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建筑志->--风格迥异的寺观堂桥->--

"教化之地"的象征:嘉定孔庙

2009/10/27 9:54:25

  嘉定孔庙坐落在嘉定区嘉定镇南大街,始建于南宋嘉定十二年,即1219年,现占地17亩左右。作为祀奉中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嘉定孔庙,建筑宏伟,素有“东吴第一”之美称。

  嘉定地区以文化发达著称,有“教化嘉定”之赞誉,巍巍孔庙堪称其象征。

  孔庙大门“棂星门”前有“兴贤”、“育才”、“仰高”三座牌坊和石狮栏杆。72只姿态各异的石狮,象征孔子七十二贤徒。孔庙四周的围墙,称“万仞宫墙”。进门的水池,叫“泮池”,凿于元泰定元年(1324年)。泮池北是大成门,正中五楹,东西角门各一楹,宽达29米,内有7只石龟座,各负2米多高的大石碑,记载历代修理孔庙情况。东角门壁上嵌有几块名贵的石碑,有宋绍定二年、1229年沈璞撰《嘉定县学之记》,明宣德十年、1435年《况郡守政绩记》,记载了况钟任苏州知府时,惩办贪污、清理冤狱、兴修水利等事迹。

  庙内主要建筑大成殿,据说列今全国第四,原建于南宋咸淳元年,元至顺元年重建,现保留明代结构。面阔5间,进深3间,重檐飞翘、巍峨雄伟,前置石台,更显气势,梁架高昂,枋檩彩绘,宏伟壮丽。大殿现陈列孔子塑像及孔子和孔庙的资料。

  在大成门前后庭院里,有几棵龙凤古柏,据志书记载种植于元至顺三年,即1332年,共16棵,现只有大成门前的1棵存活,十分珍贵。

  东西两庑,原来供奉孔门弟子和历代名儒的牌位,现为嘉定博物馆的历代科举文物陈列室,参观后使人尽释隋唐以来中国千年科举制度的奥秘。

  东部有明伦堂、碑廊和当湖书院等建筑。明伦堂是历代儒生讲学集会之所,建筑别致,3间宽敞的厅堂,前设抱厦,两边又有粉墙漏窗,墙外有小院,院中植桂柏树木,还有一株百年牡丹。

  明伦堂西有一条碑廊,是1958年修理孔庙时,将历年收集的碑刻、墓志和各类石刻嵌于壁间,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庭院东部的当湖书院,也辟为博物馆陈列室。书院外墙沿河30多米,还有一条1987年修建的碑廊,内有历代书画家的书法艺术,其中黄庭坚、文徵明、董其昌等人的墨迹诗文石刻,尤为珍贵。

  说起嘉定孔庙,不得不提起一个人物,那就是嘉定首任知县高衍孙。南宋嘉定十一年,即1218年五月,朝廷批准嘉定立县的第二年,首位知县高衍孙到任,这位原为昆山县丞、祖籍浙江四明(今宁波)的县令,刚一上任,果然能力出众,一面为民请命,减轻负担,一面着手建设县城,政绩斐然。卸任时,百姓依依不舍,高知县本人对嘉定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遂告老不还乡,定居于北大街拱星坊,成了“嘉定人”。

  这位高衍孙上任后所作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立孔庙建县学,史称嘉定孔庙“规制宏崇,甲于它邑”,学宫“规摩显焕,士民翕然”,南宋时,教育空前兴盛,江浙一带几乎每个县都设学。所以虽然立县时,百废待兴,十分困难,但高知县还是动员人力、物力,建造了雄伟的大成殿和化成堂(即明伦堂)。绍定二年,即1219年的《嘉定县学之记》碑文称:“殿堂门庑,高壮华好,庙貌祭器,斋舍庖,罔不具备。”规模已是不凡,可以“教化人民”了:“乃立弟子员,有庾廪以充其食,有课试以较其艺,彬彬乎邹鲁之风矣。”(光绪《嘉定县志》卷九庙学)

  嘉定孔庙是一县的文化教育中心,700多年中,计整修、重建、增建70余次。淳祐九年,也就是1249年,凿泮池,树兴贤坊,咸淳元年、1265年架泮池桥。明洪武二十三年,即1390年,泮池上改建石桥3座,元至正十三年,树儒林坊(育才坊),筑棂星门,明正德元年,建应奎坊(仰高坊)。清同治三年清丈庙基占地26?郾5亩,规制崇宏,甲于他邑。现存建筑虽仅为原来的十分之六七,但仍然不失为上海乃至全国保存最完整的县级孔庙。1962年列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明伦堂东,原为训导署,后废,雍正初建兴文书院,乾隆二十年,即1755年改建应奎书院;三十年祀前嘉定知县陆陇其,改名当湖书院。

  清末,孔庙范围内有棂星门、三坊、泮池、石桥、大成门、东西庑、大成殿、省牲所、神厨、土地祠、崇圣祠、名宦祠、乡贤祠、忠义孝悌祠等。县学部分有明伦堂、尊经阁、号楼、致斋所、更衣所、洒扫公所、教谕廨、礼门等。

  门外有汇龙潭、应奎山,庙内植松柏、树木,栽种花卉,构成景点,明人罗列为“田娄庠八景”:汇龙潭影、映奎山色、殿廷乔柏、黉序疏梅、丈石凝晖、双桐揽照、启震虹梁、聚奎穹阁。

  近800年来,嘉定孔庙就像是一根坚固的精神龙骨,支撑着乾嘉学派的学养和毅力;支撑着“嘉定三屠”的惨烈和悲壮;支撑着嘉定人异常坚挺的文化人格。作为教化嘉定的源头,多少嘉定杰出人物从中走出,把嘉定造就成江南文化名镇。

  明伦堂东侧的当湖书院,就得名于有“天下第一清廉”美誉的嘉定知县陆陇其。

  陆陇其,字稼书,浙江平湖人,传为唐代贤相陆贽的后裔,生于明崇祯三年,即1630年,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勤奋,康熙九年即1670年中进士,为有名的理学家。康熙十四年,陆就任嘉定知县,时距“嘉定三屠”不远,地区经济、文化刚刚复苏。

  光绪《嘉定县志》称陆“惠政不可胜记”。儒学根柢很深的知县大人注重教育,崇尚实学,时常召集学人在明伦堂切磋学问。

  大凡清官,难得意于官场。陆因“德有余而才不足”被罢黜,嘉定百姓愤而罢市三日,并上南京请愿,终挽留未成。陆离开嘉定那天,百姓扶老携幼,夹道相送。

  乾隆三十年,即1765年,嘉定知县杜念曾钦慕陆陇其政绩,修葺孔庙旁的应奎书院,增建讲堂,特取陆的出生地浙江平湖的别称——“当湖”为院名。当湖书院“每年课士、官、师各十期,岁二月由县出题,甄别、录取生、童各一百名”。严格的教育,造就了众多文才俊秀之士。

  提起嘉定孔庙,还有一件事令人感慨,那就是石栏杆望柱头上的72只神态各异的石狮子为什么在“文化大革命”中竟能幸免于难?据嘉定博物馆的一位馆长介绍:“文革刚开始,嘉定人在石栏杆四周用砖石砌成矮墙,并且在上面大书革命标语,所以这些石狮子得以保存至今。多么睿智且不乏幽默感的嘉定人。

  热闹喧腾的现代社会,需要文化的慰抚,嘉定孔庙就像一个入定的老僧,吐纳着都市的浮躁和功利,似现代化都市中的一个静谧的后院,让累了、乏了的人们,到这个后院来歇一歇脚、定一定神。然后,又重新神定气闲地开始新的征程。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