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民国上海年鉴汇编》序(刘建) 2014/05/20

刘建

 

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提出:搜集、保存地方文献和资料,组织整理旧志,是地方志工作机构的基本职责。2012年7月,时值上海通志馆成立80周年之际,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与上海历史博物馆商定合作整理民国时期的《上海市通志稿》,由此,原上海市通志馆主持编纂的《上海市年鉴》系列也纳入了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地方文献整理计划。酝酿筹措之时,承告上海书店出版社已策划整理编纂并将影印出版《民国上海年鉴汇编》,遂欣然从命,作序致贺。

民国时期的上海,中西文化交汇激荡,出版行业兴盛发达。据《上海出版志》记载,“至1949年5月上海解放,上海共出版年鉴约40种,约占同时期全国出版年鉴的一半”,但《民国时期总书目》载述民国时期全国年鉴出版了280余种。两说存有出入,有待研究厘清。不过,在中国年鉴史上拥有多项第一的上海为年鉴编纂出版重镇应无疑义。目前已知最早的雏形年鉴,是清同治三年(1864年) 由上海海关总税务司署统计科创办的《海关中外贸易年刊》。1924年2月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年鉴(第一回)》,是第一部由中国人编撰的中文版中国年鉴;193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The Chinese Year Book 1935-1936》,是由中国人编写的第一本英文版中国年鉴;申报馆编辑的《申报年鉴》,有1933~1936年、1944年共计5回次,是最早按年度多回次出版的年鉴。不少有影响的年鉴均创始于上海。据《上海年鉴提要》不完全统计,“至1949年解放时,上海已经出版或印行的年鉴达47种之多。其中有27种全国性、国际性年鉴就在上海发轫”。

因此,对民国时期反映上海市政区情况的综合性年鉴和上海地区行业状况的专业性年鉴加以整理,从中撷取所需,予以出版,极有意义。其要者有三:

一是有利于挖掘地情资料。《民国上海年鉴汇编》共20册,总计约1800万字。其中,有上海市通志馆年鉴委员会编纂的1935年至1937年、1946年至1948年的《上海市年鉴》6种共15册;时事新报1934年编行的《时事大观》2册;上海华东通讯社发行的1947年《上海年鉴》1册;大公通讯社出版的1948年《上海市劳工年鉴》和上海体育世界社出版的1940年、1941年《上海体育年鉴》3种合为1册;金山县鉴社编辑出版的1935年至1936年、1946年、1948年《金山县鉴》4种合为1册。这些年鉴都蕴含着丰富的地情资料,如《上海市年鉴》,其分设有特载、土地、人口、天时、气象、行政、司法、外交、军事、财政、公共租界、法租界、金融、教育、交通、工业、劳动、商业、农林渔牧、学艺、宗教、社会事业、社会调查、时事日志等门类,以纲目体例收录了上海地区的各类情况。民国时期的上海年鉴系统地展现了旧时上海社会的世情风貌。

二是有利于年鉴编纂的发展。年鉴是舶来品。作为工具书的一个重要品种,年鉴的编辑出版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传入中国。之后伴随着引进、发展,年鉴也开始了中国化的嬗变,其肇始之迹于民国年间已可察见。先是1934年5月,在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第一次中国教育年鉴》中,其编者就认为中西年鉴存在差异:“欧美各国出版教育年鉴,其性质有属于国际的、国家的、教育行政机关的与学术研究的等等之不同;其体例则有报告概况、讨论问题、登载专著、陈述研究结果,及录列教育法规之差异”,而“本年鉴之性质为属于国家教育行政机关的,其体例着重概况之报告,佐以法规之录列,附以研究结果之陈述。至教育事实之综的叙述,如甲编中之教育宗旨、学校系统、教育行政组织等篇,丙编中之高等教育综述、中学综述等篇,戊编中之兴学以来教育大事记、教科书之发刊概况、教育先进传略等篇,每一题材,穷源竟委,各成体系,则可云本年鉴之创格焉”。继之,在1946年出版的《上海市年鉴》上,上海市文献委员会主任胡朴安即为序阐明了年鉴与方志的关系:“年鉴是修志的资料,遵照内政部的规定,省通志三十年一修,市县通志十五年一修,则是积十五年的年鉴,整而理之,删其繁,补其缺,按照通志体例,分别部居,通志即可修成,故欲修通志,年鉴必不可以不编辑。”建国后,至2006年国务院颁布《地方志工作条例》,更明确指出地方志是包括了地方志书和地方综合年鉴,这表明年鉴编纂不仅已完成其历史嬗变,而且还成为当今中国史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是有利于历史文献的保存。年鉴既为历史文献之一种,那么年鉴的编纂者亦当具史家眼光。民国时期年鉴前辈的独立精神与史家笔法值得后人学习。柳亚子先生曾为受聘上海通志馆馆长提出三个前提条件:一是能定通志馆所有人事、编纂方针;二是《上海市通志》须用白话文写作;三是所有的旧式纪年皆改用公元纪年。他亲自主持于1935年面世的《上海市年鉴》,从筹备至编纂,不但手订计划,而且身体力行,参与具体编辑工作,一字不遗地审读校样,常能查出其他人员的疏漏之处。更难得的是,柳亚子先生还亲自动笔,以太史公的笔法,在《名人录》里记述了当时上海的左翼文化战士的活动,并收录其作品。后遭国民党政府的查禁,《名人录》被撤,封面也由红色改为蓝色。现《汇编》编者为完整呈现原书风貌,方便研究,竭力收录有《名人录》的原始版本,保留了一段关于年鉴编纂的珍贵历史,也展现了民国学者秉笔直书的可贵精神。这是广大地方史志工作者提高学识素养和业务能力的好教材。

爱国始于爱乡,知乡始于读志。时值上海开埠170周年之际,整理出版《民国上海年鉴汇编》,不仅能为上海史研究、年鉴史研究提供有价值的资料,而且也为开展“知史爱国、读志爱乡”活动提供了丰富的地情教育素材。

上海书店出版社长期致力于地方史志资料特别是上海史料的开发,诚为功德无量之举。

 

(作者系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