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志书应如何与志书是如何(吕万端) 2012/12/10

吕万端

 

 

蛟龙潜海,神九飞天,科技再次突破,神州举国欢腾。科学为何发展,学术因何进步?问题是科学研究的起点,研究是学术进步的动力,智慧随着问题而拓展,学术通过研究而深化。科学大师爱因斯坦甚至认为:“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因为提出问题是从新的角度看问题,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法国文豪巴尔扎克则说:“打开一切科学的钥匙毫无异议都是问号,我们大部分的伟大发现都应当归功于如何?而生活的智慧就在于逢事都问个为什么”;开国领袖毛泽东早就要求:“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的头脑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当今总理在科学院工程院院士大会上感慨陈词,面对新科技革命,要提倡学术自由,鼓励学术争鸣,尊重独立思考,激发批判思维,敢于发现问题,敢于提出问题。

由此想到志书应如何与志书是如何。志有新旧,迥然不同,本文不论旧志,只说“新志”,且仅限“个人所读之部分(不是一切)”。新志应如何,基本性质,定于条例,质量标准,载于规定,而新志是如何,却优劣悬殊,参差不一,不可同日而语,南志北志,风格各异,难于等量齐观,况且新志众多,一轮二轮,成百上千,人寿有限,岂能遍阅?但尝一脔可知全鼎,观一叶而知秋色,读部分包括“获奖”新志,举一反三,闻一知十,可知“少量新志(并非全部)”是如何。比较是如何与应如何,分析问题,寻求变革,于新志修撰或许有益。

一、志书应如何

新志是什么,应当记什么,应当如何记,应当记多少,标准是什么,这几个W,是新志应如何的内涵。为此,抓住核心概念,由浅入深解读。先看条例规定:“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

字面简单理解:地方志,志地方,地方志就是地方记,“就是地方(本地区)情况记录”;新志就是记录本地情况的书,简单平常。

内容横向理解:新志记述地方哪些情况,“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这等于把一地所有情况全部记下来,所以人们说,志书是“地方百科全书”,这样看,新志不简单、不平常。

内容纵向理解:新志不是仅仅记一年情况、当前事情,而是包括“历史与现状”,即内容不仅空间横跨各方面,而且时间纵贯几十年,这样看,新志很不简单、很不平常。

学术质量理解:新志记述地方情况,不是想怎么记就怎么记,而是有质量规定的,并且要求多达几十条,所以,新志不仅具有存史价值,而且具有学术价值,这样看,新志更不简单、更不平常。

资料内涵理解:地方志所说资料,是反映事实情况的材料,并且,从时间角度来衡量,这种资料有“历史意义”,如此看来,新志价值崇高。

表达方式理解:新志不仅需要掌握大量事实,而且要准确叙述事实,基本表达方式是记录和叙述,叙述事实,不偏不倚,忠于事实,实事求是,以此观之,新志客观科学。

价值意义理解:最重要的,新志是“文献”。什么资料才能称作文献?有历史意义的资料才配称作文献;什么叫有历史意义?经过历史检验、经过长时间考验有价值才叫有历史意义。这样看,“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这个新志应如何的规定,分量何其重,要求何等高!

再从另一角度理解规定内涵:全面系统,这是新志质量的基本规定;记述,这是新志的表达方式规定;本行政区域,这是新志内容的地域范围规定;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这是新志内容的横向规定;历史和现状,这是新志内容的纵向规定;资料性,这是新志材料的内涵规定;文献,这是新志的意义质量规定,根本定性。

规定的概括要求则是:“观点正确,体例严谨,内容全面,特色鲜明,记述准确,资料翔实,表达通顺,文风端正,印制规范”,具体有:存真求实、全面客观、严谨朴实、简洁流畅等,甚至印刷格式都一一规定,可见新志科学规范,意义重大,存史资治,地位崇高,使人不由不叹为观止,肃然起敬,必然广受欢迎,读者众多。

