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杨浦成陆千年的佐证 ( 2017/5/9 10:55:45 )

——太平教寺

图像

图像

太平教寺遗址

杨浦区位于上海市中心区的东北部,成陆于唐末宋初,区境属华亭县高昌乡。北宋太平兴国年间(976-983 年)建造的太平教寺,是杨浦成陆千年的佐证。

太平教寺的遗址,位于今杨浦区兰州路373号。始建于北宋,距今已逾千年,为杨浦区境内最早的佛寺。自明弘治以来,历代编纂的《松江府

志》、《上海县志》均有关于该寺的简略记载:“寺起北宋太平兴国年间,有僧操舟云游,夜泊范家浜,闻芦苇间有钟鼓音,疑出梵语。访之,无有。后夜复然。又见白光烛天,掘地得一铁佛,因以建寺。”寺名为纪念宋太宗赵光义年号“太平”而定。又因西华亭(今松江)已有太平禅寺,所以俗称“东太平”,属禅宗临济宗。

该寺地域广阔,四界范围东临杨树浦(今兰州路),西濒齐齐哈尔路(原无路名),南抵丹阳路(原无路名),北达横浜(1953 年填没,今龙江路)。根据记载:“寺全盛时,山门宽敞,旗斗高耸,殿宇巍峨,黄墙环抱。殿凡三进,头进天王殿,祀持国、增长、广目、多闻四大天王;中祀弥勒、韦驮;殿后广场,置铁铸宝鼎。次进为大

雄宝殿,祀铁佛,阿弥陀三尊;旁祀十八罗汉。再次为观音殿,送子、南海观音。另有阎王殿、祀阎王、判官、无常等。”殿后为僧寮,寺后有马厩。寺旁有僧田和僧众墓地,建有僧众骨灰砖塔一座。

当年寺内多植银杏,大雄宝殿之后有古银杏树3株,大的1株需3人围抱,浓荫叠翠、树冠蔽日,到金秋时光,硕果累累,小者2株,1人抱之。寺后沿浜也遍植银杏,其中如碗粗者,不下20多棵。

太平教寺与庆宁教寺(宋建炎年间建)隔黄浦江相望,钟声相闻。寺内有僧百十余人,整日香烟缭绕,钟声梵呗,悠扬四方。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寺庙颓象渐露,僧众渐渐散去,仅有沙门2、3人留寺内,但香火不断,每逢佛教节日或农历初一、十五香期,善男信女朝拜者甚众。暮春三月,乡民迎神赛会,城乡民众,纷至沓来,绵延数里,十分热闹。后租界当局以赛会阻塞妨碍交通为由予以禁办。

太平教寺自建寺以来,屡遭兵灾。明正德《松江府志》记载:“寺

图像

太平教寺遗址

图像

太平报恩寺效果图

后废于兵,僧秋堂重建。归并致思、华严、圆通、普明四庵。”之后,清代志书续有记载“旋废,乾隆三十六年重建。又废,嘉庆六年募建。再废,光绪二十四僧浩州募修”,“民国二十一年重修大殿”。这时,山门头殿已废。最后住持僧启增无心佛事,有意还俗,他沉湎鸦片,以致香火寥落,财力日蹙,于是以典租庙屋和土地为生,导致寺庙颓败,不可收拾。20世纪40年代末,香客零落。至1953年尚有土地15亩多,殿屋970平方米,但每日仅有十多名香客。1958年,居民委员会在庙中办食堂。大雄宝殿内的菩萨由市佛教协会搬走,庙遂废。1960年启增住持过世,寺内曾经盛极一时的银杏,亦随香火湮灭,寂然枯死。然枯草掩映之间,这座宋代建筑殿宇的飞角重檐,仍依稀可辨。

寺现存建筑面积约180平方米,整体为木结构,坐北朝南。内部为金厢斗底槽平面,附台阶沿周箍绕。中央柱较粗,边柱较细,石柱

2006年9月14日上午,上海太平报恩寺(即太平教寺)修复委员会成立暨揭牌仪式举行。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周富长,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市佛教协会会长、玉佛寺方丈觉醒法师和市佛教协会副会长、真如寺方丈妙灵法师出席会议并为修复委员会揭牌。上海太平报恩寺修复委员会主任由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市佛学院院长、静安寺方丈慧明法师担任。静安寺向太平报恩寺捐款100万元作为修复启动资金,标志具有千年历史的太平报恩寺的修复工作正式启动。

2009年5月29日上午,上海太平报恩寺举行了重建奠基

仪式,全国人大常委龚学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炜,中共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区长宗明以及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太平报恩寺修缮委员会主任意明法师等出席仪式并为太平报恩寺奠基培土。

图像

太平报恩寺重建奠基仪式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