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建筑志->--美轮美奂的海上洋楼->--

法国式建筑的经典之作:马歇尔公馆(太原别墅)

2009/10/23 11:14:20

  今太原路160号的太原宾馆,是旧上海最豪华的花园洋房,当时上海人称为“马歇尔公馆”,因为1945年冬至1947年春,美国的马歇尔将军作为总统杜鲁门的特使,下榻在此处调解国共两党和谈,直至失败回国。追根寻迹,这幢豪宅原是法国律师狄百克的私人花园别墅,称狄百克花园,是狄百克于1928年仿照法国路易十四皇宫建筑设计建造,1941年被岑德广购下,是一幢完整的法国晚期文艺复兴式花园住宅。

  整个别墅占地12680平方米,建筑面积2050平方米,花园面积8780平方米。建筑属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宫邸式建筑风格,主要建筑材料全从法国运来,家具等亦均是法国打造。这幢正立面朝向西南的假3层建筑,静静地坐落在修饰得异常整齐的大草坪上。整幢建筑造型设计独具匠心,远远望去,青瓦黄墙,碧绿草坪上散置着几只雪白的藤椅和大理石的小圆台,更有一股浓浓的法兰西情调扑面而来。但是主人在南面廊柱两侧安放了一对镇守的石狮子,使这幢建筑又融入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元素。

  住宅为四坡屋顶,稍陡,屋顶前檐口设置有5个连续韵律带有巴洛克风格、拿破仑头盔式的老虎天窗,屋下小券式装饰。橘红色的墙面主色彩、錾假石齿状门窗套、白色油漆的落地门窗,使整幢建筑凸显了建筑的个性和特色。底层入口处,宽敞的门廊用三根多立克柱支撑,门廊上方是露天大阳台。入内落地长窗的两侧夹墙中有古老风格的壁炉,窗框与屋角四周均有隅石装饰,西北向立面有城堡式圆锥形屋顶,这使住宅带有几分庄严和神秘。

  该建筑进屋大门在住宅的东侧山墙,建有三面通透的门楼,由太原路院门进来的小轿车可直抵门口,进出可免受雨雪的侵扰。这是建筑师因地制宜设计理念的体现。

  从底层东侧自动落地玻璃门进入楼内,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饰华丽、高贵而又典雅的大厅:大理石地坪,四周墙面饰柚木护壁,镶嵌着巨幅彩色陶瓷壁画,并用繁复石膏花饰线脚装饰。大厅顶上天花置有巨型水晶吊灯,每到晚间华灯齐放,顿使满厅生辉。厅内陈设华丽、考究,显示出昔日主人的喜好与财富。会客厅和客厅中间有活络屏风,可以自由隔断室内空间。屏风面板上雕刻有中国古典小说《三国演义》和《红楼梦》中的景物和人物。

  由盘旋形楼梯拾级而上,二楼曾为马歇尔特使卧房,室内布置典雅,置有一套明清时代的红木家具。从室内穿过一扇小门,隔壁就是将军曾用过的书房,贮藏过重要的书信文件。二楼北向3间曾是侍从办公室、起居室。当年马歇尔特使在沪期间,天天在这里办公,找魏德迈将军(时任美国驻华军事顾问官)交谈,或请沃尔特·罗伯逊代办随时汇报国共两党的和谈情况。

  1945年12月,已退休的美国五星上将、美军最高军衔获得者乔治·马歇尔应杜鲁门总统之邀,担任赴中国的特使,调停中国国共两党的冲突。早在1924年7月,马歇尔还是中校时,他就曾被派到中国天津,先后任美军第15步兵团副团长、代理团长,因其工作十分出色,受到上司好评。