二、志书是如何

当然,这是新志规定应如何,但是现实与规定往往有距离。那么,新志现实是如何,先看专家学者品头论足,再述笔者读志个人感觉。

业内专家议论不断。一轮二轮,孰优孰劣,专家们滔滔不绝,评论者振振有词,某志高明,学者们八舌七嘴,某志低劣,研究者纷纭众说,但存在问题,应无疑义;学术界早有人言,当代志书不可用,近年也有人著文,坦称不读当代志,但一家之言,不足为据;一位先进主编诚恳对我说,修志是自娱自乐,不要当真,此虽修志者自言心声,我却将信将疑,解读为谦逊。然而,从发行数量和社会反应看,新志似乎确实缺少市场,不受关注,突出表现是印数很小,读者更少。某名城人口逾千万,文化号昌盛,志界费时十年,编出通志,牵动人员,成千上万,耗费财力,难于计算,然印刷不过千余册,官员奉送奉送,圈内交流交流,所剩无几,读者有限,几乎谈不上市场销售、读者购买,代价之大,成本之高,印数之少,读者之稀,不成比例。诚然,出版物不能仅以印数论优劣,但政府大把花钱,精力耗费无数,编出的“百科全书”式新志,很少人要,很少人读,也很伤心,虽然成本收不回,自有政府买单,但是新志无人读,值得志界反思。

笔者阅读常感遗憾。费时读志,既非我愿,评论优劣,更非我长。然出于需要,不得不读,办法是,从网络下载若干志书,把相同内容集中存放,分类阅读,理解志书记什么如何记,怎样记述行业的基本情况、主要过程、特色亮点,如把一些(不是所有)志书宗教内容下载于同一文件夹,然后耐心阅读,冷静审视,比较分析,以求启示。结果,从希望开始,以失望结束。感觉是什么?

1.内容肤浅,现象罗列。如当今教育界问题多多错综复杂,社会对教育既存期待又有抱怨,然而多数新志教育卷,记述内容从教育设施到经费投资,从学前教育的幼儿园到基础教育的中小学,再从高等教育到成人教育,数字表格,应有尽有,但都是教育的条件,行业的现象,就是没有教育的本质内容“教”和“育”的资料,如何传授科学知识的资料,如何塑造健全人格的资料,如何培养创新能力的资料,更没有当今学生特点的研究资料,当代教师心理的分析资料,如何应对信息技术对教学挑战的资料,怎样处理社会生活对教育影响的资料等;又如某志,记述境内某企业,文字过万,不可谓少,但此家公司为国家行业龙头,处世界500强前列,在全球市场占有重要位置,有自己的专业网站,出版了百万字的行业专志,与此相比,区志的万字资料,既不可能全,更不可能深,难于讲业务,不能给评论,不记则遗漏,多记缺篇幅,深记无专业,只能称之为“企业简介”。如此资料,焉得不浅?再如某本一轮“获奖”县志的佛教记述内容不过是:本县何时有庙、庙有几个、僧尼若干、庙会几次,如此而已,现象罗列,内涵浅薄,读之后悔,浪费时间,有奖尚如此,无奖更何谈。

2.篇幅随意,结构混乱。阅读某市几部志书“房地产”卷,同地同级志书,文字篇幅,十分随意,悬殊五倍,不足为奇,甚至记述一个房产企业用字五千,而记述本地十多年信访事业全文两千,主次轻重,随意处置;当今国家制度高度统一,各地社会治理共性很多,同一地区志书结构似应小异大同,但新志横向任意分类,纵向任意分层,同一内容,赵志入政治,钱志入社会,孙志设为卷,李志列为节,随心所欲,任意安排,这种随意性和任意性,不能不使人深深怀疑新志内容的客观性和真实性。

3.资料分割,逻辑松散。宏观缺失,因果隐没,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各类资料,互不相干,看不出左右关系,见不到上下联系,横向读不出各行各业的相互影响,纵向看不到社会变迁的逻辑节奏,似乎每一个行业都是与人无关孤零零地发展着,好像每一件事情都是从来如此静悄悄地存在着,政治不影响经济,经济不影响文化,教育与社会无关,科技与生产无涉,大局和本地没有关系,时代对本区没有影响,如列宁所说:“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也不如”。

