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中山先生的复旦情怀 ( 2017/5/9 10:55:47 )

图像

图像

孙中山

孙中山先生一生重视教育,他认为人才培养对实现救国救民大业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早在他创立“黄埔军校”和“中山大学”之前,就对复旦大学倾注了极大的关怀。

1911年秋,在辛亥革命中,因光复军司令部占用了位于吴淞的复旦校园,学校被迫迁至无锡办学。后因政局更迭,经费无着,师生流离,学校一度散架。

中华民国成立之初,复旦学生纷

纷找到出任临时政府交通部次长的校友于右任,要求他做工作,尽快在上海复校。于右任早年追随孙中山,是同盟会的重要成员,与中山先生有良好的个人关系,又曾辅佐马相伯创建了复旦,复校之事自觉责无旁贷。1912年初,于右任与邵力子等面见临时大总统孙中山,递交了一份请拨徐家汇李公祠为复旦校舍的呈条。中山先生在临时政府经费紧缺,四处举借外债的情况下,不仅指拨了徐家汇李公祠堂为校舍,还拨出一万银元,作为复校经费,挽救了复旦面临的一次严重危机。当年,复旦成立了历史上第一届校董会,中山先生被邀为校董。这是中山先生以革命领袖的身份,唯一一次出任一所私立学校的校董。在中国高校史上,还没有第二所学校有过复旦这种荣幸,可见中山先生对复旦寄托着厚望。

有着反帝爱国传统的复旦师生,没有辜负中山先生的厚望,他们在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中,站在上海斗争的最前列。1919年5月6日清晨,当北京的消息传到复旦,全校沸腾,校学生自治会立即通电全国,声援营救被镇压的北京学生。复旦还发起成立了全市学生联合会,带领80多所学校师生示威游行,声援北京五四运动,一时成为五四运动在上海的指挥部与大本营。

5月26日,中山先生派代表在西藏路老金龙餐馆,约见了

图像

孙中山为复旦大学题词

市学联会长复旦学生何葆仁,转达了中山先生的意见:你们这种爱国行动很好,要唤起民众,与各界联合起来。得知学生们进入租界游行受阻,中山先生以自己的名望,请了一批英法等国的律师,作为学生行动的后盾。当时,上海还未收回领事裁判权,工部局禁止学生进入租界游行,巡捕房抓了人,中国的律师无权上法庭辩护。有了中山先生的支持,学生们如虎添翼,终于冲破禁区,进入租界与帝国主义势力进行了义正辞严的斗争。6月2日,中山先生在寓所接见了何葆仁和朱承洵(复旦学生、市学联总干事长),热情赞扬了上海学生反帝爱国、团结斗争的精神。10月,中山先生应复旦校长李登辉之邀,为师生做了题为《救国之急务》的演讲,高度评价了五四运动“于至短之时间,收绝大之巨效,足见结合者强也”。数日后,朱承洵代表市学联去中山先生寓所答谢先生给予的指导和帮助。中山先生兴冲冲拿出笔墨,写下了“天下为公”四个大字,并语重心长地的对朱承洵说:“天下为公,是要天下鼎鼎大公。实现了天下为公,就可以达到世界大同了。”中山先生正是用这种方式,把他一生的政治主张和未竟事业传递给年轻一代,尤其是他寄予希望的五四运动中冲锋陷阵的复旦精英们。

1923年2月从广州回沪的中山先生,应复旦同学之邀,欣然在《复旦年刊》上题写了“努力前程”四个字,既是先生对复旦学子的殷切希望,又是对复旦事业发达的热忱肯定。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