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建筑志->--美轮美奂的海上洋楼->--

上海滩最富传奇色彩的百年名园:盛宣怀住宅(日驻沪领事官邸)

2009/10/23 11:07:44

  百年淮海路展现的不仅是上海的繁华和时尚,还有经典和优雅。位于上海图书馆东侧,淮海中路1517号,有一座美丽豪华的花园别墅,上海人习称“盛公馆”。

  该住宅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六年,即1900年,由德籍商人哇吸(译音)出资建造,占地面积12424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775平方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业主回国,易主盛宣怀。1916年盛宣怀病逝后由其子盛重颐继承。再后来,又成了蒋介石的大将陈调元和“北洋之虎”段祺瑞的住宅。抗战中还被日本人占据了几年,并把偌大的花园“砍”去一半,建造了现在的上海新村。抗战胜利后,盛重颐设法收回房子,不久因生意失败只得将其卖给了荣德生家族,解放后归国家使用……半个世纪中进进出出的人物,全是中国近代史上风云一时的头面人物。1989年该宅被列为上海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住宅主体建筑坐北朝南,呈长方形,平面对称,横向布置于基地正中,佣人住房竖向布置于基地的东西角,主屋平面将主人房与佣人房结合成整体,门房置于基地东北角。宅前有大花园,植有冬青、雪松、龙柏等树木花卉,花园内砌有大理石喷水池,池中塑有希腊神像(“文化大革命”中被毁),还垒假山、筑亭台。草坪面积达1668平方米,草坪东南角辟有网球场和休息室,草坪四周筑高围墙,设双扇镀金雕花大门,形成一个独家庭院。大门入口处辟有回车道,东北角设车库、杂房,整体布局功能分区清晰。花园采用欧式大草坪和中式庭院相结合手法,营造出宽敞、幽静、舒适的环境。

  住宅的主楼为3层,出入口设在西边,筑有一个高大而宽敞的“门”形门厅,左右两旁各竖立4根圆形厅柱,支撑着内藏式阳台,彩色玻璃天棚别有风韵。主人下车后沿着台阶进入门厅,门厅两侧有衣帽间和会客室。再进入另一个门厅,两侧是餐厅和起居室。主屋东面由柱廊和大玻璃窗组成的大休息厅,南面由柱廊、台阶组成宽敞的大门厅,北面由厨房和佣人房组成辅楼。楼上均是起居室、卧室和浴厕,生活设施齐全。室内装饰十分豪华,墙饰有姿态各异的古希腊神像,壁面贴花绸和花纸,地板、扶梯、门窗均以柚木制成,外墙白色,与绿色草坪相映衬,构成一个优雅和谐的居住空间。

  建筑立面呈现新古典主义风格。古典主义遵守古希腊罗马建筑的法式,强调整齐一律、严谨对称。新古典主义具有古典主义的特征,但又摆脱了教条主义束缚,崇尚功能和自然。

  主屋南面门廊是建筑的重点突出部位,建筑师特地将尺寸比例放大,采用巨型的塔什干柱式和厚檐额材,并在额材上作华丽的浮雕处理。门廊两侧设圆弧形柱廊支撑的大阳台。西部入口门廊由凹槽方形的塔什干柱式和拱券支撑阳台。四方形铁皮楞瓦屋面,由统长的漏空女儿墙围护。在艺术文化特征上反映出上海近代文化“兼容、务实、创新”的特征,或称具有“海派”建筑特征。这是一座高贵华丽、保存完好的豪宅,无论整体建筑和建筑细部都是上海近代建筑的精品。

  原宅主盛宣怀,江苏武进人,清末洋务运动领袖人物,官至邮传部大臣。创办轮船招商局、电报局、华盛纺织总厂、中国通商银行、铁路总公司等企业,还创办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1916年病逝,虽然其在该宅居住时间不长,由于他是当时的显赫人物,故俗称“盛宣怀住宅”。

  民国之后,袁世凯将这座房屋封存了起来,于是盛家便住到吴江路斜桥弄去了(今吴江路南京西路口)。而淮海中路这幢被封存的房子,1929年国民政府以侵吞公款罪将盛宣怀的遗产悉数没收。后来,此屋由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居住。

  1933年,正是日本人侵占我国东北之后,进一步向华北蚕食的严峻时刻。日本人看中了段祺瑞这个“死而未僵”的“百足之虫”,通过各种渠道拉他下水,要其出任华北地区傀儡政权的头目。段当时住在天津,无意出任伪职,但又怕得罪了日本人遭遇不测,心里很不畅快。这时南京政府也生怕段祺瑞落水,对抗日造成不利形势,所以设法把他拉到南方来。且蒋介石是段的学生(保定武备学堂有师生关系),所以蒋与段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关系。蒋介石亲自给段写了一封密信,邀他南下上海住几年,离开华北这个是非之地,此议正合段氏心意。于是1933年春,段祺瑞带着一家老小几十口人,在国民党军统的精心安排下,乘火车离开了天津,蒋介石亲自到上海火车站迎接。段祺瑞到上海,就住进了原先盛家的这一处大宅院。