4.文字枯燥,语言乏味。横看中药铺,人参当归,各归其类,大黄芒硝,两不相干,纵读流水账,去年今年,顺时记事,上月本月,难得变化;文似看山不喜平,而志书记事只有平,平铺直叙,了无意趣,勉强阅读,味同嚼蜡。当然,也有佳作警句,夺人眼球,如某市一轮房地产志,宏观视野开阔,历史研究透彻,资料横向贯通,语言锤炼到位,某地四卷本县志,文化名城,人文荟萃,志文斐然,爱不释手,遗憾在于,虽然佳志不少,但是庸志更多,如无压力,难于卒读。

三、原因是什么

名实悬殊,读者寥寥,新志如此,原因何在?既有队伍方法的主观因素,也有体制机制的客观问题。

1.人才匮乏,研究缺位。当今时代深刻变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城市结构空前复杂,市场经济变化无穷,社会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超过了过去任何时代,封建文人个体修志的时代永远结束了,新志记述内容的广泛性、客观情况的多变性与个人精力有限性的矛盾,决定了新志编纂必须聚集一批人才共同奋斗,总体设计、专题研究、各有侧重、分工协作,需要一批真正的行业专家和懂得修志的历史学家联合起来编纂。但是,由于方志行业长期信奉九斤老太,认为一代不如一代,鄙视青年,排斥新人,自己造成了行业人才断档。因此,多数新志编纂都是临时搭建班子,修志者多数都是撞上的,政府需要修志,于是谁碰上谁就修,没有几本新志编纂队伍真正是一批行业专家和历史学家的组合,如某市一轮通志金融卷,就是由既没有金融理论知识储备、也没有金融实际工作经验的人主纂,这就是新志队伍的现实。人才匮乏,研究缺位,只能蜻蜓点水,点到为止,沦为浅薄,势在必然。当然,志界也有杰出人才,学术精英,但面对新志“百科全书”的广泛内容,寡不敌众,难于招架。

2.观念僵化,方法片面。首先表现为崇拜资料。志界一个流行说法是,修志目的是保存资料,志书区别于史著的特点在于资料性,有的甚至简单说志书就是资料,因此,资料越多越好,修志中原始资料与正式志稿文字数量起码要10:1,即编100万字志书,起码要有1000万字修志资料。恰恰相反,资料的用一弃九表明,保存资料不是志书的目的,如果志书目的是保存资料,为何不把兴师动众、千辛万苦收集而来的资料全部收入志书,永远保存下去,而是大刀阔斧、毫不可惜地砍掉90%?因为虽然志书需要资料,但志书不就是资料,虽然资料十分重要,但资料不就是志书,志书是存史,而非存资料,志书是文献,保存资料不是志书目的,所以对存史无用的资料弃若敝屣。其实,当今时代,一个修志者能够收集或阅读的当地资料,可能仅仅是实际存在资料的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当代社会资料太多,无法通过志书保存,地方资料有政府档案资料、组织人事资料、工商登记资料、企业管理资料、公安侦查资料、法院案件资料、科技发展资料、医疗卫生资料、网络信息资料、社会新闻资料等等,浩如烟海,不计其数,通过志书保存,保不胜保,存不胜存。不仅志书目的不是保存资料,地方资料难于通过志书保存,而且,志书也不应崇拜资料。对于在社会科学中罗列事实资料,列宁曾经说:“社会生活现象极端复杂,随时都可以找到任何数量的例子或个别的材料来证实任何一个论点。”由于把保存历史理解为保存资料,把重视资料扭曲为崇拜资料,多数新志成为肤浅的资料罗列,松散的资料堆砌,肤浅而冗长,松散而无力。

