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中医世家 ( 2017/5/9 10:55:49 )

——引溪王氏

图像

图像

王玉润教授

从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起,在引翔港地区出现了引溪(引翔河)王氏世医第一代种痘师王占三,以“选苗谨慎,种痘安全,无病患之苦”闻名,故远近数十里,求种者络绎不绝。王在引翔镇的厚仁堂设有诊所。故乡间有不知王占三公之名者,但“种痘郎中”则闻名遐迩,妇孺皆知。

王氏世医能够连绵200 多年,而且人才辈出,成就显著,主要由于勤奋读书和善于在实

践中总结经验,进而向西医学习基础理论、基本技能和诊病手段,实行中西医结合,因而医术愈精,疗效更佳。

王氏世医在乡里都有甚高名声和成就。第三代王森澍曾将《医方集解》中收集的药方,按实践经验予以删节增补,分门别类,加以整理,编为五言、七言歌诀,撰成《医方切韵》两卷传世,王森澍的名字因而被列入“中医人物词典》。第四代王光熙医术益进,尤精于儿科。一次一西方人生女十分瘦弱单薄,一些医生都认为难以治愈长大。该人闻引溪中医名家王光熙的名声,专程上门求治。王光熙经确诊为小儿疳积,对症施药,连服数帖,不久即康复,使沪上西医名家,都为之叹服。第五代王仲康,为清末上海滩有名的中医,其事迹在《上海当代名医列传》有记载。1921年,王仲康全家迁至引翔镇南木桥,并在厚仁堂每旬义务施诊三次,寒暑不辍,造福乡里。第六代王超然,不满足家传,1918年考入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深造,系统学习中医医学史及有关中医典籍。他的论著常在校刊发表,校长名医丁甘仁对其论著的评语是“说理精深,清机徐引”,“推阐透彻,治得其要”。1924

年毕业后行医于引翔港一带。当时,流脑、伤寒等传染病流行,天花、猩红热猖獗一时,他谨遵古训,博采众长,不囿成法,辩证施治,收费低廉,用药益效,活人无算,声播沪东、吴淞、宝山一带。他常以药王孙思邈的“大医精诚”自勉,说“人命至重,犹贵干金,一方济之,得逾于此”、“若有疾厄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贵愚智,普同一等,要一心赴救”。王超然每清晨就诊,下午2时左右方进午餐。饭后出诊,直至晚上八九点钟方回家。1955年后,他调至上海中医学院担任教学工作。为继承和发扬中医学传统,他受命组织专家、教授、主任医师等西医参加中医学习班学习,并任班主任。1959年,任上海市中医学会总干事,在全市中医界广泛开展学术活动。在中医界声望卓著。

出身于1919年的第七代王玉润,幼受家庭熏陶,继承父辈衣钵。1935年进入新中国医学院,成绩优异,历次考试均列榜首。1939年毕业后悬壶应诊,不但精通中医,又熟悉西医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技能,到20世纪50年代初,在上海医界已颇有名气。他对病人真诚负责,诊断明确,用药果断,颇有业师徐小圃先生的余烈遗风。儿科是其强项,为一生从事的专业,成绩也最突出。研究成果有《斑疹伤寒》、《小儿肠伤寒》、《中医治疗小儿传染病肺炎》、《麻疹并发肺炎临床总结》、《治疗小儿流行性腮腺炎100 例临床报告》等,主编的全国高等中医院校统编教材《中医儿科学》一再重版,并在台湾、香港被盗版发行,说明此书的实用价值和理论方面的经典权威性。

王玉润获誉最多的是对血吸虫病肝硬化方面的研究,代表了国际和国内的先进水平,改变了传统的肝硬化理论,并被载入了建国后医学重要历史文献《新中国预防医学历史经验》五卷本中的第三卷。经过这一课题的研究和实践,对中医走向现代化进程,更具有开拓意义的建树。王玉润在长期临床实践中,形成了“识病治本”的学术思想。王深感中医“识病”能力和理论体系的不足,早在1952年设诊行医时,即开设了“中国医学化验所”,配备现代的先进仪器和设备,形成不囿于门派、唯效是尚、兼收并蓄的开放思想。这不仅在上海少有仅见,在全国

图像

王玉润与课题组在从事科研

也是罕见的。公私合营时,王上交了苦心经营多年的化验所的全部资材,参加上海市第五门诊部的工作,领导新设的药理实验室,从100多种中草药中发现20多种具有降低血压的作用,并广泛用于临床。从事中药的筛选研究,并成功地试制112种单味中药新剂型,疗效提高,达到中药的标准化。

图像 1956年,王玉润任上海市第十一人民医院儿科部主任,由于他对中医和西医的博学知识,被聘为华东地区防治血吸虫病九人领导小组的成员。他先后多次深入到苏、浙、皖、赣等血吸虫病重疫区,进行防治和研究工作。因运用口服海藻昆布流浸膏治疗,成绩出色,1960年获上海市政府记大功奖励。到1979年,全国已有800万血吸虫患者治愈,占总数的80%。约有250万的晚期患者,病程长、病情重、夹杂症多,成为防治工作急待

