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建筑志->--风格迥异的寺观堂桥->--

保存完好的元代木结构古建筑:真如寺

2009/10/27 9:52:33

  位于上海普陀区真如镇的真如寺,是至今保存完好的元代木结构古建筑,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文物考古价值极高。

  该寺始建于宋代,当时位于官场,即今宝山区大场附近。南宋嘉定年间,也即1208~1224年,僧侣永安改建,命为真如院。元代延祐七年,即1320年,僧侣妙心移建于桃浦,即现在所在的位置,并改名真如寺。寺内大殿额坊下保留有移建时的旧墨字题记:“旹大元岁次庚申延佑七年癸未季夏月己巳二十乙日巽时鼎建”。

  明初,真如寺曾被称为永寿寺、宝华教寺,俗称大寺、大庙。明代曾于洪武年间、弘治年间、崇祯年间对之进行了三次大修。清康熙八年,即1669年,延请湖州道场山高僧本源来寺开法。清咸丰十年,也就是1860年,真如寺遭遇兵燹,光绪十一年、1895年僧念伦募捐重建,将原寺的单檐3间改为双檐5间。寺内大殿正梁上还有光绪年间重修墨迹。大殿东西两梁有楹联一副,东为“佛日光辉崇盛事群山咸悟真如”,西为“皇凤祥辑衍遐龄万姓同跻仁寿”。大殿内有16根棱状柏木柱,其中金柱6.45米高,直径40厘米,檐柱4.28米高,直径32厘米。正间的柱身都略向内侧倾斜,金柱内倾16厘米,檐柱内倾8厘米。这与全国著名的元代建筑山西芮城永乐宫龙虎殿相同。地基以柱础为中心所浇,各不相连,在柱础周围1.8×3米的范围内,施浇了深达1.8~2米的黄土和炼铁的渣滓,分层夯筑,表现了宋元木结构建筑的典型风格。真如寺大殿是上海地区唯一的元代木建筑,是我国古代建筑中的重要文物。

  真如寺建成后,周围殿宇不断扩建,逐渐形成了今天的规模:

  韦驮殿:又名金刚殿,位于真如寺前。元至顺三年,即1332年僧嗣文所建。明正德八年,即1513年僧法雷重建。正中供奉铜弥陀,韦驮背南面北居其后,四大金刚分立两侧。清雍正六年和光绪四年两次重修。1966年“文革”初被拆除,铜弥陀被当作废铜回收。

  前山门:建于洪武年间,乾隆四十三年,也就是1778年重修,毁于咸丰十年。

  送子观音殿:别称禅堂,位于真如寺东侧,乾隆年间李泰和建,毁于1937年八一三战火。

  痘司殿:位于真如寺西侧,修建时间不详,曾作长征人民公社办公室,后为市博物馆派驻真如寺的值班人员居住,至今保存完好。

  伽蓝殿:位于真如寺东侧,初建于明代,毁于八一三战火。解放后,其址建税务所,曾为长征卫生院住院部。

  地藏殿:位于真如寺西侧,乾隆九年,杨君商建。光绪二十三年重建,后毁于八一三战火。

  西方境:位于真如寺后,乾隆九年杨君商建,早毁。

  官厅:位于真如寺前韦驮殿西,乾隆三十三年,迁鄂王像于此,门有匾额“云深处”。1912年作巡警教练所,毁于八一三战火。

  鄂王殿:位于真如寺西侧,俗称岳王殿,纪念南宋抗金名将岳飞。道光八年,即1828年改为宝善堂,咸丰十年毁,光绪二十一年重修,现屋宇尚存。

  财神殿:位于真如寺前,抗日战争改作茶馆,曾作长征卫生院炊事房。

  北方境:位于真如寺前,修建年代不详,已毁。

  忠显王殿:位于真如寺东侧。原建筑毁于咸丰十年,1928年于此地建真如商会,后毁于八一三战火。

  大悲阁:位于真如寺后,原建筑毁于乾隆十年。乾隆十二年姚德照重建,又毁于咸丰十年。

  十王殿:位于真如寺西侧,原建筑毁于咸丰十年,光绪二十一年重修,如今屋宇尚存。

  东岳行宫:位于真如寺东侧,筑年不详,初毁于咸丰十年,光绪二十三年重修,后又毁于八一三战火。

  文昌阁:位于真如寺后,筑年不详,咸丰十年,文昌帝神像被洋枪队折一臂,建筑被毁。

  城隍行宫:位于真如寺西侧。建于明初,祭祀明朝将领韩成,韩曾随朱元璋征陈友谅,代朱元璋赴鄱阳湖死,封郡侯,被奉为当地城隍。原建筑毁于咸丰十年。清同治九年重建后殿及寝宫,光绪六年建戏台,民国初移充警察宿舍,神像移入真如寺。沦陷期间,建筑内部遭严重损坏,解放后拆除。

  鲁班殿:位于真如寺前,原建筑毁于咸丰十年,民国10年改建成救火会,后毁于八一三战火。

  到解放时,除了正殿以外,其余建筑大都已经废圮,金刚、罗汉仅存残躯,文殊、普贤佛像俱毁,铜弥陀的手指也被损坏,唯独如来佛像保存完好。

  市政府十分重视该寺的保护,1960年6月21日,拆除前门山墙时,对两侧的全貌,包括雕刻题字都作了摄影留档,并聘请了古建筑专家刘敦桢前来勘查鉴定,确认了金柱、柱础、部分斗拱都是元代的原物,平棊草架构筑法也是元代的特征。同年10月12日,拨款对佛像进行修缮,并对铜弥陀设栏保护。

  但是好景不长,1958年大跃进时期,正殿移作长征人民公社图书馆,继而作为会场,部分佛像因占空间而被迁出,建筑内部及地面均遭破坏,直到1963年,政府才重新修缮,恢复元代式样,这次修缮,又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在木柱的柱头、柱底以及斗拱、梁、枋等元代构件的榫卯结合隐蔽处,都有当年工匠的墨书字迹,标识着各构件的部位及名称,所书又多为行话俗语,对古代建筑史有重要参考价值,这一发现无疑极大地提高了真如寺正殿的历史文化价值。

  “文化大革命”期间,真如寺遭到又一次破坏,铜弥陀被送至杨家桥废品站,这具造于明代永乐二年,就是1404年的佛像成了“四旧”,竟被打碎回炉,如来佛像及其檀香木架亦被拉倒烧毁,屋顶上的飞檐、门上的匾额也被付之一炬,正殿前的石狮、碑刻均被打碎,百无一存。

  由于真如寺的研究价值极高,我国古建筑学界的专家,如梁思成、陈从周等曾多次实地考察。日本和美国的建筑界也专程派人来,并给以很高的评价。1959年,真如寺便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77年又再次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修缮后的真如寺作为旅游景点对外开放。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