其次表现为鄙视议论。主张对资料不做解释,不做说明,实际是信奉自然罗列,否认立场观点。立场含而不露,观点隐而不显,不无道理,但有限度,推至极端,必陷荒谬。凡修志编史而否认立场,皆为掩耳盗铃,此地无银:如果修志者自认没有立场观点,这是自欺,没有观点如何取舍资料,十中选一?如果修志者自知有立场但为显示客观而有意不论,这是欺人,明知不说,让人自信,类似诱人上钩,也低估了读者,你以为读者是白痴,看不出你的观点?如果修志者确无立场,资料均为自然主义罗列,则表明修志者没有头脑,人参萝卜一锅煮,没有判断,没有见识,其志不可信;如果修志者虽有观点而不敢明说,则表明修志者心中有结,无结为何观点害怕说明,立场不敢见人?如果修志者只会罗列事实,不能加以评论,则说明修志者没有思想见识,无力吃透资料,不能理解事实,无法判断是非;修志不仅需才,更要有胆,如果修志者借口避免错误,留给后人评论,则既说明修志者缺少担当,只愿隔靴搔痒,不敢一针见血,没有胆量面对事实,没有勇气直面真理,也说明修志者思维混乱,议论仅仅是也许有用的读志参照点,不会有人奉为绝对真理,如果推给后人研究是正确的思维方法,则后人也可这样想,就会推给后人的后人、后人的后人的后人以至无穷,其实,很多事实都不会有最终结论,孔夫子逝世2000多年,至今仍不断涌出不同评价,不准论错等于不准评判事实,这是荒谬的;如果修志者认为没有必要议论,则是偷懒耍滑,事实是神圣的,理解是自由的,事实需要记述,事实也需要解释,述而不论,因果不显,背景不明,莫名其妙,志书价值,大打折扣;其实,没有一本志书能完全做到述而不论,如果说封建社会没有言论自由,只能靠旁敲侧击,借古讽今,无可奈何,尚可理解,那么在公开透明的21世纪,编写地方历史还不畅所欲言,仍把影射讽刺这一套当宝贝,观念未免落伍,思想未免陈腐,既丑化了新志,也贬低了时代。一句话,立场观点是拒绝不了的,不仅事实面临选择,资料需要鉴别,思想见识理论水平决定资料的取舍,而且如果资料没有议论粘合,就将一盘散沙,形散神散,事实没有思想统帅,必然缺乏深度,没有力量。

同时表现为形式主义面面俱到。不仅把志书理解为资料,拒绝分析议论,而且理解为无所不包的资料,领导何时视察,当地多少厕所,全部搜罗入志,并美其名曰“完整系统”。但是,无论志书何等详备,都不可能记述区域全部情况,追求包罗万象,必然多端寡要,平分笔墨,淹没要点,冲淡特色。因此,新志虽然文字总量庞大,动辄上百万字,令人望而生畏,但因为内容庞杂,头绪众多,落实到具体记述对象,篇幅又受限制,只能简介了事。所谓地方百科全书,不过是地方简介汇编而已。

再加上资料缺少时代背景,思维缺失宏观眼光,把分类畸变为分割,记述手段之外,排斥其他文法,把平实操作成平淡,终于把普遍联系的社会生活肢解得七零八碎,把生动活泼的历史事实记述得枯燥单调,读者自然避之唯恐不及。

3.体制局限,机制不顺。如某市某区,流动人口数十万,与本地人口数量相当,既是发展动力,也是管理难点,值得深入研究,理当详细记述,然而某志记述流动人口不过千余字,因何如此?因为现行体制使所在区域自觉不自觉认为,流动人口,非我居民,喜怒哀乐,与我无关,生老病死,无需关注,资料缺失,不可避免,记述敷衍,势在必然;又如贫富悬殊,当今重要现象,也是社会难题,但是很少见到一本志书,把本地贫富悬殊作为专题进行记述,一方面把本地亿万富豪如何通过土地合理暴富,怎样经过房产合法发财记述下来,收集资料,整理资料,剖析关系,揭示因果,另一方面把本地弱势群体生活状况记述下来,职业何其苦,收入何其薄,消费何其低,生活何其难,全面客观加以记录,形成资料留给后人,这当然有修志人的胆识问题,但也有体制机制方面的局限;又如信访,社会问题的晴雨表,可以从中发现当地社会矛盾、时代特点、民生疾苦、经验教训等,有极其丰富的内容应当记述,有大量生动的资料可以挖掘,然而似乎约定俗成一样,多数新志信访章节都尽可能简化,计算机统计几本记述地方十几年历史的新志信访内容,平均不过两千,一年一百多字,可谓一笔带过。不是说文字越多越好,但是数量反映倾向,为何修志者不愿多记,原因无须再说。至于本地决策失误、用人失察、投资失败、环境失衡等各种问题,更是无人涉足,鲜见专题记述。掩卷自思,如此存史,能存何史?扪心自问,以此资治,能资何治?