引溪王氏七代世医世系表

图像

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签定科研协作意向书

解决的重要课题。王玉润时已调任上海中医学院医疗系主任,全国血吸虫病研究委员会也恢复活动。血吸虫病的表象为腹水和肝脾肿大,而其病本则在于虫卵大量死亡后沉积于肝内,导致肝硬化,中医称为血瘀气滞。为了寻找活血化瘀、行气通络的治本之策,王玉润博览大量中医古籍,发现古方《桃红饮》有明显的疗效,于是将方剂制成流浸膏,进行临床治疗,同时采用现代仪器和手段,从中找出天然药物为桃仁提取物。经过多次从实验到临床,采用最新观察仪器纤维广角镜下肝组织活检和最先进的肝内胶原酶代谢检测指标,最后终于揭示出桃仁提取物治疗肝硬化的药学原理是:通过提高肝组织胶原酶的活性,促进肝内胶原纤维化降解,肝脏血供随之改善,肝组织蛋白合成代谢也随之旺盛起来——肝功能恢复了正常。1981年,经对61例临床试验,有效率达85.24%。有一名37岁肝硬化已三年的病人,已对生命绝望,含泪劝妻子改嫁,经用桃红饮三个月后,腹水消退,硬化的肝变软,疗效显著。当年该课题获上海市重大科技成果三等奖,中央血防领导部门授予金质奖章。1984年2月,王玉润任上海中医学院院长,带教博士研究生指导课题“中医药桃仁提取物治疗血吸虫病肝硬化”,继续进行研究。当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达尼尔·D·多斯泰森教授来访,对该课题高度评价:“此研究无论在运用基础理论与临床治疗方法上,甚或在实验的设计、进行和解释上,都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1985年8月—1986年11月,分两批救治晚血肝硬化患者82例,以桃仁提取物合人工虫草菌丝治疗,开展临床研究。1989年该课题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从1984年开始,王玉润曾多次赴香港中文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新加坡等地讲学。被香港中文大学中药研究中心聘为名誉顾问,被美国加州州立大学聘为名誉教授。1998年11月,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出版《王玉润教授五

十年论医集》,全书60 万余字。该书较系统地反映了王玉润各个时期的学术思想和学术成就。他又是我国著名的中医教育家和博士生导师,数十年辛勤耕耘,桃李满天下。他学贯中西,是中西医两套理论的理性之光指引他打开了祖国医学宝库的大门,开拓了中医现代化的道路,为复兴中医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王氏世医的一张秘方——九制神丹

引溪王氏世医有一张祖传的秘方——九制神丹,凡小儿患肺气痰喘症、高烧、抽筋、咳嗽、气急、鼻煽、喉中痰如曳锯,服了此药立奏功效。因而这张秘方的名气,也愈来愈大。

但要制作秘方,需要花九年之功,故称为九制神丹。当时,每逢端阳节(农历五月初五),王氏全家就开始为制作而忙碌。他们把预先调配好的药粉放入20只新鲜的牛胆中,在标签上注明制作的年月后,就挂在晒不到太阳的屋檐下阴干。翌年端阳日,除再新制20只,并把隔年牛胆里的药粉翻出来,再放到新鲜的牛胆中。这样逐年累制,从不间断,积九年方能应用,制成绿豆大小的药丸,成为治病的良药。此药确很灵验。当天服药,第二天即令热退。对于高热痉挛,痰喘气急的肺风痰喘者尤为显著。当你在黄霉季节走进引翔港这家世医的大门,劈面就看到屋檐下挂着的累累牛胆,都长满了绿色的长毛。那时这家世医门中,无人懂得微生物学,因而不能从科学上阐明其治病的原理。

1937年8月,日寇侵沪,引翔全镇毁于炮火,王氏世医的房屋以及历年所制的大量牛胆,连同药粉和配方也都荡然无存,这一秘方因而失传。据王玉润教授回忆分析,九制牛胆内可能含有类似青霉素的成分,每年端午节后,进入潮湿闷热的梅雨季节,细菌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和在牛胆汁这样良好的培养基内疯狂地繁殖,岂不正是霉菌制品?因其中加有中药配料,因此更含有较之青霉素更好更有效的退热成分。如果中国早就掌握了微生物学的知识,并且以此为基础对九制神丹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也许能够比英国人早200多年发明青霉素。

王玉润的最后处方——三豆汤

1990年12月中旬,王玉润因病情严重(肺癌转移)住入华东医院711床,同病区704床来自黑龙江的患者,闻711床为中医学院名誉院长,慕名求诊,见王病状,欲言又止,局促不安。王强打精神,再三询问来意。原来,患者因用丁胺卡那霉素注射,造成肾功能不全,出现氮质血症,久治无效,转到华东医院,已治疗一段时间,但见效甚微。王玉润闻后,口授一方,由研究生徐列明记下,方日:稽豆、赤豆、绿豆各30克,煎汤代茶饮。此方能降低因中毒性肾功能障碍而增高体内非氮含量,对改善肾功能有利。1991年1月13日,王玉润逝世。而病人服后,随着尿量增多,肌酐、尿素氮排泄量也逐增,病情有了转机。三豆汤成为王老最后的处方。临终处方遗惠人间,也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附录一

图像杨浦区文物保护单位登记不可移动文物一览表

图像附录二

杨浦区主要宾馆、饭店一览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