档案,比如企业档案、上海市政府的档案、南京的第二历史档案馆等。(3)分专题研究,从过去关注政治经济,转向关注社会救助和市政建设等主题。(4)和海内外专家合作,开展研究。(5)在条件允许下,创办刊物。

沈渭滨的提议得到与会其他专家的认同。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提出不要以旧眼光看商会,一二八事变后,上海所有日资纱厂买办集体辞职。可见,商会研究还刚刚开始。朱荫贵(复旦大学历史系)认为,在资料角度之外,要多关注研究背后的根本,要关注上海总商会在近代经济的发展过程中的力量,从这点来看,可以结合国内外政治经济文化的需要,来展开研究。戴鞍钢(复旦大学历史系)感慨总商会研究是几代人的努力,应该借助媒体做一些必要的宣传。建议研究上海总商会的主体之外,应当转换视角,多关注其在政府职能缺位的情况下的表现。

专家学者们从理论和历史角度展开论述,提出了框架和专题,这种殷殷之语,切切之情,难能可贵。季晓东回应道,上海工商联的档案建设,在市统战系统中多年来名列前茅,但档案史料部门专职人员很少,因此,从社会期望和历史要求来说,工作还任重道远。他希望各位专家学者继续关心支持商会的理论研究,以及工商联档案的开发和研究工作,研究工作永远没有句号。

(章斯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