4.修当代志,客观制约。编修新志,有易有难,易在时近易考,地近易核,同时困难亦由此而来。由于新志记述的历史刚刚过去,尚未经过必要的历史沉淀,有的存在不同看法,甚至还有很大争论,这给资料选择带来很大困难;由于新志记述的历史是社会的变革转型期,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记述这种急剧变化的历史,与记述几十年不变的静止社会相比,困难更多;由于志书是文献,只有经过长时间历史检验有价值的资料才能进入志书成为文献,而新志记述时限大多不过一、二十年,有的甚至仅仅八、九年,资料谈不上经过长时间历史检验,这就使新志很难具备应有的历史厚重感;最为麻烦的是,当代人修当代志,修志者都在其中,各种人事关系错综复杂,恩怨亲疏,很难摆脱,真实客观,难于保证。

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下的新志,自然成为肤浅的“本地情况简介汇编”,论资治及时性不如新闻,论育人生动性不如文学,论存史系统性不如史学,论思想深刻性不如哲学,论资料完备性不如档案,论学术专业性不如论文,距离“文献”,何止万里,因此,人们“不读志书”:学者们不读,因为缺少学术含量,老百姓不读,因为缺少阅读趣味,外地人不读,因为没有直接关系,本地人不读,因为本地人无需阅读本地简介,官员似乎需要读,但如此新志,官员是否读得进也是问题。因此,新志谁编谁读,谁读谁编,缺少市场,缺少读者。

四、允许变革吗

更为严峻的是,科技进步,时代变化。封建社会信息贫乏,没有报纸广播,没有电视网络,编本志书,记述地情,奉为瑰宝,可以理解,而当今时代,新闻报纸天天存史,广播电视日日资治,书刊网络时时育人,社会保存资料的方式丰富了,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拓宽了,志书功用能不变化吗?犹如防暑降温,没有空调时电扇是主要手段,没有电扇时芭蕉扇是基本工具,有了空调,芭蕉扇效用当然大大降低。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各类传媒的迅速发展,电脑网络畅通无阻,手机微博四通八达,史料载体层出不穷,传播渠道花样百出,志书保存资料的能力在下降,传播信息的作用在减弱,新一代查找资料时,第一选择必然是上网,资料既丰富又便捷,此种态势,昭然若揭,不可阻挡,愈演愈烈,对新志形成更大挑战:任何文字,不论何体,无人阅读,等于废料。

怎么办?变革。简单设想是:修改条例,解放思想,取消禁止民间修志的规定,引入民间力量修志,打破修志垄断,开展学术竞争,大学行政化学术官僚化对学术的损害应当引以为鉴;改造队伍,吸引人才,在开放民间修志的同时,加强国家修志队伍建设,明确列入公务员系列,增加编制加强力量;改革机制,理顺体制,成立国家层面地方志工作委员会,地方工作机构独立设置,科学院成立地方志研究所,地方志列为独立学科;改变观念,修订规定,取消不必要的学术方法限制,让地方志工作者放开手脚修志,实施信息化,实现地方志工作全国联网等。思异于常,批评可期:或谓外行,或谓狂妄,或谓偏激,或谓愚昧,或谓尖锐,或谓真实……?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忧新志无人阅读,我求新志与时俱进。

(作者单位:上海市闵行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