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一·二八”事变导火线 ( 2017/5/9 10:55:45 )

——三友实业社“日僧事件”

图像

图像

三友创始人陈万运

陈万运系浙江慈溪人,1911年与沈久成、方智达凑资450万元创办三友实业社。产品为蜡烛烛芯,因质量好、售价低,而深得用户信任。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货乘机抬价,陈万运看到当时日货“铁锚牌”毛巾充斥市场,萌发了生产优质国产毛巾,以国货代替日货的想法。1917年,陈万运在杨树浦引翔港地区先后购地60多亩,在马玉山路(今双阳路62号)建造三友实业社毛巾总厂,生产“三角牌”毛巾。1919年“五四”

运动爆发后,抵制日货、爱用国货思想深入人心,三友实业社抓住时机,在报刊上刊登激发爱国热情的广告,如:“三角牌”打败“铁锚牌”、“自由布”打倒“毛斯纶”、“护卫国货的成长也是国民天职”等。还聘请漫画家张乐平、叶浅予为三友实业社绘制广告宣传画。毛巾厂的工人们奋发图强,不断改进生产工艺,毛巾质量大有提高。生产的三角牌毛巾销路日增,逐渐占领了上海市场,并畅销全国各地,打破了日商、英商毛巾在上海市场的垄断。日商铁锚牌毛巾的市场占有额日渐缩小,直至销声匿迹。生产铁锚牌毛巾的日商东华毛巾厂也就一蹶不振,从此怀恨在心。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工人在中共上海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成立了抗日救国会,又组织了工人抗日义勇军。厂内有700多名工人参加抗日义勇军,组成了一个营,还聘请了黄埔军校学生杜授田当教官兼营长。义勇军组织健全,营以下设有连、排。参加义勇军的工人自己出钱做了淡灰色的军装,佩戴袖章,用木枪、铅皮刀当作训练武器。他们每天凌晨4点起床,操练两个小时后上工。班长以上的干部每天晚上7点上军事课。抗日义勇军还在厂门口贴了一幅巨型宣传画,标题是“定要

图像

三友实业社大门

收复东北三省”,画的是一个义勇军战士,拿着长枪对准日本兵。日本帝国主义者派海军陆战队进驻三友实业社毛巾厂旁边的日商东华纱厂,监视抗日义勇军的行动,并派便衣特务混进三友实业社毛巾厂探听情报。还偷走了三友实业社毛巾厂的宣传画,送到国际联盟去告状,想以此证明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工人是一贯反日的。一系列事情发生后,义勇军营部决定加强戒备,派人在工厂门口站岗放哨,严防日本特务破坏。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后,一面积极筹建成立伪满洲国,一面又策划对上海和长江流域的侵略。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拍电报到上海,指令时任日本驻上海公使馆陆军武官辅助官的田中隆吉“在上海搞出一些事来”、“把外国的目光引开,使满洲容易独立”,并送了一笔钱给田中隆吉作活动经费。田中隆吉接到这个命令后,把钱交给女特务川岛芳子,并选定上海三友实业社毛巾厂为肇事地点。田中隆吉仇恨地说:“这家厂是非常共产主义的,排日的,是排日的根据地。”从此,日方开展了有计划、有预谋的寻衅闹事活动,挑起战争。

1932年1月18日下午,三友实业社毛巾厂义勇军队员朱志福和陈常益在厂门口站岗。大约4点多钟,受日本特务川岛芳子指使的日僧天崎启升、水上秀雄以及信徒后藤芳平等5人,穿着灰色袈裟,头戴灰色僧帽,敲着扁鼓在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周围转来转去。朱志福马上警惕起来,他悄悄地对陈常益说:“这几个东洋和尚看上去不大对头,要注意一点,我去叫人。”朱志福叫来了几十个工人,一起监视日本和尚的行动,只见日本和尚鬼鬼祟祟地嘀咕了一会儿,沿着竹篱笆向后门走去,并不时地偷看厂里的情况,形迹十分可疑。朱志福等几名义勇军队员上前盘问,日本和尚神色慌张地拔腿就逃。这时,突然冲上来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有的挥拳喊打,有的用石子砸,打得天崎启升、水上秀雄气息奄奄,一名重伤,其余两人逃进东华纱厂向驻厂的日军报告。

在这一事件中,日僧一死两伤。事后得知这突如其来的打手,是川岛芳子事先布置的,阴谋打死人嫁祸于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工人,进一步挑起事端。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日僧事件”,也成为引发“一·二八”事变的导火线。

图像

三友实业社广告

1月20日凌晨,田中隆吉安排日本青年同志会成员袭击了三友实业社毛巾厂。他们带着汽油、硫磺弹从东华纱厂后面冲向三友实业社。日本海军陆战队也开来了4辆铁甲车,把汽油浇在厂房的板壁上,再扔出硫磺弹,顿时火光冲天。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工场着火了,从睡梦中惊醒的工人们立即奋起救火。火越烧越旺,杨树浦救火会派出了消防车,但开到临青路就遭到日军的拦截,不许救火。厂里的消防队和义勇军只好依靠十几根皮带水龙头和用铁锹撒黄沙来灭火。经过奋力扑救,才把大火扑灭。日军还不甘心,又卷土重来,企图炸掉三友实业社毛巾厂的锅炉。所幸锅炉间外有一道围墙,炸药包掉在围墙外,没有炸到锅炉房。但这场大火烧掉了6间毛巾工场和24台机器。

日军在纵火焚烧时,还派人冲进附近警亭,凶残地杀害了准备向巡捕房报警的华捕田润生,割掉了陈胜德的一只耳朵,劈掉了朱伍兰的两个左手手指,并捣毁了警亭,酿成了骇人听闻的“引翔港惨案”。

面对日本侵略者的挑衅和暴行,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及时通过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发动上海人民和各抗日团体共同提出抗议,成立了以三友实业社工人为主的“引翔港惨案”后援会,并决定于25日下午为华捕田润生举行葬礼。1月25日,2000多人参加了田润生出丧游行。走在前面的是义勇军和军乐队。沿途成千上万的群众加入了队伍,抗日爱国口号响彻云霄。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达到制造事端的目的,就日僧事件要国民党上海市政府“道歉、惩凶、赔偿、解散抗日会和取缔抗日运动” 等无理要求。27日,日

图像

南京路的三友实业社门市部

本驻沪总领事又向上海市政府提出最后通牒。国民党政府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无理要求诚惶诚恐,不仅逮捕了3名工人,还答应接受日方的一切条件。而这一切让步并没有改变日本侵略者侵略

上海的既定方针。1月28日夜,日本军队在闸北向中国守军发起突然进攻,酿成了“一·二八”事变,爆发了第一次淞沪战争。蔡廷锴、蒋光鼐等爱国将领率领十九路军,置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于不顾,勇敢抗敌。2月14日,张治中率第五军到沪与十九路军共同作战。经过33天激战,歼灭日军万余人,粉碎了日军“4小时内占领上海”的美梦,迫使日军暂时放弃了吞并上海华界的计划。

三友实业社原址(现为五一电机厂)

图像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