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建筑志->--典雅幽深的石库门和江南民居->--

见证爱情的尚贤坊

2009/10/26 14:29:40

  尚贤坊原是法国天主教会产业,有外籍学术团体尚贤堂故名。尚贤堂不是单纯的一座教堂,其英文意为“中国国际学会”,这学会既信仰耶稣,又尊崇孔子,故中文称“尚贤”。1897年由英国长老会教士李佳白得到李鸿章、翁同龢及英、美公使支持后在北京建立,后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毁,1903年在上海重建。李佳白一味鼓吹西方文化与封建文化融合,反对中国民主革命。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反对中国参战,应英法公使的要求,他被中国政府驱逐出境。1921年房地产商利用尚贤堂的名气,在尚贤堂的大部分地皮上建造了石库门里弄房屋——尚贤坊(另一说1924年建)。尚贤坊在今淮海中路358弄,淡水路、马当路之间,占地面积612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180平方米。淮海中路入口处是总弄,另有3条横的支弄,形成丰字形,沿街为3层,楼下开设商店。弄内各幢均有2层,朝南,除店房外,弄内有4组联排式房屋,每排两端每幢2开间,即上海人所谓“二上二下”,中间各幢为单开间,即“一上一下”。全弄共74幢,总弄有骑楼,俗称过街楼。外墙是清水红砖墙,墙基有约1米高的水泥护壁,与一般石库门房屋相同。有关建筑书多将尚贤坊列为新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其实它与老式石门建筑相比形式变化不大,而是在用材、扶梯的设置以及装修上较多采取西洋风格的线脚、花纹等。黑漆大门,内为天井,客堂也是长隔扇(俗称落地长窗),客堂后面有白漆屏门6扇。最后是灶披间和后门。上面是客堂楼,灶间上是亭子间,再上面还有晒台。尚贤坊沿街的3层楼房立面带有西班牙巴洛克风格,沿街商店装修店面时已将原有的风格全都改变,看不出什么。仅三楼上的山墙尚能依稀看出原来的痕迹,呈弧形状,并有阳台,线脚都很简洁。作为较典型的石库门里弄住宅,1989年9月以优秀近代建筑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尚贤坊是郁达夫和王映霞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见证了他们爱情的开始。郁达夫曾说过:“我的心被她搅乱了,此事当竭力地进行,求得和她做一个永久的朋友。”1926年年底,王映霞随孙百刚夫妇从温州到上海,一起住在尚贤坊40号。孙住在一座石库门房子的前楼,经常有文化人到他家聚会,如作家章克标、方光焘等。学者李剑华夫妇和法学院教授赵韵逸住在其前后厢房。1927年1月,一个星期五的傍晚,郁达夫到霞飞路尚贤坊去探望既为同乡、又是留日同学的孙百刚。然而经过这初次拜访,以后每隔几天郁达夫就要到孙家来,但却不是找朋友谈天,而是找住在孙家的王映霞。其时郁已30多岁,并有妻儿,王却20岁不到。

  和许多20世纪初的著名文人一样,郁达夫的第一次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1917年,郁达夫从日本回国省亲时,奉母命与同乡富阳宵井女子孙荃订婚。郁达夫对这一包办婚姻并不满意,但对孙荃这位“裙布衣钗,貌颇不扬,然吐属风流,亦有可取处”的女子还是很有些依恋的。1920年两人正式结婚,由于郁达夫的坚持,没有举行什么仪式,也没有证婚人和媒人到场,更没有点上一对蜡烛,放几声鞭炮,孙荃只是在夜色降临的时候乘上一顶小轿到了郁家。1921年以后,孙荃随郁达夫到他所供职的安庆、上海、北平等地居住,度过了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1927年6月5日,郁达夫与王映霞订婚,孙荃遂告与郁达夫分居。此后,孙荃携子女回富阳郁家与郁母同居,与儿女们相依为命,守斋吃素,诵佛念经,直到1978年去世。

  郁达夫邂逅王映霞后,一见倾心,立刻坠入情网,不能自拔。王映霞长身玉立,肌肤白皙,从小就有“荸荠白”的雅号。她面如银盘,眼似秋水,鼻梁是希腊式的,挺而直,娇躯略现丰满,曲线窈窕,骨肉停匀,在杭州女中和浙江省立杭州女子师范就读时,一向都有“校花”之誉,及笄而后,更居当时杭州四大美人之首。郁达夫一见倾心,遂求再见、三见,于是上演了现代文坛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传奇。

  1927年6月5日,郁达夫和王映霞在杭州聚丰园餐厅正式宴客订婚,次年2月在上海结婚,3月迁入上海赫德路(今常德路)嘉禾里居住,算是正式组建了小家庭。婚后郁达夫和王映霞过着虽然清贫但却平静充实的生活,据郁达夫1936年日记:“晚上独坐无聊,更作霞信,对她的思慕,如在初恋时期,真也不知什么原因。”说明即便结婚十年之久,他们之间的感情生活依然浓烈。

  然而因为战乱,郁达夫到福建任职,王映霞偕其母与3个儿子避难富阳、丽水、汉口时,两人之间却爆发了严重的冲突,并且一而再、再而三,以至于不可收拾。1938年7月5日,郁达夫在汉口《大公报》第四版刊登《启事》,“王映霞女士鉴:乱世男女离合,本属寻常,汝与某君之关系,及搬去之细软衣饰、现银、款项、契据等,都不成问题,惟汝母及小孩等想念甚殷,乞告一地址。”“某君”即指时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的许绍棣,许此时刚刚丧偶,也正携3个女儿在丽水,与王映霞朝夕相处。郁达夫闻听有关两人的传言,本就将信将疑,又在自己家中发现了许绍棣的信件,终于忍不住大怒,夫妻争吵,王映霞离家出走,郁达夫愤而刊登《启事》。后经友人调解,郁王又一番忏悔,一场风波才告平息。然而感情的裂痕却自此愈来愈深,终至最后在南洋恶脸相向,郁达夫推出《毁家诗纪》详细叙说王映霞与许绍棣的“热恋情事”,而王映霞也以《一封长信的开始》和《请看事实》相对应。在报纸的推波助澜之下,一对“富春江上神仙侣”终于覆水难收,以“协议离婚”分道扬镳。王映霞从星洲孤身回国,郁达夫则携带儿子郁飞继续在南洋飘泊,直到1945年被日本宪兵秘密杀害。王映霞后嫁于华中航业局经理钟贤道,据传当时婚礼极尽铺张奢华。2000年12月,王映霞去世。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