  这个院子有宽大的草坪和茂密的林木,尤其一棵伞形大塔松,长年苍翠,颇令人赏心悦目,心气清朗。还有一处西洋式喷泉,雪白的小天使跃跃欲飞……在北方风云了大半辈子的段祺瑞本想在此安静度日,颐养天年,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日本人炮制的阴谋,不断地向他袭来。所幸段氏已决计不再与日本人纠缠,并登报表明心迹,才算保住晚节。1936年10月30日,段祺瑞这位近代中国的风云人物,在这所静谧的花园里告别了人世。其灵柩由其后人用专列运往北京,长期停放在碧云寺,直到1964年,才由他的老部下章士钊,为之安葬于北京万安公墓。

  盛重颐是盛宣怀的第五个儿子,世称盛老五,在他父亲去世以后,他分得了这处房产。盛老五办事持重,在上海做房地产生意,曾将这处房子出租给地方官员,抗战中被日本人占据。抗战胜利之后,又被国民党接收大员作为敌产“接收”了去。盛重颐为此耿耿不平,想方设法要把房子讨回来。尽管盛重颐出具了各种文件证明房子原本是他的,可是国民政府认为抗战中他没去重庆,在上海的活动又有通敌之嫌,故寻找各种借口拒不发还。盛氏无奈只好推出他的胞妹盛关颐这张王牌。因宋霭龄当年曾是盛关颐的家庭教师,而且一直保持了较密切的关系,宋氏姐妹对盛家的事多半是乐意帮忙的。盛关颐找到宋美龄,宋美龄鉴于有关部门已经作出答复的现实,脑子转了一个弯说:“盛重颐去住怕是不行,你去住吧,你住进去外界不会有意见。”于是凭了宋美龄一句话,房子很快就到手了。其实谁都明白,盛关颐住几天仅仅是做做样子的,实际上等于还是发还盛老五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盛重颐房子发还到手了,可大女儿鸣玉不久却病逝于园中。鸣玉年仅21岁,婷婷少女却被病魔吞噬,盛重颐悲痛不已,让人在园中塑一穿背带裤的小女孩塑像,以志纪念,可惜后来这一塑像不知去向。盛氏一方面因为怀念女儿,不忍触景生情,另一方面又因抗战胜利后生意上不顺,就于解放前夕,把房子卖给荣德生家族的荣鸿三了。

  盛宣怀的第七个女儿盛爱颐是位很有个性的现代女性。其父盛宣怀去世后,他的哥哥盛恩颐(世称盛老四)继承了其父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的职位。其时宋子文刚刚回国,在汉冶萍公司任英文秘书,遂得以时常出入盛府,久而久之,与七小姐相识并相爱。宋子文为七小姐美丽和高雅的气质所倾倒,主动担任了七小姐的英文教师,并向其描绘大洋彼岸的旖旎风光,尽量显示他的博学,很快赢得了七小姐的倾心。可是当时两家地位和环境悬殊太大,七小姐的母亲庄夫人硬是不允这门婚事。时值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发动革命,一封封电报急催宋子文南下,宋子文无奈,只得暂与七小姐分别。临走前他把七小姐和八小姐(盛方颐)约到杭州,手里拿着3张船票,劝两位小姐随他同去参加革命。两位小姐年纪还轻,平时深居高墙大院不谙世事,如此跟一个男人出走生怕遭人笑话,所以没有答应。但七小姐表示,等他革命成功,回沪可成婚,临走还送他一大把金叶子(金质的树叶,旧时以此送人,比金元宝更高雅)作为路费。

  谁知革命成功后,宋子文竟带了夫人张乐怡回到上海,七小姐为此大病一场,直到32岁,才与他母亲娘家的内侄庄铸九结婚。抗战胜利后,盛家兄弟姐妹常在盛重颐的淮海路大宅院里聚会。有一次七小姐接到盛重颐电话前去串门,谁知宋子文居然也在场,七小姐见此情景一下子愣住了,方才知道这是预先安排好了的“会见”,心中十分不快,只跟他们草草应酬了几句。大家请她一起共进晚宴,她推说:“不行,我丈夫在等我。”便拂袖而去,弄得宋子文好生尴尬。也许宋子文想通过这次见面叙叙旧情,表示他内心的歉意,可是七小姐不领这个情,始终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解放初这里一度作为市妇联和上海市高教局的办公地点。20世纪70年代中日建交后成为日本国驻沪领事馆,近年来领事馆已迁到虹桥开发区,这座花园整修一新,成为该领事馆总领事的住宅。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