  马歇尔将军的个人品德当初在美国流传过不少佳话。作为美国陆军参谋长和罗斯福总统的主要军事助手,马歇尔参加领导并具体组织了二战中多次重大战役,参加了每一次同盟国首脑会谈,对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作出了重要贡献。鉴于其卓越功勋,1943年,美国国会同意授予马歇尔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高军衔——陆军元帅。但马歇尔坚决反对,他的公开理由是他的名字发音和元帅“marshal”的发音很接近,称呼起来很别扭。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这将使他的军衔高于当时已病倒在床的陆军四星上将潘兴。马歇尔认为潘兴才是美国当代最伟大的军人,自己曾受潘兴提拔和推荐,故不愿使他崇敬的老将军的地位和感情受到伤害。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马歇尔随美军赴欧参战,当时的美国远征军司令潘兴非常欣赏马歇尔的才能,大战末期,即将他提拔为自己的副宫,视为得意门生。后来潘兴虽然退役,但仍然多次力荐马歇尔晋升。在潘兴的有力影响下,1939年马歇尔被授予临时四星上将军衔,出任美国陆军参谋长。另有一段小插曲足以说明马歇尔对潘兴的深厚感情。1938年春,马歇尔前往病榻探望潘兴。潘兴若有所思地说:“乔治,总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当上四星将军的。”马歇尔满怀激情地回答:“美国只有您有资格获四星上将衔,绝不可能再有另一个人!”听到马歇尔的肺腑之言,潘兴顿时热泪盈眶:“谢谢你,乔治!”马歇尔拒绝当元帅后,为了表示对他的敬意,美军从此不再设元帅军衔。1944年底,马歇尔晋升为五星上将,领授美军的最高军衔。

  1946年11月8日,国共两党和谈破裂。1947年1月7日,马歇尔悄然离开中国。马氏回国后出任美国国务卿。1959年10月在华盛顿病故。

  1937年上海沦陷后,上海滩神秘人物岑德广在整个敌伪时期充当了汪伪第二号人物周佛海的幕后军师。当时,他在愚园路岐山村和太原路各有一处住宅。1941年太平洋战争后,日军占领租界,狄百克逃到香港,太原路建筑由日伪苏浙皖税务总局局长邵式军的地产公司接收,岑德广从该地产公司手中购得。

  岑德广是广西人,晚清封疆大吏岑春煊的儿子。祖父毓英曾任云贵总督和贵州巡抚,又是唐绍仪的女婿。岑德广曾入读日本学习院,和当时日本政府上层许多高官的子女一起读书。这些人后来大都成为日本政府的军政要员,在抗战时期他依仗这层关系混迹于日伪上层,成了地道的汉奸。因为周佛海与汪精卫有派系之争,有些难以决策之事总让岑德广居中牵线。

  时任汪伪财政部长、中央储备银行总裁的周佛海,当时每个周末来上海度假总是首先要见岑德广一面,从他那里了解日本上层的情况。岑德广平时在社交场合从不露面,在汪伪政权里也不担任什么要职,总是躲在幕后。他的愚园路寓所在岐山村54号,与周佛海在愚园路的公馆距离也就二三百米。他在台拉斯脱路(今太原路)的豪宅尽管气派一流,但岑德广平时仍住在愚园路居多,因为岐山村东面的749弄住有周佛海、李士群、吴四宝等人,西面1136弄是汪精卫的行宫,住着陈璧君、梅思平等人,对岑德广来说这时期被称为沪西歹土的愚园路要比台拉斯脱路更加安全可靠。

  抗战胜利以后,岑德广被判汉奸罪,后逃到香港,太原路这幢房子被国民党政府接收,归“军统”使用。“军统”将这幢房子给了国民党军界人物上官云相。没多久,于1945年12月23日起马歇尔将军住在这里,因此上海人习惯称此宅叫“马歇尔公馆”。1947年初马歇尔奉调回国,这幢建筑又成了“军统”的秘密机关。

  解放后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处接管。1956年改建为内部高级宾馆——太原宾馆。19世纪80年代后对外开放,现为瑞金宾馆太原别墅。该建筑于2000年被列为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保护单位。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